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 四侍卫的野望/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治帝心中的野心种子是肖乐天亲手种下的,他怎么可能猜不到这个小屁孩的心思,从他决定要加入军训,肖乐天就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了,

皇权天然的就亲近军权,这是几千年來无数血淋淋实例所证明过的,别看小皇帝年龄小但是他对几千年來的政变史可是相当的清楚,

再加上新军光彩夺目的在世人面前的表演,这些都深深的刺激了小皇帝,想要一只属于自己军队的梦想愈发不可收拾了,

肖乐天摇了摇头“载淳啊,你想要一直属于自己的亲军,我能够理解,但是你想过沒有一直军队最需要的是什么,那些准备工作你都做好了吗,”

“练兵之法我可以好不藏私的全都传授给你们,但是练兵的经费呢,一支西式军队完全是一支吞金怪兽,先不说那些洋枪和子弹了,就新军那一身辅助装备就得多少钱,”

“不要小看那一顶顶的漆皮大檐帽,沒有他们士兵在暴雨中就睁不开眼睛,还有那条交叉在胸前的纯牛皮手工武装带,沒有这东西士兵就沒法进行有效的长途行军……”

“还有每双价值两个银币的水牛皮军靴,当初在廊坊大战的时候,李鸿章的兵也吃了沒有好靴子的亏了,烂泥地里高帮军靴可以很好的保护住士兵的脚,而且还能增加脚掌的着力面积,这样更容易让腰部发力……”

“在刺杀战斗中,力量使用更顺畅的一方总是占便宜的,而李鸿章的淮军呢,还穿着布鞋和草鞋,踩着烂泥中就陷了进去,大战过后我我们的军事观察员足足发现了上千只遗落的布鞋和草鞋,你说这样的装备能打仗,”

肖乐天墙上摘下自己手枪套,从左轮里面卸下一枚黄铜弹壳子弹“载淳啊,这种子弹叫做定装弹,纯铜的弹壳,火药被包裹在弹壳里,不怕水也不用繁琐的装弹程序,极大的提高了火枪的射速……“

“用这种子弹,我方已经开了三四枪,而对方却连一枪都沒打出去,你说输赢胜负怎么算,可是这种子弹咱们亚洲沒有任何一家兵工厂可以制造,我都是高价去和普鲁士、美国购买,一枚手枪子弹就要两枚铜钱的成本啊,”

肖乐天摸了摸小皇帝的头“就算咱们将來有了属于自己的兵工厂,能够自己生产弹药,那也是个烧钱的大窟窿啊,用黄铜生产子弹多奢侈啊,大清现在铸造铜钱的铜还不够呢,你舍得用铜來加工子弹,”

同治帝顿时傻眼了,他沒想到武装一支新式军队需要的钱会这么多,他还以为跟朝堂上说的一样呢,拨出几十万两白银就能组成一支军队了,

肖乐天的打击还沒有完呢,他对同治帝说“金钱只是所有难題的一部分,还有你军队的军魂呢,你想好了沒有,还跟过去八旗、绿营一样靠赏赐去打仗,不给银子就不冲锋,那样的军队你要他有什么用,”

“沒有灵魂的军队,只不过是一把双刃剑,就算你是创始人你可以轻松的指挥这支军队,可是你的继任者呢,他们还能有效的指挥吗,沒有军魂的军队,早晚会成为金钱和权利的奴隶……”

同治帝被肖乐天给打击的直翻白眼,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就算再逆天也搞不懂这些深奥的知识啊“那怎么办,师傅你教教我……“

“哈哈,这可沒法教,你们满人究竟要走什么样的路,未來将要去何方得你们自己做决定,我说了也沒人听啊……算了,你不要想那么多,你开头也不会有太多军队的,你先把你的那四个侍卫给连出來,回头从京城再带一百信得过的嫡系就行了……”

“四侍卫经过军训当个排长还是够格的,一个排三个班三十人,四个排正好一个连一百二十人,这些人师傅我先花钱帮你养着,让他们陪着你一起成长估计等你游学几年归來之后,这一百二十人最少能扩充成一两个师……”

“手里有两万多精锐,你也就有底气了,而且游学这几年你就好好的想想这些问題吧,等你找到答案了,军队的养成其实并不难……”

同治帝带着一肚子疑惑回去睡觉了,当他把丞相编制的美梦跟四侍卫一说,马铭、墩诚、柏敏、关禄四人眼睛都贼亮了起來,

“陛下大喜啊,如果陛下真的有两万强军在手,再加上大义名分和丞相在大海上的奥援,您妥妥的就能把持住朝政啊,盛世终于來了,终于來了……”

从这一天开始,四侍卫对军训再也沒有了丝毫的抵触,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拿到第一,争取进入军事院校争取进入军官培训营,

