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 不寻常的游城/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虚心实腹啊,肖乐天这个妖孽居然也懂这些施政的法门,大清的大不幸啊……”

就在三爷参观龙须沟工程的时候,一声叹息从他们身边传來,扭头一看居然是清流领袖翁同龢,才几天不见这位文华殿大学士居然苍老了好几岁,

这时候翁同龢也看见了福庆,三爷礼貌的笑了笑向他拱手,结果翁同龢眉头紧锁也不还礼只是冷笑着说道,

“庆三爷啊,您也是满人大姓出身,富察氏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叛逆,肖乐天在京城所做的种种,无非就是挖朝廷的民心罢了,而且还用谶语歌谣这大逆不道的手段,什么叫跟着丞相有饭吃,他肖乐天能管的了一城,还能管的了整个大清吗,”

“他管不了,他就是装样子,他就是挖朝廷的墙角,他就是欺负百姓愚昧无知,”翁同龢把满腔怒火都发泄到了福庆的身上,

庆三爷沒那个心思和他斗嘴,只不过淡淡的说了一句“人在做,天在看,”说完就不搭理他了,

“你,”翁同龢看着庆三爷的背影气的牙根痒痒,但是他毫无办法,

“走,我们进宫去,我要面见太后……”翁同龢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说服两宫太后了,看着肖乐天龙须沟改造计划,他知道哪些王公大臣们,为了钱是什么都能出卖的,

不管翁同龢要施展什么手段,庆三爷他们游城的性质沒有减弱半分,离开龙须沟一行人步行前往大栅栏,中午时分也该找个地方用餐了,

一路上到处都是打扫卫生的满清士兵,巡逻的新军穿着崭新的军服背着洋枪喊着一二一的口号走街串巷,这时候所有百姓眼睛里已经沒有了恐惧的目光,小孩子甚至都敢扛着木棍在后面学习新军的队列,

“一二一……一二一……”稚嫩的童音换來大人一片哄笑,这是三爷他们一辈子沒见过的军民之情,一支让百姓敬而不是怕的军队,实在是史上少找,

干净的街道,粉刷一新的墙壁,还有巡逻军队带给民众的安全感,让在场的人宛如进入了梦境,大街上再也沒有到处要饭的乞丐,和赤精胳膊的混混,洋枪刺刀的威胁下甚至连小偷都不敢作案,

新军爱民如子是真的,可是见到犯罪那是真的镇压啊,之前有几个浑水摸鱼抢劫百货行的混混,让巡逻的新军看见了二话沒说就是一排洋枪,全都钉死在了墙上,

乱世用重典,新军才不管你是不是冤枉呢,喊话三次你还逃跑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死去的混混尸体挂在路口上,震慑着所有不轨之徒,

治安空前的好,城市史上少有的干净,百年难遇的40文米价,还有一支从來不欺负百姓的军队,这样的盛世景象好像只有在文人的梦里才出现过,

说实话翁同龢他们这些文人还是很佩服肖乐天的手段的,能在短短几天内把京师治理成这样不服可不行,但是很可惜这些功劳属于肖乐天,不属于他们,红眼病犯了的文人只有更加的仇视肖乐天,

咣咣咣……几声铜锣响后,几名衙役扯着脖子吼道“传丞相令……雇佣泼辣大胆的妇人,成立红袖箍啊,只要当上红袖箍,一月分白米三升,机会难得,早來早好啊……”

“红袖箍,这是什么东西,”穆格吉一脸的疑惑,他冲着衙役招了招手“你过來,我问问你,什么是红袖箍,”

拎着铜锣的衙役一眼就认出庆三爷和穆格吉等人了,赶紧跪下打千“见过诸位大人,小的给大人请安了……这红袖箍是丞相下令搞的一个组织,就是把那些脸皮厚、敢骂街、敢打架的泼辣女人集中起來,让她们帮忙维持城市的治安和整洁,”

“怎么说呢,就是谁家不讲卫生了,随地吐痰大小便,乱扔垃圾之类的事情,这些红袖箍就负责堵门骂街去,祖宗爷娘给他们骂臭了,骂的他们一辈子都得讲卫生……嗨,这丞相哪里都好,就是太爱干净了……”

三爷一行人都听傻了,他们沒想到肖乐天会这么玩,这就是团结一切力量吗,连夫人的力量都要借用,

说话间突然小巷子里一阵争吵,那名衙役一伸舌头“大人您瞧,这红袖箍不就开始骂上了吗,这群泼辣妇人,一听说骂人就给三升米,一个个都疯了,”

顺着声音三爷走进了胡同,结果里面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所有街坊都來看热闹了,只见三名大脚妇人,叉着腰正对一个紧闭的大门破口大骂呢,

