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 小皇帝要自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责任……我的责任……这是我的责任,”深夜里同治帝在床榻上來回翻烧饼,嘴里喃喃自语的全是这句话,今天恩养众的宣誓仪式让他无比的震撼,

“为什么从來沒有人跟我说过这些话,母后教给我的永远都是如何去平衡朝局,如何把黑锅架到敌对派系上面去,在她的嘴里皇帝是永远不会错的,错的只是大臣和百姓……”

“真的是这样吗,皇爷爷沒有打过英国人,才有了第一次鸦片战争……是的,师傅就愿意用这个名词去取代中英战争……随后我的父皇也败在了英法联军的手里,这些难道都是臣子的错,”

“皇帝把责任推卸给军机大臣,军机大臣推卸给统兵的大将,然后大将再推卸给文官,文官再推卸给武将,最后推來推去就推到小兵和草民头上了……”

“打了败仗就是将士们不用命,草民百姓愚昧从贼,麻木不仁,为什么沒人告诉我,将士们为什么不用命,而草民百姓又为什么麻木不仁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从师父的身上总能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事情,听到完全不一样的道理,究竟哪个才是帝王应该学的东西,”

皇族子弟尤其是皇帝,他们所要承受的东西太多太多,十岁的孩子就要分析这些连大人都无法弄懂的深奥道理,可是沒有办法这就是他们的宿命,

自古君王多多少少都有点精神疾病或者怪癖,原因无它就是因为皇帝这个职业实在是太变态了,

小皇帝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很快就惊动了外面伺候的二毛和另外几个小太监,他们走进屋里低声说道“陛下还沒有睡,是不是不舒服啊,要不要让首里城传太医呢,”

“沒事,不用了,你们越在乎我,我身份暴露的也就越快,我还想多体会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呢……”

二毛知道小皇帝心里有事儿,他挥手让其他那几个小太监退下了,相当于半奴半友的二毛坐在了同治帝的身边,

“二毛啊,你说到底是丞相说的对呢,还是我母后和紫禁城里师傅们说道对呢,”二毛轻声的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來,

听完了同治帝的心声,二毛这才知道今天首里炮台宣誓结束后,同治帝一直闷闷不乐就连首里城的宴会也都是无精打采的,

不过二毛也沒法回答这个问題,这个问題实在是太深了,不过在二毛的心中义父所说的一定都是全对,

“陛下的问題我沒法回答,但是丞相很久以前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但凡开国的帝王都是有大气魄大担当的英主,他们可能不是很多谋但是很善断……”

“谋略这种东西要看天分,要看学习,可是善断这件事就是看君主的性格了,自古以來谁做决定谁就要有担当,成功了分走最大的红利,失败了也要承担最多的责任……”

“就好比国朝十三副铠甲起兵,南征北战多年其实都是英主在背着责任去下命令,去做决断,成了就是一国,败了当然就是身死族灭了,”

“可是随着开国英主的逝去,后代守成的君王就渐渐的变了,家大业大总是去做大的决断赢了皆大欢喜但是一旦败了,那可就是万劫不复了……所以说守成的君主很少有承担责任的,他们更多的是利用计谋,利用帝王心术去平衡朝局,喜欢提前造势用各种小手段逼迫朝堂做出附和他心意的政令……”

二毛耸了耸肩“最后丞相还说了,当一个王朝老去的时候,朝廷内各个势力已经盘根错节尾大不掉,就算皇帝也不敢独断专行了,这时候他就连造势都沒法造,小聪明也沒法耍……”

“最后只能沦落到用大义名分來挑拨朝廷内各个派系之间的内斗,只有臣子们斗的你死我活,皇权才能继续苟延残喘……”

“陛下啊,您究竟想当什么样的皇帝,一方面看您自己的意愿,而另一方面也要看朝廷的局势,这可不是你不睡觉就能解决的问題……您还是早早休息吧,”

二毛也不知道自己这番话能不能劝说小皇帝,但是他已经尽力了,人的思想光靠别人劝是不行的,还是得自己顿悟,

当二毛离开房间的时候,床上的同治帝还在不停的喃喃低语“开创、守成、沒落……大清到底现在算守成还是沒落啊……”

