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 无可选择的皇族/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祖宗毕竟是紫禁城里三朝侍奉的老奴了,而且身份特殊为皇族立下汗马功劳,当老祖宗的私信传到宫内的时候,慈禧正坐在儿子的床头暗自垂泪呢,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孩子居然如此的倔强,昨晚整整跪了一个半时辰都沒有起來,一幅不答应就不起的赖皮样子,

而慈禧怎么能答应他的无礼要求,居然要跟肖乐天一起游学去,这怎么可能,他是皇族的仇人啊,再说了外面的世界多可怕啊,有人贩子还有大清的敌人,皇儿出意外了怎么办,这孩子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同治皇帝倔强,慈禧比他更倔强,母子这就铆上劲了,小皇帝都跪了一个多时辰了,慈禧就是不松口,旁边的李莲英等人也不敢劝,直到最后同治帝困的不行了,一头睡在了地板上这才算完,

天下沒有不心疼孩子的母亲,慈禧也不例外同治睡着之后,她就坐在床边哭,一直哭到了天亮,

身后的李莲英端來了一碗银耳莲子羹去“太后休息一会吧,让奴才在这里陪着可好,”见慈禧一个劲的摇头,他叹息着说道“刚刚宫外传來消息,老祖宗死了,下手的正是雾姐,这个贱婢已经不知所踪了……”

“该死的奴才,惹了祸居然敢逃,传令刑部严加盘查,哀家还要用她的人头做交易呢,敢不死,真以为这是日本那撮尔小国了,”慈禧狠狠的说道,

李莲英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太后啊,那老祖宗是为朝廷而死的,朝廷是不是得有点赏赐啊……”

“闭嘴,”慈禧心情已经够不好了,哪里还架得住李莲英这么饶舌,看來整个紫禁城里也就安德海一个人会伺候了,其余人都是傻子呆子,

“一个奴才死就死了,让内务府随便赏点烧埋银子,给点坟地就行了,这种事情还要來烦我,”

李莲英一听吓的一缩脖赶紧往后退,这时候慈禧又开口了“等等,安德海现在可好,”

“还好,安公公在内务府的大牢里,我已经托人关照过了,安公公就是一个劲的哭,说对不起太后,活沒干好……”

“哎……也不怪他啊,那肖乐天都祭出天火了,他一个阳气不足的太监,怎么也不是天火的对手啊,小安子你说咱们怎么才能把他给救出來呢,”

李莲英再心里这个腹诽啊,这安德海到底有多好,现在还想着他呢,雾隐小鬼逃了,现在替罪羊就剩一个安德海了,不用他的脑袋平息肖乐天的怒火,还等什么呢,

可是心里腹诽,他嘴上可不敢说,脸上也不敢表现出來,只能赔笑说道“这不就是太后一句话的事情吗,虽说那肖乐天一时势大,不过看他的做派也是不敢造反的,既然不敢反那就是为利益了,咱们大清坐拥天下手指缝里撒点就够肖乐天吃的了……”

“嗯,有点道理,你下去给皇上安排点清淡的膳食,这两天皇儿也是心里有火啊……”

就在这时候,床上的同治小皇帝突然眼皮一跳轻声说道“额娘错了,这安德海必须得死,据二毛透露,安德海曾经纵兵为祸乡里,jianyin掳掠了好几个庄子,这样的恶奴不料理,民心怎么办,”

同治从床上坐起來“额娘啊,那肖乐天不狠狠杀一批人,心中的火气能消,您说儿臣心中有火,可是您可知道肖乐天心中有多少火,”

“孽障,那你说让哀家怎么办,就这么一个可心的伺候人,也要送给肖乐天去杀,你可真孝顺啊,”

“杀一恶奴,换來百姓口碑,这事情额娘不会看不明白吧,现在朝廷要做的就是争夺民心啊……”

“够了,你一个沒有亲政的孩子,知道什么叫朝政,你要气死哀家吗……”

紫禁城内这对冤家母子又开始吵吵了起來,慈禧并不知道一张大网已经向她扑了过來,而这一网要捞的就是她最心爱的儿子,同治帝,

肖乐天所抛出的八王议政,并不是完全照搬清朝的祖制,这其实就是贵族议会的雏形,这是一次大胆的分权尝试,之前咸丰搞顾命八大臣其实也是一种分权的尝试,

咸丰虽然是一个无能的皇帝,但是他对政治还是很敏感的,他知道当皇帝弱小的时候,强权反而不利于保护小皇帝,因为年幼的孩子握着集权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窃取,

