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 巧舌如簧/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禁城三大殿是帝国真正的权利中枢,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几乎承揽的帝国七成以上的重大仪式,

同治帝作为皇城的真正小主人,一听说客人想参观游览,立刻兴奋的从地上跳起來,拽着肖乐天开始绕圈子,

“那边是体仁阁,康熙年间曾经比过诗,现在则成了内务府收藏缎木的地方……这边是弘义阁,内务府管理的金器、银器、玉器等餐具就放在这里,二毛就是这里的一名主管呢……“

“你知道吗,,太和殿我们平常是不开门的,我登基的时候开过一次,以后就是每年年底开大朝会的时候开一次,有时候战事紧张了沒有大朝会这里一整年都不开门……我不喜欢这里,里面阴冷的很……”

“快看这里,中和殿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宫殿不大冬天炭盆点起來屋子里温暖的很……我经常在这里学习礼仪,周道英总管着我,好烦啊,”

“到保和殿了,你知道吗,翁同龢他们最喜欢这里了,你知道为什么,哈哈,你猜不到吧,这里是殿试的所在地,科考最后一场就是在这里考,那些状元榜眼们能不爱这里吗,”

“远处就是乾清门了,左面的隆宗门内就是军机处,右面景运门后就是奉先殿了……我平日里学习朝政的地方就离着军机处不远,就在那边……养心殿冬暖阁,”

小皇帝这是第一次当导游有点语无伦次,但是异常的兴奋,人类天生就有炫耀的yuwang,更别说紫禁城这座皇家宫殿了,肖乐天要是这里的主人估计炫耀劲比他还浓,

十岁的孩子并沒有太强的戒备心,在他的眼里肖乐天送给他一些独特的美食,还给他进行了一场让人震惊的演武,那就已经可以作为一名朋友一样的相处了,

虽说肖乐天的新军战败了自己的御林军,可是小皇帝毕竟才十岁,也沒有亲眼看见残酷的战场,他还不太懂什么叫生离死别呢,对于肖乐天的敌视本來就不浓,

肖乐天耐心的听,小皇帝兴奋的讲,在他俩身后是一片满心警惕的重臣,醇亲王已经入宫了,翁同龢所带领的清流也入宫了,所有人看见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都愤愤不平义愤填膺,

皇帝怎么能和仇人如此亲密,合着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乌有了吗,

但是新军这时候已经接管了太和殿周围的安防,在洋枪的威胁下他们谁都不敢抗议,只能远远的跟着,生怕小皇帝丢了,

“陛下真是个好主人,外臣累了咱们坐这里休息一会吧,”在保和殿以北的台阶上,这里可以俯瞰后三殿的景色,过了乾清门就是后宫了,肖乐天可不想授人以柄,女眷居住的地方他还是不去了,

两人坐在冰凉的台阶上,眺望后宫密密麻麻的红墙黄瓦,远方景山和白塔也依稀可辨,这景致一般人可欣赏不到,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代,

“你不喜欢这里,”同治帝很敏感,他发现肖乐天身上并沒有那种初次看见皇宫的敬畏感,要知道很多洋人第一次进入皇宫,也会被震撼呢,

“不,外臣很喜欢这里,毕竟是两朝帝都,富贵奢华不是我能想象的……只不过外臣见过比这更壮观的景致,所以才有些平静罢了,”

“更壮观,”小皇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肖乐天來兴趣了,他侧着身子把一条腿搭在台阶上眉飞色舞的说道“壮观啊,实在是言语无法形容的壮观,我记得臣第一次出海就遇到了超级的飓风,洋人的大船被惊涛骇浪一会推到十层楼高的半空中,一会又被压到深深的海漩涡里,就连吞舟的鲸鱼都不敢露头,只能藏在深深的海底……”

“渤海和黄海沒什么看头,海水一点都不清澈,当船队进入太平洋和南海之时,您就能看见如蓝宝石一样迷人的海面了,阳光、海风、拖网里面吃不尽的新鲜海鲜,海豚在你的船舷两侧跳跃歌唱……”

“到了南洋,还有无数侨民和南亚土著猴子,那边根本就沒有冬天,稻米一年三熟,根本就沒有旱灾一说,秧苗丢进去都不用管了,到时候就能收割粮食……”

“菠萝、香蕉、荔枝、山竹……如同树林一样的甘蔗田,榨糖的工坊一座接着一座,哪里简直就是甜蜜之乡,水果的王国,”

肖乐天如同一个即将诱拐孩童的怪大叔一样,向十岁的同治形容外面大千世界的美好,他这是有目的的,他的目的非常明确,他就是想拐走大清国的皇帝,

“船只过了马六甲,就进入了印度洋……皇上说的沒错,就是唐僧所去过的天竺国,哪里有一座岛屿叫做狮子国,也叫斯里兰卡,老天啊,那是就是世界宝石产量最高的国家之一,红宝石、蓝宝石、翡翠、玛瑙遍地都是……”

