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3 不服气的侍卫们/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爱新觉罗载淳,你身为大清帝国的皇帝,能够放弃条件优厚的紫禁城,愿意走出国门來吃苦,这说明你是一个勇于开拓的君主,为师赐枪与你,就是让你不忘这一股锐意进取之心,永远记住你心中的那一个强国梦,”

“师傅教导徒弟终生不忘,”载淳瓮声瓮气的回答道,然后后退一步回到队伍之中,

学生军自然有独特的待遇,这里每一名学生都能得到一把轻便的柯尔特手枪,而且都是由肖乐天亲自赐枪,

“刘岸辰出列……赐枪,”

“邱威出列……赐枪,”

“姜宇恒出列……赐枪,”

“颜兴出列……赐枪,”

“项英……金三顺……蔡璧暇……林震……”

当喊道林震和金三顺的名字之后,在场的琉球人一片喧哗,他们这才知道丞相沒有骗他们,果然是罪不及妻儿,金长森和林远渺的罪过沒有祸及子孙,金三顺和林震的留学权利并沒有被剥夺,

两名琉球官二代现在哭的热泪盈眶,接过丞相赐枪后甚至单腿下跪向丞相表示家族悔过之情,

肖乐天拉起他们俩“一码归一码,家族是家族你们是你们,去吧等到了普鲁士,好好完成你们的学业,我等着你们驾驶着铁甲战舰回国,我等着……”

“呜呜呜……丞相,我们一定不辱使命……您的海军就是我们的命,”

一队队的学生兵在肖乐天面前检阅完毕,当最后仪式结束的吼声响起之时,全场掌声一片,成军的士兵们抱在一起欢呼,载淳被人浪抛到半空中又被接住,小皇帝已经适应了这个游戏,在半空中笑成一片,

那三宝他们吓的心都揪起來了,这要是把皇帝给摔坏了,他们还不得全都砍头陪葬啊,但是看了看皇帝开心的架势,所有人都不敢开口,

成军之后就是盛大的宴会,今天士兵们是可以喝酒的,所有人丢掉以前的那些规矩,一个个喝的脸红脖子组,

观礼的百姓都离开了,军营操场上摆满了长条木桌子,大盆大盆猪肉、牛肉,烤的金黄的羊排,还有琉球特色的小炒不断流的往上搬,

江南送來的米酒、花雕、日本清酒、跟淌海水一样的别消耗一空,往日里铁面的教官这一刻抱着学员们一起吹牛,有的喝多的居然哭了出來,

所有的训练时候的矛盾和怨气此刻全都烟消云散了,剩下的只有浓浓的战友情,只有日本人是个例外,岛津大郎红着脸走到载淳的面前跪倒在地,

“礼不可费,您之前是学员,我是教官所以我必须严厉,但是训练结束后,您是陛下我是普通的外邦武士,所以我要向您郑重行礼,请陛下宽恕之前在下狂妄的举动,”

载淳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从地上拖了起來“我沒说,你又有什么罪过,如果非要我惩罚你,那就罚你喝了这三碗酒……”

岛津大郎只不过是一名岛津家的外藩武士,身份地位在日本都不算高的,现在居然能得到大清皇帝的赐酒,这荣耀刺激的他浑身战栗,

喝了三碗酒,岛津大郎已经醉了,人生自从遇到了丞相,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就冲这三碗酒,他回到日本后都可以成为公卿的座上客,甚至连天皇都会记住他的名字,是不是要把名字改为岛津赐酒呢,我看可以考虑,

在整个宴会上有一群人很是落寞,广场的角落里,三百大清侍卫占据着三条长桌,虽然酒菜跟新军一样,可是气氛却完全不同,

新军们身上的那些奇异装备亮瞎了他们的眼,从头到脚透露出來的高昂士气让他们只能仰视,虽然入群和人群之间只隔着三尺的距离,但是气氛却如天上地下完全迥异,

同治帝终于走过來了,他年龄虽小但是今天也喝了几口葡萄酒,想喝烈酒但是师傅下严令死活不许,

小脸红扑扑的载淳,走到三百侍卫面前,身后就是涨红脸的四侍卫和四太监,

“朕等你们好久了,为何來的如此之迟,”载淳问道,

三百人集体起立,然后打袖口一个千就跪下去了“奴才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好整齐的请安动作和声音,整个军营一下子就安静了下來,那些琉球新军一个个跟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们,

丞相起草的琉球宪法,早就废除了跪拜礼,那一部宪法中确定了尚泰王对琉球王国的统治权,但是新军则被宪法认定赋予给了肖丞相,跪拜礼也是在这部法律中被废除的,现在百姓面对君主和高官只需要鞠躬就可以了,

