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 载淳掌旗/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从來都愿意给军人的仪容仪表上花钱,这可能是后世所有军迷们的通病,二战时候德军、美军的军装,尤其是军官服漂亮的简直丧心病狂,

军人的阳刚之气、肃杀之气被表现的淋漓尽致,那些金光闪闪的流苏、奖章、帽徽各种点缀,给军人又增加了几分贵族范,

肖乐天为了增加军人的颜值,身子下达了严酷的军靴规定,除非战争时期否则军人的军靴如果不亮就不允许走出军营,

新兵白天进行训练,晚上睡觉前还必须要进行半个小时的擦军靴训练,谁都甭想偷懒肖乐天对付懒鬼凑合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让他一夜不睡给全连的兄弟擦大皮靴,

这是第一次犯错的惩罚,如果第二次还有这种现象,那就要加洗全连兄弟的袜子,如果第三次还犯错……嗯,这种屡教不改的家伙新军是不会要的,

就是用这种近乎残酷的士兵养成训练,才能让一名自由散漫惯了的农夫变成一名懂得纪律的军人,是的当一名新兵学会把软趴趴的棉被叠成豆腐块之后,他整个人的气质就会发生改变,

“我要让我的士兵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精神、最骄傲的士兵,我要让所有人看见我的新军都要眼红流口水,我要让世界上所有的精英都以加入新军为荣,”

这是肖乐天的口号,他说到做到,

三百侍卫都看傻了,这时候再回忆八旗还有绿营兵们那些软趴趴的面裆裤,还有肮脏的棉袄坎肩,一个个锁头耷拉脑袋的气质,他们自己脸上都发烧,

他们当然不懂现代军装里的科学,棉布和丝绸天生就不是制作军装的好材料,这些面料只适合制作贴身的衬衣,而军装最佳的料子就是厚重挺拔的毛呢,

只要熨烫好了就会一点皱纹都沒有,裤子也能烫出裤线,而且由于厚重所以才显得更加的挺拔,人也就更加的精神了,

在上牛皮精制的武装带,把士兵的腰束的细细的,整个人就跟西方传说中的精灵族一样俊美,

这样的士兵走在大街上完全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所有女人都为之疯狂,如果你的胸前有几枚立功后的奖章,不用金银材质的,哪怕是青铜镀金的,也会让无数老丈人和丈母娘动心了,

更别说肖乐天给他们开出的高额军饷,和未來退役后的政治地位,军人在琉球简直就是万民的偶像,谁家出一名军人那简直可以大摆三天的宴席了,

这样的军队汇集在一起,那些女人怎么还能把持的住,军营内阳刚之气熏的观礼的女孩们全都醉了,

掌声、欢呼声、如雷一样在军营内响起,一支支的军队骄傲的走过肖乐天的面前,结果那一面面连队旗帜,每一次肖乐天喊出成军两个字,都会换來惊天动地后吼声,

马铭和敦诚的荣耀,柏敏和关禄也有,他俩的连队被明明为獠牙,

四大侍卫也不知道怎么了,在四九城接受皇帝接见都沒有这么激动过,可是今天让肖乐天奖励了几句,结果全部泪奔,

那三宝几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四侍卫那是在京师响当当的大内高手,王爷见了他们都是客客气气的,可是今天居然对肖乐天折腰到这种程度,

他们那里知道六个月军事训练对人的改变有多大,磨去棱角的四侍卫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集体的力量,什么是铁一样的几率,在新军这个群体里集体的喜怒哀乐完全可以裹挟任何一个自然人,

看看那些掌声、欢呼还有女人爱慕的眼神,这一切的荣耀都是在大清无法体会到的,在这里四侍卫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而在四九城里,一切都如坟墓一样的压抑,

正规军连队已经成军结束了,后面就是重头戏那些准备留学海外的恩养众阅兵了,他们并沒有建制,他们今天也不会成军,他们军训的唯一目的就是肖乐天想在他们出国前再锤炼一次,

何止关山万里啊,这些恩养众们马上就要横跨大半个地球去学习,前方一定有很多艰难困苦在等着他们,沒有一颗铁打的心怎能坚持下來,

更何况欧洲国民素质基本都接受了工业革命的洗礼,接受过初步纪律训练的工人阶层充斥了欧洲的城市,整体国民的素质比大清要高的多,

所谓素质,其实就是国民一种纪律性的体现,遵守法律和纪律的程度就体现了一个民族和国家的秩序,

农民永远是最散漫的阶层,这不是贬低他们而是环境所影响,田园牧歌的生活也沒有什么纪律去约束他们,就连准确的时间观念都沒有,所有人都是估摸着过日子,

而农民之上就是工人阶级,工厂是一个具有危险性的环境,想要不出意外就必须要遵守纪律,而且资本家也不会让工人自由散漫,天长日久工人们的纪律接受程度和时间观念就要强过农民很多了,

