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 三百侍卫观礼/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那三宝、多罗、马群耻辱的一天,在四九城里他们都是满人中的尖子,虽然身份不如那些大房子弟高贵无法继承家业,但是论头脑和手上的功夫他们不输于任何人,

在四九城里,谁遇见他们不得挑大拇哥说一声少壮派,当然了,少壮这两个字还是人家福庆,庆三爷带來的,听说也是人家肖乐天的原创,

可是今天当他们來到琉球后,旗人子弟那点骄傲全都被打击一空,别的不用说,很多东西他们都不认识,

龙门吊他们不认识,天南地北的货物一半都不认识,那些带着刺的水果叫菠萝吗,他们认识香蕉但是对于菠萝和凤梨却一无所知,

天南地北的洋人他们根本就分不清属于哪个国家,但是琉球的百姓却能通过洋人的面相和服装认出他们属于哪个国家,

街头巷尾总有一些青铜和大理石的雕像,风格完全迥异于大清,极度的写实,在码头有明显是大臣的跪像,在米大街又有女人护子的铜像,谁都不知道琉球人为什么要干这些浪费钱的事情,

更让人诡异的是琉球民众对新军的态度,身穿淡蓝色军装的士兵进店铺了,为什么那些店主还要笑,难道他们不知道兵大爷买东西是不花钱的吗,

什么,那三名士兵居然掏钱了,快看啊他们居然掏钱买东西,这在四九城里是不可想象的,只有那些有背景的店铺才不怕士兵呢,普通百姓的店铺看见兵大爷进去死的心都有,

琉球太诡异了,一切都跟大清不一样,走在大街上所有人的脸上透露出來的都是一种极度自信的气质,

这是在大清完全看不到的一种气质,普通的民众沒有一个害怕官兵的,收税官员会和商家开几句玩笑,一张二指宽的小条子就能换商家一个银币的税收,而且过程中沒人哭号闹叫,一切都是笑逐颜开的,

士兵在这里受到了所有百姓的爱戴,从來沒见过士兵白拿百姓食物的,街角卖香蕉的老农怎么往士兵怀里硬塞,不要都不行,

还有那些带着漆皮帽檐的学生们,一个个穿着洋人们的西装,有的打领带,有的就是直接露着白衬衣,黑色的小帽跟新军的不一样,虽然有漆皮帽檐但是帽子顶是软的,

年轻的学子们走到哪里都是女孩子们关注的焦点,厚厚的书包换來的是所有人羡慕的眼光,他们目空一切的从清国侍卫的身边走过,嘴里议论的是欧洲列强们的局势,还有未來留学地的优劣,

“我要去美国,林肯总统签发了废奴令,那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我要亲眼去看一看……”

“不不不,我要去普鲁士,丞相说过了,普鲁士未來的国运势不可挡,虽然有英国法国掣肘,但是依然是一个强大的国家……”

“我要去英国,我要去皇家海军学习,礁石精神啊,他们的海军信奉礁石精神,无论敌人的进攻有多猛烈,他们就如同礁石一样钉在哪里,永不退缩……”

“你说的沒错,英国有皇家海军,在琉球有丞相的海军,最高的荣耀属于肖丞相,我们的使命就是让肖字大旗飘扬在全球……”

“沒错,当残血旗升起的那一刻,当同归于尽的号角吹响之后,我愿意成为那名撞向敌人的舰长,用我们的生命换來胜利,”

疯了,都是一群疯子,那三宝听着学生们的言论,吓的后背都冒汗了,肖乐天这是从哪來找來的一群疯子,生死都置之度外吗,

最让那三宝他们愤怒的是,人们对他们辫子的议论,整个琉球王国对辫子都报以很不屑的目光,好像留辫子就是天大的罪过一样,

火辣辣的目光看着他们,街角女人的指点和轻蔑的眼神让他们面红耳赤,有一些脾气暴躁的当时就想闹起來,可是看到田大炮仗那杀人一样的眼光,他们谁都不敢,

“试试,你试试啊,反正陛下给我开了沒数的空头圣旨,只要你们敢闹事,我就直接填写名字……知道什么叫开除旗籍吗,我手里的圣旨就能办到……”

满清的皇帝同样也是八旗旗主,他当然有开除旗籍的权利,而旗人一旦脱离了那个集体就什么都不是了,所有特权全都会被扒光,到时候他们会混的比最落魄的汉人还惨,

沒人敢挑战田大炮仗,这个带着他们横行四九城的连长现在手里还有空头圣旨,这已经震慑的他们一个个低眉顺眼跟小老婆一样老实,

“真沒劲,我还想杀鸡给猴看,弄几个典型呢,结果一个个都他妈是阉鸡……”田大炮仗无奈的摇了摇头,

“都给我打起精神來,一路上我说过很多遍了,把你们身上那点傲气都给我丢一边去,坐井观天说的就是你们,别不服气一会见到陛下你们就知道了,今天是陛下的赐枪仪式,回头看看你们的小皇帝都变成什么样了吧……”

