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 亲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冬日的北京城是寒冷的,更别说在几十米的高空上了,同治小皇帝身上裹了双层的熊皮袄,可是依然被冻得小手、小脸通红,

在太和殿外小皇帝第一次感受到了权利的美妙味道,自己游学的旨意居然得到了全票通过,就连一直教训他的清流们也都不得不低头了,

只有自己的母亲依然在嚎哭,但是为了自由他只能让母亲伤心了,

当小皇帝准备登上热气球想要上天的时候,太和殿前几乎所有的臣子都异口同声的反对,这要是掉下來可怎么的了,

可是小皇帝已经勇敢的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就再也不会退缩了,在新军的保护下,肖乐天和小皇帝生生从群臣的包围圈里挤了出去,踏上热气球的绳梯登了上去,

这下紫禁城里可轰塌了天了,热气球在三十多米的高空上随着西方漂移,地面上一群太监侍卫还有大臣们在追逐,哭声惊天动地的,

热气球穿过皇城飞入市区,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是焚香跪拜的百姓,肖乐天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一幕一样,他甚至又丢出去一条长长的条幅,

条幅上写着大大的一溜黑字‘天子出宫,巡视天下,’这些四九城彻底轰动了,百姓万万沒有想到,天上飞的居然是他们的皇帝陛下,

“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满城都是欢呼万岁的声音,天之子飞在天上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一时间小皇帝的声望高到爆棚,

“陛下,看见了吗,臣就是用这样的西洋奇技淫巧,在给您增加声望……以前您藏在深宫里面,百姓只是朦朦胧胧的知道您是皇上,但是他们对您并沒有感情……”

“但是今天,您却成为了上下五千年第一个真正飞在天上的皇帝,您说子民们会怎么看你,您的声望岂能不升,”

“说句不客气的话,皇上深藏在宫中,百姓嘴上喊万岁但是心里未必拿皇帝当一回事,就算來场宫变把您给推翻了,百姓也不是死去,一样该吃吃该喝喝……”

同治帝从來沒有见过这样说大实话的师傅,他眼睛亮闪闪的说道“您这是在给我上课吗,您在传授我帝王术,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肖乐天抓住他的手举了起來“挥手,向你的子民挥手……随便说点什么,只要你能做出样子出來,百姓就会更加的爱戴你……降低热气球的高度,让陛下抚慰万民,”

热气球开始缓缓降落,当下降到二十米的高度后,涨红小脸的同治帝向大街上的百姓挥手“朕……朕就是皇帝,朕……朕给你们拜年了,”

噗的一声叶秋在后面都笑喷了,心说这孩子太可爱了,皇帝居然给子民们拜年,这可是几千年來第一回,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当小皇帝的声音传到大街上之后,整个人群突然死寂了起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上穿明黄袍子的真的就是陛下,陛下居然给咱们草民拜年,我不是做梦吧,”

当人们终于知道这不是梦境后,整个城市都沸腾了,人们在大街上欢呼雀跃“万岁,皇上万岁,明君啊,皇上给百姓拜年了……”

封建社会民众经过几千年的洗脑,对皇权已经是发自内心的恭顺,在淳朴百姓的心中皇帝都是好的,天下事都是坏臣子蒙蔽了圣君,反正戏文上都是这么说的,

今天皇帝居然飞在天上给万民拜年,这不是千古明君又是什么,嗨……别的什么都不说了,焚香跪拜多喊几声万岁吧,

同治帝飞在天上向四九城万民拜年的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京师,北京城彻底炸开了锅,到处都是恭祝吾皇万岁的吼声,所有百姓都要疯了,

那些追着热气球跑的太监侍卫还有大臣们,已经陷入人民的**大海里无法自拔了,狂热的人流推的他们东倒西歪,往日恭顺的百姓现在眼睛里只有天上的皇帝,这些穿着朝服的大臣们则根本就无人搭理,

东倒西歪的清流翰林们,一个个惊恐的不能自已“这是怎么回事,百姓怎么都狂热了起來,这样下去朝廷还怎么管这群草民,皇上您这是在玩火啊,”

在儒臣的眼中,调动民众情绪的活计就应该由儒臣们來干,皇帝如果直接撩拨起草民的情绪了,这是不利于儒家对中国的统治的,

说简单点,皇权如果和百姓的狂热力量相结合,那么就会从上下两层开始夹击儒家的固有阵地,这是所有儒臣们不愿意看见的场景,

酸腐文人讨厌的,自然就是肖乐天和载淳所喜欢的,现在小皇帝才明白肖乐天对他的好呢,一个愿意为自己争夺民心的师傅,才是真正的好师傅,至于翁同龢那类人除了用森严的规矩管控自己之外,就沒别的本事了,

“师傅……谢谢你,”载淳低声的说道,

“先不要谢我,你今天所见的只不过是力量的一角,未來你会见到更强大的力量,希望你有驾驭的本事……跟着我好好修炼吧,”肖乐天轻轻的抚摸着载淳的脑袋,

1866年的大朝会就在满城雷动中结束了,从那一天开始同治帝就移居到了景山,在新军沒有离开京城之前,小皇帝先住在这里,

当天晚上京师各方势力如何暗中角力那就不必细谈了,光是东交民巷里的公使们都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清帝国实在是太大了,虽然外战败了几场,但是洋人们都知道这个帝国的底蕴还在,那点赔款根本就算不上伤筋动骨,

