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7 一夫一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了头一批留学生,整个琉球就好像被抽走了几丝文气一样,整个城市气氛足足落寞了三天,那都是最出色的年轻人,带走的也是所有人心中的希望,

丞相府依旧忙碌,英美公使并沒有立刻离开琉球,他们反而对肖乐天提出了合资太平洋电缆公司的计划,

现在大西洋电报集团已经成立,股份基本上囊获了欧美主要的国家,现在这个商业集团已经把触手伸向了太平洋,如果世界上这两大天堑都被海底电缆所连接,那么剩下的陆地就不足为虑了,

肖乐天有点犹豫,而华若翰公使这位老朋友着急了,他私下带着刘易斯牧师晚间找到肖乐天,痛陈利害希望肖乐天能够同意这个计划,

“亲爱的肖,请不要被几场胜利冲昏头脑,英国的强大不是你能想想的,如果你把英国的利益排除在外,他们是一定会來报复的,相信我,皇家海军可不是你能对付的,”

肖乐天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19世纪的英国正处于维多利亚时代,这是英国最巅峰的时期,本土加上海外殖民地总面积达到了3600万平方公里,英国每年的经济总量达到了全球70%,

“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芝加哥和敖德萨是我们的粮仓;加拿大和波罗的海是我们的林场;澳大利亚、西亚有我们的牧羊地;阿根廷和北美的西部草原有我们的牛群;秘鲁运來它的白银;南非和澳大利亚的黄金则流到伦敦;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植茶叶;而我们的咖啡、甘蔗和香料种植园则遍及印度群岛;西班牙和法国是我们的葡萄园;地中海是我们的果园;长期以來早就生长在美国南部的我们的棉花地,现在我们正在向地球的所有的温暖区域扩展……”

肖乐天刚说完,刘易斯就笑了“原來你也听说过这句流传在英国的谚语啊,我承认虽然这句话太狂妄,但真的是事实……”

华若翰放心了,既然肖乐天知道英国的真实实力,那么以他的智慧就不难做出正确的决定,

“肖,你是一个懂得合作共赢的政治家,带着英国一起赚钱吧,只有和他们又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才是你自保的基础,要不你以为英国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壮大吗,”

肖乐天摆了摆手“哦,亲爱的老朋友,您误解我了,我并不是反对这个计划,而是我对横跨太平洋的技术有点担忧……”

“您应该知道,大西洋电缆足足失败了三次才最终获得成功,而太平洋的深海危险度比大西洋更严重,世界上最深的海沟,最大的洋流,还有巨型深海动物,不论是鲸鱼还是鲨鱼都能轻易的撞断电缆……”

“难度太大了,我们必须要进行电缆的技术升级和复杂的地形勘探,我的犹豫点在这里,我很怀疑现在的科技能不能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听到肖乐天的心里话华若翰终于放心了“你真是一个最在乎科技的亚洲政治家,你的担忧合情合理,我相信艾立国爵士会理解您的担忧的……不过你既然已经在东亚成功的铺设了一条电缆,那么沒理由我们就不能成功第二条啊,”

“不不不……亲爱的公使大人,太平洋的海底地形非常复杂,怎么说呢,亚洲大陆尤其是中国,那是一个远古大陆缓缓的嵌入太平洋,从中国沿海一直到琉球其实都是一个大大缓坡,我叫他大陆架……“

“这种地形非常适合铺设电缆,我们甚至可以直接铺在海底泥沙中,用不了三年泥沙就会覆盖电缆从而让电缆得到保护……”

“但是琉球东面可就不一样了,海水深度迅速增加,电缆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悬浮在海洋中的,这种海情下不坚固可不行,而且意外断裂的风险也会加大,所以后期保养费用将非常的高……”

“既然谈到了生意,我就必须要考虑到投入产出的问題,电缆的可靠性越高,公司后期的养护费用也就越低,我们的利润也就越高……琉球的家底可比不过英美,我们禁不起几次失败啊,”

华若翰拍了拍李秘的肩膀站起身來“既然你有一个合理的介绍,那么艾立国也就放心了,我受累再给你当一次说客吧,希望明天我们能先签署一份备忘录,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

华若翰走了,留下刘易斯一个人面对肖乐天,刘易斯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鼻子“嗯……有沒有酒,我想喝一点……”

“嗯,新教不是提倡禁酒吗,你这可是典型的违禁了……”

“哦,亲爱的肖,你不说又有谁能知道呢,我需要喝点酒放松一下,我知道你有好葡萄酒……”

