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7 半残乱京师/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春的北京城是慵懒的,倒春寒的冷风中虽有已有了一点点绿意,但是每年开春必到的沙尘天气又扼杀了这点春意,

不事生产的八旗子弟们无所事事的在街上闲逛,在茶馆、酒馆里浪费着青春,很多十七八岁的孩子都已经沾染上八旗纨绔的臭毛病,拎着鸟笼子养大黄狗,过冬的蝈蝈听个响儿,茶馆里的高末來一碗,三五个人坐一起就开始吹牛吹半天,

沒人觉得自己这是在浪费青春,因为所有的八旗子弟都是这么活着的,八旗爷们有几个会干活的,他们汉人愿意累成狗那是他们的事情,满人吃的是铁杆庄稼,旗人的身份就是千顷良田,

“哎呀,那三哥,您吉祥……多罗六弟,您精神……哎呦那不是马群马家二爷吗,來來來这边一起做……”

那三宝、多罗、马群这哥三个又在熟悉的茶馆里碰头了,一套标准的八旗请安礼节过后,一人一碗高末,又叫了三碗烂肉面当早餐,

本來这是四九城里常见的场景,不过用在这三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半大孩子身上,可就闲的不伦不类了,

八旗里面的顽主,那都是上了年纪煮不熟敲不碎的铜豌豆,年龄大了升官无望,所有的精力也就放在玩上了,四九城里很多玩意就是这帮闲人给捧起來的,

斗蛐蛐、八哥画眉、文玩核桃、小葫芦……熬鹰的、玩风筝的、画鼻烟壶的……可以说八旗这个阶层提供了不少后世人们喜闻乐道的小玩意,

但是十七八岁的半大孩子也学大人泡茶馆,还起的这么早天刚亮一会就聚齐了,这可真少见,

这么大的八旗孩子,不正是逛八大胡同的岁数吗,就算兜里沒两个钱,满四九城的半掩门子还少啊,那些兼职的娘们儿们,不都是爱俏吗,这群棒小伙随便丢个仨瓜俩枣的就能睡一宿,真沒钱了倒贴也不是不可以啊,

年纪轻轻怎么就学那些老帮菜们暮气沉沉的,掌柜的看不明白,也懒得去问,

高末茶、烂肉面,哥三个吃了一个稀里糊涂,茶馆里的人谁都不知道,这哥三个每天天不亮就上城墙跑几里地,然后练几趟功夫,还真是八旗里面难得的进取派,

一碗面下肚,三人扯开了话匣子,

“二位哥哥,听说恭亲王已经开始着手要练咱们满人的新军了,说是请的英国教练,到时候用的全都是洋枪洋炮,前儿个我四舅还陪着总理衙门的笔帖式去北郊看营地呢……”

“得了吧,鬼子六练兵,就他那二把刀还能练出什么强兵出來,就连增大帅都说过洋人的兵不好练,这天下除了东海肖丞相之外,亚洲人谁能摸清楚新军是个什么道道……”

“哎……提起东海的肖丞相,我这心里就上下不得安宁,要说佩服吧还真是佩服到家了,一个文人居然上马能带出一支铁军出來,打的洋人满地找牙,这岂不是天生的星宿下凡啊,”

“可是在看看咱们满人在他手上吃的亏,我心里就说不出的堵得慌……广渠门人家几百人一个冲锋就拿下了,太和殿里阅兵,这是真不给咱们满人面子啊……”

“兄弟说的沒错,还有满大街上半残的那些大爷们,我心里也真是不落忍……”

所谓半残大爷,是年前新在四九城里流行起來的一个名词,都是跟着梅勒打仗回來的八旗溃兵,那可以说是四九城旗人武力的最后一点元气了,

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双手裹着白布,家人一看全傻眼了,凡是活着回四九城的全都被砍掉了双手大拇指,

整个京师一片哀嚎,旗人家家都在骂肖乐天缺德,可是这些战场的亲历者们,却三缄其口根本就不敢说肖乐天一个不字,

“家里的你就别骂了,丢两个手指头算好的,你是沒见过那肖乐天降下的天火,把人烧成什么样了,火苗直接烧到骨头里都快把骨头烧化了……天上下大暴雨也浇不灭天火,队伍里有上年纪的,你猜怎么说的,”

“人家说被这天火烧死的,魂灵都烧散了,根本就进不了六道轮回,死了都沒法投胎……我的祖宗啊,我能捡回这条命就已经不容易了,”

很多女人惊的一身冷汗,这么一想丢了两个手指头也不算什么大事了,反正身上的大零件不还沒丢吗,晚上上炕一样能用就行,

但是时间证明了肖乐天的阴毒,渐渐的四九城的伤兵们感觉出不对劲了,以前觉得大拇指沒啥用,丢两个手指头也不算大伤残,可是万万沒有想到,沒有大拇指的扶持很多动作就沒法做,剩下的四个手指头居然全都费了,

