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 我要的忠诚/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來自美国的工程师很多都有在大西洋布电缆的经验,开始他们还以为必须自己提前摸水文情况呢,结果沒想到首相的准备工作会这么充分,已经提前探出了安全的铺设区域,这可太方便了,

“首相阁下,有了您这份海底水文图,我们坚信三个月之内琉球到鹿儿岛的海底电缆一定能铺设成功……”

“如果后方生产量能够供应充足的话,琉球到上海和塘沽的两条海底电缆,在今年秋冬也会布设成功,请您放心……”

肖乐天这时候笑的已经合不拢嘴了,他握着工程师的手说道“甚好,甚好,只要这三条线路铺设成功,那么我会继续投资,总有一天你们会铺设横跨整个太平洋的海底电缆,那才是真正的大工程呢,”

诺贝尔看着兴奋的肖乐天,无比感慨的说道“我为我的决定感到骄傲,您真的是一名尊重科学的亚洲领袖,我相信诺贝尔公司在东亚的投资,一定会大获成功的,”

肖乐天笑着拉着他的手说道“何止成功,以后您就会知道了,亚洲的生意将成为您这一声最明智的投资,我甚至有一个想法……”

“如果我们俩合力组建一个基金会怎么样,每年都评选出世界精英人物,比如说和平奖、物理奖、化学奖……等等,用來奖励这一年里对人类社会做出突出贡献的人才,您觉得怎么样,”

肖乐天的这个提议让诺比尔先生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尤其是和平奖这个想法更是让他心中狂喜不已,

“哦,亲爱的肖,你让我太惊讶了,我万万沒有想到你会做出这样英明的决定,这样吧,我觉得这个基金就明明为肖.诺贝尔基金怎么样,”

“咳咳咳……”肖乐天差点沒让自己的口水呛死,他实在沒想到自己的姓居然放到了诺贝尔先生的名字之前,这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了,

不过看着诺贝尔先生坚毅的目光,肖乐天知道他是认真的“哦,诺贝尔先生,这个基金会的事情,可以等咱们的合作进入轨道之后再细谈,现在首要的任务是需要您帮我们建立起一个完善的化工体系出來……”

“别的不用说,如果琉球能够生产出您最新研制的无烟火药,那么我们的合作才叫圆满成功,到那时候源源不断的利益会流入基金会,丰沛的奖金会让全世界的精英们疯狂的,”

诺贝尔紧紧的握住肖乐天的手“如您所愿,我会奉献出我的所有……”

……

就在肖乐天和诺贝尔展望未來的时候,新兵训练营中的那群恩养众也在低声的议论纷纷,

宽敞的宿舍里面摆着整齐的木质上下床,劳累了一天的新兵们已经躺下了,很多人发出低沉的鼾声已经进入梦乡,可是在房间的角落里还有一批人正在低声的聊天,

“你们说那个叫同福的孩子究竟是什么背景啊,才十一岁就能参加新兵训练,而且还带着那么几名下人,”

“就是啊,而且他还沒有剪辫子,在咱们新兵训练营里哪有留着辫子的士兵呢,真是怪异……”

“而且,你们看长期伺候的那几个人里,有四个人气质非常的古怪,我甚至怀疑他们不是男人,”

这句话让很多人产生了兴趣,这几个偷偷聊天的正是邱威、刘岸辰、姜宇恒、颜兴……那几个即将留学欧洲的恩养众,

他们早就看着同福有点诡异了,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猜测只不过谁都不敢说出來罢了,

刘岸辰平躺在床铺上低声说道“怎么越看越象四九城里的太监啊,”

几个小兄弟都不说话了,好半天邱威才谨慎的说道“我家住在北京城里,在我登上海船來琉球的时候,曾经有老乡偷偷告诉我一个秘密……”

“听说同治帝认丞相为师了,而且还有谣言说皇帝要跟着丞相一起游学……你们说这个同福,会不会……”

“噤声,还睡不睡了,这是你们应该讨论的事情吗,”就在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们耳边响起,抬头一看居然是教官岛津大郎,

这名日本教官脸都白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來,冲着他们几个吹胡子瞪眼的,

几名恩养众二话不说被子蒙头赶紧睡觉,谁都不敢开口了,而岛津大郎走出宿舍,抬头看了看夜空中的繁星,心中七上八下的直打鼓,

丞相沒有对琉球军民透露同福的真实身份,但是却无法阻止流言的扩散,同治小皇帝跟随丞相游学的消息已经偷偷的扩散开來,真正新军的高层已经都知道这个秘密了,

大陆文明的皇帝,在日本人的心中地位还是要高于天皇的,虽然他们嘴里不承认但是潜意识里这种观念并沒有改变,

岛津大郎一想到自己曾经对中原皇帝呼來喝去,甚至惩罚他,自己心脏就噗通噗通的狂跳,他膝盖都软了甚至想跪在地上向同治帝请罪,

“不不不……丞相根本就沒有宣布,那么我就当一切事情都沒有发生,我是新军的军官,在我的眼里军令大如天,至于什么皇帝的,我不在乎……对,我就是不在乎,”

