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 兵围总理衙门/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理事务衙门在紫禁城东面,紧挨着灯市口,原为大学士赛尚阿的宅邸,同治二年扩建为总理事务衙门,一直都由恭亲王奕?所统领,

清朝朝堂权利中心最早在上书房,雍正后改为军机处,等到洋人炸开国门后就逐渐转移到了总理事务衙门,

所以说这些愤怒的天子亲军想要讨个公道也就只能來这里了,紫禁城里已经沒有皇上了,两宫太后藏在深宫不管这街面上的闲事,想要问个公道找奕?最合适,

这时候的奕?、奕譞还有太监满顺正坐在后堂喝茶聊天呢,听过了满顺火药味满满的威胁,两位王爷算是蔫了,也就任由这群孩子闹去了,

“满顺公公,您伺候陛下游学辛苦了……但是本王很是疑惑,陛下怎么会想到万国求援的,该不会是您诓骗我吧……”九门提督,醇亲王奕譞迷惑的问道,

出过洋见过时间的满顺现在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肖乐天对载淳教导的时候,大多数都不避讳他们,所以满顺现在也是学了不少西洋的新鲜事物,

“王爷您这可就错了,各国出兵干预那还真是欧罗巴的传统,当年法国大革命时候,法皇被暴民所杀,欧洲各国就是因为出兵晚了一点而懊悔不已,当时驻守法国王宫的军队还是瑞士的雇佣军……”

“欧洲那个地方纯粹就是一群亲戚之国相互帮衬又相互争斗,就跟春秋战国一样,说亲戚都能攀上亲戚,说敌人呢还谁跟谁都打过仗……”

“二位王爷都是搞洋务的,这道理其实知道的比我这个阉人多得多了,英法美俄都跟咱大清签订了条约,虽然又是割地又是赔钱的,但是条约约束的也是双方……他们洋人签了条约,自然也就是承认了咱们大清的合法性……”

“沒错,丞相说的就是这个合法性,咱们叫大义名分,所以说啊陛下这个皇帝乃是全世界都承认的君王,如果有人胆敢造反,陛下只要开口向万国求援,那他们还真沒有推脱的借口,再说了咱们不还给钱不是……”

满顺跟着小皇帝游学天下,这身份已经打上了皇帝的烙印,他就是同治的嫡系,所以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对小皇帝的忠诚,

恭亲王,醇亲王你们最好招子亮点,小皇帝别看年龄小但是身份那是万国所承认的,不在北京这几年里,您二位最好别动歪心思,

就在三人尴尬的喝茶沉默之时,突然南面大街上传來一阵阵的嘈杂,好像有很多人在深夜里嚎叫一样,

门外腾腾腾跑來一名侍卫,他跪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说道“王爷,不好了,接应侍卫的新军军官,带着三百天子亲军,向咱们总理衙门杀过來了……”

“什么,”咣当一声两位王爷撞翻了桌子,就连满顺也吓白了脸,

“满顺,这是怎么回事,本王已经允许他们带走侍卫了,也包容他们深夜在京师穿行了,怎么还蹬鼻子上脸了,”

满顺赶紧擦汗“一定是出什么差头了,是不是那家贵胄死活不遵圣旨,惹恼了这些兵大爷啊,我去看看,我这就去看看……”说完就往外跑,

这是由总理衙门门口已经成了火把的海洋,三百八旗纨绔们堵在大门口骂开來“鬼子六你滚出來,你为什么擅改陛下的圣旨,丞相的京师卫生令,是陛下用过宝的,你凭什么废除,”

“鬼子六……滚出來……鬼子六……滚出來,”

满顺从角门里一抬头,就看见这群大爷已经把门口的士兵给揍的找不着被了,那些八旗大头兵们,一看面前都是熟人,全是贵胄家的二公子、三公子,都是得罪不起的人啊,

“诸位爷,可怜可怜小的们,都是混饭吃,跟我们沒关系啊……”说完红缨枪往地上一丢,爱谁谁了,

陷入群体意识中的人是沒有理智可言的,尤其是一群平均年龄只有十八岁的孩子,只要给他们一个闹事的名分,他们就能把天给捅破了,

在整场事件中田大炮仗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决定性作用,他从一开始抢夺亲兵的行动,很快就喊出了维护皇上尊严这条非常唬人的口号,

“皇帝虽然沒有亲政,但他也是全世界承认的大清皇帝……现在咱们都看见了,陛下召集三百侍卫都沒人听了,一条京师卫生法令都沒人遵守了,试问陛下的尊严何在,大清还有法统吗……”

“我一个琉球汉人都看不过去了,你们这群世代受恩深重的八旗子弟都不露头吗,怪不得你们一次次的打败仗呢,原來你们自己就是一盘散沙啊,”

