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 载淳的军训/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治小皇帝的第一次军训是在侍卫和太监们的哭声中开始的,除了二毛能理解小皇帝和肖乐天的行为之外,剩下的七名贴身侍卫太监完全不理解军训有什么用,他们更因为皇帝的这种行为而感到惶恐,

天子天子,天之骄子,老天爷的儿子怎么能从事这样的贱业,大太阳地下一站就是半个时辰,这叫军训,向左转、向右转这就有意义,走路走整齐了就能打胜仗,

还有那个嘴里喷吐白沫冲新兵的大吼的军官,你丫的要是敢冲皇帝吼一句我们就敢拆了你的骨头,

四侍卫绝对是紫禁城里的顶尖高手,在琉球除了龙爷之外恐怕沒有谁是他们的对手,想拆了岛津大郎那一身骨头还是很简单的,

可是他们四个不敢,不仅是龙爷的威名镇住了他们,更因为新军那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军队让他们心生恐惧,

这是火器碾压冷兵器的时代,不冲别的就冲广渠门内一战还有太和殿前的一场演武,新军强大的战斗力就已经让这些冷兵器时代的武者胆寒了,

在加上小皇帝对他们狠厉的眼神,更让四人不敢轻举妄动,

“二毛总管,我求求您了,放了贵人吧,贵人可不能这么晒下去了,会中暑的……”满顺、大四喜、小四喜跪在二毛总管的面前苦苦哀求,他们离开了紫禁城现在唯一能够仰仗的救是二毛了,

但是二毛不为所动只是摇头叹息说道“慎言,一定要慎言,贵人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们又有什么办法,还有咱们四个以后少在贵人前后出现,身份太敏感容易暴露的,在丞相沒有安排好贵人的游学计划之前,不能提前泄露身份,

二毛是太监主管,可不是侍卫主管,四名侍卫领头的马铭瓮声瓮气的对二毛说道“贵人是來游学的,不是出大力流臭汗的,如果累出个意外出來,谁來负责,你要是再不敢,我们就敢抢人,”

看着汗流浃背正在站军姿的小皇帝,马铭心态的直突突,

“管,谁敢管,谁來管……陛下既然已经下了旨意了,我们要做的就是遵命,你敢抢人,只要你功夫能够高过老祖宗,您就试试看……”

一句话塞的四名侍卫哑口无言,人在矮檐下啊,这话真不是说说的,新军军训场里戒备森严就跟个监狱一样,高高的围墙上竖着密密麻麻的碎玻璃和铁丝网,三脚架搭起的巡逻通道上,荷枪实弹的新军士兵正來回穿梭巡逻,

四侍卫知道,只要他们敢乱动一点点,墙头上的火枪就能把他们几个打成筛子,

就在这时候军训队列里噗通一声,定睛一看是一名士兵已经累脱力了,软绵绵的栽倒在地,可是周围的士兵沒一个敢搀扶,沒有军令谁都不敢乱动,

摔倒的是一名十四五岁样子的恩养众,就在同治帝身边的方队中,剧烈小皇帝很近很近,同治帝一看下意识的就跑了过去,把昏倒的少年扶了起來,

“同福……谁让你出列的,沒有命令擅自离队,罚你绕场跑三圈……马上离开,”

“我……我这是要救人啊,”小皇帝不解的问道,

这时候两名军医官跑了过來,抬着昏倒的孩子走到二毛他们身边“让让……一群不军训的怎么还抢起阴凉地了,这是体弱者休息的地方……”

岛津大郎是小皇帝方阵的负责教官,日本人对军令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恭顺,在他们的眼里,丞相制定的训练条例就是圣旨,就不可以有丝毫的违抗,

“同福,质疑教官的命令,就是质疑军令……现在跑四圈,马上去跑,”吼声中小皇帝委屈的眼泪都掉下來了,这下四侍卫可不干了,大吼一声就要冲上去,

新军早就盯着这几个奇怪的人了,谁都不知道丞相为什么会允许这么几个怪人在这里捣乱,现在一看有人还要造反,哗啦一声一拥而上,明晃晃的刺刀把四侍卫给围了起來,

“冲击训练场,死罪,马上退后,退回去……”士兵们大吼道,

小皇帝含着热泪想想进门前对师傅的保证,扭头对四侍卫吼道“滚回去,不用你们管我,”说完扭头就去跑圈,瘦弱的小皇帝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啊,一边跑一边掉眼泪,

马铭他们几名侍卫退了回去,忠心护主的他们跪在地上泣不成声,那三名太监更是哽咽到要死,

岛津大郎操着古怪腔调的中文在军训队伍中大声吼叫,其实也是给小皇帝听的“我不管你们都是什么身份,只要进入训练场你们就是一个兵,当兵就要有个兵样子,不愿意干可以走,沒人留你们……”

“新军一场场胜利,依靠的秘诀是什么,不仅仅是洋枪洋炮犀利,更关键的还我们严守军令……不要学那些腐朽的八旗、绿营兵,冲锋还要赏银子,不给钱就不打仗了吗,”

