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 胡雪岩投靠/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国的商人阶层,从古至今就是一个被压制的群体,在儒家传统的道德观里,商人不事生产只不过是把货物由东运到西,从南送到北结果就能换來锦衣玉食,

粮食不是他们生产出來的,货物也是工匠们一手打造的,凭什么他们空手就赚几倍的利润呢,

沒人愿意研究商人对人类历史所起到的积极作用,也沒人愿意研究货通天下究竟对民生有什么好处,反正在儒生的眼里商人都是一群骗子,就算偶尔出那么几个义商,也改变不了这个群体的整体面貌,

面对整个社会对商人阶层的压制,商人们除了忍辱负重之外就是低头想办法融入儒家所推崇的价值体系里面去,

你不是崇尚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的田园风光吗,那我们就有样学样买地盖房子,当地主行了吧,

你们文人不是觉得财富都是阿堵物吗,那我就挖地窖把金银都藏起來,就算死我也不让这些财富流动起來,

你们不是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吗,那更好我也不让儿子学经商了,让他也去参加科考,甭管是不是那块料,大不了还有捐官这一条捷径呢,

在中国,商人阶层已经彻底向官僚阶层妥协了,就连胡雪岩这样的叱咤风云的大商人,最后也是要依靠上湘军这个庞大的实体才能够生存发展,

商人们的心中究竟有多少的苦水,真不足为外人道,所以今天看见皇帝陛下抛來的橄榄枝后胡雪岩顿时泪奔了,

别说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哭哭啼啼的沒出息,要知道那是几千年君主集权最严重的清朝,几千年來百姓对皇权的敬畏大的不可想象,

君权天授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刚刚胡雪岩心中的那点小担忧此刻全被狂热情绪所取代,哪怕皇帝把他所有的财产都拿走,他也不会说半个不字,

小皇帝还真是历练出來了,更或者就是因为他处在容易接受新鲜思想的年龄,他居然一眼就看出胡雪岩心中在想什么,

“你是不是认为朕就是想找你要钱,是不是觉得朕要杀鸡取卵,你错了,朕要的不是你把家财送上來,朕想要的是给你遮风挡雨,让你赚到大钱然后支持朕训练出一支铁军……”

“看看丞相的新军是如何练出來的,还不是先立乐天洋行,用洋行的暴利才装备出的这支军队吗,”

“爱卿啊,你要知道朕名义上是大清之主,可是我手上的权利少的可怜,沒有亲政之前我连调动几千两银子的权利都沒有……再说了,就算我未來亲政了,你就以为这天下的官员就会都听我的,”

“你是江南财神,官场上的事情你看的应该比我清楚,很多朕看不见的肮脏龌龊,你们都能看的清楚,那些官员真的忠诚于朕吗,错了,他们忠诚的是银子是权利是那一个个的小团体,”

载淳长叹一声“胡爱卿啊,多亏师傅把我从那个四方天里给救了出來,我到今天才知道我之前那十多年简直就是蹲监牢,我就是被谎言所拴着无法动弹,”

“所以朕要自立了,你也看见了朕自己都走进训练营去亲自体会一下新式军队训练,朕要当一名可以上马治军,下马安民的开拓变革之主……”

“朕的侍卫也走进训练营了,前些日子还得到了丞相的嘉奖,朕的太监正往四九城赶,朕的军官团已经开始向琉球集结,师傅教我从不藏私,师傅能带出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新军,我坐拥整个大清难道就练不出一支铁军吗,”

“可是大军未动粮草先行,你胡雪岩是懂这个道理的,想來想去我也只能依靠你了……”

载淳苦笑着说道“指望八旗和绿营,几场大战朕早就彻底失望了,指望那些汉臣儒生,他们只会让朕老死在紫禁城里学各种规矩……士农工商,市农工已经都指望不上了,现在朕只有借你们商人的力量……”

胡雪岩已经听呆了,他激动的浑身颤抖了起來,同治帝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就是要给自己一份大大的拥立之功啊,

小皇帝是清朝所有皇帝中继承权最干净纯正的,他沒有哥哥和兄弟,他是咸丰皇帝唯一的儿子,这继承权正的不能再正了,

大义名分谁都说不出什么來,面子已经牢牢的把握在皇帝的手中了,现在小皇帝要的就是里子,要的是真正的权利,这不就是天经地义的吗,

“陛下,”胡雪岩一个头磕在地上“臣岂敢不用命,臣万死也要达成陛下的心愿,”

载淳站起來伸手搀扶胡雪岩“好好好,你若不离,朕就不弃,朕绝对不是那种只会给属下出难題的君主,其实我已经给你制定了一个计划……”

这时候大四喜和小四喜二人已经从食堂打來了饭,而且还给胡雪岩打了一份,

“胡大人,您就凑合吃一顿吧,粗糙食物入不了您的法眼,但是这就是陛下每天吃的膳食了……”

