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间秋风起菊花黄,北京城迎來了1866年的深秋,四九城已经在肖乐天的统治下平稳的运行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肖乐天攻破京师的消息已经彻底传遍大清,无数地方督抚上折子谴责肖乐天的暴行,甚至有哪些偏远地方的督抚居然要带兵入京勤王,

这可真是笑话,云贵川的兵徒步走到北京去,甘陕绿营不防备叛乱也要进京,人家湘军淮军占据中原都沒说勤王呢,这些边缘地区的督抚也不过就是乱表态罢了,

勤王的折子还在半路上沒到京师呢,紫禁城里安抚人心的邸报就已经向全国各地飞去了,这份由慈安首肯肖丞相总编的邸报,将整个京师几个月的乱象做了一个大起底,

这里面法国人的欺骗要写清楚,肖乐天欧罗巴的狂胜也要大书特书,慈禧被形容成一个受到蒙骗的无辜者,全部的罪孽都推到了安德海和雾隐小鬼还有梅勒身上,当然恭亲王和醇亲王也有失察的过错,

在邸报的形容里,肖乐天成了一名被逼无奈的可怜人,朝廷几次三番派兵攻击他,最后他沒有报复反而接受了东太后的懿旨,进京平乱了,至于满清死了多少人那就真沒人在乎了,

看看人家肖乐天吧,塘沽死了那么多人,肖乐天照样稳住了满清的统治体系,所有官员都平平安安的,朝廷的税收也一分不少的上缴,这样的人要是说他造反可就真是欺负人了,

再看看进京之后肖乐天的所作所为,全都是干的安民工程,四九城被治理的居然米价40文,江南地区的官员都看傻了,

中古时代的国家体制,最关注的就是大义名分,肖乐天沒有杀官,甚至沒有逮捕不同政见者,朝廷六部依然在正常运转,最后就连东交民巷的洋人都说肖乐天不是一名野心家,这样的作保,堵住了全天下文人的嘴,

甚至到最后曾国藩都上书肯定了肖乐天的安民举措,承认肖乐天是大清忠诚的番邦重臣,大帅作保,这就挡住了所有军事勤王的打算,全国的督抚都在观望曾国藩,他的表态几乎可以代表整个汉臣军阀的全体态度,

人们都说清朝是中国封建集权的巅峰时代,其实那说的是康雍乾三朝,这爷孙三代真的是把大清国各层势力给压的死死的,任何人都沒法动弹,

不过乾隆朝过后,集权的势头就开始渐渐松动了,嘉庆年间贪腐势头愈演愈烈,土地兼并已经让百姓忍无可忍,最后甚至发生了天理教冲击皇宫的奇事,

嘉庆十八年九月十四日,天理教徒潜伏京城攻击东华门和西华门,后來在太监内应的帮助下居然一举攻克了西华门,天理教徒居然长驱直入一直杀到了养心殿,

养心殿已经是后宫的位置了,可以说天理教这次突击把三大殿的守军全部杀败,并一直杀到了后宫,甚至逼的太子也就是后來的道光皇帝都亲自带兵上前厮杀了,

后來身在热河的嘉庆皇帝,听说紫禁城都被攻破了,吓的立刻带兵回京,把抓到的三百多天理教俘虏全部严刑逼供而死,

天理教攻入紫禁城虽然沒有什么大的成果,但是在历史上也确定了清朝由盛转衰的信号,等到嘉庆的儿子道光继位后,大清朝更是乱象丛生,最后连英国强盗都攻打过來了,

道光死后咸丰继位,这位皇帝更是不堪贪图美色的毛病也就罢了,毕竟自古皇帝都好色,可是你毕竟是道光皇帝的儿子啊,你爹禁烟禁的都和英国人开兵见仗了,你怎么在紫禁城里抽开大烟了,

不仅抽大烟,你还酗酒,喝醉了对着太监宫女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说罚就罚,酒醒了以后又后悔,又哄这些人,赏赐银子赏赐小的物品,完了接着喝,喝着醉,醉了就接着闹,

这么一个吸毒的酒疯子,怪不得执政十一年就一命呜呼了,这就是活活作死啊,

到了同治年间就更别提了,虽然太平天国平定了,但是汉人军阀集团已经形成,两次鸦片战争引來了无数西方强盗,然后满清自己还不省心弄了一个辛酉政变,

可以说从嘉庆、道光、咸丰再到同治,这四代皇帝的统治下,满清的集权程度已经是雪崩一样的崩溃掉了,

到了1866年,满清的政治其实已经被四方势力所瓜分,中央集权已经成了一个笑话,

第一集团就是满清皇族,这个很好理解,毕竟大清就是人家满人八旗的江山,不过这个集团现在已经不团结了,经过辛酉政变的洗礼所有人都是各怀鬼胎,

第二集团就是以曾国藩为代表的汉人军阀,说他们是督抚还不如说他们是军阀,因为从同治朝以后,凡是满清内外的战争,其实都是汉人带兵给打下來的,满人的八旗和绿营早就成了笑话的代名词,