“胡秀才你这个生儿子沒**,头顶生疮脚底下流脓的不要脸的老王八……这雪白的墙都是丞相花钱用白灰粉刷的,你家就敢破脏水,这条胡同卫生都是我们姐儿三个承包的,你砸我们的饭碗,我们就敢骂你……”

“呸……一辈子中不了举人的扒灰秀才,活该你断子绝孙,你老婆给你带绿帽子……你儿媳妇养野男人,你自己也是个扒灰不要脸的龟公……”

好家伙,三名红袖箍喷的口沫纷飞,听的周围百姓一个个脑门冒凉气,这话骂的也太难听了,胡秀才好歹也是文人啊,这帮红袖箍仗着丞相撑腰骂的这叫一个欢快,

石山石水毕竟是文人一脉他俩哆嗦着说道“过了,丞相爱干净的有点过了啊……有辱斯文啊,”

石山石水的话让三名夫人听见了,她们一看是一群贵人在看她们,也不害怕万福行礼说道“几位贵人有所不知,我们这些街坊在驴肉胡同世代居住,我们从小就在这里长大……说实话我们就沒想过这辈子这条胡同能这么干净过,”

“满街的臭淤泥被铲干净了,墙壁也都粉刷一新,听说过段时间还要给我们修撩水阴沟,这是丞相大人的善政啊,可是这个胡家居然还跟以前一样刷锅水直接破在大街上,对面的白墙脏了一大片……”

“您闻闻这味道,一股子馊水味……我们开始好言相劝他们居然给我闭门羹,如此不讲理的人家就不能客气,丞相花钱就是让我们骂人的,我们就要让他们一辈子长记性,”

“胡秀才你给我听好了……有丞相给我们撑腰,我们不怕你,到时候让丞相革了你的功名,不要脸的老王八,带着一家子小王八……”

骂战又开始了,脏话越來越升级,到最后胡家实在是受不了了,家中的女眷推开门开始反击,可是她们怎么可能是红袖箍的对手,连一刻钟都沒有坚持下來就被活活的骂哭了,

“老爷啊,我不活了……我死了算了,”胡家的媳妇坐在门槛上两腿乱踢,眼里哇哇的往下掉,

胡秀才实在是受不得了“够了……有辱斯文,你们这是有辱斯文,”

“呸……你还斯文,斯文人家就是满大街泼脏水丢垃圾,你圣贤书读的狗肚子里了,我问问你,圣人那本书允许你们随地丢垃圾泼脏水了,你是不是还要随地拉屎拉尿啊,”

“老不要脸的,有种你当场尿一泡,你敢尿我们就不骂你了,”

胡秀才彻底被打败了,他手捂着脸面说道“你们想怎样,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啊,”

“去买白灰,把弄脏的墙刷干净,就这一个条件,”红袖箍厉声说道,

胡秀才一愣“什么,就这么简单,你们难道不是肖乐天派來故意打压我们士子的吗,这么大动静就是要我们打扫干净,”

三名红袖箍嘴一撇“丫的,你也配让丞相打压,一个酸秀才人家丞相认识你是谁啊,我告诉你,今天这么大动静就是要你家改掉不讲卫生的毛病……以后再不讲究,我们接着骂,”

胡秀才双手掩着脸面满口的答应“马上,我马上让下人买白灰去,以后不敢了,不敢了,”

人群散开了,三爷他们瞅着墙面上的腌臜,突然有所顿悟,肖乐天用暴力手段把四九城弄的跟人间天堂一样,那么以后撤军了满清怎么保持呢,

“可以想象,肖乐天撤军,四九城用不了半年就会又变成脏乱差的老样子,米价也不会稳住,这些八婆们也不会有三升米拿,到时候所有百姓都会怀念肖乐天执政的那段时期……好可怕的手段啊,”

三爷听着兄弟的感叹低声说道“所以我们要革新啊,老路已经走绝了,我们不积极主动的变革,到最后也不过就是个亡国的下场……”

“我现在是二品顶戴,总理衙门里的洋务工作全部由我來运作,到时候周围兄弟一定要帮我啊,我借着肖乐天的资源也给咱们大清训练出一支新军出來,我们还要开我们满人自己的西式学堂,手把手的储备人才……”

“乐天洋行的生意咱们也要插手,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财源……总而言之,我们维新派就要搞出我们自己的一片天來,再也不能迷信朝廷上空洞的承诺了,辛酉年间的那场政变已经证明了朝廷是靠不住的……”

“满人的未來,一定要掌握在我们维新派的手里,”

一场游城,到最后居然成了维新派坚定信心的宣誓仪式,肖乐天的重重手段已经从灵魂里刺激了他们,

从这一天开始,满人内部彻底的决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