601 兵临太和殿/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现在极度的危险,身边一名护卫都沒有,只要天安门城头射下一支利箭,丞相的性命可就堪忧了,

龙爷下意识的就想冲上去保护肖乐天,但是被王怀远和司马云两人死死的拉住了“不要过去,这是丞相大人一人的荣光,他想要的就是彻底征服这个沒落的朝廷,让他们永远都对我们心存敬畏,”

“这个鞑子朝廷一而再再而三的派兵袭扰我们,如果今天不彻底征服他们,那么我们以后还要有无尽的麻烦,让丞相去吧,时代的大潮是他卷起的,他享受了荣光也应该享受同样的风险,”

“不用怕,京师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所有有骨头的八旗兵丁都被我们砸碎了骨头,剩下的都是一群软骨头,”

王怀远他们说的沒有错,肖乐天驰骋战马在金水桥外连喊了十多分钟,天安门上人影晃动可是居然沒有一个说话的,就好像是一群哑巴在守城一样,

“大胆,战你们不敢战,退你们又舍不得,老子我拿着密旨前來清君侧,你们还敢阻拦,是不是等我派兵攻城呢,”

“广渠门我的大军连20分钟都沒用到就已经拿下,你们这座城门老子只用十分钟,”

“开门啊,你们这群胆小鬼……窝囊废,耽误老子的时间……”

肖乐天的骂声激怒了城头上的八旗守军,虽然京师八旗军里的硬骨头都已经被新军砸的差不多了,但是多少还是有几条漏网之鱼的,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城头上一声大吼,紧接着一支利箭嗖的一声向肖乐天射了过來,

这名八旗兵真是看戏看多了,哪有射暗箭还带提醒的啊,他还以为这是戏园子呢,就这一声吼,让肖乐天提高了警惕,身子一侧利箭擦着脸颊射入石板缝隙里,白羽嗡嗡乱颤,

肖乐天胆子早就在战场上练出來了,根本就不在乎这点威胁,他冷笑着说道“好好好,又是一个叛军的同伙,看了围攻景山企图诛杀太后也有你一份了,”

“城上的守军听好了,把这家伙给我捆起來,不然你们全都是叛逆,都是企图诛杀太后的叛逆,新军做好准备,十分钟后攻城……”

话音未落,城头上已经乱作一团“不要攻城,肖丞相我们不是叛逆,我们马上开城门……”说话间城头上还一阵殴斗,那名射箭的士兵被身边的人按到在地,來了一个五花大绑,

天安门的正门终于打开了,厚重的红色宫门明黄的铜钉甚至可以当镜子照,沉重的大门需要三四名士兵集体用力才能推动,

肖乐天和所有新军战士看着缓缓推动的城门,看着门缝里巍峨高耸的重重深宫,所有人都醉了,他们身上的汗毛集体立正敬礼,一股股电流在他们身上涌动,

“一个帝国被撬开的大门,这是中华的帝王之宫,这是明清两代的紫禁城,这是万民心中的神龙居所,终于开门了……我们终于做到了,”

“呜呜呜……祖宗啊,你们可曾想过,你最不成器的儿子今天可以马踏皇城,我那种地累死的老爹啊,你可曾想过儿子有今天……”

无数人眼泪夺眶而出,他们望着这前面丞相伟岸的身姿,他终于明白了,隐龙传说不是虚假的,龙之居所也只有龙才能打开,

新军整肃军容,开始列队向前,肖乐天策马缓缓踏上金水桥,心中暗想我这就算是紫禁城骑马的待遇了吧,虽然沒人封赏我,但也沒人敢拦着不是,

战马走到最中间的卷门口停住了脚步,这是五座卷门最大的一个,向來都是帝王才能走的,甚至在前世开放了故宫旅游,这座门也是不对游客开放的,

而今天,肖乐天甚至可以伸手触摸到卷门上的石雕,那些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在战马前面几名太监跪倒在地上颤抖着说道“请丞相出示太后懿旨,请丞相可怜可怜小的……有懿旨我们开门就能保命,沒有懿旨我们就要诛九族啊,”

肖乐天沒有说话,身边王怀远快步走过去,把慈安的密旨递了过去,几名太监这才送了一口气,扭头就往宫内跑,

“东海肖丞相进宫了……东海肖丞相进宫了……启禀太后,东海肖丞相进宫了,”

几名太监往里面跑,还有一群太监从里往外面冲,打头的正是李莲英和周道英,这两人居然同时出现在了紫禁城,这说明东太后已经移架紫禁城了,

“传太后令……赏肖乐天紫缰,紫禁城骑马,大内领侍卫大臣,准许新军进城……所有人不得阻拦……”

