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 未来的明治重臣/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一听点了点头“可是出访过上海的高杉晋作,你的奇兵队打的很漂亮,新式洋枪用的可习惯,”

高杉晋作现在只有28岁,虽然勇猛精进但绝对不算成熟的政治家,一听东海肖丞相的夸赞顿时扣头哽咽说道“感谢东海肖丞相的义举,若无丞相的洋枪资助,奇兵队恐怕全军覆沒也未必能获胜,下臣铭记肺腑……”

肖乐天看着高杉晋作心中暗暗叹息,如果历史沒有发生改变的话,这个年轻人今年就要病死了,而且他死后几个月内坂本龙马就遭到了暗杀,

一年之内两英杰殒命,日本的明治维新少了两名真正的战略家,也少了两名知道进退的政治家,最后整个日本政局让那些狂热的军人和不知道收敛的天皇所把持,明治维新后的所有战略收获到最后就留下了一个琉球,其余的全都丢光了,

“高杉君,东亚的波涛才刚刚起步,一定要保重身体哦,”就在高杉晋作感动莫名的时候,肖乐天的眼睛又看向了山县有朋,

山县有朋,号称日本军阀主义的创世人,伊藤博文之后日本政坛第一强人,虽然现在只不过是跟着坂本龙马等人跑腿,但是山县有朋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长寿,倒幕派最早的一批实权人物里,就他活的岁数最大,

山县有朋一直到1922年才死去,那时候都已经民国十一年了,这名强势的军人经历了两次长州之战、明治维新、戊辰战争还有改变维新初衷的西南战争,帮助天皇完成了日本历史上第一次中央集权,

甲午战争中有他的参与,日俄东北战争时候还有他的身影,等到闹义和团八国联军入北京的时候,山县有朋已经是日本的陆军元帅兼首相了,

等到1909年伊藤博文被刺杀之后,日本政坛内再也无人能制约住太,长州藩在陆军中的势力达到了顶峰,

“你个军阀头子,可算让我找到你了,你放心吧,我会死死的盯住你的,现在你还有用,等到你成为我的眼中钉后,我不介意亲手处置了你……”想到这里肖乐天突然向后面端坐的同治帝伸了伸手,小皇帝抓起面前的西洋战刀就递到了肖乐天的手中,

“山县有朋,”肖乐天大吼一声,

“哈伊……”年轻的山县君大叫一声向前走了一步,恭敬的向肖乐天行跪拜礼,东海肖丞相在欧罗巴的逆袭已经深深的震撼了山县有朋,这个天生的军阀对强者有着发自内心崇拜,一看见那把指挥刀整个人都战栗了起來,

“山县君,听说你在此次长州之战中勇猛无比小仓城就是你攻下的,”肖乐天问道,

“哈伊……武士的本分就是征战,数十万生命搏杀之地,在下不敢不尽心卖力,”

现年才29岁的山县有朋棱角依然分明,远沒有达到后世日本军阀开创者的政治觉悟,对上肖乐天这只两世为人的老狐狸,根本就不是对手,

“山县君,这是我在欧洲战场从一名普鲁士贵族手中缴获的指挥刀,现在送给你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和我一样,战胜西洋人让亚洲拜托被殖民的宿命……”

自古以來合作就得有共同纲领,肖乐天想要凝聚倒幕派的人心,想要让他们听自己的号令,就必须从这一刻开始给双方戴上同一定大帽子,那就是攘夷,

尊王攘夷一直都是日本维新派的核心思想,但是攘夷的方式在整个维新思潮中是发生过变化的,最开始攘夷那是真攘夷,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推天皇上位推幕府和洋人开战,

土佐勤王党的武市半平太这类人就是早期攘夷派的代表,日本的下关事件长州藩冲洋人商船开炮,也是这种思想的终极表现,

这种尊王攘夷思想其实跟现在大清国内很多文人的主张是一样的,他们不想改变自己就是一腔热血的向把洋人打出去,恢复自己国家旧有的秩序和尊严,

但是很可惜这种攘夷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很快就被镇压下去了,武市半平太切腹了,下关让英国、法国、美国、荷兰四国一通炮击给打服了,长州藩甚至都不敢修复被炸毁的炮台,

至此,尊王攘夷派沒落了,而倒幕派却兴起來了,高杉晋作、坂本龙马、山县有朋、大久保等人纷纷意识到,在强大的西方力量面前,日本必须要学会低头,要去努力的先改变自己,去接受新事物,

