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 炮轰界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界町就在眼前,五百足轻看守着这座沿海的商业小城,所有的路口和码头都被堵死了,滴着血的人头京官震慑着那些企图逃跑的百姓,

沒人敢反抗,商人狡诈善欺是真的,但是他们天生就怕强权和暴力,尤其是在军队这个暴力团体面前,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但是界町的战火远沒有结束,就在所有胆战心惊等候大阪血战落幕的时候,远方的大海上突然冒出一艘艘巨大的船帆,

远方的舰队船速非常快,不一会的功夫界町的士兵和百姓就全都看见那一面面典型西洋风格的船帆了,

“快看……那是洋人的船,老天啊,咱们日本今年这是怎么了,南无阿弥陀佛……”

“列队……火枪手做好战斗准备……”士兵们眼睛贼的很,多老远就看见战甲侧舷上密密麻麻的炮门了,

來的正是肖乐天的远征舰队,界町是舰队北上必须要拔掉的钉子,卡住这里也就卡住了德川军的水上退路,

肖乐天平静的看着罗马号上的水兵进行备战,蔡瑁就在他的面前下达各项命令,船帆下降减速,火炮手做好了射击准备,陆战队员已经控制好了小艇,就等炮火响起之后就开始抢滩登陆,

蔡瑁走到肖乐天的面前立正敬礼“请丞相下令,”

“这种规模的战斗就不要我來下令了,海军的指挥权交给你,陆战队的指挥权交给罗火吧,你们俩把这事儿办了……不过就是一个界町加上几百士兵,我就看戏就行了……”

“是,丞相,”蔡瑁敬礼后退两步然后扭头向全军下令“罗马号右舷三连射……轰散那些杂兵,”

甲板下的火炮手早就做好准备了,十五门最新的前装线膛炮早就做好了准备,炮手一拉燧发装置,一串火星就钻了进去,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过后甲板内全是白色的销烟,呛得士兵们一阵阵的咳嗦“清理炮膛,准备二次装药……”

这时候甲板上一片欢腾“太好了……一炮定输赢……太带劲了……”

“停止射击……陆战队放船下海……快快快……”这时候界町的码头上已经爆炸声连成了一片,肖乐天惊讶的看着连锁爆炸几乎覆盖了整个码头,他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这这这……这日本人不懂安全条例,难道法国人也不懂吗,”

仅仅一轮齐射,被堆放在界町码头的无数弹药箱就被点燃了,爆炸撕碎了日本士兵的军阵,浓浓的火光隔着多老远都能看见,

一艘又一艘的小艇开始在大海上划动,罗火手持指挥刀站在最前面的一艘小艇上正大声疾呼“速度,速度……都沒吃饱饭吗,马上攻占界町,不能让任何人逃出去……扑面大火绝对不能让敌人发现浓烟……”

士兵们喊着号子挥动船桨,小艇跟赛龙舟一样向前猛冲,船头都快要翘起來了,船头刚刚接触到浅水区,罗火第一个跳了下去,手中指挥刀向前猛劈“兄弟们……跟我冲……”

将军身先士卒,士兵那个敢不拼命,再加上这是亚洲第一支开化的现代军队,士气都不用鼓励,数百名士兵噼里啪啦往海水里跳,直接从浅水区冲上了岸,

“快快快……马上结束战斗……立刻封锁路口,组织百姓救火……”毛瑟步枪哗啦啦一片枪栓拉动的响声,

这时候的界町根本就沒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五百守军在那场爆炸中阵亡将近一半,剩下的也一个个耳聋目眩,站都站不稳了,

毛瑟一轮射击之后,罗火就紧急下令停火,杀这种沒有抵抗力的士兵真的毫无成绩感“不要管这些废物,马上封锁界町……让这群老百姓赶紧灭火,”

肖乐天站在甲板上看着一边倒的战局长叹一声“哎……未來百年将是火炮称王的时代,也只有装甲车、飞机能够取而代之了,”

“什么是飞机,什么是装甲车,”机灵的载淳在一旁问道,

“呵呵,我说了吗,你听错了……啊哈哈哈……”李秘笑着摇头回避了这个话題“载淳,你要记住了,未來战争的主流就是火力输出,重机枪、火炮将成为陆军必备的武器,看看这一轮炮击所带來的战果吧,如果单纯用步兵抢滩,你说我们会死多少人,”

“西洋的战舰为什么厉害,其实就是因为每一艘战舰都是一座移动的炮兵营地,一艘战列舰上百门火炮,一次齐射就能把敌人的阵地变成一片火海,就算是铁人也得给你烧化了……”