如果将权利分散开,顾命八大臣之间就会有一个相互的制约,甚至双方还会因为争权夺利而产生冲突,

同治登基的时候才5岁,权利交给他那就是烫手的山芋,很容易被某个人活着一个小群体所窃取,事实也是如此,辛酉政变过后以慈安慈禧为首的抢权小组成功干掉了顾命八大臣,把帝国的权利集中在一个小圈子里,

在真实的历史中,慈禧最终消灭了这个小圈子里的所有分权者,她成为了控制整个清朝末期的实际统治者,

集权和分权贯穿了整个中国的文明史,从來就沒有任何一个王朝是纯粹的集权,只不过相对程度深浅不一罢了,就算集权到顶峰的满清,他们也要分出很多的权利给蒙古王公、藏族活佛还有维族的领袖,

他们真正能够做到集权的,也只是统治汉人而已,那是用鲜血和杀戮镇压出來的集权,其中还有无数犬儒在鼓吹,

今天肖乐天带着强军來了,满清的屠刀已经无可奈何他了,而且翁同龢那种犬儒文人,鼓吹的一套伦理道德在肖乐天面前也沒有了市场,

这时候搞贵族议会,绝对是好时机,

你跟肖乐天动武,你打不过他,你跟肖乐天开骂战,你又玩不过人家工业化的宣传机器,

满清的集权统治现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从康熙年间一直努力营造的集权政治的基石,今天终于松动了,

二毛放出的风声,瞬间震动了整个满清贵族高层,他们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搞不明白肖乐天为什么要搞这种事情,难道对他有好处吗,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分权对所有朝廷上的势力來说都是一剂毒药,诱惑力甚至超过的了大烟土,

所有人都不会考虑这件事对朝廷有什么好处,他们第一所想的就是自己的家族能够得到什么好处,辛酉政变里面奕?和奕譞还有两宫太后算是吃到甜头了,可是别人也得活着啊,总不能你升官发财,我们在一边看着吧,

更何况辛酉政变之后,这个小圈子也逐渐出现了裂痕,权利这东西永远都是分赃不均的,

恭亲王奕?和醇亲王奕譞两人整整一夜未睡,书房里全是苦涩的旱烟味道,两人的眼球遍布红血丝,

“哥哥啊,兄弟我有什么就说什么吧,大清走到现在真的已经是四面漏风,八面漏气了……不改变是真的不行了,肖乐天仅仅两千人的新军,就能攻破四九城把朝廷逼迫到这个地步,”

“我算看透了,其实人家肖乐天说的也沒错,早有一条电报线沟通情报,咱们何至于闹出这么一码事來,京城的驻军但凡火力猛点也不至于打不过肖乐天啊,”

醇亲王奕譞是亲眼见过新军战斗力的,广渠门外这一战彻底粉碎了他心中的所有坚持,人往往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亲眼所见永远比听來的更震撼人心,

恭亲王这时候也沒话说了,一夜无眠啊,当他听到二毛透露,肖乐天的海军已经开始在筹备了,他的心就咯噔一下沉到了底,

他毕竟是总理王大臣,对洋人的底细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如果肖乐天真的拥有了一支海军,那么沿海所有繁华之地就都在他的火炮威胁之下了,

尤其是清朝非常依赖河道运输,长江和大运河航行一些小型战舰是一点问題都沒有的,想想肖乐天的战舰在大运河还有长江航道上行驶的场景,恭亲王就不寒而栗,

“可是……可是肖乐天他要带陛下去游学啊,这是几千年未有的先例,咱们怎么能开这个头呢,”

“可是不开又能怎样,我么敌得过这场风波,慈安哪里怎么平,汉人督抚怎么安抚,就包括八王议政引起的风潮我们那什么平定,”

“肖乐天这是往死里逼我们啊,他们这是把所有势力都给动员了起來,大清的朝堂已经四分五裂了……人心啊,”

恭亲王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了“先和众位王公们秘密联系一下吧,看看八旗贵胄们的意思,这个担子不是咱俩能挑起來的,”

其实不用恭亲王开口,这时候的四九城已经陷入谣言的漩涡而不能自拔了,当一夜的枪声平息之后,当红日映照在京师之时,惊恐的北京城又一次活了过來,

各家各户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却发现整个胡同寂静无比,当他们警惕的走上大街之后,才发现整个京师所有的十字路口都被贴满了安民告示,而且所有的路口都有五六名新军在维持治安,

四九城内居然一滴血都看不见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