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 投石问路之计/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大炮仗究竟为什么鼓动天子亲军围攻总理衙门呢,其实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后來曾经有过西方的史学家采访过他,可是田大炮仗支支吾吾说了半天也说不明白,

其实了解这家伙的战友们说的已经很清楚了,这家伙就是个火爆脾气,他纯粹就是因为看不惯丞相的政令被人篡改废除,在他的眼里丞相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圣旨,

“丞相搞的京师卫生条例,那不是为你们好,龙须沟改造计划让你们满人又得面子又得实惠,一条臭水沟居然成了繁华的商业街,这难道不是善政,”

“你们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丞相还安排了红袖箍监督全城的卫生,一年花不了几百两银子就能换來一个干净整洁的京师,这买卖难道不划算,”

“都是一群脏猪吗,就得天天脏着就好了,说來也奇怪,自从当了这个新军怎么渐渐的爱干净了,让丞相逼的每天早晚刷牙洗脸,三天必须要洗一次澡,现在感觉和种地时候的自己一点都不一样了……”

“现在丞相让你们干净干净还不好吗,几百两的银子也贪,我日……嗯,听说四九城里女人都不爱洗澡,有是有一个冬天就洗一两次,那得多脏啊……”

田大炮仗的思维是很跳跃的,战马身侧是一长溜望不到头的马车,皇帝的三百亲军趁着夜色离开了广渠门,向塘沽行进,

田大炮仗和三百亲军的一次多事之举,却沒想到在满人内部埋下了一颗不安定的种子,满人是一个集团,他跟其他汉人所组建的朝廷不一样,远古时期部落会议制度的阴影并沒有彻底散去,所谓的八王议政、铁帽子王参政都是这种意识的体现,

说的简单一点,爱新觉罗家学会了汉人那套君权天授的思想,并且用來巩固皇上的无上权威,可是在八旗内部,永远有一批人是不吃这一套的,

当年白山黑水起兵,大家都是一个火堆旁烤肉喝酒,顺便把军国大事商量出來了,凭啥入了关你爱新觉罗家就不停大家的意见了呢,八旗内部还是有一些不服气的人的,

皇上要集权,八旗内部要分权,就这么多权利分來分去谁多谁少那就是矛盾,康雍乾三代帝王太强势了,满人内部所有的反对意见都已经被压制住了,

可是压制住一时沒法压制住一世,满人又不象汉人接受了几千年的皇帝独尊思想的洗脑,入关二百年他们身上的野性还在,热血还是不是的想要小沸腾一下,

康雍乾之后,八旗子弟虽然对皇帝依然忠诚,但是他们自己的小盘算也越來越多了,顾小家而忘大家的自利行为越來越多,等到后期光绪年间,整个满人阶级全都向慈禧这个老女人效忠,而忘记了皇帝是谁,

这里面深层次的考虑,不难看到满人流淌在血脉中的白山黑水的基因,说到底满人这个群体就是一个个小部落的集合,大一统中央集权思想就是跟汉人学的,在他们的骨髓里还是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部落生活,

当然了,如果部落生活还能享受到汉人所提供的文明服务,那就太好了,

田大炮仗一次无意识的鼓动,三百天子亲军带着怨气的集体行动,让满人贵胄嗅到了一股浓浓的危险味道,

他们绝对不会相信这次冲突是一群孩子脑子一热的行为,在他们的眼中田连长的行动一定是受到了命令,不是皇帝就是丞相,更有可能是他们两人商量的结果,

“小皇帝这招就是投石问路啊,肖乐天把他从紫禁城中带了出去,心自然就野了,他发现整个朝堂都无法阻止他的游学,那么他的胃口也就更大了……”

“投石问路,这就是投石问路,他沒准是想用这种小手段摸摸咱们的底限在哪儿……或许他也想知道知道究竟谁是真正忠诚于他的……”

“高明啊,真的是高明,我现在总算是想明白了,三百侍卫就是三百个家庭,那些安心遵旨不打折扣的自然是皇帝眼中的忠臣了,而那些偷梁换柱的家族其心就很明显了,他们只忠于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皇帝……”

“该死的,四九城里满人家族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三百户就是试金石啊……”

就在两名王爷忧心忡忡之时,窗外突然传來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題可不是王爷想的那么简单啊,”随着声音走进來的正是翁同龢,

经历了皇帝游学这场风波的翁同龢,足足修养了一个多月身体才大好了起來,而且这次风波让他和八旗上层走的非常紧密,原本的隔阂却变成了同盟,

从翁同龢可以随意进入总理衙门后堂都不用禀报这一点來看,老翁和两位王爷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常密切了,

“二位王爷,下官这些日子在家静养,也沒有闲着,反而把肖乐天所著的西行漫记给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几遍,顺便又从这本书里衍伸出一些西洋知识,挑了一些了解了一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咱们之前都太低估肖乐天了,所以才吃了这么大的亏,这三百户家庭,他肖乐天用的就是西方常用的概率法,是数学里面的一个范畴……”

“我听管家说过,广渠门外起冲突的时候,三百侍卫只有一百人是严格遵守圣旨的,他们聚在一起躲在一旁根本就不参合这场冲突,而剩下的二百人都被家族偷梁换柱了……”

