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 赐枪仪式/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铭、敦诚、柏敏、关禄这四名大内侍卫已经彻底傻眼了,他们沒想到在上午训练的半截,肖丞相居然带着一群文武官员专程來看望他们,

“马铭、敦诚、柏敏、关禄……向前一步走,”赵一刀的肩膀让子弹咬了一口,但是依然不耽误他中气十足的折腾这群新兵,在他的吼声中四侍卫正步向前,啪的一声军靴后跟撞在一起,发出响亮的声音,

肖乐天走到他们面前,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们四个,视线在他们的身上游走,

“嗯,不错,有点兵样子了,跟你们之前那个软趴趴的样子已经是天壤之别了……呵呵,我知道你们听了很不服气,我也知道你们都是不亚于龙爷的武功高手,但是在我的眼里,以前的你们,一样都是软趴趴的小爬虫,”

“不用怒目而视,也不用不服气,你们自己想想,就算你们的拳头再硬功夫再高,可是你们却拥有一颗自私自利的心和只知道退缩的灵魂,那你们的好功夫还有什么用,”

肖乐天在他们面前來回踱步“你们四个以前是什么样子,我就不多说了,但是昨天你们干的漂亮,我真的沒有想到当冲锋的命令下达后,你们四个居然冲到了最前面,不可思议,真的是不可思议……”

“你们为什么不要赏号银子,你们为什么沒想想自己手上什么武器都沒有,你们这种行为在四九城里,会不会就是脑子进水的典型,哈哈哈……”

肖乐天的话刺激的四侍卫火冒三丈,他们忘记了军规马铭大声的吼道“丞相大人,我不服……凭什么你如此的小瞧我们,我们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我们也有我们的尊严,敌人就在面前,我们为什么不敢战斗,你太瞧不起人了……”

看着四侍卫愤怒的眼光,肖乐天一点都沒有生气,他摇了摇头“是我瞧不起你们吗,错了,是你们以前所作所为让我瞧不起,看看你们以前在战场上的表现吧,冲锋要赏银,传令兵要赏银,敌众我寡就不打仗了,扭头就逃……一桩桩一件件那样让我看的起呢,”

“当然,你们四个肯定会不服气,但是说句诛心的话,你们所表现出的勇敢和忠诚,目的就一定纯粹吗,还不是想在贵人面前表现的好一点,然后换个封妻荫子,换一个身份地位的提升罢了……”

“你们自己想想,如果沒有好处,你们会奋不顾身的舍弃生命吗,不用给我回答,去拷问你们自己的内心吧,其实我比你们更了解满人,还有八旗里面的风俗习气……”

肖乐天的话四侍卫沒法回答,想想四九城里那慵懒的气氛,想想那些嘴上说的漂亮而心里极度自私八旗纨绔们,四侍卫的头都低了下來,

“但是……”肖乐天话锋一转“但是你们昨天干的真漂亮,确实表现出了一名好兵应有的素质,听到命令毫无怀疑,冲锋陷阵之时还能忘记心中的小我成就大我,你们居然真的把自己融入到了这个集体中,这一点我很欣慰……”

“來人,赐枪,”肖乐天一声令下,四名仪仗兵托着四个覆盖着红绸的托盘正步走了过來,肖乐天掀开红绸,露出里面四把精致的柯尔特左轮,还有黄澄澄的一大把铜壳子弹,

马铭他们四个兴奋的眼珠子红了,这就是大清国内价值千两的花旗国转子洋枪啊,顷刻间就能打出六枚子弹,只要近身设计哪怕老祖宗都难以躲避,

枪好,赐枪的仪式更好,东海肖丞相在所有新军面前赐枪,这面子足够他们四个吹一辈子了,以后回到四九城去,腰间别着丞相赐的洋枪,走到那别人不高看一眼啊,

江湖好汉一辈子求的不就是一个面子吗,更何况小皇帝还在丞相身后一个劲的挑大拇哥,角落里那几个太监还淌眼抹泪的,阴人就是受不了这种阳刚之气,

马铭他们一个个胸脯挺的多老高,任由仪仗兵往他们身上系牛皮武装带,最后肖乐天亲自把手枪插到了枪套里,

“从今开始,你们四个可以带枪训练,这是给你们的特权……永远记住昨天你们舍生忘死冲锋那一刻,永远不要忘记你们心中的那股精气神……那就是军人应该有的军魂,”

“想带出一支新式军队出來,就要给所有人换一颗心,切莫再走老路了,”

听着丞相语重心长的嘱托,环顾周围肃穆的赐枪仪式,四侍卫鼻子不由自己控制的酸了起來,

当手枪全部插到枪套之后,肖乐天后退一步大声喝道“全体都有……敬礼,”在场数百新兵,数十军官,包括肖乐天自己和同治帝,全都立正行新式军礼,就连队列后面观礼的诺比尔先生都脱帽致意,

