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 两个疯女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说句话啊,天子脚下,首善之地,肖乐天的新军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出入贵胄内室就跟自己家一样,还有沒有王法……”慈禧阴沉着脸一幅欲求不满的样子,

对面就是恭亲王和醇亲王这两位满清贵胄,慈禧的铁班底,慈安和肖乐天的联手反击对慈禧的打击实在是致命的,京师的嫡系被一扫而空,尤其是军方嫡系基本上全都成了光杆司令,

本指望着鬼子六拉起一支西式军队为己所用,但是西式军队不是那么好组建的,光是选择哪一国的训练模式都成了老大难,

英、法、美、俄都抛來了橄榄枝,一个个拼命的宣传自家军队的优势,甚至一个个向朝廷施加了外交压力,大有不答应就翻脸的架势,

不仅如此,全国筹饷也遇到了问題,江南半壁江山的油水已经被湘军抽干了,北方闹长毛也抽不出钱來,至于西北现在回部隐隐作乱,再加上新疆一地阿古柏的叛乱更是一分银两都支援不上來,

而北方的关外和蒙古向來都是朝廷不征税之地,从來都是从内陆汉人身上抽血反哺他们,还从來沒听过他们给朝廷上缴钱粮,

为今之计也就云贵川还算稍好一些,沒有被战火所摧残但是那片穷山沟除了四川盆地有点产出之外,其他地方刮地三尺也凑不出多少银子來,

鬼子六这个年过的悲催无比,慈禧躲在紫禁城中当缩头乌龟了,外面的压力也就都到了他的身上,组建新军不容易,又加上京师里战败的半残大爷闹事,八旗内部还都一个个不服不忿,

好不容易熬过这个年,结果一开春游学的小皇帝又起幺蛾子了,他还要组建天子亲军,这不是捣乱吗,

今天新军入城挨家挨户强抢各家公子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四九城,握着皇帝圣旨的新军谁的面子都不给,哪怕对面是公侯子爵也嗤之以鼻,按照圣旨上的名单他们一家接着一家的抢,

那些冒名顶替的家族继承人们,被新军好一顿臭揍,满大街都是哭着鼻子往家跑的少爷羔子,惹的四九城的闲汉哄堂大笑,

“王法,太后啊,今天这件事恐怕咱们还真沒法说什么,肖乐天的新军毕竟是拿着皇上圣旨來的啊,臣弟毫无办法……”

“沒有办法,哀家这里投诉的折子都成山了,你身为亲王居然告诉我沒有办法,鬼子六你有种再说一遍……”

慈禧已经彻底的变态了,宫变彻底失败自己的势力被慈安一扫而空,儿子也被肖乐天代州了,现在就连两个小叔子都开始不听使唤了,

尤其你奕?,该死的爬在哀家身上爽的时候,你是怎么向我保证的,不是说一定护着我们娘俩享万世太平吗,

奕?感受到了慈禧的愤怒,可是他只能拱手说道“皇上虽然是臣的侄子,但他也是大清的皇帝,上下尊卑子啊面前摆着,我能怎么办,驱逐新军,还是驱逐满顺呢,“

“皇帝还沒有亲政,你要记住这一点,大清现在是垂帘听政的时代,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能做出什么决定,我就不行驱逐这三十多名新军,他肖乐天还能再攻陷一次京师,”

慈禧真的是疯了,她五官已经狰狞扭曲的无比丑陋,奕?和奕譞相互对视苦笑着暗自叹息,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权倾朝野的西太后,现在煤山上那个想明白的女人才是大清的实力派,拥有了湘军和新军两大奥援,慈安的权势已经滔天,

奕?长叹一声“陛下是沒有亲政但是他也是大清的皇帝,这架不住有的人愿意听皇帝的命令啊,在那些人的眼里,现在的皇帝就算沒经过那个亲政的仪式,他们也愿意听从命令……”

“陛下要练天子亲军,太后您就让他练去,反正也沒找朝廷要钱粮,您担心什么呢……”

还沒等奕?说完慈禧突然暴跳如雷“我担心什么,那是我身子上掉下的肉,我的孩子要练亲军了,我这个当额娘的难道袖手旁观,你去给我想办法去,去筹集钱粮去……”

养心殿内响起慈禧发疯一样的吼声,不一会两位王爷就抱头鼠窜而出,

站在甬道边,醇亲王奕譞心有余悸的说道“哥哥啊,慈禧这是要疯不成,怎么前言不搭后语啊,刚开始还说要为那些别抢走儿子的贵胄们出头呢,怎么到最后又变成给陛下要钱粮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走走走,别管她了,一个丢了儿子的老女人,不疯等什么呢,我回头给筹集个二三十万两银子就算了,别跟疯子较劲……”

两位王爷长叹一声离开了后宫,

与此同时在景山之上,被修缮一新的绮望楼里,红烛摇曳一对男女正喘息着抱在一起,红木床榻挂着纱帘,慈安依偎在福庆的怀里,手指正不停的画着圆圈,

“好人啊,你刚刚弄疼我了,才半个月沒见你就憋不住了,下次哀家许你出去偷吃几次,回头我挑几名有姿色的宫女赏赐给你……”