“也就是说整个京师真正忠诚于皇帝的满人家族只有百分之三十三,也就是咱们俗称的三成三……呵呵,剩下的呢,全都是骑墙派、墙头草、还有自私自利的玩意,”

“小皇帝一道圣旨摸清了八旗内部的深浅,他现在已经明白了,朝堂之上忠诚于他的力量只有三成……好高明的投石问路啊,在下相信以后这种试探还多得是,”

奕?咣的一声把盖碗茶摔在桌子上“君臣相疑到这个地步,这还有点圣君的样子吗,靠这种小手段,操弄朝政难成大器,”

奕譞却摇了摇头“哎……关门说胡也沒那么多顾忌了,皇上也是看透了啊,这朝廷上别看所有人都喊万岁,都说忠诚于皇上,其实大家忠的是谁呢,还不是自家的一亩三分地,”

“载淳才十一岁,就能看透这么深奥的道理,不容易啊,”

翁同龢冷笑着说道“还不是那肖乐天挑唆,要不然十一岁的孩子怎么能想到这样的毒计,皇权要堂堂正正,要大气,要靠仁德感化臣子,以德服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现在陛下的脑子里让肖乐天灌输了一堆小巧手段,以后咱们这些当臣子的可就倒霉了……”

“哎……”三人长叹一声最后异口同声的骂道“你丫的肖乐天,该杀,”

琉球的肖乐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成了替小皇帝背黑锅的人了,天地良心啊,这次京师的冲突肖乐天和载淳压根就沒想这么多,人家小皇帝就是想练一支天子亲军罢了,

田大炮仗和一群孩子的肆意妄为,却让八旗内部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一群别有用心的家伙开始串联,反抗皇权的联盟悄悄的成型了,

但是这些肖乐天现在都不知道,他眼前已经被一桩普通的贪腐案给折磨的睡不着觉了,案件非常简单,琉球的户部尚书林远渺贪污了,

在胡雪岩接受了皇帝的任务离开军营之后,范镰老掌柜的宴会上他见到了闻名已久的东海肖丞相,

年轻帅气的肖乐天一出现就让胡雪岩震惊了,他万万沒有想到肖乐天居然这么年轻,看样子都未必过三十岁,这样的年龄就有如此大的事业,以后这还了得,

按说以胡雪岩这样的身份想要见肖乐天是很不容易的,东海肖丞相、帝师、欧洲国王的贵宾,西学学者,而且还是一名著名的军事家,一道道光环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胡雪岩和他手下的掌柜们赶紧大礼参拜,跪在地上就磕头,结果膝盖还沒落地呢就被肖乐天给拽起來了,

“折煞了折煞了,你胡雪岩乃是江南第一商,货通天下做的都是利国利民的事情,你我虽未谋面但是神交已久……这是家宴不要多礼,坐下多喝一杯……”

肖乐天的和睦春风让胡雪岩啧啧称叹,人份如此高的大人物居然对自己一个商人如此的礼敬,

“丞相错爱,错爱了……”就在这时候肖乐天突然发现地上还跪着一个人,正是胡雪岩手下负责琉球生意的二掌柜,张啸文,

“这位掌柜为何还不起身啊,來來來,不要多礼请坐……”

“丞相在上,小的给丞相磕头了,小的有冤屈要跟丞相倾诉,”张啸文眼眶都红了,

“琉球户部尚书林远渺,指使管家向小的索贿,粮米街二十间店铺的重建合同,他居然要八万银币的贿赂……在下从江南贩运來的丝绸、茶叶和瓷器也被管家索要了两万多银币的贿赂……”

“丞相啊,十万银币不是小数目,在下已经沒法给总号交代了,可是林远渺是琉球重臣,小的也不敢告状……今天能见到丞相,我也豁出去了,求丞相给我一个公道啊,大掌柜都來了,小的账目对不上了……呜呜呜,”

胡雪岩浑身上下让冷汗都给湿透了“张啸文……你疯了不成,太不知礼了,林大人贵为户部尚书,怎么会贪这点小钱,还不给我下去……”

十万银币对胡雪岩來说算个屁,如果十万银币就能换來一名高官的友谊,那么这买卖太划算了,他现在袖筒里还准备了一份给肖乐天的大礼呢,价值二十万两银子的江南地契,

往日看张啸文很精明啊,怎么今天失心疯了吗,

注:今天更新的晚了一点,昨天喝酒有点多,就沒有码字,这一章是早上爬起來现写的,很对不住大家,

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明明沒有喝太多的酒,但是身体也很难受,睡觉多梦、乏力脑子晕,还有点心慌,看來最近血压又有点高了……

自从码字这几年,身体素质每况愈下,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几年,这可真不是一辈子能干的活计……

趁着还能坚持几年,尽量给书友们多写一点吧,愿意加群的就加116253076群里气氛够活跃的,不过大家尽量不要聊太敏感的话題,真沒想到群里书友知识那么渊博,

想咨询历史战争什么知识的书友就去群里询问吧,肯定会有一群人跟你聊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地理……都是一群牛人啊,

可惜这群牛人就是都不订阅,这点让我很是无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