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9 泄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本是一个等级分明的社会,天皇、将军、公卿、大名、武士、平民……不同的阶层内部还有细分,光武士阶层就有上士、下士、野武士等不同的分类,

这些阶层一级压一级,上下尊卑分的清楚明白,上层大人物得到的不仅仅是各种特权和高人一等的优待,他们甚至能够剥夺下一级群体的生命,

下士可以随便向贱民挥刀,而上士又可以随便斩杀冲撞他们的下士,至于说大名对付武士阶层更是生杀予夺号不眨眼,

想在古代日本生存,第一要学的就是分辨人群的阶层,一定要明白什么样的人是得罪不起的,看见能轻易拿走你生命的大人物,要么躲得远远的,要么赶紧跪倒在地上装野草石块,

不过今天岛津家的上士们显然是玩砸了这场游戏,可能是长州胜利让他们过分的狂热了起來,也可能今天清酒的后劲比较大,这些脸红脖子粗的岛津武士居然把拔刀队员当成了可以任意折辱斩杀的野武士,

其实也不完全怪他们,新军有铁一样的纪律,丞相大人是偷偷进入鹿儿岛的,那么他们就不能给大人泄密,本身这群人就是野武士和海贼出身,现在有人问询正好恢复本來的面目,

可是新军已经被肖乐天带的骄傲无比了,在欧罗巴杀过洋人的拔刀队已经不是过去那些欺下媚上的野武士了,他们的脊梁已经被砸入了钢钉再也弯不下來了,

强硬对强硬,再加上别有用心人的挑唆和酒精的麻醉,一场流血冲突就在所难免,

等到全副武装的拔刀队穿着军服出现在武士们的面前后,他们都傻了,他们发现最不懂上下尊卑的居然是他们,

肖乐天是岛津家主都要低头的东海肖丞相,是天皇都啧啧称叹的西学大宗师,那么他的亲兵卫队,按照日本阶级划分來代入,恐怕只能说是天皇卫队还有德川家直属武士这两种身份可算划等号,

而这两个阶级都已经是武士阶层的顶端了,根本就不是岛津家这群上士能够折辱的,想明白的岛津武士们酒全都醒了,一个个惊恐的看着拔刀队所组成的淡蓝色军装方阵,还有港口里那艘罗马号风帆护卫舰,

枪声已经惊动了局城里的贵人们,很快桦山栗源带领的骑兵队就冲出來了,一看长街上的架势顿时勃然大怒,

“八嘎,八嘎,这些混蛋怎么敢和丞相卫队发生冲突,把他们抓起來关入地牢……为首的要砍头示众……”一群足轻从骑兵队后冲了过來,带着绳索就开始捆人,

野平太走到桦山栗源的身边忧心忡忡的说道“家老大人,现在不是着急惩罚他们的时候,现在丞相大人必须要转移,大人來日本的消息已经泄密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正说话呢,从天守阁又传來一阵密集的马蹄声,打头的正是肖乐天“拔刀队全体集合,立正,敬礼,”长接上轰的一声,整齐的军力看的日本人一个个眼角都抽抽了,

肖乐天冲过去对这两个干儿子就是两鞭子,啪啪打的脸上都出血筋了“混蛋,我让你们轮班休假,就是可怜你们好久沒有回国了,想让你们放松一下,可是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军事机密沒有保住,还和友军发生冲突……我真的想把你们都吊死在这里,”

“你们的钱很多吗,丝绸和服,装着银币招摇过市,低调一点你们会死吗,忘记你们过去的本分了,有钱就要翘尾巴吗,”

兵太郎有点不情愿的说道“中国不是有句谚语,叫富贵不回乡如锦衣夜行吗,”

“什么,”肖乐天大吼一声“混蛋你再多说一句,我抽死你,”肖乐天上去一通鞭子打的干儿子兵太郎抱头鼠窜,

这时候就该日本人出面了,岛津家主冲过來拦住肖乐天九十度鞠躬说道“丞相大人,这件事错在我们岛津家,是我御下不严,我愿意接受丞相的处罚……來人啊,用鞭子抽我,一定要让丞相大人消气,”

这时候那些闹事的武士也看明白了,不死几个挑头的今天恐怕连家主都过不了关,现在岛津家的商业命脉就在琉球人手里攥着,肖乐天已经遏住了南日本的经济大动脉,

几十名武士跪在肖乐天的面前大吼道“是我们冲撞了大人的武士,我们愿意用生命和鲜血去赎罪,我们剖腹……请丞相息怒,”这群日本疯子真够狠啊,杀别人下得去手,杀自己一样也能下得去手,

锋利的肋差拔了出來,撕开和服露出肚子就往里面刺,肖乐天可不想把冲突搞大“住手,所有人都住手,龙爷拦住他们……”

肖乐天身后飞出数道身影,刺、挑、钩、滑……手中兵器甚至鹰爪直接夺走了武士手中的肋差,看的人眼花缭乱,

这些都是龙爷从大江南北广撒英雄帖请來的高手,当初为了请他们可是沒少费力,不过最后等肖乐天狂胜欧罗巴,甚至攻占北京城太和殿阅兵之后,这群假清高的绿林高手们都疯了,也不要条件了一群群的來投靠东海肖丞相,

说实话满清对汉人绿林人士一直都不怎么待见,在政治上都是压制和清洗,要不怎么清朝一直会党林立呢,这些武林人士得不到政治晋升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现在肖乐天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他们怎么能不珍惜,

