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 二之城垣血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坂本龙马和中冈慎太郎两人被号称倒幕势力中的海陆二将,坂本龙马的海援会和慎太郎的陆援会,都是倒幕势力中非常重要的力量,

其中海援会还被称为倒幕势力的钱袋子,在真实的历史上坂本龙马通过西南海上贸易和军火买卖,给倒幕派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支持,

坂本龙马虽然挺善于经商,海援会的生意让他弄的有声有色,不过他可不仅仅只会经商,龙马君的剑术师承江户城北辰一刀流的千叶师傅,在日本当时的剑客中龙马君也算的上是一名高手,

这次疯狂的笼城战,龙马君是第一个冲上城头的,自从大战开始之后龙马君的心中就憋着一口恶气,自己的船中八策明明是为了日本好,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所有人的白眼,整个倒幕势力都对自己敌视,甚至有人喊出了叛逆的称呼,

龙马君知道,如果不是有肖乐天给他撑腰的话,也许自己现在已经被排除在倒幕势力之外了,更有甚者连小命都得丢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叛逆,坂本龙马杀的极其疯狂,手中一长一短两把太刀,腰间牛皮武装带上塞着两把柯尔特左轮,太刀劈练一样在城头泼洒着鲜血,手枪啪啪打的白烟四起,

“龙明君……小心身后……”一把太刀砍下一名偷袭武士的头颅,中冈慎太郎和龙马君背靠背大口的喘气,

“好样的,龙马君你用鲜血证明了你的忠诚,别人不信我慎太郎相信你的忠诚了……”

龙马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夺眶而出“诸君……血战,突破一之城……”在他的激烈下,海援队和陆援队的精锐开始从突破口扩大战线,这些天久攻不下的大阪城总算被敲碎了最坚固的外壳,

“突破了……板载,突破了……板载,”战场上联军其实如同,看着一面面德川家的认旗被丢下城头,欢呼声如海潮一样一浪接着一浪,

联军一方气势如虹,而德川一方则是困兽犹斗,退守二之城垣的德川军缩小了防守面积,火力反而更密集了起來,洋枪的弹雨扑打在一之城的城垣上噗噗噗的石屑纷飞,

很快坂本龙马的左肩就被子弹咬了一口,鲜血用手帕都堵不住,但是就这样他依然在城墙上狂奔,用自己的行动鼓舞着士兵们的士气,

就在这时候,一之城的城们被撞开了,带着足轻主力的山县有朋冲了进來“屠城,屠城,屠城,”疯狂的山县有朋抬头就看见受伤的坂本龙马还有浑身不知道是谁的血的中冈慎太郎,

“呦西……辛苦阁下了,西乡隆盛总指挥已经看见了您们的勇猛,一之城首功您已经得到,请回去休息吧,”

“什么,”中冈慎太郎气的在城垣上暴跳如雷“无耻,你居然如此无耻的抢夺我们的功劳……”

对于武士來从即将获胜的战场上被半途召回那是非常无礼的行为,山县有朋已经挑战了武士精神的底线,

坂本龙马拉了拉他的衣袖“慎太郎不要这样暴躁,山县有朋代表的是长州藩的利益,这次大战总指挥是西乡隆盛也就是岛津家在指挥,而西乡总指挥必须要考虑长州藩的利益,这是政治,你不懂……”

“看來西乡大人是要把攻破天守阁的功劳送给长州藩了……”

中冈慎太郎不懂什么叫政治,他只知道这样的行为已经让他受到了侮辱,可是战场上总指挥的尊严不容挑战,他除了骂人之外也沒有其他的办法了,

长州藩的士兵取代了海援队和陆援队开始防守一之城的城头,火枪手开始和二之城对射,弹雨在半空中对射,中弹者的惨叫不绝于耳,

亲卫搀扶着坂本龙马走到西乡隆盛的面前,龙马君推开亲卫向总指挥鞠躬致意“幸不辱命,一之城垣终于拿下來了,”

直到现在西乡隆盛才对坂本龙马有了点好脸色“恩,龙马君辛苦了,战后的功劳簿上会有你的名字的,现在请下去休息吧……”

龙马知道后面的功劳自己可就沒有份了,不过他也不是抢功劳的认,深深鞠躬之后龙马君回到了后营,

这时候山县有朋已经开始带着本阵向二之城发起了冲锋,城内通道里密密麻麻全是士兵,城头上的火枪手在拼命的压制敌人的火力,

“鸭子给给……屠城……屠城,”数千的士兵如野兽一样的嘶吼,整个城市都在震动,

天守阁内的德川将军冷笑着向下俯瞰“真的是杀生地狱啊,我知道你们这是要报两百年前的仇,那好吧我就给你们一个了断……”

