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 电报线/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和殿广场左右两翼各有一座门,其中左翼门通往南三所,而右翼门通往内务府,是皇宫里日常非常繁忙的两座门,

翁同龢站在左翼门的门洞里面,看着几名新军在桌子上调试电报机心里就气的不打一处來,抬头想看看右翼门那边的情况,却被太和殿的三层八米多高的基台所阻挡,什么都看不见,

“翁大人,电报机已经调试好了,请您随便写一句话吧……”新军士兵推过來笔墨纸砚,

翁同龢看着面前的电报机就來气,看着那些光头新军更來气,再看看太和殿基座上傻乐的肖乐天就更加的來气,

这位武英殿大学士抬起笔來义愤填膺的写到‘魑魅魍魉,莫能逢之’写完就把毛笔丢在了一旁,

两名新军战士一看就傻眼了,他们肚子里的墨水可比不过翁同龢,这八个字前四个根本就不认识,后面四个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翁同龢写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这句话出自出自《左传宣公三年》意思就是魑魅魍魉这些见不得光的小鬼,人们是无法预料他们什么时候现身害人的,其实就是影射肖乐天和新军都是一群恶鬼,文人骂街那是不会吐脏字的,

可是你翁同龢光想自己痛快了,你也不想想这些新军能看懂吗,魑魅魍魉这种词语就不是老百姓常用的词儿,

“大人……您能换一句话吗,这几个字我们不认识,而且电码本上绝对沒有这四个字的编码,这我们沒法发啊,”

“什么,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你们都发不了,还吹嘘电报技术有多么厉害,你们这是哄骗朝廷,”

“哎呀大人啊,说话要讲讲道理啊,这电报就是传送紧急情报的,又不是用來发文章的,难道打仗传递军情还要掉书袋,您写的这些生活中也用不着啊,更别说打仗了,”

“就是,明明一点用都沒有的话,还浪费电报资源,这不是吃饱撑的吗,我看您就是好话不会好好说,非要弄点酸文假醋的东西显呗清高,”

“你……”翁同龢气的脸都涨红了,他们沒想到新军两名小卒子就敢教训自己,真是反了,反了,

“大人到底还发不发电报,我们可以等,这大冷天的您还让皇上和太后吹冷风吗,”

翁同龢一听这话顿时熄火了,他拿起笔來随便写了一句古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然后愤怒的吼道“这回认识了吧,不要告诉我这你们也不认识,”

“哈哈,这个认识,大人您请好吧……”

嗒嗒嗒……嗒嗒……电报机开始有节奏的敲击了起來,与此同时右翼门的电报机突然吐出了一张小纸条,莫尔斯电码出现在了上面,

“出來了,出來纸条了……”恭亲王和一帮清流惊奇的看着机器往外吐纸条,但是上面的小点点谁都不认识,

新军翻开电码本,随便一查就得到了结果“找到了,这是一首古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轰的一声人们全冲了出去,太监在广场上大喊“翻译出來了,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翁大人写的是一首古诗,”

那一刻翁同龢脑子里就跟雷劈的一样嗡嗡作响“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呢,你们在作弊,一定是作弊,”

翁同龢抄起笔來又写了一首古诗,连两分钟都沒到对面就翻译了出來,太监接茬吼道“又翻译出來了,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下翁同龢彻底疯了,他跳起來吼道“作弊,一定是作弊,他们肯定是用手势、手语,要不就是邪术妖法,”

肖乐天撇了撇嘴“事实都摆在面前了,你还跟煮熟的鸭子一样嘴硬,你们清流也就这点出息了,”

“陛下太后,臣请延长电报线,我们退后到南三所里,让对面退到内务府里,这样总不用担心我们打手势了吧……”

“行,就这么办,”翁同龢点头称是,

电报线又开始延长了,东头翁同龢一直拉到了南三所前面的九龙壁前,而恭亲王他们直接退到了内务府的院子里,这回两边可谁都看不见谁了,

又是一份电文发了过去,两分钟后得到翻译结果的太监又吼了起來“翻译好了,这次发的是一份食谱,是翁大人昨晚的食谱‘什锦鸭子攒盘一个,小炒肉一盘,五香花生米一碟,六必居酱菜一份,疙瘩汤一盆,油酥烧饼一块……’哎呦大人您晚上吃的够多的,不怕积食吗,”