沒法握住东西,也沒法夹住东西,小小的大拇指原來是配合其他手指工作的最重要器官,小手指丢了沒什么,这大拇指可是在是丢不得啊,

丢了大拇指也就算是自废武功了,文武本事全白费,家里养着一个不像废人的废人,八旗人家里到处都是哭声,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四九城多了一群人,大家都叫他们半残大爷,这群大爷都是旗人身份,家里有铁杆庄稼可以吃,现在由于丢了手指头心气非常不好,这段时间顶数他们最爱惹事,

一个个嘴里喊着自己是为了朝廷才残废的,朝廷就得给抚恤,一群群的人聚在内务府和总理衙门外哭情去,你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说两句重话就撞墙寻死,弄的朝廷苦不堪言,

以前新军在城里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吓的跟老鼠一样缩在家里不敢出头,可是等新军退出北京城之后,这群老鼠开始串联闹事了,

事实证明,当一个人对未來绝望之后,他的道德的水准就会跳水一样的往下掉,三五成群的这些半残大爷们,整天就知道找事,一个个无比泥腿无赖,

吃饭喝酒不给钱,你敢追着要就望你柜台上磕死,走路你要多瞅他一眼冲上來就找你麻烦,四九城里突然流行起一句话,

“你瞅啥……瞅你咋地……再瞅一次试试……试试就试试……”

好好的一个四九城,本來让肖乐天治理的夜不闭户的京师,生生然这群半残大爷们给毁了,

多罗他们哥三个长叹一声“是啊,我也心疼这些大爷们,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八旗一脉……可是这几个月他们闹的也太不像话了,朝廷也不说管一管……”

就在这时候,事儿找上门來了,三人不知道就在角落里两名所谓的半残大爷正在那喝茶呢,刚刚掌柜的对他们三个兄弟使的眼色他们全都沒有看见,

“小崽子,说什么呢,沒有我们在前面打打杀杀,你们还想在这喝茶吃面,爷我是为朝廷负的伤,为的还不是你们这群后辈有饭吃,敢在我背后说我们的坏话,你姥姥的……报上个名号出來……”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多罗他们这样的年轻人,那三宝一拍桌子“你少给我拿名号吓唬人,抬出我祖宗的名号我怕吓死你,我镶黄旗的你又是哪个旗的,”

“三哥少跟他俩废话,文打官司武斗手,想干什么,小爷我接着呢……”

那两个半残大爷冷笑一声“呵呵,还真有我们几份当年的影子,打你算我欺负你,乖乖的报个名号出來,我跟你们父母交涉去……”

掌柜的见多识广是场面上的人,这时候赶紧过來劝架“诸位爷,小店经不起您们的一手指头,这顿算我的,都算我的,消消气……”

掌柜的凑到那三宝的身边低声说道“三位小爷都消消气,您可别给家里找事,这群大爷都是一帮一派的,干出的事儿阴损无比,泼粪、下烂药……之前南城一家招惹了他们,回头小闺女就掉井里面去了……”

“他们根本就不在乎王法了,都疯了朝廷也觉得亏欠了他们所以一直都睁一眼闭一眼,内务府、九门提督、顺天府也都懒得管……一管他们就聚集一起闹事要伤残的银子……”

听着茶馆掌柜的话,三人怒从心头起“还有沒有王法了,你管天管地,还管我们说话吗,”

“哎呦,王法……哈哈哈,皇上都不在紫禁城了,还要什么王法,小子不敢报家门了,刚刚的胆子呢,”

“想要王法,等着皇帝回京再说吧,现在的四九城就是个沒王法的地方,你能奈我何,”

就在这时候,茶馆外面传來一身不阴不阳的声音“谁这么大的胆子啊,皇上不在京师就沒有王法了,这是大不敬……”

从茶馆门口走进來一群人,领头的正是三位年轻人家里的管家,身后是一帮带刀侍卫簇拥的太监,

“少爷啊,这是來传旨的满顺公公,皇帝有旨意给三位少爷,快跪下接旨啊,”

一句话吓的茶馆里所有人都跪下了,就连那两个半残废也跪下不动了,背后说两句狠话无所谓,但是当着贵人的面再胡说八道可就是自己找祸事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闻那三宝、多罗、马群,年幼却志远,位卑却忠君爱国……特传召赐带刀侍卫一职,立刻前往塘沽集合,护卫陛下左右……”

圣旨不长,只有几十个字,当满顺念完之后整个茶馆里一片死寂,陛下居然在海外向国内传旨,陛下居然开始赏赐侍卫了,

那两个半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低声说道“皇上亲政了吗,这就能赐侍卫,真的假的……”

“大胆,居然敢质疑皇上的旨意,來人啊给我拿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