第三集团就是传统的官员,这批沒有军权的文官,天然的就和翁同龢所带领的清流亲密,他们所代表的就是中国最传统的文人力量,

而第四个集团就是东交民巷的洋人了,经历了两次鸦片战争,满清连海关都让英国人赫德给接管了,洋人对于满清的政治也是有发言权的,只不过同治时期还沒有光绪年间那么明显罢了,

肖乐天对晚清的政局看的是洞若观火,他知道这四个政治势力表面上看是很团结的,但是其中也存在着很多的矛盾,甚至是生死大仇,

皇族现在已经生生的割裂成守旧派和维新派了,辛酉政变的幸存者们天然的聚集在了一起,而且东太后慈安也看透了朝廷上人们的嘴脸,已经旗帜鲜明的开始支持维新派了,

再看看汉人军阀们,曾国藩那是中华的一条隐龙,他的眼光看到的是中国未來的兴衰起落,他才不是满清的忠臣呢,这个老家伙现在心里所想就是怎么把满清手上的这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变成汉人的,

为了这个理想,他可以放弃称帝的诱惑,

而李鸿章和左宗棠呢,又是水火不相容,两人斗來斗去到死都不消停,

至于说洋人集团,那更是各怀鬼胎,英国人看俄国人不顺应,法国人看普鲁士也恨的压根痒痒,只要他们不团结就自然有肖乐天施展手腕的机会,

四个政治势力,已经有三个让肖乐天给撬动了,对付皇族肖乐天抛出八王议政的诱饵,背地里还拿出了龙须沟改造计划这个大蛋糕,肖乐天知道买他们一个中立还是沒有问題的,

对付汉人军阀,肖乐天更有办法,武清和李鸿章狠狠的干了一场,已经让李老头心服口服了,再加上曾国藩和他臭味相投,只要自己不造反汉人军阀还是会支持他的,

再看看洋人势力,有了美国人暗中牵线搭桥,就算法国和俄罗斯一万个不同意,可是架不住美国、英国、普鲁士等国的支持啊,肖乐天相信他们也不会坏事的,

最后就剩一个集团肖乐天是真沒办法了,那就是一翁同龢为代表的清流势力,这群腐儒对肖乐天已经是狠到了骨头里,双方沒有丝毫的和解可能,

这已经不是权力之争了,这就是学术之争,中国历代凡是学术之争就沒听说过有和解的可能,文人记仇简直顽固的不可理喻,

不过肖乐天不怕,四大政治集团已经被拿下了三个,三比一永远都是肖乐天占据优势,满清腐儒们翻不出什么浪花出來,

老百姓不知道朝廷上的风风雨雨,就算偶尔有小道消息传出來,也不过就是茶余饭后的一笑罢了,在他们的眼中,一个能把米价稳定在40文一升的丞相,就算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更别说人家丞相弄的四九城这么干净,治安这么的好,

虽然这段时间四九城的大街上总是出现一批缺少大手指头的人,而这群人也是骂丞相最凶的一批,但是残废就是残废,骂的再凶人家丞相还能少一块肉吗,

反倒是你们,少了两根大拇指,以后可什么活都沒法干了,

这正是新军阴险的一个体现了,要知道大拇指是人手上最重要的一个指头,他是配合其他手指进行活动的关键器官,不信你就试试,沒有了大拇指的帮助,你剩下的四根手指头能干什么活,

砍掉了这些士兵的大拇指,也就绝了他们以后当兵做工的路,八旗建制里面就多了无数的白吃饭的废物,一天两天满清可以养着他们,但是十年八年呢,日子长了就连一家人都受不了你吃闲饭,更何况朝廷了,

肖乐天这是给满清强行背上了一个沒法推卸的大包袱,总有一天能够活活的把满清累死,八旗制度早晚有背不动的那一天,

时间又一天天的过去了,四九城的秋风被凛冽的寒风所取代,渐渐的城市的天空中飘起了淡淡的黑烟,家家户户的煤炉子开始点燃了,1866年的冬季终于來临了,

朝廷要召开大朝会的通知早就发下去了,路远的督抚甚至在刚刚入秋就开始往北京城赶,谁都知道今年的大朝会将影响未來几十年的政治走向,这场权利盛宴所有人都不甘落后,

四九城越來越热闹了,低廉的粮食价格吸引了大量的流民进京,再加上地方官员的集体回京,让四九城的气氛更加热烈了,戏园子、酒楼、青楼的生意好的不得了,

等到腊月初一,曾国藩、曾国荃、李鸿章、左宗棠等实权大员集体入京之后,京师政坛的火药味顿时浓的都可以点燃了,

“大帅來了,听说大帅带來三千铁骑回京了……这可太好了,终于有人能和肖魔头分庭抗礼了,太好了,太好了,幸亏朝廷还有一个曾大帅啊,”

无数人奔走相告,他们全然忘记了以前就是他们在不停的攻击曾国藩,攻击他图谋不轨,脑后有反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