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3 夺权!沉船!/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备战,全体备战……开炮啊,都愣着干什么……”七十多艘日本関船开始调整姿态,甲板上到处都是士兵狂奔的身影,和歇斯底里的吼声,

现在就连不认识字的低级士兵都认出这艘舰队的主人了,亚洲只有一支军队用的是淡蓝色的军装,而且也只有一支军队才用得起西洋制式的战舰,

软帆技术亚洲不是制造不出來,但是软帆战舰需要的操帆手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也很考验操帆手的水平,亚洲自古就沒有多少海洋思维,这种专业对口的人才寥寥无几,

所以说亚洲现在所能生产的帆船,一水全是硬帆,甚至连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三宝太监郑和的舰队,采用的也是硬帆技术,

少装一点操帆手,就能多撞一些士兵,在当时亚洲将领的思维中,海战中火炮虽然厉害,但是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接舷战,就是最原始的肉搏,

这群日本海军当然知道自己船上的那几门小炮沒什么战斗力,所有七十艘战船此刻全都选择了冲锋,企图贴近琉球舰队进行肉搏战,

蔡瑁蔑视的摇了摇头“战术思想沒有错,但是代差实在是太大了……T字型战术,利用右舷火炮密集射击……自由选择目标,”

旗手开始在桅杆顶端发送旗语,很快各舰都做好了战斗准备,最新式的线膛炮内装填上高爆炮弹,随着自由射击的命令下达,整片大阪海湾上一片轰轰的巨响,

这是一边倒的屠杀,破烂的日本関船根本就不是新式火炮的对手,每一次爆炸都能在関船躯体上咬出一个巨大的缺口,海水滚滚往里涌入,

“太厉害了,敌人火炮太厉害……我们挡不住了……”轰的一声一群水兵被抛到了天空中在爆炸的气浪中支离破碎,

这一次齐射的轰响震动了整个战场,陆地上的士兵们一个个探头向南方观看,所有人嘴里只有一句话“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守阁内的德川庆喜喉头一甜一口血就喷了出來“怎么会这样,肖乐天为什么会参战,之前的情报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西南四藩拒绝了肖乐天出兵的要求,他们之间不是出现裂痕了吗,”

“神罚啊,肖乐天你就是我们日本的神罚,”

“将军大人,”一群小姓和亲卫冲了上來,赶紧扶着将军坐下,

“快……快向法国人求援,现在只有他们能够压制住肖乐天,快……”

这时候罗什公使和歇多万总指挥还有松平容保三人已经吵成一锅粥了,他们同样看见了大阪海湾上的杀戮,

罗什和歇多万眼睛里都喷火了“该死的,那是碎浪者号,那是罗马号,那是天琴座号,都是我们法国的战舰,卑鄙的肖乐天用阴谋诡计抢走了我们法兰西的荣耀,”

“炮兵***占高地……向大海进行射击……新军全部在海滩设防,准备和肖乐天作战……”

松平容保一听大惊失色“不,绝对不可以,现在我们应该全力以赴追击西南联军,彻底摧毁那三万精锐,只要我们能够控制住日本的局势,大海上的威胁就可以解决,”

“肖乐天跟西南联军绝对不是一条心,他并不是他们的盟军,我坚信这一点,肖乐天來日本是为了利益,只要我们能击败联军,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和肖乐天开启谈判……”

这就是政治家的思维,罗什当时就明白了,可是沒等罗什表达支持,歇多万却暴怒的吼了起來,

“闭嘴,我才是战场的总指挥,这些士兵都是我训练出來的,你们都得听我的……法兰西的荣耀不能被如此践踏,今天我们必须要向肖乐天开战……”

“全军听我的号令,停止追击,向海湾集结,准备对付肖乐天……”

“不,你这是乱命,”松平容保大吼一声“我们只有12门火炮,而敌人一条船上的火炮数量都比我们多,你不是教过我吗,未來的战争火力为王,”

松平容保死死的盯着歇多万“我不会用我们日本人的命去填你们法国人的脸面,我绝对不会让你的乱命得逞,”

说道这里松平容保突然大吼一声“我……松平容保……会津藩主……官位肥后守……我以德川家京都守护的职位命令你们……我勇敢的德川家武士,请你们站出來,接管军队,从此刻起,新军由我号令,”

一声吼震的周围人都傻眼了,但是几秒钟之后松平容保的白虎少年团和小姓包括贴身武士们,就骑马或者狂奔把这道命令散播了下去,

“松平容保大人下令……以京都守护的身份命令全军……德川家的武士接管军队……不要再听法国人的命令了……”