“海船沿着印度大陆航行,你能看见恒河大平原的博大,你甚至能随风听到印度人的歌声和舞蹈……信仰印度教的民众将死去亲人的尸体推入恒河,漂流入海,外臣的海船就曾经撞到过很多……”

“一路向西,就到了阿拉伯半岛,我们过去管那里叫做天方,信仰伊斯兰教的人们定居在那里……滚滚黄沙一望无际,沙漠里包着头巾的阿拉伯勇士,弯刀无比锋利,沙漠中有无数古城的遗迹,那里的历史跟咱们中国一样,能够往上追溯到好几千年以前,”

同治帝已经听呆了,养于深宫夫人之手的他,连想都沒想过世界会如此丰富多彩,巨鲸、海豚、毁天灭地的风暴,各地的美食,宝石之岛,沙漠中的古城,还有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尼罗河文明也是那么的吸引人,

当肖乐天的话題转入欧洲之后,同治帝更震惊了,一个蒸汽朋克的世界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陛下,您可知道在地中海,那种喷吐黑烟的火轮船已经越來越多了,锅炉带动明轮让船只可以顶风航行,各国的海港边上十层楼高的巨大吊车能够把万斤重物提到空中……”

“原野上火车拉响汽笛,白烟滚滚一往无前,千里之地一两天就能感到……还有那些超大的工厂里,钢铁齿轮一个都有一人多高,”

“欧罗巴不是蛮荒之地,他们也有自己的文明,精致的花园皇宫美不胜收,田园牧歌里多情少女在勾搭远方的客人,不骗陛下外臣的新军有不少臭小子都在欧罗巴风流过呢,”

引诱啊,这是赤果果的引诱,同治帝如同真实历史上一样好奇,而且对女人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

野史说同治帝经常偷偷溜出宫去,跑到八大胡同胡天黑地的,最后得花柳而死,这个野史传说并不一定准确,但是同治帝爱微服出宫确实是历史真事,

这是一个好奇心非常强的帝王,他对所有未知充满了好奇心,而这种好奇只要稍加引导就能成为一种开拓进取的yuwang,

同治帝很聪慧,而且富有好奇心和冒险精神,他本來是满清历代祖先赐予的英主,本來是可以带领清帝国走一条不一样的进取之路,

可惜毁掉了,被妇人之手给毁掉了,一群女人、太监再有一帮暮气沉沉的食古不化者,活生生的将一个明君苗子给扼杀了,

肖乐天今天所要做的就是撬开同治陛下的新门,往里面塞一把种子,让他知道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只要同治帝中毒了,肖乐天就有可能吧他带出紫禁城,让自己成为同治的帝师,只要同治帝陪自己三年,只要灌输西学三年,肖乐天就不信教不出一代明君,

“爱卿……你说的都是真的,外面的世界真的有这么精彩吗,”同治帝心中暗自咬牙跺脚问道“你告诉朕,外国的皇帝还有皇子他们都是怎么生活的,跟我一样吗,”

有门啊,肖乐天立刻就警觉了起來“陛下,臣可以用性命担保,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这个世界之大是您所无法想象的,大清国是很大,但是世界更大,”

“对于欧洲宫廷的太子教育,我还真的和普鲁士王储谈过,欧洲的王储和大清不一样,他们非常重视文武教育,也就是说帝王必须要亲自领兵,沒错,陛下不用如此看我,在欧罗巴太子是有直系部队的,而且是亲自骑马带兵作战……”

“我这次在普奥战争中,一起并肩作战的就是普鲁士王太子卡尔殿下,他手上的直系兵力不下二十万之巨……不仅如此,年轻的王储还要进行欧洲游学,他们去各个国家游历,去学习很多的语言,去会见无数的学者,他们还要不断的去视察国家的殖民地,”

“有好多殖民地就是他们自己的封地啊,卡尔亲王自幼接受的是英国教育,现在卡尔亲王的儿子也在英国接受教育,他们在各国都有庄园,他们和各国的贵族都有联系……”

“也许春天他们在北爱尔兰的丘陵散步,夏天就会到挪威的森林去避暑,秋天去音乐之都维也纳欣赏歌剧,而冬天就会去阿尔卑斯山山上滑雪……”

“滑雪,是狗拉爬犁吗,”同治帝眼睛都亮了,

“不是的,是个人背着雪橇登上数千米高的山峰顶端,然后飞驰电掣的冲下去,那种刺激简直难以想象……陛下你可以感觉一下,凛冽的寒风刮过,雪粉打在脸上冰凉刺骨,眼前突然出现一块巨石,怎么办,”

小皇帝一下子惊呼起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扭动身体转移方向啊,当你擦着巨大的岩石飞跃而过的那一刻,你全身的血脉都贲张了起來,那是无比刺激爽快的感觉啊,”

“那是勇者的游戏,陛下您不想尝试一下吗,”肖乐天那一刻就是一个蛊惑人心的恶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