“你真是个妖精,我天天忙的脚不沾地,哪还有精气神偷吃啊,美国公司的合约已经签订好了,最多两个月电报线就要送到咱们大清了,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

庆三爷披上衣服走下床榻,推开绮望楼的窗户,居高临下望着灯火阑珊的四九城,长叹一声“哎,咱们这大清到底怎么了,陛下招一批亲军都能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來,这些权贵们胆子怎么这么大,就连皇帝的圣旨都敢不听,说换人就换人,国朝这是怎么了……”

慈安靠在枕头上冷冷的说道“还能因为什么,不就是欺负皇帝年龄小吗,在他们的眼里只要把事情弄成法不责众,就算皇帝再强势他们也无所谓,更何况小皇帝才十一岁……对了,你说说陛下弄的这个亲军到底靠谱不靠谱,”

“我看沒问題,肖乐天练兵之法如果真的能传授给陛下,别说三百亲军了,哪怕三千也能练的出來,我在塘沽时候曾经接触过这些士兵,简直精锐的让人难以想象,”

“哦,这么说陛下所作所为是得到了肖乐天的支持的,那就好,回头我让周道英送五十万两银子过去,练兵不花钱怎么能行……”

庆三爷走过去温柔的抱住了慈安“现在我才知道,真正在乎大清江山的只有你,你的心里装的才是万里山河……”说话间三爷的大手就抓住了慈安胸前的江山,东太后嗯的一声再一次迷醉过去了,

绮望楼外是周道英带着慈安最忠诚的御林军在守卫,听着楼内百转千折的喘息声,所有人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在景山宫苑的周围,灯火通明的宫门出,无数建筑物料正源源不断的往景山和北海之间输送,这是朝廷答应东太后的宏大工程,整个景山北海修缮工程就连乐天洋行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

北海和景山此刻已经连成了一体,老旧的宫殿得到了修缮,全新的建筑拔地而起,南洋运來的金丝楠木、红木还有关外百年的红松,大块大块的汉白玉和青石……数不清的物料汇集而來,支持这项大工程的背后是数不尽的资金,朝廷上下正用这样的方式向太后表达忠诚,

与之相对比的是紫禁城的暮气沉沉,慈禧在老旧的宫殿里,也不知道怎样的去谩骂这位姐姐,可是她无能为力,因为她是失败者,

事实证明中国从來都不缺钱,当年李自成入北京,国库内的金银不过二十万两,但是抄大臣的家最后居然抄出了七千万两,

而满清贵胄们两百年的敛财速度一点都不比当年的大明权贵们慢,当东太后修缮北海的大工程动工之后,有心人的报效银两就已经累积到了五百万两,

这根本就不算多,年前肖乐天改造龙须沟为商业街,把无数地皮打折卖给这些权贵之时,三天之内龙须沟工程就汇集了两千五百万两购房款,可见房地产行业自古都是暴利的行业,

八旗群体是如此的富贵,但是朝廷却如此的贫弱,恭亲王想要练一支西式的军队,才二百多万两的预算国库就已经捉襟见肘了,

在满人的眼里,向东太后报效银两,那是表忠心以后是可以回报官位的,最不济也能保家族的平安,

而龙须沟让肖乐天改造的已经成为最高档的商业街,傻子都能看出未來的经济利益,落在手里几套那就是万年的产业,

至于朝廷练西式军队,这些八旗大爷们肯定是支持的,举双手也要支持啊,大清不就是吃的西洋人的苦头吗,但是你要让我掏钱,那肯定就两个字,沒有,

想练军队找国库要钱去啊,国库沒钱找汉人再收税不就行了,反正那群汉人一群群的都跟蚂蚁一样,一天不干活都难受,

这就是大清朝的现状,庆三爷每每想到这里都心如刀绞,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凭自己的力量依托工业特区给朝廷打造一个可以源源不断生财的聚宝盆,

“国将不国啊,连满人自己都不在乎这个国家了,那么还指望谁來爱这个国家呢,满人自己都放弃了这个国家,那么还想指望国家在乎你们吗,”

爱新觉罗载淳,站在窗前遥望北京城的方向,嘴里一直重复着师傅所说的那句话,就如千斤的巨石一样压在了心头,

心净大乱谈:好几天都沒有出來聊两句了,大家有沒有忘记我,呵呵,可能很多人都是只看书,不看作者是谁的,

但是心净还是要不害臊的跳出來宣传几句,《大清隐龙》不是心净唯一的书,心净还有一本科幻风的《星际猎国》也很好看,二百多万字的完本书,在等更的时候看一看还是很不错的选择的,欢迎來17k看星际猎国的正版哦,

再宣传一下书友群:116253076心净就在里面,基本上每天都会冒泡聊天的,欢迎大家进來一起谈天说地,群是心净唯一发布信息的渠道,也是唯一和读者们沟通的平台,

很多人都在不同的网站留言,很抱歉心净一个人精力有限沒法都回复,只能请您屈尊來群里,在这里大家一起聊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