高手出手自然是快的,但是也有下手更快的武士,四名上士肚子已经被挑破了,鲜血流了一地其中一个伤口深的甚至看见了肠子,

肖乐天气的都用日语骂人了“巴嘎,巴嘎……为什么如此愚蠢,为什么不留着有用之身在战场上战死,”

肖乐天扭头对岛津忠义说道“这些犯错的武士由我來惩罚可不可以,”

“谨遵丞相令,一切都听您的安排,”岛津家主鞠躬致意,

肖乐天走到其中那个伤口最深的武者面前,看样子这家伙还是个小首领的样子,肖乐天冷冷的看着他,也不回头直接问道“这伤口死不了吧,”身后龙爷摇了摇头“沒伤到肠道应该死不了……”

“那就好……”话音未落肖乐天左右开弓扇了对方十个大嘴巴子,最后自己的手都抽肿了,

“巴嘎,知耻后勇你懂不懂,犯错了不知道去弥补,选择死亡就是逃避,你是胆小鬼,你是懦夫,”

被打蒙了的武者脸顿时通红了起來,剖腹是日本武士最崇高的洗刷耻辱的方式,现在居然被肖乐天骂成了胆小鬼,他怎么能服气,

“我不是胆小鬼,我是岛津家最勇敢的武士,我参加过长州之战,我无数次冲在最前面,我是岛津猛,我的血管里有岛津家的血液……”

肖乐天一听就乐了“哦,还是岛津家的普代武士,还是同族的武士……可是身份证明不了什么,你们依然愚蠢,”

“我为什么要秘密來鹿儿岛,我为什么让拔刀队易容后再上岸,如不不是有天大的干系,我岂能如此小心,我东海肖乐天怕过谁,”

“可是就是因为你们的愚蠢,让我的新军暴露了,让我暴露了,德川家可以轻而易举的猜到我來的目的,我们的战略麻痹策略已经暴露了,敌人就会增加对抗我们力量,未來你知道我们会多死多少人吗,”

肖乐天冷笑的说道“犯了如此大的错误,却选择死亡逃避,而不是去战场上赎罪,也不想如何去弥补,我就纳闷了,这叫什么狗屁的勇气,我可以断言,如果你们日本武士道不抛弃这种愚蠢的暴力行为,那么你们以后的下场就是失败……”

“就算让你们短暂的胜利,之后迎接你们的依然是惨白,是大败,”

肖乐天的吼声震惊了在场所有的人,他们顿时一愣心中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涌现了,肖丞相说的沒有错啊,犯错了应该去弥补啊,为什么要选择去死呢,但是日本几千年來不就这个传统吗,谁也沒说这样是错误的啊,

无数武士嘴里喃喃自语“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应该怎么做……”

肖乐天长叹一声“今天所有参与斗殴的武士,全部编成决死队,未來发生战争最危险的战役由这些人來负责,战场上杀死三名敌人可也赎罪,领头闹事的必须杀死十名敌人才可以赎罪……”

“留着你们的有用之身好好效力去吧……”

用敌人的血去给自己赎罪,这个办法真的好强大仔细想想还真有几分道理,自己死了错误还得别人弥补,现在让他们去战场杀敌那不是老本行吗,武士们难道还怕杀人吗,

决死队这种东西在一般人眼里是恐怖无比的送死代名词,可是在以杀戮为己任的武士心中,那就是立功升职的捷径啊,为了提升身份别说是惩罚他们了,就算不惩罚最危险的战役他们也得抢啊,

这么看來肖乐天根本就不是惩罚他们而是在变相的给他们送机会啊,这下所有武士都服气了,他们跪在地上额头拜服在地嘴里整齐的吼道“哈伊……谨遵丞相令,”

一场危机就此解除,不过紧随其后肖乐天的问題让在场的气氛又凝重了起來,

心净大乱谈:不害臊的心净又跳出來了,说几句題外话就算作者和读者之间的沟通了,

其实很多人都把小说当成了冰棍、可乐、棒棒糖……他们觉得小说就是一种工业流水线上的产品,花钱或者不花钱享受了,然后垃圾一丢,谁会在乎商品背后的人和事呢,

这种观念是不对的,小说并不是流水线上下來的工业品,他不是冰冷沒有感情的,每一本书其实都是作者和书友们情感沟通的纽带和桥梁,

看大清隐龙你有沒有鼻子一酸想要流泪的感觉,看到受到欺辱的中国人你会不会义愤填膺充满仇恨,数次血战你有沒有被那些喊着必死口号而一往无前的战士们所感动,

如果有,说明你我的心灵是相同的,我们拥有共同的价值观,我们心中都有同样的一个梦,我们并不麻木,我们的血依然在沸腾,

这种想要燃烧自己的感觉难道是工业品能够给予的,您真的以为小说跟工业品一样就算丢弃了也不可惜,反正早晚都能得到新的,

错了,大错特错,小说就是小说,大家弄死一本就是死了一本,一个世界将要消失,再也沒谁能够弥补了,尤其是《大清隐龙》这样的个性文,您去网文圈满世界找去,相同的真不多,

为了让这本书走的更远,为了不辜负您们自己心中的那点热血和激动,就不应该做点什么吗,还要继续麻木下去吗,

想要支持《星际猎国》想要支持心净,其实很简单,先加群一起聊聊剧情,比什么都强,

书友群:116253076

另外从今天开始,书中的加注正式改名为‘心净大乱谈’很有意思的名字吧,心净会不定期的跳出來,跟大家侃大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