推天皇上位,让腐朽沒落的幕府下台,并最终让国家进行西化改革,这才是倒幕派的理念,

但是学习西方,不代表他们忘记了攘夷的思想,其实日本整个明治维新都在挑战西方文明,那个时期日本统治者的终极冤枉就是成为亚洲的领导者,取代中原文明的历史地位,

东北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左右逢源,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偷袭珍珠港,并最终无条件投降,这个民族整整做了一个长达八十年的攘夷之梦,

最终美国人打碎了日本的攘夷梦,这个国家从心理上彻底向西方文明低头,成为了美国的附庸,脱亚入欧进行的非常彻底,

肖乐天把从阿兰子爵哪里抢來的指挥刀放在山县有朋的手里,看着激动的浑身颤抖的军阀头子,肖乐天知道自己这一番话起作用了,倒幕派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倒幕派,他们对西方列强的敌视是发自肺腑的,

“努力去做,山县君,也许有一天你会成为我身边的大将,统领十万兵马去纵横这个世界,这不是不可能的哦,”肖乐天又在他心里订下了一个钉子,

就在山县有朋向肖乐天表忠心的时候,突然下面跪着的众人里有一道非常复杂的目光射向了肖乐天,一股浓浓的不服气和倔强让肖乐天敏锐的捕捉到了,

“龙马君,坐在最后面那名年轻人是谁,目光如此英气逼人,站出來让我看看,”

沒等坂本龙马介绍,一股矮个子的年轻人快步走到榻榻米正中,开口就是非常流利的英文“尊敬的首相,在下长州藩伊藤博文,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于下关事件之后返回日本,在下听闻首相兵威震慑欧罗巴,心中激动莫名,今天看见尊荣有些失态,请首相见谅,”说完跪倒在榻榻米上,

肖乐天心里咯噔一声“我靠,伊藤博文啊,日本第一首相,文治派的首领,一介文臣却能压住整个日本军阀体系,他活着的时候山县有朋压根就不敢蹦跶,陆海军中的各个派系全都臣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牛人啊,这是牛人啊,虽然他带领日本打赢了甲午海战,从心理上肖乐天很是反感他,但是不能不服气,这就是个大大的牛人,

甲午战争是他带领打赢的,日俄战争也是他带领打赢的,甚至在戊戌变法的时候他还出访北京城,给康有为和光绪帝提出了改革建议,等到变法失败后又积极的营救黄遵宪还有梁启超,

对这个矮小的男人肖乐天心情非常的复杂,因为伊藤博文是明智维新里面少有的战略家,说白了就是一个知道进退的政治家,

他对东亚的外交策略非常明确那就是守住甲午战争的实际利益,深深的经营朝鲜和台湾,并拒绝染指中国大陆,

野史曾经说过,伊藤博文曾经有过所谓的政治遗嘱,在他的计划中,日本必须学会冷静,新得到的领土要消化一百年才可以继续兴兵,

日本实在是太瘦弱了,一口气吃了两块肥肉一定要稳住心态不要贪心,把肚子里的肉消化成能量先让自己强壮一些再考虑获取新的利益,

盲目的向中原内陆进兵,甚至脑子一热向西方世界开战,这都是不明智的举动,很有可能得不到新的肥肉,肚子里的两块还得吐出去,

事实证明了伊藤博文的英明,他死后不到四十年,他的继承者们就把明治维新之后所吃的所有肥肉全都吐出去了,就留下一个琉球那还是因为美国人有自己的小算盘才保住的,

细思极恐啊,如果日本完全按照伊藤博文的外交策略坚守住明治维新的胜利果实,不发动侵略战争而只是采取防御国策熬过二战去,也许现在的亚洲早已经是日本人的天下了,

“伊藤君……你今年多大了,”肖乐天冷冷的问道,

伊藤博文一愣随后说道“在下出生于西历1841年,今年正好26岁……”

“咳咳……”肖乐天咳嗦了两声,心说好年轻啊,还是一个可以争取的岁数,我暂时先不要杀他,留着看看再说吧,

想到这里肖乐天扭头和龙爷交代了几句,龙爷点了点头快步走了出去,很快一本牛皮封面的破旧笔记本被龙爷捧宝贝一样的捧了进來,

肖乐天伸手对伊藤博文说道“來,你近前几步……这本笔记是我去年远征欧洲时候的日记,里面写了很多我对欧洲局势的判断,你看这里还有很多张照片作为佐证呢,”

“你留学英国归來,一定能看懂的,拿着吧,算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能成为日本真正的战略家而不是一名短视的政客……”

一句话说完斗室内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肖乐天对伊藤博文的期望居然这么大,这是传授衣钵吗,这是挑选入室弟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