肖乐天一听就乐了,这鸵鸟政策啊,简直就是一绝,我这兵锋都已经进入天安门了,朝廷來赏赐了,居然是大内领侍卫大臣,这么一算我这就不是叛逆了,我这算朝廷下令调兵啊,

为了在舆论和草民面前保住自己的脸面,她们终于决定在肖乐天面前不要脸了,

战马踏入天安门、端门、午门一直來到金水桥前的太和门……这一路上无数太监宫女拜倒在地,看着威武雄壮的新军所有人心中都不寒而栗,

李莲英和周道英一左一右为肖乐天牵马,腰都弯快成直角了,一路上两人拼命的想肖乐天介绍紫禁城里的风景,

“丞相请看,东面就是文华殿而西面就是武英殿……太和门后就是太和殿了,请丞相在太和门下马……”

“哎呦丞相您别瞪眼吓唬老奴才,奴才贱命承受不起……咱们不下马,咱们直接策马去太和殿……”

“丞相啊,现在东西两宫太后还有皇上已经开了太和殿的大门了,这是用大朝会的规格來迎接您啊……这可是开国两百年从沒有过的荣耀,”

肖乐天能听明白他俩想说什么,无法是传达太后和好,朝廷器重这些话,想提前封死肖乐天作乱的口实,

沒必要跟两个太监说什么,这级别也不够,肖乐天只是慢悠悠的看着紫禁城里的风景,这可不是后來的故宫,好东西都收起來了,现在的紫禁城完全具有实用性,

殿内外的陈列摆设,无一不是珍惜罕见的国宝,摸出一件去就能卖个好价钱,再看看放火的铜水缸,这时候鎏金还沒让八国联军给刮走呢,金光灿灿的好漂亮,

包括哪些铜狮子,铜龙、铜风之类的瑞兽,身上的鎏金一点破碎也沒有,更沒有栏杆护着,一切都保留着历史本來的原貌,

“难得啊,真是难得,千年皇家积淀全都凝聚在这里了,实在是不容易啊……多好的一座宝库啊,可惜八旗废物们是守护不住了……”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吓的这群太监全都缩了脖子,这下一句废话都不敢说了,

太和殿终于露头了,三层汉白玉基座托着中华第一殿,到处都是旌旗侍卫,朝廷已经拿出最顶级的仪仗來衬托皇家的威严,

也许在他们的心中,千年积淀的皇权礼仪是最后一件可以和肖乐天抗衡的武器了,化外野人见过什么气魄,

太和殿内,小皇帝正襟危坐左右两侧就是两宫太后,大殿内还有奕?等王公大臣在撑场面,只不过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一点都沒有大国重臣的气派,

“皇叔,您说这真的能镇住肖乐天的气势吗,就靠全服仪仗就能让肖乐天俯首称臣,”

恭亲王苦笑着说道“能,一定能,那肖乐天无非就是化外的野人,能见过什么世面,咱们皇族的仪仗一旦展开,自然能让他心存尊重,心生向往,”

“人啊,就这么回事,只要他对无上皇权有了敬畏之心,咱们再努力的封赏自然他就感恩戴德了,”

这鬼话,说的奕?自己都沒底气了,但是这已经是他们所能拿出的最后一个办法了,

“报……肖乐天已经到了,他的兵也已经进入太和殿广场了,”殿外一声吼,吓的满殿的臣子嗡的一下炸营了,

“沒想到啊,肖乐天居然把兵带到这里來了,这真的是要造反啊,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朝廷啊,”

“祖宗啊,收走我吧,我们到底干错什么了,我们沒干错什么啊,怎么就遭了如此的报应……”

“沒招过谁,沒惹过谁,却生出如此妖孽,”

同治帝一看这乱劲就气疯了“这是何等失仪,传朕的旨意,宣肖乐天上殿,”

“宣肖乐天上殿……宣肖乐天上殿……宣肖乐天上殿……”太监连绵不绝的吼声把九五之尊的旨意传播出去,乍一听还真有几分帝王威严,

可是这份威严对于肖乐天來说根本就沒啥用,过去影视作品什么大场面沒见过,早就对这玩意免疫了,这时候的肖乐天反而和李莲英周道英两人谈起千龙出水了,

“哎呀,要是早到几个时辰就好了,听说太和殿大雨后千龙出水壮观无比,真是遗憾沒有看到啊……”

两名大太监脸都白了,真沒想到肖乐天居然如此跋扈,皇帝旨意根本就不在乎,不过回头看看太和殿广场上集结的一千精兵,两人谁都不敢说话了,

肖乐天拍了拍李莲英的脑门“去吧,跟陛下说一声,太和殿我就不进去了,免得还得行礼,外臣请陛下看一场新军演武,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大场面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