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 武士之道/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无地藏王菩萨……南无地藏王菩萨……唵, 钵 啰 末 邻 陀 宁, 娑婆诃……”

大阪城的天守阁内,德川庆喜盘膝坐在榻榻米上,手里一串念珠,面前就是打开的推拉木门,远方的战场这里可以一览无余,

将军在为那些死士念经祈福,在日本的佛教中地藏王菩萨非常受人推崇,山间地头驿道两次,随处都能见到石头雕刻的地藏王菩萨,人们路过之时就会拜一拜祈求菩萨的保佑,

也许是因为日本武士道精神对死亡的推崇吧,主管地狱的地藏王菩萨就跟他们更亲近一些,这些战死沙场的武士,将军也希望能够得到菩萨的保佑,

四百武士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御锦旗被踩在地上甚至被肋差割碎,联军的荣耀被狠狠的践踏在大地上,可是这些死士也只剩下二百出头,

周围是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冲上來的联军士兵,他们好像忘记了自己手里有洋枪一样,他们只知道用自己手上的冷兵器來杀死这些叛逆,好像这样就能消了心中的那一口气一样,

“玄武队玉碎于此,”

“朱雀队玉碎于此,”

“将军卫队玉碎于此,”

二百德川家的武士用生命捍卫了他们的忠诚,死亡成就了他们心中所坚持的武士之道,他们肩背想靠,在土台上组成一个环形圆阵,太刀舞动如风,冲上來的敌军被杀推了一浪又一浪,

“來來來……你们这些懦夫……西国的胆小鬼让你们尝尝东国武士的厉害,”

“幕府二百年的恩养,怎么就养出你们这群叛逆,杀杀杀,”

武士一个个都杀成了血葫芦,日本太刀秉承唐刀秘法是世界上有名的冷兵器王者,可是现在就连这些名匠打造的太刀都折断了无数把,

“沒有太刀我们还有肋差,沒有肋差我们还有拳头,來吧让这一战永载史册,我们的名字将被后人永远铭记,”

这时候那一千多火枪兵也都疯了,四百勇士激励在前他们此刻热血沸腾,居然沒有一个人扭头逃跑,他们居然也冲进了营地缺口,

“我们是一起冲杀出來的,要死就死在一起,汇合,让我们兵合一处,”可是火枪兵在近身格斗中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们的牺牲除了让整个战役多了几分悲壮色彩之外,什么作用也沒有,

不,他们的牺牲还是有作用的,他们的死激励了整个大阪城守军的士气,现在整座城池一万士兵突然集体有节奏的吼叫了起來,

“吼吼……哈,吼吼……哈,”每一次吼叫他们都会用武器敲打自己的铠甲,整个城市被这悲壮的气氛所笼罩,士兵们悲愤的目呲俱裂,

火枪队很快就被淹沒在了人潮之中,而武士圆阵也被压缩的越來越小,很多受伤的武士被联军士兵拖到人群中,居然被活活的分尸,

悲愤的杀气直冲霄汉,天地都在落泪,一片云彩开始遮蔽了太阳,在战场东方的一片密林中,几名刑堂的情报员正用望远镜关注山下的战场,他们的身后躺着几名忍者,看服饰有联军的也有幕府的,

“乖乖,这群日本人真疯狂啊,联军为什么不用洋枪,弄弓箭一轮齐射也行啊,”一名刑堂,哦不不不,现在应该叫中央情报局了,肖乐天在年初直接剽窃了后世这个鼎鼎大名的机构名称,

中情局现在依然由王怀远來负责,仅在清国就下属西北、西南、两湖、两广、江浙、闽台、华北、京畿、关外、蒙古等十个情报分部,国内情报人员数量已经逼近十万,

王怀远负责的区域还不仅仅是大清内部,朝鲜、日本、俄国远东分部也归他管理,而琉球、东南亚、印度洋、北美包括欧洲的情报机构都由肖乐天直接管理,

肖乐天对情报工作的重视简直达到了变态的程度,可能因为穿越者身份作祟吧,或者是因为他尝到了预知未來的甜头,所以在肖乐天的战略中,情报工作甚至比新军的建设都重要,

现在中央情报局每年的拨款已经达到了四百万龙纹银币的规模,这在当时的世界上也只有大英帝国能够抗衡,多亏白银贸易和私铸银币的巨额利润了,要不然还真撑不起这个场面來,

天下沒有白花的银子,在巨额经费的支撑下,情报局对日本的渗透已经达到了极致,沒人知道日本的山山水水究竟藏着多少间谍,

游方的僧侣、贩运的商人、码头的装卸工、载歌载舞的艺妓、还有那些落魄的野武士和忍者……谁都说不清这里面那些人就是肖乐天手下的间谍,

倒幕四藩根本不知道北海道现在还藏着五千更精锐的新式军队,那是德川家的杀手锏,他们也不知道会津若松城内训练了一万新军,而这一切都逃不过肖乐天的眼睛,正是因为有海量的情报支持,肖乐天和皮埃尔等人才会那么准确的判断出敌人的计划,

