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跟着丞相有饭吃/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乐天洋行组织的运粮队飞水旱两路进入北京城之后,整个城市彻底炸开了锅,人们奔走相告大声疾呼,整个城市顿时鼎沸了起來,

“东海肖丞相运粮了……丞相开始平抑粮价了……所有十字路口都有便宜的大米吃……快去啊,”

“不得了了,丞相送來的稻米,一升米才80文钱,老天啊,丞相就是活菩萨,”

战争年代,粮食价格本來就居高不下,再加上大米是南方货,经过长途贩运价格就更高了,在闹宫变的那些天里,四九城的百米价格居然高大每升一百五十钱,

现在肖乐天把大米价格一锤子砸到了每升80钱,这已经是杂合面的价钱了,这下子连下苦力的人也吃得起白米了,

抢抢抢……全城大抢粮,所有人都以为肖乐天疯了,他们生怕大米不够分活着说丞相返回,所有十字路口只要有粮食车的,全都围满了人,

“我要买米,我要十斗……我要五斗……我要三升……”塘沽商号的伙计们如同暴风雨中的扁舟一样在人潮中飘來飘去,最后甚至连米车都给挤翻了,

“大胆,你们敢哄抢丞相的粮食,都给我住手……”周围的新军沒有制止民众们的行为,因为他们之前已经得到了军令,出现任何混乱都只能由顺天府弹压,

现在顺天府和九门提督府,那就是新军的小弟,随便一个班长写个条子就能调动他们,往日高高在上的衙役和兵丁们,现在一个个都跟三孙子一样,

这群人一看居然有刁民敢抢丞相大人的粮食,这还了得,皮鞭锁链就开始抽开了“妈的,一群不知恩典的贱货,敢抢粮食,还敢抢丞相大人的粮食,抓你扒皮抽筋,”

几百年淫威所留下的习惯力量是很强大的,老百姓挨了一顿鞭子都老实了,但是人群中也有嘟嘟囔囔的声音“丞相的兵都沒有下手,你们打的这么狠……老子我不就是饿急了吗,”

“谁在说话,那个混蛋在说话……”啪啪的皮鞭在人群头顶抽响,就跟轰牲口一样,

“沒人说话,大爷您消消气,我们沒说话……”奴颜屈膝换來的只是一通白眼,

当秩序恢复后,衙役们笑着向新军班长拱手道“诸位大爷,您高坐先歇一会,小的给您泡壶好茶去……”

“不用,我们的指责就是站岗,岂不闻军法如山,”一瞪眼就把衙役给吓退了,

四九城的米卖的是惊心动魄的,所有米店老板都哭了,手里囤积的高价米卖给谁去,想降价又舍不得,最后他们一串联想了一个馊主意,大家伙偷偷去贿赂新军军官,让粮店接受剩下的稻米,反正他们也不信肖乐天能运來多少粮食,

“走走走,那肖乐天只不过是运一批粮食安民的,如果粮食真够多,为什么不按照丰年五十文一升的价格卖呢,他手里的米更本就沒多少,”

确实,在丰收年间,京师米价一般都是五六十文钱一升,要是道光以前米价更贱,才四十文一升,再往上回想乾隆盛世,京师米价居然有三十文钱的时候,那可真的是盛世啊,

今天肖乐天运來的平抑粮,卖到80文其实也是一个很贵的价格了,但是对比之前战争年月和宫变期间,当然还算贱的,

在这群奸商心目中,肖乐天也就是做个样子,然后换一个贤明宰相的名号,不过就是前人撒土迷了后人的眼,装样子罢了,

现在名声也到手了,样子也装过了,剩下的粮食还是得我们來卖,毕竟京师的粮商都有京师权贵的股份,你肖乐天也得给点香火情面啊,

当粮商偷偷和新军军官们一接触,沒想到事情顺利的一塌糊涂,新军军官一分银子的贿赂也不收,就一句话“想买粮就排队,不限量的买,我们不管你是不是粮商的身份……”

哎呦,这不是叫板吗,你肖乐天敢这么玩,我们就把你的粮食全都吞了,果然当小伙计们排队到头的时候,大银锭子往粮食袋上一丢“剩下的我们全包圆了,”这豪气,这爽快,把那些塘沽、琉球的伙计都给惊呆了,

身后的百姓一听就疯了,这什么意思,你们都买走了,那我们吃什么,人群顿时就乱了起來,几个身高马大的小伙子挥拳就要打人,

衙役和兵丁们又跳出來了,鞭子铁链哗啦啦的响,这群刁民敢在新军老爷面前让我们沒面子,非得抓几个不成了,

來拿吓带打,总算弹压住了百姓,在无数仇恨的目光中,粮食被那群粮商全都运走了,

“这日子沒法过了,呜呜呜……”也不知道是那家的婆娘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受她的感染,整个长街哭声一片,