“责任……责任……责任啊……”带着一肚皮疑惑小皇帝终于睡着了,

……

远方的海浪声隐隐传來,天空中海鸥的鸣叫惊醒了熟睡的同治帝,当他睁开眼之后窗外已经是一轮红日扑面而來,

同治帝身穿丝绸睡衣,推开窗子看着红日东升,听着丞相府外新军换岗的口令声,他不由自主的就念起了昨天刚刚学会的《少年中国说》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稚嫩的声音中充满了自信,背诵中小皇帝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升华了,回想昨夜的纠结,回想二毛复述的师傅之言,他突然顿悟了,

我这是怎么了,我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啊,我为什么会一身的暮气沉沉,如果大清连我都不能振作了,那么这个朝廷还有救吗,

责任啊,这是我的责任,丞相说的对,从今以后我只能用手指我自己的心,帝国的责任在我的肩上,而不再别人,

我不会再埋怨父辈们的失败,也不会迁怒群臣的贪腐和无能,更不会指责百姓们的麻木,想要改变这个国家那就从我开始做起,

“改变,就要从我开始……责任,就要从我开始担当……”

“师傅……这是我的责任,我也有属于我的责任……”

当天早上,陪同小皇帝的四侍卫、四太监都惊呆了,这些紫禁城精挑细选出來的侍卫和太监,看着一反常态的陛下一个个跪倒在地上痛苦流涕,

四名侍卫分别是马铭、敦诚、柏敏、关禄,他们都是老祖宗亲自**过的,而且都是满人对皇帝无比忠诚,而且身上功夫还非常棒,

四名太监分别是二毛、满顺、大四喜、小四喜,都是紫禁城里精挑细选的细心的人,他们的身家性命都绑在了小皇帝身上,

小皇帝真的是疯了,他居然自己亲自穿衣服了,虽然动作很笨拙扣子也总是扣错,但是他死活不让别人插手,

“走开……从今天开始我的生活自己料理,我自己穿鞋传衣服,我自己洗澡,我出恭也不许你们给我擦屁股,我洗澡也不需要你们陪着伺候……”

“我要当一个独立的人,我不要当废物,我如果连我自己的生活责任都担当不起來,你们说我还能干什么,我还能肩负这个帝国吗……走开走开,别耽误我洗脸刷牙,”

四侍卫和四太监中间出了二毛表情平静一脸无所谓之外,其他的人都疯了“陛下啊,您这是要抛弃我们吗,您是天子,怎么能操持这种下贱的事呢,让我來……让奴才來,”

侍卫和太监从地上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帮小皇帝系扣子还拿毛巾帮皇帝擦脸,同治帝气的抬脚就踹,可是他那小力气怎么是老祖宗训练出來的侍卫的对手,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让我自己來,”

“哎呀我的陛下啊,您就安稳的坐着吧,奴才伺候您还不行吗……”

一片混乱吵闹个不停,弄的小院外站岗的士兵都竖起耳朵倾听,就在这时候肖乐天铁青着脸走了过來,哨兵吓的赶紧聚精会神的站岗,

“够了,都给我住手……大早上的闹什么呢,”肖乐天一声大吼厢房里顿时一片死寂,太监和侍卫不敢饶舌赶紧松开小皇帝站到了两边,

肖乐天大体也猜到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冷冷的对同治帝说“想自立了,想学着承担责任了,嗯,不错是个男子汉的样子,但是我且问你,你能坚持多久呢,”

小皇帝一边解开系错了的扣子,一边涨红脸说道“师傅不要小瞧人,我说了要自立就会坚持到底,不仅如此我还想去恩养众里的寄宿学校里面住一段时间呢,我也想跟刘岸辰、邱威他们一样,独立的生活,

肖乐天气的鼻子都歪了,这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他们都是恩养众都是沒法子了才独立生活的,你一个十岁的孩子凑什么热闹,

肖乐天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你要想好了,那些孤儿很多都是南方來的,都是天国遗孤,要是知道你的身份了,小心他们找你报仇,”

同治帝眼睛一下就亮了“啊,真的……”瞧他那个眼神就知道了,肖乐天的威胁一点作用都沒起,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享福非要受罪去,那师傅就成全你,马上吃早饭回头龙爷送你去留学生训练营,哪里正在进行军事训练,我让你也知道知道什么叫受罪……”

心净大乱谈:推荐一下书友群,气氛很和谐,群友很真诚,大家一起聊聊历史,聊聊剧情感觉还是很爽的,沒有加群的抓紧了11625307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