大阪战场周边的观察哨不止这一个,新手情报官的问題让在场的人嗤之以鼻“你太嫩了,你根本就不懂日本武士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秉承这种精神的人有时候很狡诈,有时候又很愚蠢,”

“日本将领对于战术的理解还是很精妙的,看看德川家的战术制定吧,把欺诈几乎用的到了极致,而且真舍得下鱼饵啊,现在倒幕联军已经被他控制住了节奏,如果丞相不出手的话,我看联军这次是输定了,”

“战术上的狡诈无法掩盖武士道精神过分狂热的事实,你看看现在御锦旗被毁之后,联军已经彻底疯了,不是他们不知道洋枪和弓箭好用,而是他们必须用这种手刃仇敌的方式來给天皇赎罪,”

“明白了吗,他们认为武士的尊严已经随着御锦旗的飘落而坠入泥潭,他们必须要用血來证明自己还是一名勇敢的武士……与其说他们这是在为天皇赎罪,在为武士道精神赎罪,还不如说是为了他们心中的恐惧赎罪,”

“恐惧,”身边几名新情报员不解的问道,

那名领头的情报官冷笑的说道“我自幼就跟海商跑船做生意,江南到日本我跑过沒数趟,那时候我就对这群日本人有点感悟……一个自古以來就被台风、地震、火山、战争和饥饿所困扰的民族,怎么可能心中沒有恐惧,”

“日本人,谁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就算你贵为大名,一场天灾活着战争也就击垮他了,所以他们骨子里就有一种不安全感,那是一种活不下去恐惧……”

“后來我有幸听过三次丞相的小课堂,我们日本情报局的重要骨干聚集在一起听丞相的讲解,那时候我才知道日本人这种疯狂的武士道究竟來源于哪里,”

“丞相说了,武士道的疯狂其实就是日本人心中所有恐惧因素的汇集,他们无法改变这座岛残酷的自然环境,而历史上日本两次进攻大陆的企图也被中原文明给粉碎了……既然无法改变环境,那么日本你就只能改变自己了……”

“为什么要笑看死亡呢,还不是因为就算你不笑看,这个破岛上指不定哪天地震就把你给埋葬了呢,恐惧也是一天,笑看也是一天,既然死亡无法避免,那就要逼着自己笑看死亡,战胜恐惧是每一个日本武士必须要学会的生存技能……”

“因为,日本人沒有退路,他们的身子已经泡在地狱里了,难道他们还要让自己的心也泡在地狱里吗,”

“看见了吗,这些疯狂的士兵已经开始凌迟那些德川死士了,尸体变成了一片片的碎肉并混合着烂泥踩在他们的脚下,只有这么做才能洗刷掉他们失去御锦旗后心中的那份愧疚和恐惧……”

“也只有这样,才能欺骗过自己的心,才能让他们的后半生心里过的舒服一点……”

几名情报员无比崇拜的看着指挥他的情报官,心说怪不得人家是领导呢,这眼光就是比我们高啊,

而那名情报官老脸微红心说,我这也就是现炒现卖,上个月刚刚接受的培训,丞相嘴里出來的道理能不牛吗,

“哎呀,你们快看,御锦旗下已经被攻破了,屠杀啊,这就是一边倒的屠杀……快快快,向大海上发信号……”

倒幕联军的大营此刻已经成了修罗地狱,火枪兵全都陷在了人潮之中,愤怒狂吼的联军士兵抓住每一名德川死士,用各种武器往他们身上捅,甚至用牙齿咬用手去撕,

那些损毁御锦旗的武士受到最恐怖的惩罚凌晨,血肉被刀子切成一片一片的,甚至有人抓起人肉就往嘴里塞,

“我小岛猛玉碎于此……玄武队为主公尽忠了,”

“我潜江二郎玉碎于此……朱雀队为主公尽忠了,”

“德川田村玉碎于此……将军亲卫队……为主公尽忠了,”

滚滚人潮中,挣扎的武士喊出自己人生最后一句话然后被吞噬淹沒,德川军三千死士全部玉碎在御锦旗之下,

德川庆喜眼泪滚滚而下,他跪在地上向死去者扣头“哈伊……我德川庆喜代表幕府收下了你们的忠诚,请放心辞世吧,诸君已经成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