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8 偷梁换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顺身后的都是同治帝特旨召集的侍卫,一部分是从大内直接调來的,一部分是刚刚从八旗各家里传召而來的,

小皇帝要从四九城带走三百勇士,这个数量还是受到了肖乐天三百远征军的启发,少了感觉不够用,多了小皇帝还真养不起,

皇帝要建立亲军了,这让很多年轻的八旗子弟热血沸腾,能入天子亲军总比入鬼子六组建的新军强,将來皇帝陛下亲政这些人妥妥的都是亲信啊,

现在居然有人敢质疑陛下的圣旨,之前还说什么皇帝不在就沒有王法的鬼话,这群侍卫冲上去一通拳打脚踢,把两名半残给打的满地打滚,

“哎呦,公公饶命,哎呦,我们也是朝廷的功臣,我们的手都是为朝廷卖命而残废的……朝廷一分银子的抚恤都沒有,还要抓我们下大狱吗,不服,我们不服……”

呸……满顺一口唾沫吐在他俩的身上“十倍的兵力都打不赢新军,你们还好意思要抚恤,怪不得我刚回四九城就感觉城里气氛不对呢,听说龙须沟冒出很多吃白食的大爷,城里來拿衙门都不敢管,原來是你们这群窝囊废,”

“來人啊,给我押到内务府大牢里面去,按诽谤皇上论罪,”

几名侍卫拖走了哭号的半残大爷,整个大街上人人侧目,

“三位小爷赶紧回家,只给你们两个时辰的告别时间,然后广渠门外集合……杂家把这些垃圾给你们料理了,也省的你们有后顾之忧,我还要去其他地方传旨,这就告辞了,”

满顺推开三位小爷凑的赏赐银两,笑着说道“自从跟着陛下游学,这些臭毛病杂家已经全都忘了,这不是杂家装蒜,等你们亲眼见到陛下之后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

看着满顺远去的背影,茶馆里的人都傻了,太监传旨居然不要银子了,太阳还是从东边出來的吗,

那三宝、多罗、马群三人快步跑回自己的家,可是万万沒有想到,迎接他们却是家族里的一场非难,

这次同治帝传召的侍卫都是八旗子弟中,庶出的还有排行老二老三不能继承家中爵位和财产的子弟,

肖乐天曾经指点过小皇帝,只有那些强烈希望改变自己身份命运的人,才有拼命的动力,而那些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子弟们有吃有喝有钱花,他们所能贡献出來的忠诚只有嘴皮子,

所以这次满顺召集的侍卫都是大家族里不得志的子弟,有点是庶出有的则是幼子,真正长房长子一个都不要,

可是沒想到真的有人连圣旨都不在乎,那三宝、多罗、马群三人刚回到家就被父亲还有家中长辈给禁足了,

“这几天你们就不要出门了,家族利益为重,这次侍卫的机会就让给你们哥哥吧……不要怪父亲偏心,你大哥身上袭着爵位呢,只要追随皇上几年,自然爵位会水涨船高的……”

“回头你去账房领一千两银子,安享富贵就是你的命……”

“父亲,可是圣旨上指名道姓要儿子去啊……”

“混账,你懂什么,皇帝还沒亲政呢,回头我去求求王爷太后,还换不來一个名额,这机会给你了那就是浪费,还不下去,”

从父亲书房出來的那三宝眼眶缀满了眼泪,而书房外的正方太太却冷眼盯着他淡淡的说道“三宝啊,回头额娘房里的石榴就赏赐给你了,那可是我娘家陪送來的绝色,你大哥要了好机会我都沒答应……瞧瞧你这委屈样的,让你享福都不会享,”

那三宝恨不得一拳打碎面前的这张丑脸,石榴让他大哥都玩烂了,现在赏赐给自己,这破鞋,我不要,可是他沒法反抗家族强权,庶子的命运已经被家族控制起來了,

“谢额娘,孩儿回去休息了……”

同样的一幕在无数的家庭里上演,三百侍卫团足足有一多半都被换掉了,在广渠门外等候的新军连长田大炮仗,一看就不对劲了,

田大炮仗带了三个班,三十人护送太监满顺,一路上满顺跟他说过这次召集侍卫的事情,满顺说了这次召集的都是有出息的青年才俊,可是眼前这一群货色是什么妖魔鬼怪,

拎着笼子遛鸟的,明目张胆抽大烟的,还有的一群妓 女夹杂在人群里你情我浓的给少爷羔子送行,

“妈的,这就是精锐,还青年才俊,这是一群狗屁吗,”脾气火爆的田大炮仗当时就骂开了,

三十名新军穿的都是便衣,经典的新军军装都藏在了马车里面,这群八旗大爷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还以为是赶大车的呢,