岛津大郎在给自己打气,但是他眼睛余光还是略带恐惧的盯着同福所居住的单人宿舍,心中越想越不是滋味,

与此同时,在同治帝居住的单间里一个硕大木桶正散发着热气,二毛和大小四喜两名太监,正往热水里撒着草药,这都是帮助皇帝强健筋骨的名贵草药,

在小皇帝洗澡的外屋,一名恭敬的中年男人正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等候皇帝的接见,他已经跪了很久了,膝盖现在已经发麻,但是他根本就不敢挪动,他的脸上全都是恭敬,

“这么说來,你是胡雪岩的人喽,左宗棠的军费也是你们所筹集的,”好半天载淳才开口说话,

那名男人赶紧扣头“陛下,我们和胡大人永远都是皇上的人,我们对大清的忠心天日可鉴……”

“好了,好了,不用表忠心了,皇帝有什么了不起,底下人还不一样派系林立,你们究竟是忠诚于我还是那个派系,真是天知道……”

哗啦一声水响,小皇帝从浴盆里站了起來,不用太监伺候自己用毛巾擦干身子,然后钻入厚厚的棉被中,

“进來吧,”一声令下,外间屋里的男人赶紧爬起來走进内室,跪在地上向皇帝磕头行礼,

“奴才,张啸文,红顶商人胡雪岩手下负责琉球生意的二掌柜,给陛下请安了,”说完咣咣的往地面上磕头,

“好了好了,我叫你來不是看你磕头的,而是有正经事情让你去办,忠心不忠心咱们还是事情上看吧,”

载淳盘腿坐在床榻上,厚厚的被子裹在身子上,用这种方式召见臣子如果让那些儒臣们看见还指不定要怎么上表劝谏呢,

其实载淳这个样子是很不合皇室礼仪规范的,满汉两头都不会允许皇帝这么随便,可是对于地面上跪着的张啸文來说,这样的面君却让他心中莫名的激动不已,

皇上如此不拘小节,这说明视我为身边人啊,不是最信任的奴才想要这样的待遇也不能够,

激动的二掌柜挺直腰杆跪地聆听皇帝教诲,

“嗯……俗语讲士农工商,在官民的心中商人是社会地位最低的一群人,按照国法來说你们的后代不能参加科举,甚至都不能穿绸缎的衣服,建房子也有很多的限制,做生意出去几乎所有的官都能卡你们……”

“呵呵,当然了你们也有你们的办法,有钱的就捐官,有个官身护着,那些个苛刻的国法也就不起作用了,但是……”

“但是,假的就是假的,在朝廷和官员们的眼里,你们这些捐官的商人,说到底也只是不入流的商人罢了,沒人会瞧得起你的,甚至你们的财产也会是朝廷、百官觊觎的对象,我说的沒错吧……”

张啸文顿时眼窝一热,两滴热泪滚落了下來,小皇帝真的是说到他的心里去了“皇上……”

载淳摆了摆手“正因如此你们大掌柜胡雪岩才要投靠湘军麾下,呵呵……说实话湘军也不怎么瞧得起你们,胡雪岩说到底只不过是左宗棠的人,跟曾大帅还差着好几层关系呢……”

“据我所知,李鸿章和左宗棠一直不和,你说将來神仙打架你们小鬼遭殃怎么办,胡雪岩就沒想过换一个靠山,”

张啸文眼睛瞪的比铜铃还要大,他心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皇帝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载淳冷笑道“朕的手下有文臣也有武将,有满人贵胄,也有汉人大儒,可是唯独缺少几个忠心耿耿的商人,不知道胡雪岩算不算朕的忠臣呢,”

咣的一声张啸文脑门磕在地板上,一个鸡蛋大的包鼓了起來“陛下啊,陛下……庆馀堂上上下下都是皇上的忠臣啊,都是大清的忠臣啊……”张啸文都要急哭了,

这时候皇帝身边大四喜、小四喜二人突然冲了上去,抓着张啸文就从地上拖了起來,反剪双手把他的脑袋凑到了陛下的身边,

小皇帝用完全不符合他年龄的森冷口气对他说道“屁,朕要的是对我的绝对忠诚,不是这个大清,也不是这个朝廷,更不是什么王爷中堂……你给我记住了,是对我……爱新觉罗.载淳,大清的同治皇帝一个人的忠诚……”

“我问你能不能做到,还有胡雪岩能不能做到,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让胡雪岩离开來琉球见我,当然是在他对我绝对忠诚的前提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