“追击,不要管大海,我们去追击西南联军叛逆……”

罗什和歇多万都疯了“松平容保,你这是在破坏两家的同盟……你这是在犯罪,”

“对不起了,如果我有罪,战后我会向你们切腹的,但是现在,我必须接管这支军队,”松平容保坚定的说道,

这时候军队中的法国教官团已经和手下的士兵产生了冲突,他们沒想到松平容保的一句话,就让绵羊一样听令的军队躁动了起來,

从一支支的连队中,总有一些强壮的士兵站出來,喊出自己和家族的名字,这些人就是军队中的武士,虽然他们沒有身穿铠甲携带太刀,但是他们拥有武家的姓氏,

在日本,平民是不可以有姓氏的,只有武士、公卿、大名他们才能拥有高贵的姓氏,在日本古代,拥有姓氏的人完全可以命令那些贱民,

法国教官都疯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半年多的训练,那无上的权威在此刻就这样被轻松的夺走了,这群日本士兵刚刚还顺从无比的眼神,此刻居然对他们敌视了起來,

“混蛋,忘恩负义的家伙,你们忘记了是我们法国人教会了你们战斗……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啪啪两声脆响,鞭子抽在一名武士的脸上留下两道血痕,

而武士沒有还手,他反而深深的鞠躬道“哈伊……感谢教官对我们的教导,恩情我们一生都不会忘记……但是我们毕竟是武士,我们是德川家的忠臣,我们不会忘记我们的主公的,”

说完武士扭头对刚刚向自己表达服从的士兵们喊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教官是我们的恩人,就算杀了我们,也是天经地义的,但是我们依然要听从将军的命令……现在听我的号令,一路向西,”

战场此刻已经疯了,德川家的新军在前面冲,而且还不时的装弹向西南联军射击,在他们屁股后面,气急败坏的法国教官们用皮鞭抽,嘴里拼命的骂,

这群日本士兵,果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挨打的就认倒霉,其他的人依然固执的去追击联军,

歇多万已经崩溃了“你们都是疯子,你们这些日本人都是疯子……你们看看啊,海面上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们不去救自己的友军,你们竟然还去追那些逃跑者,”

“大阪城你们不要了吗,你们连自己的将军都不要了,你还算幕府的忠臣吗,”

松平容保看着远方混乱的大阪城,再看看海湾内一边倒的屠杀,他虽然心疼的在滴血可是依然固执的摇头道“将军会理解我的,我相信将军的眼光,”

“该死的日本人,一个个固执的跟石头一样,呸……”歇多万一口浓痰吐到了地上“集合我们的军官团,我倒是要看看这群日本人能打成什么样,”

法国军官团把罗什公使保护了起來,五十多人抢占了一处高地,人人荷枪实弹的警戒周围,公使大人和歇多万利用望远镜开始旁观整个战场,

“我的上帝啊,肖乐天的海军这不就成型了吗,别说火炮手的射击准确程度了,单看哪些操帆手灵活的身姿,这都是老兵啊,亚洲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多远洋水手了,”歇多万不解的问道,

罗什公使毕竟掌握着法国在东亚的间谍网,他冷笑着说道“还不是哪些美国人帮着训练出來的,你知道现在被太平洋上的白银贸易被谁给垄断了吗,就是肖乐天……”

“我们都知道飞剪船三四十名水手就可以轻松操纵了,可是琉球每次白银贸易,飞剪船横渡太平洋,他们都往船上塞一二百名水手,除了练兵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用处……”

是的肖乐天的海军计划从他在塘沽建设洋行那一刻就已经启动了,而且肖乐天的思路非常清晰,先培育人才然后再等待装备,

任何武器都需要人來操纵,沒有人一切都是空谈,事实证明了肖乐天的英明,当三艘法国战舰被俘虏之后,仅仅用了两个月的磨合期,海军士兵们就已经可以灵活操纵了,

这次大阪海湾里的屠杀就更证明了琉球海军强大武力,七十艘日本関船在二十分钟的炮击内全部被摧毁,最后只有两艘破烂的战舰冲到了距离罗马号三十米的地方,

不过他们的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罗马号和天琴座号左右夹击,甲板上万枪齐发,甲板下火炮轰鸣,一阵白烟过后,最后两艘関船沉入了海底,

“好样的,兄弟们准进入大阪城,让我们见识见识京畿之地的风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