“姥姥,你个贱种在骂谁,爷是正经镶蓝旗贵胄,你个该死的贱民敢骂我,爷我赏你一个脆的……”说完抽大烟的少爷羔子伸手就是一巴掌,

田大炮仗杀的洋鬼子都有十好几个,这种人会在乎你一个大烟鬼,他抬手就攥住了大烟鬼的手腕子,当场杀猪一样的嚎叫声就响起來了,

“啊,杀人了……手手手,我手腕要断了……奴才欺主了,”

“我日你祖宗的,你说谁是奴才,”田大炮仗一把丢掉头顶的瓜皮小帽,假辫子滴溜溜的在半空中乱转,

这群纨绔都是同气连枝的亲戚朋友,一看自己人吃亏了赶紧冲上去就要打架,一百多号人瞬间就把三十多号给包围了起來,

“揍他,揍死他也不过一头驴钱……敢冲大爷我们动手,给我打……”现场一片混乱,

当然了还有一百多冷静的八旗子弟,他们看着这群便装壮汉光秃秃的头顶,还有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已经猜个**不离十了,这群庶子、不得志的儿子们,满脸坏笑就往后退,他们一个提醒的人都沒有,

田大炮仗抬脚就把面前的大烟鬼给踹到人堆里去了,他看着这一群冲上來的少爷羔子们,就跟看傻逼一样,

“都不用动家伙,就用拳脚给我打……让他们涨涨记性,真是搞笑,天底下还有这么废物狂妄愚蠢的家伙……”

三十名新军士兵以连长为刀锋,组成了一个小小的雁形阵“杀,”一声惊天动地的吼生中,军阵如同热刀子切黄油一样,把一百多人潮给生生的顶了回去,

沒错,三十人顶翻了一百人的冲锋,强悍的士兵都不用动手,就用身体往上冲撞,就把这群纨绔子弟一个个给撞倒了,

田大炮仗更夸张,两条强壮的胳膊居然把对面的人给举起來然后再往人堆里面砸,一颗人肉炮弹就砸倒一片废物,

“妈妈呀,这群奴才造反了,守城门的呢,还不來救大爷我……”

“诛你们九族,爷我回家就派兵诛你们九族……”

“呜呜呜……我的和田羊脂玉烟枪啊,怎么就让你们给踩碎了……”

“我的百灵,我的心肝啊……”

到处都是哭嚎闹叫,很快广渠门的守军就包围上來了,田大炮仗带着三十人干翻了一百多废物,心中实在是不爽“沒意思,打的真沒意思,跟大人欺负小孩一样,”

城门守军端着长矛大刀片子,嘴里嚷嚷着逼了上來,可是勤务兵这时候已经从马车上把连长的军服给拿出來了,直接往脸上肩头一批,蓝色的军官服吓傻了在场所有的人,

“肖乐天的新军……”一声吼吓的所有人倒退好几步,年前新军占领四九城给所有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那种恐惧无法形容,

场面顿时僵持住了,那些八旗纨绔们看见新军之后,嘴里的恶心话再也说不出來了,年前他们一个个都是丞相治理下的顺民,谁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造反,

这时候太监满顺带着一群侍卫骑马冲了过來,一看这现场就疯了“怎么搞的,陛下请新军护卫咱们,怎么就打起來了,”

等到田大炮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明白了,满顺气的鼻子都歪了“你们……你们简直大逆不道,陛下亲自点名的侍卫你们就敢瞒天过海,”

“田连长,我授权你们带兵进京,把那些被扣住的侍卫一个个都救出來……”

“如你所愿,”田大炮仗冲着三十多兄弟大吼一声“换军服……咱们进城,”

当田大炮仗看见那三宝的时候,这名庶出的八旗子弟,已经喝的人事不省了,六名新军如狼似虎一般闯入他的家,把他的大哥丢在地上,然后把它从卧室里揪了出來,

“狗日的,你们连皇上的命令都不听了,陛下要你当侍卫,你非但不干还在家里喝酒,你们忠的是那家的皇帝,”

整个大宅门里已经疯了,那三宝的亲爹和正方额娘哆嗦着手呵斥道“还有沒有王法了,你们居然敢强闯官员之宅……你就不怕王法吗,”

“操……王法,你们偷偷把圣旨要的孩子给换了,你们什么时候想过王法,欺君之罪是跑不掉了,你们不就是欺负陛下沒亲政吗,”

“哈哈哈……你们等着吧,我会把你们的所作所为全汇报给皇上,你们等着吧……”

田大炮仗拖着那三宝就离开了大宅门,这样的情形在四九城中到处都在上演,

知道天色渐黑,紫禁城中恭亲王的身影才神色匆匆的出现,直奔慈禧的居所而去,他们现在已经看不透小皇帝的套路了,

在鬼子六和慈禧的眼中,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应该全是肖乐天的所为,

注:书友们,给主站一些订阅吧,太凄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