法国进口的波尔多葡萄酒打开了一瓶,这是下人们早就在冰窖里提前冰镇好了的,随时要随时都可以提供冰镇美酒,

“啊……味道真的是不错,你太会享受了……”一杯酒缓解了刘易斯的尴尬,随后他终于直奔主題了,

“我……我其实只是想传达一下新教长老们的意见,就是……就是想确认一下你在汉堡曾经承诺过的事情……”

图穷匕见啊,这是图穷匕见,肖乐天早就猜出原因了,能逼的刘易斯喝酒才能开口的事情出了一夫一妻制之外,沒有其他的事情,

“关于我媳妇的事情,”李秘问道,刘易斯脸涨红了点了点头,

“不要怪我,毕竟你在全世界面前承认了你信仰新教,而且罗马方面正配合法国在进行造势,我们拼命说你好,可是教宗那边一个劲攻击你是骗子……”

“我们也是为你好啊,真的……”

又是法国人,肖乐天都快气疯了,历史上的法国就是这样的,拼命的为天主教廷当狗腿子,历代皇帝都是教皇的死忠,这里是天主教最忠诚的大本营,

这段黑历史要追溯到17世纪初的欧洲三十年战争了,那时候正统的天主教和分裂出去的新教都有自己的拥护国,在宗教和利益的双重矛盾中,一场旷日持久的欧洲大战爆发了,

可笑的是那时候的法国还是新教的支持者呢,但是战争结束后法国却投入了天主教的怀抱,看來欧洲人所谓对上帝的忠诚也就是各取所需罢了,

教皇需要世俗国家的税收和军队的保护,皇室需要教皇赋予他们权威來控制底层的民众,一切都跟生意沒什么两样,所以基督教义的分裂也就在所难免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我肖乐天算那根葱呢,居然劳烦罗马教宗开金口攻击,就不怕低了身份吗,”肖乐天愤怒道,

“哦,不要动怒,拿破仑三世和教宗的关系非常亲密,之前还派出过军队帮助教廷铲除异端,你侮辱了他教廷怎么能轻易放手呢,所以现在你必须要有一个态度……”

“态度,你要什么态度,你在北京可沒少吃我媳妇的饭,两个妻子你都见过,你说我丢那个,有本事你跟我两个媳妇提去……”

刘易斯让肖乐天挤兑的面红耳赤赶紧摆手“不不不,我不会去说的,你不要为难我,我吃过太多她们二位的手艺了,我真的沒脸开口……再说了,中国人的内宅我可不去,那不是你的忌讳吗,”

“肖,听我一句劝,只是名义上的一夫一妻,走一个法律程序而已,其实背后你愿意怎么生活谁会管你呢,欧洲的贵族们都是一夫一妻,可是情人多得数不清,这都是装样子的事情,希望你理解啊……”

“理解,那是不可能的……这里涉及到我未來孩子的财产继承权的问題,我的事业未來交给谁,抛弃任何一个都是对她的不公平,我怎么跟未出世的孩子解释,”

肖乐天一拍桌子“甭废话了,一口价给你们十座教堂,你们帮我把事情遮掩过去……”

“不不不,这不是教堂的问題……“

“十五座……“

“哦,你太为难人了,“

“一口价二十座,这是最后底限了,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限,那样会让我愤怒的,“

“哦,肖……那我只能勉为其难的帮你说说看了,”

肖乐天一下子就有了精神“你什么意思,原來你早就有了预案了,你丫的诈我……”说完冲上去就去掐刘易斯的脖子,

两人滚在地上,抡起了拳头,打的不可开交,但是屋子外面的龙爷却只是笑笑什么都沒有说,

十几分钟后两人喘着粗气在地上躺着,李秘感慨的说道“当初咱们在易县的大山里相识,那时候就是在地上摸爬滚打和土匪战斗,这才两三年的功夫,就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远,”

刘易斯也感慨万分“你说的都是废话,那时候你穷的浑身上下一个铜板都沒有,可是现在却成了东亚影响力十足的丞相,别看时间短但生活质量可完全不一样……“

“你现在的生活跟帝王又有什么区别,一句话日本就得派船专门给你送鲍鱼,我就纳闷了琉球的鲍鱼不能吃吗,你就是要用这种方式來证明你的权势,你就是装样子给外人看,”

“你变了,真的变了,当然了,作为你的老朋友,我还是喜欢你这样的变化的,这些年我在东亚旁观,我只能说一句……李秘,你干的真漂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