这下四侍卫彻底控制不住了,眼泪沒出息的滚落下來,他们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紫禁城都可以随意进出,但是今天却被这个小小的赐枪仪式所感动,

在四九城里,他们只是奴才,只是朝廷鹰犬,赏赐再多贵族、官员们看他们的眼神也是不屑一顾的,只有在此刻,他们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肖乐天好像在他们的脊梁骨里砸入几根钢钉,

腰杆只要直起來了,以后再想弯也就难了,

赐枪仪式很快就结束了,在无数人艳羡的目光中,四侍卫归队又开始进行超强度的训练,载淳看着四侍卫拼命的样子心中无比的欣慰,

“练兵,练兵,接着练兵,四侍卫会变成四连长的,也会变成四营长、四师长……总有一天我会跟师傅一样,练出让洋人都退避三舍的强大军队出來,我坚信……”

小皇帝正愣神呢,突然耳边响起岛津大郎的吼声“巴嘎,仪式已经结束,为什么不归队,马上回队伍去,立刻进行训练,否则今天中午不许吃饭……去,额外加二十个俯卧撑,马上,就现在……”

“是,教官……二十个俯卧撑,马上,就是现在,”小皇帝跑到操场边上有板有眼的坐起來俯卧撑,

走到训练营门口的肖乐天用眼角余光看着小皇帝和四侍卫,目光中除了认可之外也有几分矛盾,

“也许只有这样的集体生活,才能消磨掉满人心中那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结吧,载淳你要记住今天的生活,在你身边有汉人、日本人、琉球土著甚至还有南洋而來的青年,甚至包括你的敌人天国遗孤……”

“你们在一起生活,一起训练,一起吃饭睡觉,聊天吹牛……希望你能记住他们的样子,希望你能够明白这一点,只有你们满人学会和各族平等融合在一起,你们这个大清才真正有中兴的希望……”

“任重而道远,还好你还年轻,”

离开训练营的肖乐天立刻在军部开最高级别的秘密会议,新军的高层汇聚一堂开始分析日本的局势,由于有了法国人的插手,日本的局势变得越发的复杂了,

“诸位,既然法国已经开始向日本输送军火了,那么就只能证明一点德川幕府和法国已经达成了秘密协议,法国人的势力开始向日本渗透,他们是不会让我们独霸亚洲的,现在集思广益,大家议议吧,”

听了肖乐天的开场白,屋子里顿时嗡嗡的响了起來,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面前的日本列岛地图更是爬上了十多个大脑袋,

罗火属于新军中的强硬派代表人物他第一个站了起來“丞相,这还有什么可议论的,让咱们新军直接参战,以一千新军为骨,八千日本军队为肉,有一万大军就足够横扫日本了,就算法国军队直接参战也无所谓,”

这时候海军统领蔡瑁也站了起來“沒错,现在琉球可用的战舰一共八艘,虽然比不过西洋人的强大舰队,但是对付日本海军已经沒有任何问題了,咱们的新式大炮足可以在日本战舰的射程之外击碎他们……请丞相下令,我们可以炮轰江户,甚至可以带一支奇兵攻克江户城……”

于罗火、蔡瑁的狂热呈鲜明对比的是萧何信、司马云的冷静“不不不,丞相叫咱们來共同商议,那说明丞相心中也拿不定主意,战争不仅仅光看战场,政治方面的考虑也不能丢……”

“我们新军直接参战,请问西南四藩会不会同意,第二次长州之战的胜利已经让他们有些飘飘然了,毛利家和岛津家会答应咱们新军登陆,”

“有法国人的威胁,他们为什么不同意,他们以为自己还能战胜法国人吗,”人群中不同的声音响了起來,

萧何信扭头回了一句“关键是倒幕派究竟会不会相信咱们的情报,长州之战的胜利已经让他们有些狂热了,而且他们内部权力倾轧也冒出了苗头,所有人还沒有战胜幕府,就已经开始考虑战后的利益分配了,他们会让咱们來分一杯羹,”

萧何信果然已经有了几分战略家的风采了,分析问題的高度明显和罗火他们不是一个层面,

会议室里再一次陷入胶着,人们议论纷纷开始推演各种各样的可能,而肖乐天自己则开始换位思考,

“如果我是德川庆喜,那么我一定会向敌人示弱,一步步的往后退,给自己的军队争取训练的时间……倒幕四藩虽然声势大但是并不团结,先不要说四名大藩主了,就连坂本龙马的海援会和中冈慎太郎的陆援会,都因为理念不同而吵的不可开交,”

“为了更多的权利,西南四藩不惜向自己人挥舞屠刀,别说他们忠诚于天皇,戊辰战争之后,很快就是西南战争,那些大藩主们为了利益不惜和天皇开战,这样的散沙真的能延续前世的胜利吗,”

肖乐天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