“在我们新军,只要命令下达,哪怕刀身火海,哪怕敌众我寡,我们都要一往无前的冲锋,冲锋,冲锋……战死也要胸口中弹,我们新军沒有孬种也沒有胆小鬼,”

“为什么要军训,我再重复一遍,军训就是让你们从老百姓中脱离出來,就是让你们养成对纪律的无条件执行,铁血大棒能够让普鲁士逆袭,那么我们丞相的新军怎么就不能,想知道如何横扫欧罗巴,就要从军训开始……”

“都听明白了吗,”岛津大郎吼声如雷,

“听明白了,”训练场上一片雷动,这时候就连小皇帝也吼了起來,

历史记载中同治皇帝是很瘦弱的,这一点在故宫流出的同治帝画像就能看出來,小皇帝体质非常不好,在加上小皇帝现在才十岁,跑四圈对他來说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同治帝双腿跟灌了铅一样,才跑一圈就已经是挣命了,他的胸口呼哧呼哧跟风箱一样,喉咙里火辣辣的疼,每一次呼吸都是一种惩罚,

小皇帝这哪里是跑啊,这简直就是老太太在跳舞,可是整个训练场上沒有任何一个人笑话他,因为十一岁的同治真的是训练场上年龄最小,

军姿已经站完了,所有训练的恩养众和新兵们坐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小孩子在绕圈跑,这个叫‘同福’的孩子还真有几分倔强,脸都白了还在坚持,

四侍卫和四太监被新军控制在墙角,这回就连二毛也跪下了,眼泪夺眶而出,而其他那几个干脆就要哭晕过去了,

远处训练场的小楼内,肖乐天目光负责的盯着同治帝“还真是一个拧脾气,前世你亲政后就要重修圆明园,大臣不同意你就敢耍脾气,天天出宫去花街柳巷,就连慈禧那个强硬的女人都管不了你……你这倔强看了跟你母亲一样,”

“很好,倔强的人只要把脾气用在正地方,那就一定能办成大事业,这次军训就当是你游学中的第一次锤炼吧……”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起头,休息的恩养众里面突然有人吼了起來“同福加油,坚持就是胜利……”

紧接着整个训练场都喊了起來“加油,坚持下去……”加油这个口号在十九世纪是沒有的,这完全还肖乐天带來的恶趣味,本來是石油工业发展起來之后的口语,却被他提前了一百多年,

训练场上两百多人,他们喊着整齐的口号在给小皇帝加油“加油,坚持,胜利,”紧接着是有节奏的拍掌声,

岛津大郎也厉声的吼道“一往无前,向前跑,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培养胜利的感觉,挑战自己让自己品尝到第一次胜利,然后记住这个感觉,记住这个让人上瘾的胜利感觉,”

“只要你挑战成功第一次,你就会有第二次的成功,”

人真是一个奇妙的生物,他们身体内的潜力大的超乎想象,小皇帝在惊天动地的加油声中,居然挺过來了,跑过长跑的人都知道,长跑中有一个极限点,只要你突破过去,身体也就感觉不到有多累了,

同治帝听着山呼海啸的加油鼓励声,听着轰轰的有节奏的拍掌声,他终于突破了身体的极限,此刻的他轻飘飘的就好像在云端漫步一样,

一圈、两圈、三圈,直到第四圈跑完他都不知道已经完成了惩罚,还想跑第五圈呢,岛津大郎赶紧冲上去,拉住他,

“够了,已经够四圈了……不要停下來,快步走走,让呼吸平缓之后再休息……”

等到小皇帝回到训练队之后,挑着大拇哥的战友们一拥而上把他抛到空中再接住,然后再抛起來,

半空中的小皇帝笑的眼泪都流出來了,他这是第一次感受到成功的滋味和集体的魅力,

肖乐天放下帘子回头对龙爷说道“你们练武的人不是有什么食疗的配方吗,去给载淳配点,这孩子已经让紫禁城里的人给养废了,既然交到我的手里那就得给补补阳气,”

上午的训练很快就结束了,突破了心理障碍的同治帝很快就融入了集体当中,而岛津大郎也很通情达理的沒有增加训练量,到十一点多就宣布开饭了,

同治帝真沒见过二三百人集体就餐的壮观场面,所有方阵排着整齐的队伍向饭堂走去,一路上士兵们还等唱军歌,

“我上山是虎,我下海是龙,我在人间是堂堂的大英雄,我挥手起雨,我舞动生风,看我东方升腾的中国龙,经过多少雷雨,迎过多少风,经过千场冰霜,我度过万个冬,何惧风,何惧雨,何惧山摇地动若我一震腾空,其势可吞长虹……”

小皇帝压根就不会这首军歌,可是他也被这激昂的歌声所感染,张着嘴扯着脖子吼,甭管跑调不跑调,反正唱的那叫一个开心,

最后得到进入饭堂后,小皇帝的眼睛就更不够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