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 太和殿外的枪声/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莲英都哭了,他真的是一路抹泪跑回太和殿里面,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陛下,太后啊,肖乐天说他不进殿了,免得到时候还得行礼,呜呜呜……他说请陛下太后出殿观看演武,还说是难得一见的大场面……”

“放肆,”慈禧一巴掌拍在椅子扶手上,气的站起來浑身发抖,而殿内的其他重臣们也都疯了,一个个破口大骂肖乐天大逆不道,

就在这时候,广场外突然响起嘹亮的军号声,还有军官整肃队伍的口令声,百战铁军的杀气从外面直冲了进來,

骂声顿时沒有了,所有人脸上惨白,这时候慈安轻叹一声“走吧,咱们也开开眼界去,都说洋人兵强,到底强在什么地方,今天人家肖乐天这是要给咱们表演一番,咱们得领情啊,”

“陛下啊,咱们大清不能继续这样了,咱们总得看看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啊,这次吃这么大的亏,咱们必须闹明白缘由啊,”

有了太后这句话,所有人都沒话说了,小皇帝毕竟才十岁,正是好奇心重的时候,一听这话噌的一声就从御座上跳了下來“好好好……去看看,我早就想看看洋人打仗了……”

皇帝在前面跑,后面太监大臣们跟老母鸡护雏一样追了过去“皇上小心啊,别摔了,千万别摔了……”随后两宫太后也走出了大殿,

站在居高临下的太和殿基座上,广场上一千多新军军阵看的清楚无比,整齐划一的豆腐块横竖斜都是笔直的一条线,满面尘烟的士兵虽然身上带伤军服泥泞,但是从战场上带出來的杀气却是那些侍卫所无法比拟的,

肖乐天这时候已经坐在了二层基座的台阶上,回头冲着同治帝开怀一笑露出了八颗雪白的牙齿,他招了招手又拍了拍身边的台阶,意思是让同治帝也坐过來一起看,

太后和小皇帝这是第一次看见肖乐天的真容,当时就一个想法,怎么这么年轻,这么帅气,英武的气场掩盖不住他的书卷气,这还真是一个文武全才啊,

笑容最能融化敌意了,十岁的同治皇帝沒有丝毫犹豫一路小跑就冲过去了,根本不顾身后大臣们的阻拦,

等到小皇帝坐在肖乐天身边之后,如猛虎一样的龙爷往丞相和陛下身后一站,冲所有人一瞪眼,那气势吓的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三步,

“你就是肖乐天,我一直以为你是个长胡子的老头呢,沒想到你居然很年轻啊,你连胡子都不留吗,”

“告诉朕,这些士兵真的是天兵天将吗,他们身上的洋枪是你造的吗,还有那个古怪的铁架子枪,是不是速射枪……”

孩子的问題一个接一个,而肖乐天笑而不语反而从龙爷的背包里掏出不少的食物,肖乐天有吃零食的习惯,所以护卫们的包里都有一些吃食是准备给他的,

欧洲带來的软糖,牛奶巧克力、琉球产的菠萝干、香蕉片,还有日本产的鲜甜小鱼片,章鱼足等等,最后肖乐天甚至开了一个美国产的肉罐头和水果罐头,这些都是给小皇帝的零食,

“一边吃,一边看,你的问題慢慢回答你……”当同治帝刚想往嘴里塞的时候,李莲英大叫一声“不……陛下别吃啊,让奴才实毒啊,”

李莲英跟疯狗一样冲了过去,快的居然连龙爷都拦不住,他扑在小皇帝的脚下,抢过肉罐头就用手挖着吃,随后还把所有零食都给吃了一遍,看的肖乐天一个劲的恶心,

“我说陛下啊……你就天天吃太监的口水,好恶心啊……”肖乐天一个劲的干呕,

同治帝手里正捏着一条鱼片往嘴里送呢,让肖乐天这么一说突然醒悟过來了“对啊,朕吃了你们好多年的口水了,你们这群狗奴才真恶心……”

同治皇帝跳起來,对着李莲英一通乱踹,李莲英连动都不敢动,跪在那里任由皇帝动手,

“现在怎么办,所有食物都让你这忠心的太监给吃过一遍了,你还吃不吃了,”肖乐天笑眯眯的看着小皇帝,

同治帝眨了眨眼睛伸手一指美国罐头“你再给我开两个这个,这都是铁皮封好的,肯定沒人下毒……再说了,你的大军都摆在朕面前了,想杀我还用投毒吗,”

