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 金銮殿/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和殿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成,当时称奉天殿,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改称皇极殿,清顺治二年(1645年)改太和殿,自从建成后屡遭焚毁,多次重建,

大殿上承重檐庑殿顶,下坐3层汉白玉台阶,采用金龙和玺彩画,屋顶仙人走兽多达11件,开间11间,均采用最高形制,为中华无可置疑的天下第一殿,太和殿内匾额"建极绥猷",为乾隆皇帝的御笔,

太和殿的装饰十分华丽,檐下施以密集的斗栱,室内外梁枋上饰以级别最高的和玺彩画,门窗上部嵌成菱花格纹,下部浮雕云龙图案,接榫处安有镌刻龙纹的鎏金铜叶,殿内金砖铺地因而又名金銮殿,

太和殿内共有七十二根大柱支撑其全部重量,全都是沥粉贴金云龙图案的巨柱,一眼望去壮观华丽无比,在群臣跪拜的最上方就是紫禁城里最为贵重的第一宝座,它设在大殿中央七层台阶的高台上,后方摆设着七扇雕有云龙纹的髹金漆大屏风,

嘉靖年间制造的宝座上共有13条金龙缠绕,其中最大的一条正龙昂首立于椅背的中央;椅面之下沒有通常的椅子腿,而是一个须弥底座,在束腰的地方透雕双龙戏珠,满髹金漆,

宝座周围摆设象征太平有象的象驮宝瓶,象征君主贤明、群贤毕至的甪端,象征延年益寿的仙鹤,以及焚香用的香炉、香筒,而在宝座之上接受群臣跪拜的小朋友,就是大清国的君主同治帝,爱新觉罗.载淳了,

“乖乖啊,这全套宝贝凑齐了的太和殿就是比后世好看啊,瞧瞧地上的金砖居然一块破损的都沒有,空气中焚的是什么香,怎么这么好闻啊,”

肖乐天靠在太和殿的大门口探头探脑的往里面张望,前世他也來过几次故宫,太和殿里面的样子也是见过几次的,不过那时候的大殿早已经被沧桑的历史摧残的不成样子了,

当年肖乐天也是靠在门框上,看着一块块失去色泽的金砖,看着须弥宝座落满了尘埃,不由的发出一声对历史的叹息,

而今天,肖乐天亲眼看见了历史上真实太和殿的金碧辉煌,心中不由得百感交集,

“都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好玩意啊,甭管属于什么朝代,这都是亿万百姓财富所凝聚,千万工匠的辛苦而造就,就冲这点好宝贝,我们也得守住祖宗这点家业啊,”

就在肖乐天喃喃自语的时候,华若翰公使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在门口发呆了,殿内大礼已毕,我们可以进去了……”

原來就在肖乐天发呆之时,太和殿内已经三叩九拜完毕,观礼的使节可以进入了,华若翰等西洋公使进入大殿行脱帽鞠躬礼,然后一个个走到靠近大门最下角的位置站立,

而到了肖乐天这里可就犯难了,他尴尬的站在大殿内感受着周围人的怒目而视,也不知道是鞠躬好呢,还是跪地磕头,

按说琉球也是大清的藩国,琉球的臣子见到大清皇帝更是应该磕头的,但是肖乐天从穿越的那一天就发誓不会给任何权贵磕头,哪怕是皇帝也不行,场面一下子就尴尬了起來,

“大胆狂徒,太和殿上居然不跪,逆臣啊,逆臣……”肖乐天犹豫的表情点燃了清流们的怒火,翰林冯辅第一个跳出來大声的斥责,紧随其后的是无数清流臣子异口同声的喝骂,

“跪下,见到陛下你胆敢不跪……武士何在,还不拿下这个狂徒……”

清流们骂的凶,但是大内侍卫不可能听他们的,更何况新军一个个正盯着他们呢,谁还敢动手不成,

清流们一片痛骂,群臣也是议论纷纷,宝座上的小皇帝那见过这么热闹的朝会了,一时童心大起,对肖乐天说道“嗨……他们都骂你呢,你到底是跪不跪啊,”

“陛下不可失礼……”翁同龢说道“您是九五之尊,又是在大朝会上,必须要端正肃穆,”同治帝一吐舌头不敢说活了,

肖乐天摇了摇头“臣最近两天腰不好,恐怕是跪不下去了,再说了东太后也赐臣不跪、不留发的特权,所有我今天沒法跪……”

说完肖乐天还抬头冲皇帝和左右两位太后挤了挤眼睛,一股痞子气就冒出來了,

“大胆狂徒……祖宗之法谁敢废除,这里是太和殿,是大朝会,平时容忍了你,现在沒人容忍你……跪下,”

肖乐天扭头冲骂街的清流伸出了一根中指“太和殿怎么了,你们还以为这里是宇宙中心,祖宗家法,咱们祖宗可多了去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那些个朝代都有我祖宗,你说我听谁的家法去,”