“回头我会带你去上海转一转,你仔细看英法的租界,那选择的位置非常巧妙,全都是在战舰的火炮射程之内,也就是说只要发生战争,大海就是他们的阵地,火炮就能隔绝一切敌人的冲锋……”

载淳眨巴眨巴眼睛突然说道“那师傅以前曾经教过我,火炮的技术也是日新月异的,射程、火力还有威力将來都会成倍的增加……那这么说,英法在上海的租界也会同时跟着长大呗,”

“啊哈哈哈……臭小子真聪明啊……现在你又学会了一招,军事科技进步带來的地缘政治变化,这是你自己悟出來的,臭小子够意思,”

载淳让师傅夸的脸都涨红了,小拳头攥的紧紧的,

这时候罗火已经结束了战斗,狂奔的陆战队员很快就封锁了界町所有的出口,步枪刺刀威逼着市民开始救火,码头上的浓烟渐渐消失,

“罗火将军回船,界町留下三百陆战队员防御,拆毁界町的栈桥,破坏城外的道路……”

三百陆战队是根本守不住这么大一座城市的,他们所起到的作用只能是破坏这座城市的基础设施,堵住敌人撤退的道路,

码头的木质栈桥被拆毁,城外的道路被炸药弄出來的小塌方所堵塞,甚至一些生长了几百年的树木也被砍掉堵在了路上,德川家的水上退路被彻底隔绝,

在界町百姓惊恐的目光中,舰队开始北上,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三个小时德川家的新军就能抵达战场了,

三个小时对于普通人來说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也许就是几圈麻将,也许就是一次品茶聊天的功夫,但是对于战场來说三个小时就如同三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大阪城已经成了血城,联军大营把那些死士全部凌晨之后,人们捧着御锦旗的碎片放生大哭,仁和宫亲王甚至悲戚到昏厥,西乡隆盛以刀刺面,鲜血从额头瀑布一样的往下流,他发誓要屠杀大阪城内所有的活物,

“屠城,屠城,屠城,”西乡隆盛脱掉右臂衣服塞在腰间,赤着半个胸膛手里扬着太刀走在最前面,身后中冈慎太郎、高杉晋作、山县有朋……甚至连伊藤博文这样的文官都跟随着主将持刀向前,冲着大阪城走去,

甚至连一直都冷静的坂本龙马也在队伍之中,这时候的联军情绪实在是狂热,坂本龙马要是敢说一句不同的意见,绝对会被斩杀在当场,

将军们都上战场了,士兵和武士们就更别说了,他们扛着各种攻城武器,开始向前冲,所有人都高喊着屠城的口号,

大阪城头玉碎之声也已经喊破了天,直到此刻德川庆喜终于现身了,他站在天守阁的围栏边上大声疾呼,

“我最忠诚的武士和士兵们……敌人要屠城了我们应该怎么办,”

“玉碎……玉碎……”海浪一样的声音一波一波响起,

“沒有错,我德川庆喜就站在这里,我们不是待宰的羔羊,他们要屠城我们就要反击……玉碎,玉碎,玉碎……”

战斗在一片阴云的笼罩下爆发了,漆黑的人潮扑向大阪城垣,数百架云梯搭上城头,最残酷的蚁附攻城开始了,

西乡隆盛喊叫着也要登上云梯,但是身边的近卫武士死死的挡住了他“将军请您压阵,让我们替您去死……”所有人都在往后拽他,武士一个个冲上云梯,

西乡隆盛目呲俱裂,嘴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吼声“让我上……滚开……屠城,”就在这时候头顶上一桶沸水突然泼了下來,

“将军,”一声大吼两名武士把他扑倒在地,滚开的沸水烫在他俩的背后,人肉味都已经冒了出來,

疼的面目狰狞的武士对西乡隆盛大吼道“将军……您的位置是在大帐内,您是指挥官……送死的事情让我们來……”说完他忍住剧痛从地上跳起來向城头攀爬而去,

直到这时候西乡隆盛才算清醒,他任由一名又一名的武士往后拽他,一直推到距离城垣五十多米处,直到这时候他才站住了脚步,

“联军的勇士们,我西乡隆盛就站在这里,我作为最后的总预备队……我会看着你们攻城,我会作为最后一名死士扑上城头……”

“要么我们全军都死在这里,要么我们就攻下大阪城……屠城,”西乡隆盛吼的如同野兽一样,

“屠城,杀啊……”

“鸭子给给,板载,板载……”

“快看啊,龙马君和慎太郎已经突破城头了……第一道城垣已经拿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