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 御锦旗/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争之道从來都不是一道简单的数学游戏,人多装备新当然占优势,甚至在大多数时候还占有决定性的优势,但是战场之上总是奇迹多发之地,因为决定战争的只能是人,也只有人才是战争的主宰……”

罗马号的船头,肖乐天凝望濑户内海碧蓝的海水和飞翔的海鸟,在舰队的正前方无数日本的渔船和商船被集中在一起押送到安全区域,岸边的渔船总有惊恐的目光投向这些高大的战舰,

三艘从法国人手里俘虏來的战舰,两艘护卫舰和一艘巡洋舰,这根本就不是亚洲能造出來的强大武器,高耸的船楼还有密密麻麻的侧舷炮门无一不证明了这艘战舰的恐怖火力,

肖乐天的舰队并沒有悬挂任何旗帜,所有日本人都不知道这艘舰队的主人是谁,虽然有一些聪明的商人猜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是他们是不会告密的,因为他们知道得罪了这支舰队也就相当于断绝了自己未來的财路,

肖乐天拿着手下的最新的情报,身边汇集着载淳、皮埃尔、龙爷、萧何信、蔡瑁、罗火、司马云……等等高层将领,这是大战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了,界町就在前方,再有半个小时的水路也就到了,

“好好看看吧,德川和法国人的计划到现在已经彻底曝光了,界町已经被松平容保和法国人攻占,现在一万大军正急速北上……”

“再看看大阪城细作之前发來的紧急情报,今天早上大阪城居然敞开供应米饭和豚肉,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大阪城已经开始紧急动员了……”

“豚肉,就是猪肉吗,”皮埃尔回忆之前看到的情报不解的问道“日本人不是不爱吃猪肉吗,听说他们认为猪肉是不洁净的,”

“屁,他们就是穷的吃不起,养猪不要粮食啊,日本一年能产多少粮食呢,当然了日本由于吸纳了很多唐宋的文化,而唐宋时期社会确实推崇羊肉、牛肉,这也算还日本人能找到的一个借口了……”

“正因为食物的眼中匮乏,所以日本自古以來养殖业都不发达,有限的口粮都要供应给人吃,哪里有富裕的粮食养家畜呢,能有几只瘦羊弱牛那就很不简单了,所以日本的海洋捕捞业很发达,他们必须要向大海抢食物……”

“但是不可否认,养殖的家畜尤其是猪肉由于富含脂肪所以这种肉类提供的能量要比其他食物要多得多,今天德川家居然反常的给士兵吃豚肉,这说明今天就是决战的日子……”

“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现在大阪城已经开打了而且规模肯定小不了,”

这是载淳第一次接触实战,小小的人现在满心都是临战前的狂热,祖先野性的血脉开始复苏了,横刀立马纵横沙场的梦一直在爱新觉罗家族的血脉中沉睡,就等对景时候沸腾呢,

“师傅,我们还能赶得上吗,我们有参战的机会吗,徒弟我愿意出战,您给我一次机会吧,”

肖乐天瞪了他一眼“一边呆着去,你才多大,就算初战也轮不到你……”载淳被骂的躲一边生闷气去了,

而肖乐天继续在地图上和众将分析眼前的战局“如果我是德川庆喜,我就会在今天向联军发起反扑,最好搞一次野战突袭,最好狠狠的羞辱一下联军的将领,然后逼他们立刻扑城……”

“沒错的,就是扑城,让联军在大阪城高大的城墙下流尽最有一滴血,最后一滴汗,消耗掉联军的体力和士气……当到援军赶到战场之后,一群疲劳的士兵对上全部西式装备的新军,后果不堪设想啊,”

“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加速冲上去,咬在德川新军的尾巴上,先击败这群法国人训练出的新军,然后我们再去进攻大阪城……”罗火吼了起來,

萧何信白了他一眼“胡说八道,这样做我们有什么好处,真当日本人是我们的朋友了,这场战争必须要等他们双方流尽最后一滴血,然后我们才能动手……”

皮埃尔也接过话茬说道“沒错,战争的本质就是利益,我们为什么给西南四藩提供那么多资金和武器的支持呢,目的不是为了让他们成功,丞相的目的是让咱们的势力深入到日本国内……”

肖乐天笑看外面连绵不绝的群山“是啊,这个国家盛产武士,而且拥有非常浓厚的忠君思想,这是多好的兵源基地啊,日本武士现在还沒有开化,他们拥有忠于主君的思想,但沒有忠于国家的思想,我们干嘛不趁机利用呢,”

“只要我们能够阻止日本的国家观念形成,我们就能让这种近乎于完美的职业军人体系保留下來,这是我们源源不断的大兵营啊,”

这时候随军记者雷奥刚刚照完一张照片,他突然笑着说道“之前我曾经和范镰掌柜还有诺贝尔先生聊天,还说道了日本的金银矿的情况……我们知道,凡是地质结构复杂多火山地震的地区,各种矿物资源就会非常丰富……”

“日本人就是沒有好的技术,要是引进我们普鲁士的工程师,日本的金银矿产量绝对能翻三倍,丞相可别忘记了这个大财源啊,”

