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 武士道之殇/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本的茶道继承的是唐朝时期的煎茶法,茶叶不是冲泡而是碾成末用水去煮,在唐朝时候人们还会同时碾碎一下豆蔻、肉桂、生姜等调味品,那时候的茶可真的算是一种古怪的饮料了,

日本这时候茶道当然放弃了那些辛辣的香料,选取的只是普通的茶叶制作成茶粉然后经过搅拌煎煮等工序,最后制作成一碗碧绿的茶汤,

值得一提的是,抹茶这个名词就是來源于日本茶道,其实所谓的抹茶就是茶叶的粉末,抹茶蛋糕,抹茶冰棍,这都是肖乐天前世大爱的口味,

日本茶道更恶心的一点就事茶会上所有人都是只用一个碗,从上到下沒人喝一口然后往下传递,不得不服日本人的抵抗力,真不怕传染病啊,

总之充满野趣的茶会让敌我双方火气渐消,在仁和宫亲王的点头示意下,西乡隆盛开口了“大河大人,大阪城下的数次冲突已经造成了军民不必要的伤亡,再次我提议双方冷静克制并停火……”

大河内政质点头道“停火当然是对的,但是我想贵军不会沒有条件吧,”

“当然有条件了,德川家已经控制大阪城二百多年,这是对天皇的不敬,请您的军队退出大阪城,将这座城池交交还给天皇直管……”

大河内政质眼睛一缩,心中暗骂这哪里是要一座城啊,这就是要整个关西之地啊,大阪如果丢掉了京畿之地可就全沒了,

“请问这是谁的提议,”大河内政质沒有回答却反问了一句,

西乡隆盛不会上这个当的,不论回答谁哪怕是把天皇搬出來,德川家一样可以用过去的例子來反驳,

“谁的提议,当然是全体日本人的提议,当然是全体忠诚于天皇的日本人的提议,京畿之地是天皇的京畿,这难道有错吗,”

大河内政质摇头叹息“错了,将军的统治是天皇授权两百多年的,德川幕府对日本的统治合法合理,现在天皇并沒有废除将军的职位,你们又怎能拿走天皇授权给将军的领土呢,”

“其实按照法理來讲,就连德川家的江户城也是天皇的领土,整个日本都是天皇的领土,我们德川家无非就是代替天皇管理罢了,这又怎能说属于谁呢,”

“想要大阪城,很好,请天皇先下诏废除将军的权利,之后再來谈其他的把,”

西乡隆盛笑了笑“您以为那是不可能的,大河大人是德川家赫赫有名的老中,幕府所有事务您都能一言而决,身为智者不会看不清天下大势,幕府已经迟暮,失败是必然的……”

“哈哈哈……”大河内政质狂笑了起來“失败了又能如何,日本该何去何从,如果沒有德川家替天皇治理日本,恐怕这二百多年依然是战国乱世吧,”

“现在西夷从海上而來,日本在洋人的攻势下苦苦抵挡,在这样危急关头,你们不想群策群力集中全日本的力量对抗外敌,却挑起内战,你们这就是国贼,”

“日本越來越乱,越來越虚弱这才是西洋人愿意看见的,本來我们就已经落后于世界了,又怎能架得住我们自相残杀,”

大河老中突然伸手指向西乡隆盛身后的高杉晋作“高杉晋作,你不是去过清国吗,在上海的两个月里,你亲眼看见中国内战是个什么样子,那样的惨状你忘记了吗,站出來,给我们说说……”

高杉晋作脸色苍白走出人群,偷偷看了看西乡隆盛最后拜服在亲王的面前“下臣于西洋历1862年,也就是咱们的文久二年乘坐千岁丸号渡海前往上海……”

“津港里面外国商船穿梭竞逐,市街上外国商馆鳞次栉比,一队队水兵从军舰上下來执行任务,苏州河上的外白渡桥只对外国人免费开放……”

“逃到上海的中国仕绅颜麈告诉我说‘弟自旧冬避长毛贼至此,今春三月,家屋已被焚毁,家中书籍金石图书一并而空,惨难言状’闻之让人潸然泪下……”

“清国的内战,根本就沒有胜利方,得利的只有英国人,战争只会让清国越來越弱,而西方则会越來越强,此消彼长恐怕中华数千年积攒的财富将烟消云散,变成一场空,”

仁和宫亲王长叹一声“可怜,大陆文明之邦怎么就弄到成现在这个地步,中国已绝,中国已绝啊,”

大河内政质点了点头“诸君,难道你们还看不透吗,我们之间杀的你死我活,伤的永远是日本的元气……停火协议我举双手赞成,但是大阪城我是不会丢的,”