皇上的亲军啊,他们四个绝对是新军的顶头上司,未來大清的军政沒准就把持在他们四个人的手中,

所有训练都加一倍,本來他们就是老祖宗训练出來的侍卫,身上功夫都好得很,只要一拼命那训练成绩惊艳的让教官的侧目了,

五十公斤的巨木扛着折返跑,就连教官也只能做十二个來回,这四个牲口居然能做五十个,

还有俯卧撑,一般士兵二百多个也就是极限了,着四个牲口居然能做五百个,还有持枪站立训练,别人枪口上吊五公斤重物,他们四个居然吊二十公斤手臂还不來打颤的,

所有人都服气了,而这四名侍卫也渐渐的融入到集体的生活中去,眼中的隔阂渐渐的消失了,那些他们一直瞧不起的大头兵们,在漫长的训练中变得越來越熟悉了起來,

大家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开荤笑话,甚至一起给教官起外号,那一刻他们甚至忘记了自己满人的身份,他们已经和新军融为一体了,

……

这天中午,训练营里供应的是猪蹄髈,一人一只软糯的猪蹄髈吃的所有人满嘴流油,饭后大家喝着果汁凑在一起吹牛聊天打发休息的时间,

“你们不懂,要说玩文玩核桃,那就得说是矮桩狮子头,狮子头里还分苹果园、四座楼等等品种……而且乾隆爷当年也爱玩核桃,每次在御花园里散步手里都搓一对,我在内务府看见过,珍藏的漂亮极了……”

“你说什么,值多少钱,哎呦我的兄弟啊,那是皇上玩过的,无价之宝懂不懂……就算陛下玩一对歪的,那也是宝贝……”

“等等,你说有什么用,哎呦我就沒法跟你侃了,玩儿……知道什么是玩儿吗,有钱人就将就这个,要你说文人写字画画能有什么用,我也看不出什么好的來……”

四九城里的八旗爷儿们就爱侃大山,四侍卫也不例外,每当训练休息的时候总听他们四个讲故事了,跟群口相声一样真解闷儿,

北京城的好吃的,好玩的,甚至紫禁城里的鬼故事,这说的吐沫横飞,听得周围人如痴如醉,新军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那见过这么能侃的人啊,

就在大家听的愣神之时,突然一阵刺耳的集结号吹响了,所有新军一愣紧接着全都跳了出來沒命的往广场上跑,

集结号就是军令,三分钟不集合完毕那就等着吃小灶吧,

“所有训练新兵集合……打开营门……西面的南山树林出现敌人,正在攻击丞相的客人……速速援救,”

“敌人距离我们最近,我们新军训练营就要抢这个头功……这不是演习……我再重复一遍这不是演习……”

所有人都疯了,他们沒想到打退了法国人的琉球居然还有敌人敢造次,训练营中五百新兵很快就冲出营门向着南山树林漫山遍野的冲去,

新兵营就设立在南山山麓,这里西面千米外就是大海,这时候一艘小型的西洋飞剪船正遭到三艘中国式硬帆船的进攻,

袭击看样子是突然发起的,因为硬帆船拼速度根本就不是飞剪船的对手,而现在硬帆船上的海盗已经彻底的攻占了飞剪船,

到处都是枪声和喊杀声,飞剪船靠近海岸的一侧海水中无数洋人正在拼命的向岸边游泳,再他们身后是数倍的海盗再追击,

“好大的胆子,海盗居然敢來琉球造次,兄弟们给我上……”今天正赶上项英和林震带着巡逻艇巡视那霸港湾,看见海盗居然敢在丞相的势力范围做买卖,气的火冒三丈直接下达了诛杀令,

枪声炮声隆隆,海面上殷红一片,数不清的海盗被打死,但是还是有一百多海盗冲上了海岸,冲进了南山丛林中,

马铭等四侍卫现在也紧张的一脑门子汗,山林中响起的枪声非常密集,看样子装备的是新军那种连发火枪,可是看看自己这边都是军训的新兵,手里连把大刀片子都沒有,这还怎么打,

四人一路跑,一路搜集一些尖利的石子,看來此刻只能靠他们身上的功夫了,

密林中光线非常暗淡,一路搜索过去惊动了数不清的动物飞鸟,过了十多分钟,马铭他们第一个发现了战果,他们的对面跑來两名惊恐的洋人,

“救救我……我们是丞相的朋友……我们來自欧洲……”怪腔怪调的中文证明了他们的身份,马铭几个赶紧跑过去护住了两名洋人,

“发生什么事情了,谁在追杀你们……”关禄大声的吼道,

“我们是诺贝尔公司的……诺比尔先生遭到了海盗的袭击……快去救他,”

马铭他们的军训教官不是别人,正是远征过欧罗巴的赵一刀,他一听诺贝尔这个熟悉的名字急的直拍大腿,

“坏了,坏了,这下坏了,这真的是丞相的贵宾啊,新兵营冲锋,就算丢掉性命也要救下诺贝尔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