肖乐天哈哈大笑“沒错,战争就是为了利益,沒有好处的事情谁会干呢,这么美丽的日本列岛,就不要进行工业化了,还是好好的保护起來,沒准以后还能发展旅游业呢,”

“好了,加速前进,攻占界町然后全军北上封锁大阪海湾,”

“是,”众将官齐声领命,然后回到各自的战舰上,突袭战即将展开,

肖乐天凝望大阪城方向若有所思的说道“德川庆喜啊,你到底会用什么方法激怒西南联军呢,西乡隆盛也算是一时名将了……”

冥冥中好像自有天定,肖乐天的担忧是多余的,日本武士对荣誉有一种变态的痴迷,德川庆喜的御锦旗偷袭计划正是激怒联军最有效的战术,

“玄武队……朱雀队……将军亲卫……鸭子哥哥……”四百最顶尖的武士如同热刀刺破黄油一样,桦山栗源的足轻本阵被撕开一条是米长的巨大缺口,决死的武士直扑栅栏,

所有武士都带着狰狞的恶鬼面具,喉咙里发出只有地狱才拥有的鬼叫声,栅栏后的火枪手吓的连装弹都忘记了,

镇守大本营的火枪兵用的还是老旧的前装枪,火药和弹丸都是分体的,需要通条死死的压实才可以发射,

这时候人们才真正体会到松平容保所说的‘心’是什么,拥有武者之心的德川武士可以顶着弹雨勇猛冲锋,而那些沒有武者之心的火枪手甚至有栅栏的保护都无法做到有效射击,

鬼脸和怒吼还有沾血的太刀吓的他们两股战战,甚至有人都尿了出來,火枪有节奏的射击也混乱了,其中一个傻缺居然带着通条就想射击,后果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炸膛,

“突破了……我们就要突破了……拉倒栅栏……”数十条绳索被抛了出去绳扣拴住木栅栏,武士们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后拉,

“吼吼……哈,吼吼……哈,”三声齐呼之后栅栏轰然倒地,

“板载,突破了……”武士冲入营地跟切菜一样放翻了那些守卫的火枪兵,冲锋的人潮直扑御锦旗而去,

这时候四百武士身后的火枪手们也疯了,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中冈慎太郎和高杉晋作本阵的射击,他们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紧随着武士的步伐冲了上去,

“掩护……给武士进行火力掩护……杀进去……毁掉御锦旗,”三千火枪手到现在只剩下一千二百多人,战损率已经超过一半但是士气居然沒有丝毫松动,

“死士,德川军派出的全都是死士,这得多少黄金激励士气啊……恶鬼啊,”

“御锦旗,他们的目标居然是御锦旗……”快回防,

在深深的本阵之后,仁和宫嘉彰亲王惊恐的扇子都掉在了地上,远方四百恶鬼直奔御锦旗而去,而旗帜下只有五十名僧兵在祈福保护,另外还有几名大神官,

御锦旗是天皇赐予的,代表的是天皇无上的权威,德川家怎么敢如此悖逆,亲王吓的脸都白了,

西乡隆盛也疯了“救援,全都去救援,保护住天皇赐予的旗帜,”

整个大营因为一面旗帜而混乱,所有士兵已经沒有了建制,完全是混乱的往旗帜下冲锋,可是时间差已经无法弥补,四百武士先锋已经跳上了土台,

五十名僧兵手持日本特有的薙刀,哇哇乱叫的向武士发起进攻,那几名身穿白色礼服的神官用手指着武士嘴里念着不知道什么咒语,应该是在诅咒这些恶鬼下地狱,

几名僧兵怎么可能是这群杀神的对手,一个冲锋过后神官和僧兵全都被送下了地狱,一名会津玄武队的武士第一个冲到了御锦旗之下,

“我……会津玄武队……小岛猛……斩旗在此,”那吼声如雷一样,顿时传遍了整个战场,

“不……”三万人的大营突然集体狂呼,冲锋的西乡隆盛还有坂本龙马等人一下子摔倒在地“天皇,天皇……”

远方的大阪城中,此刻一片死寂,所有呐喊助威的声音都沒了,人们眼睛中只有那一面旗帜,天皇的御锦旗,

德川庆喜双手死死的捏着望远镜“斩,斩,斩,”

小岛猛太刀寒光闪过,儿臂粗的旗杆应声而断,那一面御锦旗随着旗杆轰然而落,

注:剧情进入到gaochao战争阶段了,写的很艰难,非常艰难,如果大家看的还满意就在主站给点定阅吧,心净拜求了,

御锦旗是真实的历史,会津藩的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支武士队也是真实的,仁和宫亲王统领大军也是真实的历史,

大清隐龙虽然是穿越架空,这里所有的故事都是虚构的,但是历史的味道是真实的,如一杯老酒,心净陪着您一起慢慢品味,

你若不离,我就不弃,你支持心净一份,我就还您十份的创作热情,來吧,让暴风雨更猛烈一些,大神、土豪读者们,敢不敢主站來一个全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