西乡隆盛叹息摇头“对不起,大阪城我们必须要……不如这样,我们來一场武者的决斗如何,”说完一点头帷幕外一名传令兵背着认旗骑马冲下了山坡,

很快一百名顶盔掼甲的岛津武士从营地中走了出來,在城下町的边缘列队轻蔑的盯着远处的天守阁,

大河内政质长叹一声“非要如此流血死人吗,”可是看了看西乡隆盛坚定的目光,他只能点了点头,

紧接着大阪城城门大开,一百名手持太刀的德川家武士也开始在城下町集合,双方军阵开始鼓噪了起來,

倒幕大军的营地,还有高高的大阪城内都传出了野兽一样的吼声,所有士兵都在为自己家的武士助威“吼……吼……哈,吼……吼……哈,”

当气氛蹦到最紧张的时候,两百武士突然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喊杀声“鸭子给给……啊……”雪亮的太刀举过头顶,双方疯了一样的冲在了一起,

整个战争突然一片死寂,到处都是兵刃交错的撞击声,到处都是临死前的吼声,天地间一片血腥,

最原始的冷兵器格斗,带來的视觉冲突强烈的不可想象,刚刚砍下敌人头颅的武士却被另一名敌人刺穿肋骨,人头如同皮球一样被踢來踢去,动脉喷射的鲜血洒满大地,

残酷的战斗换來的是周围人群更狂热的怒吼,而山坡上饮茶的大人物们却不为所动,武士道最重要的一种精神就是将死亡神圣化,战死沙场是值得庆贺的,

谁都沒有注意到,西乡隆盛平静的面容下面却有着几分戏谑,这时候战争态势已经逐渐明朗起來了,毕竟德川家是二百年幕府,武士底蕴非常深厚,而江户城中的剑道馆也是全日本最多,最好的,

要不为什么坂本龙马要不辞辛苦去江户城学剑道呢,就是因为那里集中了全日本最好的剑道师傅,

可想而知德川家的武士格斗水平总体就比其他大名家要高一些,只要是公平的格斗,德川家还真不怕任何人,

杀声中岛津家的武士已经开始控制不住阵脚了,当四十多名武士被杀死后,岛津本阵开始后缩,

“西乡隆盛……看來你们要输了,”大河内政质笑着说道,

“哦,真的吗……”西乡隆盛眼中寒光一闪,就在这时候战场上异变突起,那些岛津家的武士突然从甲胄里掏出一把把的柯尔特左轮,

砰砰砰……一片枪火过后,德川家的武士战死一地,浓重的销烟过后战场上只有四五名德川武士还能站立,但是身上也都是伤口,

“无耻,你们是武士的耻辱……”德川家武士大口的吐血,眼中射出愤怒的火焰,

大河内政质啪的一声砸碎了茶碗“巴嘎,你们居然动用洋枪,你们居然违反了武士高贵的精神……耻辱,”

“哈哈哈……这就是耻辱吗,你错了,战争就是战争,胜利是唯一的目的,明明火枪比太刀要好用,我为什么要食古不化呢,”

“耻辱这两个字您还是送给洋人去吧,您看看他们会不会听你的,用冷兵器作战,已经落伍的幕府,早就该退出历史的舞台了……”

这时候战场上,岛津家的武士开始收割人头,不论是死的还是临死的,包括还能救活的,上去就是一刀,一颗颗人头被拎在手中,很快一个京观就堆砌而成,

大阪城这时候已经疯了,所有人守军痛骂联军的无耻,悲愤的吼声惊天动地,在天守阁上,偷偷乘船入城的德川庆喜已经快疯了,他目视岛津家的狂妄,眼睛红肿着,

“巴嘎,巴嘎,巴嘎……”德川庆喜用拳头猛捶栏杆,心头一阵阵绞痛,

这时候推拉门被打开,雾隐小鬼陪同一名法国人走了进來“将军大人,法军训练官歇多万先生來前來拜访……”

“您好,将军大人,据我观察战场态势已经对怎么越來越有利了,为什么您还要悲愤呢,敌人正一步步走进我们的陷阱,我们应该庆贺……”

“是啊,我们是应该庆贺,可是这场战争过后,我们的武士道究竟还能剩下多少,日本还是原來的日本吗,”将军哀叹,

“哦,亲爱的将军,我只知道世界是在不停的发展中的,一成不变的东西从來都沒有过……既然日本武士崇尚樱花短暂的一生,那么武士道又何尝不是一朵樱花呢,”

“迎接新时代吧,我想决胜的机会已经到來了,”

远方的山坡上,帷幕中已经一片大乱了,德川庆喜看的很清楚,双方的护卫已经拔出了刀子,虽然沒有动手但是火药味十足,

谈判终于破裂了,亲王拂袖而去,双方再也沒有停战的可能,大决战就要爆发,

注:心净的书友们,请大家拿起手机,打开维新,然后关注 wap_17k 这是17k网站的微信号,关注后,请在里面输入 @心净 这三个字符,

只要您能完成这简单的一步,网站就会给心净的书10张贵宾,这是很难得的机会,算是网站白送作者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