如此老大的帝国,小皇帝居然要出国游学了,各国列强那个不想插上一脚,十岁的皇帝正是好洗脑的年纪,现在如果能争取到小皇帝的心,那么未來几十年的利益就能保住了,

华若翰在信纸上奋笔疾书漂亮的花体字写着他给总统的密信“总统阁下,东亚的大变革已经无法逆转,肖乐天成功的影响了这个帝国的皇帝,我建议总统阁下立刻提高和肖乐天的合作级别,这个男人值得美利坚投资……”

不光是美国公使在写密信,英国公使艾立国也在给本土写着绝密的情报“东亚的变化之快超出日不落帝国的想象,肖乐天仅用数千兵力就改变了清帝国的政治格局,这是始料未及的,希望国内立刻进行分析,我将尽最大的努力,让清国皇帝陛下前往英国,一个亲英国的君主是有利于不列颠的利益的……”

法国公使和俄国公使也同样在奋笔疾书,对于如何争夺爱新觉罗.载淳的好感上,所有国家态度非常的一致,那就是一定要让小皇帝來自己国家游学,

东交民巷已经无人入眠了,满清的朝堂势力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小皇帝离开北京之后,垂帘听政应该如何运行,权利应该如何分配这是所有人都关注的重点,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与肖乐天无关了,在他的眼里从现有狗食盆子里抢饭的都是沒出息的家伙,现在的大清已经彻底失去了开拓进取的精神,除了在现有的饭碗里你挣我夺之外,剩下什么都干不了,

现在的肖乐天已经开始考虑离开京师之后的安排了,新军既然已经达到自己的战略目标就不能再多停留了,别看肖乐天现在好像占据了所有上风,但是自家事自家知,他还远沒有跟朝廷翻牌的实力,

一条条的政令开始下达,新军全军开始动员,无数营地做好了拔营的准备,包括城市里的治安都开始向顺天府和九门提督衙门移交,

在随后的几天里,大街上的新军数量越來越少了,城外兵营的士兵却越來越多,消息灵通的八旗子弟们都知道新军要走了,时间就顶在年根底下的小年那一天,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等到占据京师所有十足路口的临时粮店开始减少,过去黑心粮商又都开始营业之后,老百姓也都看明白了,肖乐天的新军是真要离开了,

小年,是中国人新年前的最后一次预演,火热的年味从这一天开始就变得越发的热烈起來,尤其是今年由于东海肖丞相的强势入京,带來的不仅仅是低廉的米价还有无数做工的机会,

用洋人的话來讲那就是就业率,整个四九城只要你不是懒人都能从龙须沟工地还有席卷全城的大清扫活动中,找到事情干,

低廉的物价加上高涨的就业率,让整个京师的市场活力焕然一新,市民们充足的购买力让所有商家都赚翻了,

百姓们终于过了一个肥年,整个城市上上下下都充满了欢声笑语,可是就在小年这一天,肖乐天的新军却开拔了,他们不准备在京师过年,顶着寒风他们要离开四九城了,

注:最近几天心净话有点多,又是请大家加群又是请大家主站支持去,说实话我也觉得自己挺烦的,可是沒法子写网文的其实就是吃开口饭的,您当我是讨饭花子也未尝不可,

其实在之前写的那些心里话里面我也说了,读者的反应我也能猜个**不离十,无非就是三种情况,无视的继续无视,嗤之以鼻的讽刺谩骂,真正粉丝的加群支持心净,

三种不同类型的读者,其实就是三种不同的心态,真正的粉丝那就不用说什么了,心净除了感谢沒别的话说,

至于沉默无视的读者也沒关系,您看了二百多万字了还在看,说明您至少粉这本书,虽然沒有粉心净这个人,那也只能算我们之间善缘还不够深,

至于那些讽刺心净的,我也不说什么了,您继续看书吧,可能作者在您们的眼里就是奴隶苦工,随便甩点订阅就可以站在道德的高地随便指责了,

其实在群里的书友,基本上谁都知道为什么最近只有一更了,他们知道心净有多累,他们也知道心净的职业病是什么,他们更知道心净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码字的机器,

多说一句吧,一更的情况会还会维持一两个月,具体什么原因群里的兄弟都知道,我也就不在书里饶舌了,

哎……生活本來就不容易,写书更是艰难,心净摆出破碗求书友们的帮助,也是沒法子的事情,好言一句三冬暖啊,就算心净真的讨饭到您面前了,您不帮可以也沒必要出言讥讽啊,这要是在现实生活里,您这暴脾气是不是还得揍我一顿啊,

觉得心净不好,做的不对,您就高抬贵手,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最后继续宣传书友群,116253076群里很热闹,大家一起聊聊历史、剧情什么的,我就在里面,基本上每天都会冒泡的,愿意聊聊的就加群吧,

最近心净有点任性了,长叹一声,都严谨了二百多万字了,您让我这段时间稍微任性一下吧,至少这样您才能知道心净也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大活人,而不是一台码字的机器,您说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