“哈哈哈……”朝臣们哄堂大笑,而翁同龢以及臊的满脸通红了,铁一样的现实砸碎了他的幻想,西洋奇妙的科技让他无言以对,

回到了太和殿前,群臣这时候已经嗡嗡的议论开了,等到老翁走上來之后,所有人都不说话了,他们都不好意思打击这位清流领袖了,

“陛下、太后……臣承认这电报技术确实奇妙……可是臣依然要反对的,原因只有一个太费钱了,铺设花一份钱,养护还要一份钱,真的是太多了,”

是啊,一条电报线投入要十多万两,可是每年养护就要十万,一年总共能发几份电文呢,这么一弄岂不是无底洞了,

就在大家议论之时,庆三爷又站出來了“陛下,太后,电报线怎么可能赔钱呢,电报线明明就是赚钱好不好,我们为什么不收费发报呢,”

“电报线一点建设完工,不光朝廷可以用,民间百姓也可以用啊,商人交流生意信息可以用电报,百姓传递急事也可以用电报,到时候咱们收钱啊,用收费來补贴养护费用,这样一來不就解决问題了吗,”

三爷沒说完翁同龢就吼了起來“福庆,你要与民争利吗,你怎么能够从民间敛财,朝廷怎么能做生意呢,”

“大人何出此言,电报线路给百姓提供便利,自然是有费用的,收钱不是合情合理吗,我就不说别的了,大上个月翰林学士张大人,老家的祖父去世消息足足过了一个半月才传到京师,等张大人回到家乡之后,葬礼早就办完了,他连最后一面都沒有见到,”

“如果有电报线路,张大人的家人就可以在老人病危之时用电报报信,沒准张大人还能看老人最后一面呢,我想为了这一面张大人不会吝惜那么一点点电报费吧,”

三爷的道理让在场的人无不点头,尤其是外地的督抚们,他们当然能看出电报线的好处來,如果真有这样的通讯工具,朝廷信息交流可就更通畅了,

曾国藩这时候也说话了“微臣也觉得电报是个好东西,当年平定长毛的时候,就经常出现指挥不畅的情况,整个长江沿岸兵力调动靠的全是战马人力,那是出了多少的差错啊,耽误的战机不可计数……”

“这次左宗棠就任甘陕总督,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平乱,我不希望他吃过去的老亏,这电报线还是要修的,不就是十几万两银子吗,几场胜仗下來什么都有了,”

有了大帅作保群臣一下子就活跃开,支持修建电报线的臣子是越來越多,而翁同龢的面色则更加苍白,

直到最后肖乐天居然來了一个绝杀,他拱手说道“电报线路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用处,那就是救灾了……诸位大人们想一想长江黄河历年來水患不断,我们吃亏不就吃亏在信息不畅上吗,”

“如果长江上游重庆武汉地下起了暴雨,当时这个信息就能传递给金陵和杭州,那么下游的官员是不是多了好多天的准备时间,疏散百姓,调集粮食、药品是不是更加的便利”

“等到洪峰到來的那一刻,恐怕下游早就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大水过后而不死人也不是不可能的,如此大利大家居然看不到吗,”

“你们口口声声喊圣人言,圣人不就是教咱们一个仁字吗,一条电报线能活人无数,这不是大仁是什么,口口声声说为了百姓好,怎么到动真格的时候,你们却成了拖后腿的了,”

肖乐天冷笑着说道“你们有种就去孔庙当着圣人的面解释解释去,就怕你们那点阴暗的小心思,见不得圣人的神目如电,”

“你……”翁同龢眼前一黑顿时栽倒在地,

“传太医,快传太医啊……”太和殿前顿时乱成一团,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这才交手第一回合,翁同龢就被活活的气晕了,后面的议題还多着呢,肖乐天战斗力如此强大这可怎么好,

在太医的紧急救治下,翁同龢总算是清醒过來了,他其实就是被气的血压高起來了,在太医妙手诊治下很快恢复了意识,

“爱卿……师傅……您要不就回去休息一小吧,”小皇帝担心的说道,

“陛下不用担心老臣,我还能挺的住沒事的……今天的大朝会我一定要坚持下來,一定,”

慈安一看这可不行,赶紧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改一改规矩,太和殿里赐座,每人一只绣墩,咱们坐着会议吧,这样翁爱卿也可以得到休息,其他大臣也不至于过分劳累了,”

太后的意见沒人反对,不一会的功夫小太监们就排着长队抱着绣墩进入了太和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