胡雪岩看着太监摆在桌子上的两个托盘,上面饭菜简陋的让他震惊“一支鸡腿,一个茶叶蛋,一勺子烧茄子,一小份菠萝古老肉,一份米饭还有一碗紫菜蛋花汤……陛下您天天就吃这些东西,”

载淳把胡雪岩那一份推了过去,然后喝了一口汤“可惜沒有酒,沒法招待你了,不过晚上老掌柜肯定要宴请你的,到时候就有美酒喝了……”

“你的意思是嫌弃这些饭食简陋,你胡雪岩也是穷人家出身,你小时候天天能吃这些饭食,我以前在紫禁城沒见过民间疾苦,说几句何不食肉糜的话还有情可原,你胡雪岩放牛出身到现在居然瞧不起这样的饭食,”

胡雪岩沒想到自己居然被十一岁的小皇帝给教训了,他汗出如浆“不是,臣的意思是这样的饭食对陛下來说实在是太简陋了,臣……心疼啊,”

这句话一出口皇帝沒说什么,结果大小四喜两名太监哭了,以前伺候皇帝都是一百多道菜,最简陋的时候也得弄出18道菜來,满满的摆一桌子,

可是今天,皇帝却跟大头兵们吃一样的饭菜,而且还不许剩饭,你可以少要但是绝对不能浪费,浪费过二两饭菜就要饿一顿饭再加十圈长跑,

“陛下这日子过得苦啊……呜呜呜,”俩太监都哭了,

小皇帝还真是大了,长身体时候的孩子本來就能吃,在加上天天高强度的运动,这时候咸菜米饭他都能吃出山珍海味的味道來,

“雪岩啊,咱们大清说富也很富,说穷也很穷,连年征战百姓已经苦不堪言了,卖儿卖女之事也有的是,现在岂事铺张浪费的时候,”

“朝廷里骄奢淫逸的大有人在,但是朕不做那样的人,一顿饭一百多道菜,好几百两银子,你知道哪些银子够武装多少新兵了吗,”

“我告诉你,丞相武装一名新军,从军服到武器在加上零碎的装备,一共才二百枚鹰洋,我一顿饭就吃掉一名未來的新兵啊,你不心疼我心疼……”

“一天就算吃掉两名新兵的装备,一年就是七百多名新兵的装备额,一个加强营就被朕给吃掉了……”

这时候小皇帝情绪已经激动了起來“你知道吗,丞相远征欧罗巴,才带了三百人,只有三百人,”

载淳的吼声震动了胡雪岩,他终于明白皇帝是來真的了,能说出这样内行话的皇帝,只能证明陛下是真的要振作起來了,

“圣君啊,圣君……陛下能有此想,那是天下万民之福气啊,臣愿意破家供养陛下练兵……”胡雪岩激动的热泪满面,

胡雪岩不相信小皇帝是在演戏,如果十一岁的孩子能有这样娴熟的演技,能作秀把自己给骗了,那么这样的皇帝更值得投靠了,未來陛下的事业大的难以想象啊,

看看小皇帝吃糙米饭那么香甜的样子,胡雪岩知道这不可能是作秀,这一切都是皇帝的真心话,

“爱卿啊,朕沒有什么可以帮你的,朕求了师傅好多次,最后丞相下令江南的银币兑换业务就承包给你了,以后乐天洋行只跟你一个人兑换银币……”

“你也知道乐天洋行承包的鹰洋在市面上有多受欢迎,花纹精美、重量统一、坚固耐用,以后兑换银币的业务包给你的阜康钱庄,你可以从中抽走一成的钱息,这就是朕给你的生意启动资金……”

“你要拿着这笔钱,给朕赚更多的钱,以后朕的事业有多大,那就要看你的本事有多强了……”

不等胡雪岩千恩万谢,载淳又从怀里掏出一枚明黄的玉扳指出來“胡雪岩,这是高祖皇帝留下來的玉扳指,我今天赐给你,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它能救你一命……而且有了这件宝贝,就代表你是替朕办事……”

“大清之内,除非你犯谋反罪和五逆大罪,否则任何人不得审讯你,”

“皇上……”胡雪岩跪倒在地哽咽难忍,今天连着砸下來惊喜已经让他不知所措了,能够承销鹰洋在江南的汇兑权,这就已经是无本的大买卖了,

现在居然连高祖的明黄扳指都赏赐给他了,这不就是免死金牌吗,商人何时有这样的政治地位了,有了皇权的庇护,我胡雪岩还怕什么,

从这一天开始,胡雪岩成了同治帝最忠诚的门下走狗,成为了同治帝秘密小朝廷的一员,

狡猾的爱新觉罗.载淳,就是要在别人看不见的隐秘之地,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文武班底,他要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隐形小朝廷,

总有一天,他会高举大义名分这面大旗,携着数万铁军回到紫禁城去,他要用自己的实力登上权利的宝座,他要用铁血大棒來改造这个沒落的王朝,

“师傅能做到的事情,我载淳一样也能做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