挑衅啊,这就是赤果果的挑衅,大清的忠诚走狗们,一个个义愤填膺起的血气上头,他们恨不得生吃了肖乐天的肉,

“大清顺应天命,统治华夏寰宇,大清的家法就是天,你这个逆贼……你我汉贼不两立,请陛下旨诛杀逆贼……”

“靠,还汉贼不两立呢,谁是汉,谁又是贼啊……”肖乐天一句诛心的话吓的这群清流冷汗都留下來了,他们这才发现说错了话,

这时候慈安太后出來打圆场了“既然肖爱卿身子不适,那就免了大礼吧,”

“谢太后……”肖乐天躬身施礼然后扭头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朝臣队伍的最后们,靠着太和殿大门开始冷眼观看这场重要的大朝会,

小小插曲过后大朝会正式进入正轨,随着太监一声‘有事早奏,无事退朝’的吼声,各地各级臣子开始汇报这一年的工作,

由于是很难得的外官进京的大朝会,所以京官沒有说太多,只是由恭亲王、翁同龢等大臣念了几篇八股文,无非就是国泰民安,今年收获多多的吉祥话而已,这都是旧有的死规矩,不必多言,

紧随其后的就是曾大帅來汇报工作了,这可是重头戏之一,大帅控制着大清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他所说每一个字都值得人们深思,

大帅也是來报喜的,从平定长毛余孽到捻军之战,高度夸赞了湘军、淮军的英勇,也同时称赞了朝廷的新人和各部的配合,花团锦簇的文章听的所有人都点头微笑,

到最后湘军集团向朝廷保证,明年一定再接再厉把捻军和长毛余孽都斩尽杀绝,最后马放南山共享太平盛世,

这话朝廷太爱听了,两宫太后和皇族们一个个都夸赞大帅的高风亮节,就连小皇帝都拍开马屁了,

“京城冬日酷寒,大帅久在南方恐怕很难适应,赐白虎皮一张,”

“谢陛下赏赐,”曾国藩赶紧谢恩,

肖乐天看着眼前的一片和谐,撇嘴都到耳根了,心说指望湘军裁兵,做梦去吧,

曾国藩的汇报完成之后各地督抚开始汇报工作,而这时候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北京城已经从睡梦中醒來了,

捏着口袋里的加肉棋子烧饼,肖乐天左顾右看偷偷丢到嘴里一个,酥脆的外皮加上里面浓香的五香牛肉粒,一口下去满脸都是幸福,

这是二毛给他偷偷准备的御膳,二毛知道这种朝会沒有三四个时辰是不会完的,干爹可不能饿着了,

也许是牛肉棋子烧饼的香气太浓郁了,前面做报告的官员不由自主的抽了抽鼻子,饶是他上朝前吃过了好几盅人参鸡汤,可是也熬不住粮食香啊,

清朝开大朝会那都是有讲究的,早上五点多进宫,有时候就得开大到中午十二点去,这么长的时间,你绝对不能大小解,因为那是对皇上的不敬,而且就算皇上不惩罚,人们也不愿意安一个上朝撒尿的名声,

所以上朝前的那一餐可就太重要了,能量必须够但是量还不能大,尤其是汤水之类的要少,很多官员上朝都爱吃熬煮一天一宿的人参鸡汤或着燕窝羹,再加上一些顶饿的肉干之类的,

营养高,还不占地方,能让官员撑过漫长的朝会,还不至于代谢的太快,真是上朝必备的佳肴啊,

不过肖乐天可不用遵循这种约定俗成的规矩,他这一日三餐的规律不能变,又不是打仗时期,用得着这么苦自己吗,

站在肖乐天身边的小太监都看傻了,心说东海肖丞相胆子也太大了,这是真不在乎朝廷的脸面啊,

肖乐天一看小太监瞅他,突然呵呵一笑,紧接着一个棋子烧饼就塞他嘴里了“见者有份,你也來一个……”

小太监叼着烧饼哭笑不得,也不敢吐出去,只好偷偷的吃掉,

两个烧饼的香气更加浓郁了,这时候朝臣中居然有人咕噜一声肚子叫了起來,所有的大臣一个个哭着脸实在是想笑都不敢,

“无耻啊,谁这么无耻,给我站出來,堂堂大朝会,怎么会有如此无礼之人,陛下请严查,”翁同龢打断那名督抚的发言,站出來左右环顾,一眼就看见肖乐天了,

“又是你,你无耻,”

肖乐天噎着脖子把那口烧饼咽下肚子,满脸疑惑的看着老翁“无耻,我肚子饿了怎么就成无耻了,皇帝还不拆饿兵呢,我这几年打仗风餐露宿胃口有病,不能挨饿,着你也骂我,”

“你好不讲道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