这才多短的时间啊,人们就已经忘记了跪拜礼是什么样子,今天看着八旗子弟行跪拜礼,在场的人都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载淳叹息摇头“免礼平身,都起來吧……从今往后你们不要对我行跪拜礼了,这又不是大清不用那么多礼,学新军他们行军礼把,”

“从明天开始,你们将打乱建制,跟随着下一批征召的新兵进行训练,你们将是我同治帝亲手组建的第一支天子亲军,”

轰的一声,三百八旗子弟都议论纷纷,他们虽然心中早有猜测但是当得到陛下的亲口承认,他们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其中那三宝是个胆子大的“陛下……难道您要废除大清的弓马战术了吗,我们在四九城里都是有小巴图鲁的称呼的,还用跟着新军一起练兵吗,”

“大胆,连陛下的命令你们都敢质疑,”四侍卫瞪眼手就握在枪柄上了,

载淳摆手让四侍卫退下“呵呵,我知道你们不服,但是事实胜于雄辩,大清连续和西洋军队作战那一次不是大败而回,丞相的新军给你们的教训全都忘了不成,”

“呵呵,我知道你们有点不服气,很好我也不用皇权压你们,现在所有人立正,跟我一起站军姿晒太阳,我看看谁能熬得过我,”

小皇帝一口一个我,听得三百侍卫眼睛都抽抽了,小皇帝还真是让肖乐天给教坏了,怎么能说我嗯,得说朕啊,可是沒人敢劝,

肖乐天在高台上和司马云罗火几个弄了一桌,还有诺贝尔等重要的客人,看着下面精彩的表演一个个都多喝了两杯,

“不错,不错,万事开头难,能舍得自己顶上去,说明这是一个很实际的孩子,还算沒被那些腐儒彻底洗脑……”

诺贝尔不解的问道“那可是大清帝国的皇帝啊,您究竟要教导出一名多么铁血的帝王呢,”

“沒法子,大清需要铁血,中华国运需要铁血,不铁血就沒法镇压顽固势力,中华的工业化就沒法启动啊,”

这时候操场边缘,三百侍卫站成两排,小皇帝和四侍卫面对面的看着他们“所有人看我,脚后跟靠拢脚尖微分,手指如刀并在大腿外侧,不许摇头晃脑,不许说话发出任何声音……什么时候我挺不住了,你们才可以解散,”

小皇帝和四侍卫就跟五棵松树一样牢牢的钉在了操场上,

不就是站规矩吗,八旗子弟那个还沒练过站规矩,将來如果进攻当侍卫,站规矩都是基本功,再说小皇帝那身子骨是出名的弱,如果连小皇帝都比不过,那可真就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操场一觉雅雀无声,开始新军们还有兴致看热闹,但是一会耐心就全都消失了,他们接着大吃大喝了起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十二点半开始站军姿,一直到十四点、十五点、十六点……渐渐的操场上的醉鬼们回去睡觉了,放假的士兵走出营门去享受他们的假期,就连肖乐天也去处理公务了,

酒菜已经被撤走了,军营渐渐恢复了平静,到十六点之后,队伍里出现挺不住的人了,一名双腿酸痛的侍卫一个踉跄向前迈了一下步,

四太监早就盯着他们呢,冲过去就把他从队伍中揪出來了“你是第一个完蛋的,刚刚还吹牛呢,现在怎么怂了,跟陛下叫板,你等着受罚吧……”失败者被推到角落里,懊丧的坐在地上,

军营的大厨们还很人道,居然给熬了一大锅绿豆汤,里面还有冰糖,大师傅敲着锅边说道“较劲,都是傻子吗,陛下军事训练时候可是连丞相都夸赞的,你们居然跟陛下叫板,呵呵……回家去喽,可有的吹了,大清陛下吃了我半年的手艺,这荣耀我能吹一辈子……”

大厨走了,紧接着又有人挺不住了,队伍开始混乱,一名名的失败者被揪了出來,队伍越來越稀疏,

那三宝、多罗,还有马群依然在坚持,他们从來沒想到站规矩居然这么这么恐怖,他们的双腿都开始微微发颤了,膝盖总想弯曲,甚至眼前都渐渐发花了,

但是面前的小皇帝在一直嘲笑着他们,载淳一动都不动,四侍卫里的马铭敦诚脑门都被蜜蜂蜇了,都纹丝不动红肿的大包顶在头顶,

“我受不了了,我要尿裤子了……”马群憋的向远处厕所跑去,结果这一提醒五六十名侍卫都一拥而上,他们也都快尿裤子了,

失败者越來越多,当夕阳西落怀表指向十七点之后,在场只有那三宝和多罗还有另外的六名侍卫在坚持,

载淳依然岿然不动,那三宝和多罗知道不能再坚持下去了,他们已经被陛下所震慑,两人膝盖一弯噗通跪倒在地,

“奴才败了,求陛下休息,保重龙体,奴才真挺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