“聪明,”肖乐天翘起大拇指,随后又给同治帝开了两桶罐头,这回李莲英再想抢小皇帝可不干了,几脚就把狗奴才踹一边去了,

这时候新军已经做好了演练的准备,也不知道从哪个偏殿拆來的木门当成了靶子,树立在广场东侧,靶子背后就是体仁阁了,

这时候也不用讲究什么文物保护了,反正也是一些木头,满清朝廷还是不在乎的,新军就算是打烂了,也沒人敢说什么,

“按照射击操典进行速射演练……开火,”随着王怀远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的士兵,扣动扳机,子弹暴雨一样扑向目标,

卧姿射击、半蹲式射击、站立射击……包括小队交叉掩护射击,各种新军操典一样样的展示了出來,

紫禁城从來沒有响过如此密集的枪声,同治帝和太后重臣们全都看傻眼了,都说洋人火枪厉害,可是今天肖乐天所展示的比洋人还要更胜一筹,

他们并不知道,六年前攻入北京城的英法联军,用的最好武器不过就是前装米尼弹步枪罢了,跟肖乐天现在这种后装针刺步枪相比完全差了一个时代,

定装子弹装填简易,质量可靠,前装枪发一弹后装枪就能发三弹了,重臣里面有识货的,他们能看出來门道來,

单兵射击演戏持续了二十分钟,紧随其后就是两台加特林的表演了,当突突突的铜音响起之后,太和殿前一片惊呼,甚至有一些体气虚的太监被生生的吓昏了过去,

“祖宗啊,这是什么东西……”人们眼睁睁看着一闪闪木门被弹链射断,就连后面的汉白玉栏杆台阶也倒霉了,被子弹生生打成了麻子脸,石屑纷飞,

“这是什么武器,这东西上了战场我们怎么打,难怪会输,难怪会输啊……”

火力,这是现代化军队最最重要的指标,人类进入火器时代之后,所追求的其实就是一个火力指标,

随着科技的进步,以前一个连队的火力输出,现在一台加特林也就够了,等到更先进的马克沁投入战场,恐怕那就是普通步兵的末日了,

再加上各种新型号的野战火炮投入实战,战争已经成为了一场火力比拼的游戏,个人英雄主义已经行不通了,

直到现在太后和重臣们才如梦初醒,火器的威力真不是看奏折就能体会的,不亲眼目睹谁都不知道这玩意会这么厉害,

聪慧的同治帝嘴里的肉都掉下來了“天啊……要是有上百台这样的武器,恐怕大清倾全国之兵也打不过啊,原來当年的八里桥我们是这么输的,”

肖乐天笑了,这才是真正的教育呢,很多知识看课本是绝对学不到的,愚昧落后的人天然的就对先进事物有所排斥,就好比满清的皇族,它们也就是听别人说一说西洋科技的各种神奇,真让他们亲自去接触一下他们谁都不愿意,

今天肖乐天给这些鸵鸟补上了这以课,他携着百胜的余威在太和殿进行了一次现身说法,毫不留情的把鸵鸟们藏在沙子里的脑袋给拽了出來,让他们亲眼看看这残酷的现实,

两宫太后尤其是慈禧现在脸白如纸,悔恨已经填满了她的心,如果早知道肖乐天手上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她绝对不会傻乎乎的派兵去塘沽,甚至连这场兵变都沒有,

肖乐天不必回头就能猜到这些皇族重臣们的脸色,他冲着王怀远使了一个眼色,紧接着两台加特林被撤了下去,十名握着胖子手雷的士兵走在了队伍最前面,

经过这场大雨洗礼的太和殿广场到处都有积水,这正是展示‘天火’的好机会,只听砰砰砰几声闷响,浑浊的白磷悬浊液洒的到处都是,熊熊火光瞬间升腾起一人多高,

“天火,祖宗啊,这真的是天火……肖乐天不是人,他不是人,”群臣集体倒退一步,所有人都傻了,面对无法解释的现象他们只能往迷信上面靠,

一场简短的太和殿演武,在天火手雷的火光中结束了,那一刻整个太和殿一片死寂,沒有任何一个人敢大声说话,古老的帝国这是第一次直接面对神秘的西方科技力量,

是的,虽然经历过了两次鸦片战争,但是统治者并沒有见过西方科技是如何逞凶的,八里桥僧王大败之时,咸丰已经带着群臣逃到承德去了,只有奕?等少部分臣子亲眼看见了西洋兵器是多么的强悍,

战争之后,奕?这批见过世面的重臣自然就成了洋务派,而那些沒见识过世面的皇族重臣们,依然希望回到过去的日子里,所以他们给奕?起了个外号叫鬼子六,可见这群满人对西学的敌视,

不看不听也不想,就假装这种事物不存在,鸵鸟思想贯穿了整个晚清,如果沒有肖乐天他们恐怕依然要按照传统的惯性继续走下去,直到把整个民族拽入深渊,

“陛下,这是您的宫殿,您不带我到处去看看吗,如此宏伟的三大殿,外臣可从來沒见识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