随着将军的一声令下,二之城垣上突然被推开了十几块城砖,两挺加特林机枪被推了出來,训练了半年多的机枪手双人配合,一个匀速摇动曲柄,一个开始安装弹链,

突突突的铜音响起,两条火舌在密集的人潮中开始挥舞,中弹的士兵被打的浑身颤抖,一朵朵血花在胸口绽放,

“是加特林……是美国产的加特林……快退下,”坂本龙马曾经在琉球见过新军加特林机枪的演练,那火力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躯能够抵挡的,

“该死的,德川家背后一定有真正的欧洲军事专家,现在亚洲沒有几个人知道有这种武器,而且这种加特林有很大的缺陷,除非老手操作否则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坂本龙马说的沒错,第一代加特林采用的是手摇曲柄装弹模式,而手动装弹就需要极其的匀速否则就会卡壳,

但是人不是机器,混乱的战场上人很容易就杀红了眼,到时候想要匀速都很费劲了,所以加特林在战场上的故障率非常的高,这也是后來马克沁取代加特林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显然德川家是知道加特林这个缺陷的,所以他们针对这个缺陷进行了一次大胆的尝试,原本两个人操纵的重机枪,德川家居然用了三个人,

一人控制枪口的方向,一人装弹,而第三个人居然是聋子和瞎子,他这半年就是训练如何匀速的摇动曲柄,

这可真是天才的创意,聋子瞎子总不会受到战场气氛的干扰,果然曲柄摇的极其匀速,重机枪扫射了十分钟,居然一次都沒有卡壳,

山县有朋愤怒的目呲俱裂,他眼睁睁的看着弹雨在人群中犁出一条条死亡的空白,浓重的血腥气刺激的他一阵阵的晕眩,

“大人,前方顶不住了……敌人的火力实在太猛烈,我们根本就无法靠近二之城垣,您看是不是先撤退想想办法……“

“八嘎,”山县有朋一声怒吼手中太刀斜着砍向面前的足轻队长,一刀下去身首异处“你敢乱我军心,”

杀戮震慑住了在场的人,山县有朋指着大阪城垣吼到“就是这群叛逆毁了天皇的御锦旗,就是这群混蛋气的仁和宫亲王昏厥,就是他们让我们西军的颜面无存……”

“二百年前,我们西国一次次的败在东国大名的手上,织田信长、丰臣秀吉还有德川家康……难道我们以后还要让他们欺压二百年吗,”

“两百年积攒的气运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突破的机会,如果失败了我们上哪里再找二百年去……全军听令,突击,”

长州藩的武士心中拥有异于常人的骄傲,几百年受压制的历史激发起他们心中的血勇,当时就有上百名武士组成了敢死队,

“长州藩的死士在哪里,毛利家的忠臣在哪里,”每一声怒吼都换來一片回应,

“长州藩的死士在这里,毛利家的忠臣在这里,”一群又一群武士加入到了决死队,

这回他们挺聪明的,一个个用草绳捆扎起双层厚的门板,然后十几个人盯着这样的土盾牌就开始往里面缓缓的前进,

每走一步都有足轻士兵往上面撒土,当土坦克冲入一之城门之后,门板上已经堆积了二十公分的泥土,

第一代加特林火药威力其实只比步枪大点有限,对付这种双层加厚的盾牌根本就无计可施,日本人在战场上的小聪明还真值得称赞,

子弹噗噗噗的打在泥土上,下面的武士挤在一起一个个喊着号子用统一的节奏前进“吼吼……哈,吼吼……哈,”只有一些边缘的倒霉蛋别射中的腿脚躺倒在地,

“诸君努力……城门近在咫尺,”这时候哗啦一声响,头顶上热油滚滚而下,烫的四周的武士哇哇乱叫,随后火把被丢了下來火焰从盾牌上冲天而起,

“加速,加速……就用这把火烧掉城门,”死士们一声大喊集体狂奔,忍受着火焰的炙烤他们咣当一声把木盾牌戳在了二之城的城门口,

武士们身上都带了大量的火油袋,噼里啪啦就往火堆里面丢,很快二之城的城门就开始燃烧了起來,

火焰舔着木门发出滚滚的浓烟,长州藩的士兵们兴奋的欢呼雀跃,但是那些死士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在两架重机枪的交叉火力之下几乎全军覆沒,

“烧透了……快看啊,城门被烧透了……撞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