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润物细无声/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升米60文的消息惊呆了所有京城的粮商,他们那见过这么玩人的啊,才刚刚接手就赔了20文钱,哪有这么做买卖的啊,

“无耻,简直是无耻,咱们联合起來找肖乐天去……这事不能算完,咱们也得活着啊,”粮商们看着仓库里堆积如山的稻米,气的都快吐血了,

可是这群吆五喝六的大老板们一看街上新军刺刀上的寒光,吓得他们全都缩脖子退回去了,

“爷几个啊,那肖乐天可是杀神下凡,连朝廷都惹不起啊,咱们还是回头求求主家吧,”

粮商们嘴里的主家,其实就是满清的那些高等贵族们,这群王公大员们,不仅每年消耗大量的旗饷,而且各家都有无数的土地庄子,城里也有大买卖,

可以说四九城里基本上赚钱的垄断生意都有他们的影子,粮商为什么不怕朝廷而肆意太高粮价呢,关键就是背后有主家撑腰,

但是这一会所有粮商都傻眼了,主家面对肖乐天根本就束手无策,汇集到京师的新军越來越多,他们现在连个屁都不敢放,

“姥姥的,朝廷现在就一个心思,花钱送走这个瘟神,你们还想让我去惹肖乐天,滚一边去,反正损失到时候也得你们掌柜的担着,谁让你囤肖乐天的粮食了,他的东西你也敢摸,”

“占便宜都占到肖乐天头上了,你们要钱不要命了,”

是的,肖乐天的便宜一般人可不能占,60文一升的米价根本就不是底线,随着第二天新的海外大米运到京师,大米的价格瞬间雪崩到了50文,已经到了宫变前的价码了,

随着京师平抑米价的消息传到四方,那些逃难的京师民众开始返回四九城,连两天都沒有用到,京师的繁华就被肖乐天一手恢复了,

大街上恢复了人來人往,店铺开始恢复营业,米价稳则物价全稳,大难之后的百姓开始了大采购,商业瞬间繁荣了起來,

50文、45文、43文、41文……三天过后京师大米价格居然奇迹的稳定在了40文的关口上,整个朝廷目瞪口呆,

“乾隆盛世又來了,这米价怎么可能回到乾隆年间的价位呢,那肖乐天真的是财神,”所有官员如丧考批,肖乐天的手段只能证明他们都是一群无能的废物,

这就是眼界的关系了,放眼四海的大商人就是有这样的气魄,南洋那边稻米一年三熟,价钱便宜的让人难以想象,虽然口感稍微差了一点但是穷人谁在乎呢,

也许有人觉得千万里贩运成本一定很高,但是实际上不是,水运从古至今就比陆路运输成本低效率高,正因如此中国才会开挖大运河,

而海运的效率比河运更高,海船的吨位在十九世纪中叶已经非常大了,运载十多万顿的海船已经非常普及,而且海运的安全性也远超以前,

这是满清根本无法想象的力量,无数中国货物被海船带出国门,换來的是一船又一船的粮食,肖乐天就是要用最低廉的成本冲垮京畿之地的粮食价格,根本就不会在乎那些粮商是否会破产,

反正肖乐天也沒想永远留在京城,他注定是要带兵离开这里的,他就是要给京畿之地的民众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印象,跟着丞相有饭吃这句谚语注定会流传千百年,

肖乐天很清楚,就凭满清的手腕,只要自己撤出京城,粮价根本就无法维持在如此低的水平,到时候40文一升的米价就等着翻倍往上涨吧,

还有那些王公贵族们豢养的粮商,等送走肖乐天之后肯定要弥补损失的,到时候炒米的风潮又会大涨,老百姓这几个月享受的实惠到时候全都得吐回去还不够,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肖乐天到底好不好那是要靠比较才能得出结果的,满清的无能和东海肖丞相的爱民如子,百姓不可能看不见,此消彼长之下民心自然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事实证明了肖乐天的判断,当东海肖丞相撤离北京之后仅仅四个多月,京师就开始闹开了粮荒,沒有海外粮食的支援根本就维持不住40文一升米的地价,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京师米价涨到95文一升,百姓苦不堪言,

沒人愿意听朝廷的解释,草民也不考虑什么海外米和大清米之间的区别,人们只有一个朴素的道理,跟着丞相有饭吃,跟着朝廷饿肚子,

这才是肖乐天对满清的绝杀呢,再强大的武器都沒有人心向背更有效果,海外米事件过后,满清朝廷的声望被彻底砸到了谷底,

粮食只不过是肖乐天争夺人心的武器之一,三天后在北京南城一个叫金鱼池的地方,肖乐天带着亲兵突然出现在了百姓的面前,深受40文大米恩情的百姓顿时涌上街头欢呼雀跃,

“丞相公侯万代……跟着丞相有饭吃……丞相公侯万代……”人群中只要有起头的,好几千百姓都会跟着集体欢呼,

不过今天肖乐天可不是送粮食來的,他的眼中只有一条水沟,那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龙须沟了,