田大炮仗的挑拨离间让这群年轻人更愤怒了,一个琉球汉人居然敢如此轻视满人,可是人家说的话无法分辨,活生生的事实摆在面前,你怎么解释,

怒火总得有一个发泄口,想來想去口碑最不好的恭亲王就成了替罪羊,谁让你是京师最红的王爷呢,那么你就得來背这个黑锅,

满顺冲回大厅擦着脑门的汗水质问二位王爷“京师卫生条令那是陛下和太后都用过宝的,你们怎么就敢给停了,至于吗,至于吗,一年能给那些红袖箍分多少米粮啊,五百两银子够了吧,朝廷真缺那么点钱吗,”

“现在外面三百人都是满人贵胄后代,二位王爷您说怎么办,您是打啊还是骂啊,要不您调兵……”

听着满顺的讽刺,两位王爷臊的就差钻耗子洞了“怎么弄的,我什么时候废除过,那点小钱朝廷何至于啊……”奕?着急辩解,

这时候醇亲王奕譞开口了“不用问,就是顺天府那群人干的,我管着九门提督衙门,那些龌龊官的嘴脸我太清楚了,欺负一群女人什么都不懂呗……该死的,这几百两银子也贪吗,”

奕譞说的沒错,整个四九城新军选出來的红袖箍总共就四五百人,那时候的京师可沒有后世北京规模大,几百老娘们已经可以覆盖全城了,

每个月也不发银钱,就是给点白米,多少也都无所谓了,这点小钱顺天府居然都给黑了,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怎么办,二位王爷总得给个说法啊,再闹下去东交民巷的洋大人可就要看笑话了,”

这句话算是点到朝廷的死穴了,恭亲王长叹一声“我去见见他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衙门的大门打开了,外面鼓噪的孩子们看见了两位王爷的身影,还有陛下身边的大太监满顺,

“尔等都是国朝功勋之后,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写折子给我陈情啊,半夜鼓噪难道是要造反不成,”

人群一片沉静,随后满脸通红的那三宝走了出來向王爷行礼“王爷教训的是,但是在下天明就要离开京师远渡重洋去见陛下了,您总得让我们给陛下有个交代吧,”

“难道让我们直接对陛下说,您年前所有的圣旨全都泡汤了,四九城沒人听您的,王爷啊,皇权不是儿戏,大清难道就沒有规矩了,”

“对,大清难道连点规矩都沒有了,一年几百两纹银的注意,皇上都不能做主吗,请王爷给远在海外的陛下一个交代,皇帝的圣旨究竟还有沒有用,”

奕?用眼睛狠狠的剜了那三宝一眼“陛下还未亲政按理说圣旨是无效的……但是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本王很清楚,你们的陈情我已经知道了,年前陛下所下所有旨意本王保证全都恢复,绝对不会让游学的陛下失望的,明日一早京师卫生条令再次生效……”

“谢王爷,”三班亲军集体高呼行礼,

“散了,散了,都散了吧……”在两位王爷和满顺公公的催促下三百亲军终于喜笑颜开排队离开的总理衙门,向广渠门外走去,

黑暗中两位王爷铁青着脸沒有说话,他们心中一股浓浓的恨意,同治帝才十一岁就已经被肖乐天教的想要把持权利了,而且这阴招來的够狠啊,你如果不答应那么你就是抗旨不尊,这么点小事都不给皇帝面子,也说不过去,

但是你只要低头了一次,就会有下一次,就好比西方的谚语一样,沙尘暴中骆驼的脑袋进入帐篷,不一会身子肯定也会进來的,

“载淳的心已经野了,我之前以为肖乐天就是闹着玩,他一个汉人怎么会用心教导载淳真东西呢,可是现在看來,肖乐天教的还真是干货啊,”

“就是,如果按照肖乐天的计划,让载淳和西方各国的王储们建立了关系,在加上肖乐天新军为外援,一个强势君主就要起來了,咱们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看看,再看看吧,他现在还小,我们先忍忍,不过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的……”

当天夜里,东交民巷的所有外国公使都沒有睡觉,在一般人的眼里这只是一群年轻人向朝廷陈情,但是在他们的心中,这是大清朝民气改变的先兆,

“1867年春,北京三百青年满人贵胄,以拥护皇帝的名义向朝廷施压,最后两位王爷低头服软……这是一次成功的尝试,在野派开始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古老的帝国开始萌发了新的枝桠,新的势力出现了……”

“我们必须要保持和小皇帝的联系,也许十年之后,东亚会出现一名非常强势的君主,和非常强势的首相,这对师徒的联手究竟会把亚洲的局势改变成什么样,我们需要密切关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