就在这时候,一身崭新将军服的肖乐天骑着黑色的阿拉伯马带着亲卫出现在了大街上,所有站岗的新军立正敬礼,

“肃静,丞相巡视……敬礼,”啪的一声一个班的战士向肖乐天行新式军礼,

丞相的名号不是吹出來的,十字路口顿时一片死寂,新军在敬礼,衙役和九门提督兵丁赶紧打千,而黑压压的百姓一看肖乐天的阵势全都吓的跪下了,

难道哭声让丞相生气了,丞相要镇压了,自古都是官商一体,有钱人和当官的都是穿同一条裤子的,沒准肖乐天真的要弹压,

肖乐天坐在马背上,过膝的皮靴擦的锃亮,漆皮大檐帽上绣着金线繁华,身上的流苏如点睛之笔一样的提气,腰间武装带上插着美国总统送的柯尔特手枪,另一边还悬挂着镶嵌着宝石的西洋指挥刀,

上位者的气场和百战后的英武之气,压迫的所有人都不敢抬头,一个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就是肖乐天要的效果,他翻身下马恭敬的扶起人群中的长者“这位长者可不敢跪我啊,会折寿的,您跟我说说看,因何哭泣啊,放心我给你们做主……”

笑容能够融化坚冰,老者哆嗦着把刚刚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最后还一个劲的强调“我们不敢了,我们这就回家去,再也不敢闹事了……”

“哈哈哈……你们啊,你们,”肖乐天大笑一声“不就是粮食吗,我肖乐天有的是,长者还有乡亲们,如果你们信我,就再等一刻钟,我肖乐天亲自卖给你们粮食,”

“來人啊,让城外的商队再快一点,一刻钟之后我要看见新粮,”

“是,”传令兵大吼一声,催马就往城外飞奔,而肖乐天则摆出一副亲民的姿态,挨个的跟百姓聊天,

所有人都看傻了,他们从來沒见过这么亲民的高官,笑的那么灿烂,说话那么坦诚,他的口袋里居然还有糖果和牛肉干分给孩子们,

几句家长里短,几句暖心的安慰,这是晚清时代草民不敢想象的待遇,几乎所有人都哭了出來,

“贤相啊……您是贤相啊,有您一句暖心的话,就算沒有粮食我们也够了……”

事实上天下就沒有感动不了的人,到最后居然连心黑手很的衙役们眼眶都红润了,

就在这时候,长街上又响起了车轮滚滚的声音,第二批大米又被送进了京师,这下百姓更欢腾了,肖乐天在他们心中的形象一下子被拔高到了天上,

“丞相公侯万代啊……公侯万代,”

当升米70文的价格插在大车上之时,百姓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这一声吼震动全城,所有王公大臣的府邸甚至皇宫都听的清清楚楚,

“跟着丞相有饭吃……跟着丞相有饭吃……丞相公侯万代,”

成了,肖乐天眼中精光四射,他向周围点了点头,人群中无数伪装的细作,开始向无数售粮点狂奔,他们要把这个口号传遍全城,

“跟着丞相有饭吃……大家一起喊,跟着丞相有饭吃……丞相说了,只要震动全城,升米60文……”

粮食,就是一国执政的根基,有粮食则安,无粮则乱,几千年來这个规律就沒有被打破过,今天肖乐天用自己的手腕让无数百姓接受了自己想让他们记住的标签,那就是跟着肖丞相有饭吃,

肖乐天相信,用不了半年,这句口号就会传遍大江南北,成为所有穷苦饥饿者的嘴边名言,自己的声望将一飞冲天,

果不其然,在刑堂细作们的鼓动下,正个四九城的百姓都疯了,他们狂喊着口号“跟着丞相有饭吃,丞相恭候万代啊……我们要60文,”

这声浪直冲霄汉,所有贵族包括皇宫内的皇族,都在这股声浪中瑟瑟发抖,翁同龢当时就想起史书中陈胜吴广大泽乡的口号,包括明末李自成的那句谚语,

“打开城门迎闯王,闯王來了不纳粮,肖乐天这是诛心的大贼啊,他怎么能这么干,天下到底还有谁能制住他……”翁同龢枯坐在书房,眼泪都流出來了,

肖乐天翻身上马,豪气干云的说道“好,你们既然相信我,那就如你们所愿,升米60文,不限量卖粮……”

中古时代轰炸人心的核武器终于被肖乐天引爆了,京畿之地彻底一片癫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