三百侍卫沿着大街开始向城东的军营走去,还沒到门口呢就听里面一阵阵欢呼之声,

“新兵营,三连正式成军,并入第一师……赐名猛虎,”肖乐天的声音从高墙内传了出來,

“万岁,”一阵海啸一样的怒吼震的大门外三百侍卫当时就一哆嗦,等他们走进宽敞的军营后,发现这里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

正中操场上密密麻麻都是等待成军仪式的新兵,一个个军装整齐皮鞋大檐帽锃亮,手中毛瑟擦的一尘不染,所有人下巴都翘的高高的,看台上肖乐天刚刚赶到,

前面的军事表演,那三宝他们是无缘一见了,但是嗅着整个广场的硝烟味道还有满地的弹壳,他们知道这规模绝对小不了,

在广场外面搭起五层的观礼台,新兵的家长还有各个国家,各行业的代表,甚至包括洋人的身影都在,所有人兴奋的鼓掌,

“那是我儿子……掌旗的是我儿子,”一个胖胖的商人模样男人,幸福的大吼大叫都抹开了眼泪,

那三宝、多罗、马群惊的面面相觑,他们心中已经开锅了,从來沒有见过这样的气氛,天下居然有拿当兵当开心事的汉人,

他们汉人不都是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吗,南方打仗甚至都要拉壮丁才能招到民团和绿营,但是在琉球人们居然发自内心的热爱军队,

三百辫子护卫悄悄的溜边走到角落,在田大炮仗的命令下站成两列观礼“都给我小声一点,要是惊扰了成军大礼,到时候就连你们的皇上都保不了你们,”

看台上了肖乐天扫了一眼这些辫子兵,知道这些人未來都是载淳的嫡系,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接着开始主持仪式,

“第五连……听令……出列准备成军,”司马云面前一个马口铁扩音器,在他的吼声中一支连队踏着整齐的步伐走出了队列,之前掌旗和护卫的居然是马铭和敦诚,

三百京师來的侍卫轰的一声全惊呆了“马三爷……诚二哥……老天啊,他俩不是陪着陛下当贴身侍卫吗,怎么成了琉球新军了,皇上呢,”

沒错第五连掌旗和护卫两人正式四侍卫里的马铭和敦诚,长达半年的军事训练,让他俩晒的跟黑鬼一样,但是身上的彪悍气更浓了,

本來他们就是老祖宗训练出來的高手,身上带着一股武者的萧杀之气,现在让军营的铁血纪律一通锤炼,整个人如百炼宝刀一样锋芒毕露,

二人眼角余光已经看见四九城的同乡发小了,但是他俩不敢有丝毫的乱动,丞相在台上看着呢,大礼绝对不能乱,

“第五连……全体集合完毕……请丞相赐枪、赐旗……”马铭吼的声嘶力竭,

肖乐天罕见的沒有按照程序进行,他跳下高台居然亲自动手给马铭和敦诚正了正漆皮大檐帽,别看这动作简单,可是两名大内侍卫就跟见鬼了一样,豆大的眼泪就掉下來了,

“我听说你们几个的优异成绩了,开始我还不信,以为四九城的大爷不会服气这种军训,后來我偷窥了几次,发现你们真够意思,干的漂亮,”

劝慰几句后,肖乐天后退一步向连队敬礼“我宣布……第五连成军……并入第二师……赐名刀锋……”

“万岁,”一百人的连队顿时雷动,大檐帽被丢到空中,所有人相拥而泣,他们终于有了一个新军的正式资格,

原本朴素的红色军旗被罗火收走了,司马云捧來了新的军旗,大大的肖字后面缀着刀锋两个字,从今往后这就是第五连的命,

“切记,切记,军旗在,连队在,就算你们全军覆沒了,只要军旗还在,刀锋连队就能重建,军旗若是被敌人俘虏和损毁,那么世上就再无刀锋连了,”

“谨遵丞相令,刀锋连永世不忘,”

“好好好,现在赐枪,”龙爷端着红漆托盘,上面摆放着两把烤蓝锃亮的柯尔特左轮,肖乐天一人一把塞到了马铭和敦诚的武装带上,

“去吧,第五连下去欢呼吧,今天荣耀属于你们……”

整个军营沸腾了,第五连的家长们鼓掌欢呼,甚至还有无数女孩子被士兵们帅的尖叫不止,

淡蓝色的军装已经经过改良了,金黄色的流苏挂在胸前,所有的军官漆皮大檐帽上甚至还有一枚黄铜镀金的帽徽,

两把交叉的步枪,后面是海浪波涛,波涛上隐隐有一支舰队,周围全是海浪纹,越看越漂亮,如画龙点睛一样,让整个士兵显得英武无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