更上一层就是军人,这个沒话说军队就是最讲究纪律的地方,当遵纪守法成为一种下意识的举动后,他在社会中的一言一行自然就会给人以不同的气质,

肖乐天可不希望这第一批中国留学生给欧美一个坏印象,所以他要进行紧急的军事训练,用高强度的军事训练提高留学生们的纪律性,

必须要给整个欧洲一个耳目一新的感觉,要彻底推翻他们对清人的那种落后、野蛮的认知,更重要的一点,是肖乐天需要再给他们洗脑,让他们不忘对民族的忠诚,

密集的军鼓敲响了,所有观礼者集体起立,他们知道压轴戏要上场了,在琉球唯一能盖过新军风头的一批人就是那些大学生们,就是那些拥有知识的恩养众们,

亚洲文化圈对知识分子有一种发自灵魂的尊重,更别说这些能文能武的精英了,海啸一样的掌声就是他们对这些学生兵的鼓励,

所有人都沒想到第一支学生兵连队的最前面掌旗的居然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居然就是大清來的爱新觉罗载淳,

晒的黢黑的载淳皮肤都破皮了,但是他的身子骨却比在四九城的时候要强壮的多,眼睛里精光四射,完全沒有过去那种不健康的气质,

“陛……陛下……是……是陛下……”三百侍卫一下子就疯了,很多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皇上啊,皇上你怎么了……您怎么变成这样了,您不是來游学的吗,怎么被肖乐天逼着当大头兵了……”

“马铭、敦诚……满顺、大四喜……你们是死人吗,怎么就眼看着皇上受这么大的委屈,”

三百侍卫都是八旗大家族里的子弟,很多都进过宫见过小皇帝,主辱臣死他们现在彻底的疯了,

那三宝、多罗、马群……这几个是侍卫里挑头的闹事精,他们甚至挣扎着向往前冲,他们要去救皇上,他们要用生命去捍卫帝王的尊严,

一队维持秩序的老兵冲了过來,把毛瑟横着摆放然后用力的去推这些侍卫“退回去,敢扰乱仪式者杀无赦……退后,退后,这群辫子鬼,都是一群蛮子吗,”

田大炮仗从一边走了过來,手里攥着同治帝赐予他的空白圣旨“都想干什么,要造反是不是,谁敢冲过來半步,我就往上写名字……老子开除你们的旗籍,”

这时候小皇帝也气疯了,他冲这些侍卫狠狠的瞪眼睛,要不是仪式不能乱,他真恨不得冲去揍他们一顿,

这时候载淳的身份就再也保不住了,在场的洋人们都不敢坐着了,大清毕竟是一个古老而庞大的帝国,虽然现在落后了,但他们的皇帝依然值得尊重,

本來载淳的身份在新军中就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年龄在这摆着呢,辫子也在人们眼前晃荡,肖乐天成为帝师的消息又不是一个秘密,其实载淳入军营第二天就有人猜到他的身份了,

不过所有军官都下了封口令,大家都不敢议论这个话題,所有人都把载淳当一个普通的孩子看待,除了住宿有优待之外,其他的什么优待都沒有,

今天身份终于公开了,饶是大家都提前猜到了,还是有点受不了,这个喜欢打斗无比倔强的孩子,真的就是同治帝吗,

混乱终于被弹压住了,载淳举着红旗终于來到了肖乐天的面前“学生军第一连向丞相报道,请丞相检阅……”稚嫩的声音压住了现场一片嘈杂,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毕竟那是中原的皇帝啊,这光环太强大了,

肖乐天看着这些下巴高抬的骄傲学生兵们,连说了三个好“好好好……能文能武,又汉唐时候精英们的雄风……记住我们新军出來的精英,上马能治军,下马能安民,我们永远不当腐儒,”

“学生兵第一连,检阅完毕……赐枪,”肖乐天大吼一声“我的孩子们,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已经向欧洲和美洲所有国家发布外交通告,我们琉球留学生的配枪权神圣不可侵犯,现在我们留学目的地英国、普鲁士、美国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要求,”

“爱新觉罗载淳……出列,接枪,”

载淳正步向前,特制的小号军服穿在他身上精神无比,肖乐天把崭新的柯尔特左轮插在他的武装带上,

“好孩子,沒想到你真的坚持下來了,一切的坚持都是值得的,我相信你会亲自训练出一支属于你自己的虎贲,带着你的骄傲,去庆祝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