龙须沟源自虎坊桥,经天桥、金鱼池、红桥复南折至永定门外护城河,横贯北京外城的东南部,据考证在明朝龙须沟这条小河在明朝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当时并沒有名字而已,

直到清中期这条河才起名为龙须沟,但是由于水量的减少,这条在明朝清澈见底的河流渐渐的淤积了起來,成了南城有名的臭水沟,

环境不好,自然有钱人不愿意住,随着连年战乱这里难民聚集慢慢的就变成了一大片赤贫草民居住的贫民窟,

这就是老舍笔下的龙须沟原形了,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市政府花大力气改造,清理垃圾修建暗河,前世的时候肖乐天可沒见过这条河的真面目,

现在,历史上真实的龙须沟就在他面前散发着臭气,饶是肖乐天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这还是人住的地方吗,”绵延的臭水沟根本就沒有河水在流淌,垃圾漂浮在水面散发着恶臭,死猫死狗的尸体在垃圾堆里沉浮,甚至还有死婴藏在里面,

河水的两岸就是土路,这里根本就沒人铺设砖石,到处都是大雨过后的烂泥塘,周围的窝棚矮小杂乱,黑瘦黑瘦的百姓拖着肮脏的辫子,孩子们含着手指一脸崇拜的看着新军,

如果说这个世界真有地狱的话,那么这里绝对能够排的上号,

“乡亲们……今天我肖乐天來这里不是给大家放粮的,我所要做的是你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从今天开始我要把龙须沟变成天堂……”

“传我的命令,开始行动……”肖乐天一声吼,龙须沟左近立刻乱了起來,

新军手持着装好刺刀的步枪,押解着一群群垂头丧气的八旗士兵,而这些八旗士兵手里都拿着铁锹、柳条筐等工具,

八旗兵走过之后,就是一群群的京师绿营兵,他们一样手持各种工具,在新军的押解下灰头土脸的來到了龙须沟两岸,

肖乐天一看人员來的差不多了高喊一声“填土筑坝,拦截河水……一个月之内,我要见到一条干干净净的龙须沟……不仅如此,北京城全城大扫除,”

所有百姓一片大哗,他们万万沒有想到东海肖丞相放完粮食第二条政令居然是全城大扫除,天地下怎么还有这么奇怪的官员,

但是不管怎么样,肖乐天的命令还是被无条件的执行了下去,那些曾经抵抗过新军的满清军队俘虏,这一刻全都变成了工兵,开始进行全城除臭工作,

龙须沟被截断了河水,随着水位逐渐下降,士兵们开始清理河道,一筐筐的臭淤泥还有垃圾被堆到马车上然后往城外运送,这是最上好的肥料城外的地主们抢着要,

还有大街小巷,数不清的士兵拿着铁锨和扫帚开始清扫大街上的淤泥,所有百姓全都看傻眼了,

“老天啊,当兵的在扫大街,丞相究竟想干什么啊,等等……你们看啊,咱们胡同街道居然有一层石板啊,”

沒错,就在百姓的眼里,两百年的淤泥被铲走了,居然露出了明朝时期所铺的石板路,知道这时候百姓才知道,原來的北京城并不是肮脏的,也不会有晴天一地土,雨天一地泥的情况,

在大明朝的帝都,北京城的大街小巷其实都铺满了石板路还有下水的阴沟,可是在满清统治的这几百年里,尘土覆盖了原有的历史痕迹,人们都已经忘记了久远的历史,

“丞相这究竟是想干什么啊,为什么花费精力干这种不讨好的事情,”那一刻就连普通的市民都不理解肖乐天了,谁都以为他在嘚瑟,

可是肖乐天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既然满清给予了百姓肮脏的生活,那么肖乐天今天就要给北京城的市民最干净的天地,

满清给你们饥饿,我肖乐天给你们温饱,

满清给你们丑陋,我肖乐天给你们英姿飒爽,

满清给你们肮脏,我肖乐天愿意给你们最干净的天地,

到底东海肖丞相好不好,人心是一杆秤,而且是最公道的一杆秤,从今往后只要大清的百姓一提到肖乐天这三个字,那么他们的脑海里所浮现出的就是温饱、洁净还有帅这三个标签,

肖乐天的施政,润物细无声,在点滴之间人心已经被夺走了,满清遇到这么一根搅屎棍,真是他的最大不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