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 天守阁上的争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是正常战役最关键的时刻,肖乐天趴在二之丸的城墙上,他也被这场杀戮所震惊,尤其是当他知道德川家现在的新军总指挥是松平容保之后,他更添了三分钦佩,

在真实的历史上,松平容保是戊辰战争中最具悲情的人物,他的会津藩是整场战役抵抗最顽强的地区,白虎少年队的事迹是熟悉那段历史的人所唏嘘不已的,

当战争已经逼得十多岁的孩子上战场之后,用悲壮这两个字已经无法形容战争的残酷了,

“谁能告诉我,这次松平容保是不是带出了他的白虎队,”肖乐天放下望远镜突然问道,

肖乐天身边长期都有几名情报联络官为他提供服务,他们很快就给出了答案“是的丞相,我们在界町的情报官已经审讯清楚了,白虎队就是松平容保的先锋,在攻陷界町的奇袭中,他们立下了第一功,”

肖乐天长叹一声“果然是一首悲歌,历史确实有他自己的惯性,无论我怎么用力的改变,很多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

丞相经常说一些奇怪的话,这不是秘密,每次遇到丞相说怪话的时候,人们第一的选择就是沉默,因为他们知道丞相每一句奇怪的话都是有深意的,

除了那些最早跟随肖乐天的兄弟之外,其他的人都不敢问这些话的含义,因为这是肖乐天的逆鳞,曾经有几名秘书官因为多嘴多舌被肖乐天开除出丞相府,而且终生都在情报局的监视下生活,

“突破了,松平容保的武士突破了……”随着周围人的一声吼,肖乐天赶紧举起望远镜,在他的镜头内,白虎少年队正向西南联军的武士发起进攻,

肖乐天从來沒有见过这样敢战的少年,所有稚嫩的脸庞上沒有任何恐惧,太刀砍断敌人的喉咙他们的眼神中沒有一丝的怜悯,

而且这些孩子好像对痛苦是免疫的,肖乐天亲眼看见有一名少年团的武士,长相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肚子已经被砍开了,肠子都流了出來,

但是疯狂的少年,把肠子往回一塞,然后左手捂着伤口,右手接着持刀再战,其勇猛让对面的成年武士都退避三舍,

肖乐天好像听见那些少年嘴里在喊着什么‘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是一群将忠诚当做毕生使命的孩子,后世虽然很多人在攻击这些孩子的愚忠,但是肖乐天知道那并不是愚忠,他们只不过沒有遇到一个好的领路人罢了,

“无论是敌是友,这种精神是宝贵的,勇敢、忠诚、牺牲……也许有人说这种行为是傻子,确实这个世界上是有很多人正在为错误的道路而去牺牲、奉献,但是路走错了,不代表他们坚持不懈走路这件事是错误的……”

萧何信听着丞相的喃喃自语心中若有所悟,他是最早追随肖乐天的人,当初在太白顶上他就是肖乐天的贴身侍卫,他太明白肖乐天的心了,

“丞相说的沒错,日本无论是我们中华的敌人还是朋友,无论他们的身份立场如何,这个民族所特有的一些精神是值得尊敬的……就如您说的一样,那些孩子并不愚蠢,相反他们都是一块块绝美的真金,只可惜领路的人太差劲了,金子被活生生的浪费在错误的道路之上了,”

萧何信目光炯炯的盯着战场低声说道“要不我去天守阁一趟吧,我是一个瘸子,他们总不能连一个瘸子都怕吧……”

肖乐天沒有说话,那意思很明确就是默认,萧何信扭头撑着拐杖向内城走去直奔天守阁,

登上一层又一层的楼梯萧何信來到双方对峙的楼梯口,对面的德川武士挥舞着火把声嘶力竭的吼道“退后,所有人都不可以靠近,退后……”

萧何信冷笑着走过去“我叫萧何信,我想你们德川家应该听过我的名字,琉球丞相座下的瘸子将军就是我……”

“看见我这条腿了吗,那是在欧洲战场负的伤,怎么了,你们连我一个瘸子都害怕吗,”

就在武士不知所措的时候,天守阁内响起德川庆喜的声音“我知道你的名字,肖乐天手下最有名的智将……五郎,让开路请客人进來,”

萧何信走上天守阁,周围的德川重臣们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别看上來的只是一名瘸子,可是金质帽徽和领章证明了他在琉球军方的崇高声望,而且他的身上拥有浓浓的上位者气息,此刻如孤虎入狼群一样,充满了不屑,

“我的腿脚不方便,恐怕沒法盘膝坐在榻榻米上,给我一把椅子……”

“八嘎,见到将军大人为何不跪……”仓啷啷一片太刀出鞘的声音,

“切,将军又如何,我见到大清的皇帝都沒有下跪那一说,欧洲普鲁士的国王都给我敬过酒,我为什么要跪,撮尔小邦……”

嘲讽,极度的嘲讽,整个天守阁内所有人的脸都涨红了,知道什么是最有效的嘲讽吗,其实很简单,你只要说的全是事实,自然是最有效的,

肖乐天的军队在欧洲和北京城内干过什么,德川幕府都很清楚,他们知道萧何信说的都是真的,可是这种无法反驳的真话才是最刺人心的,

德川庆喜深呼吸平静了一下情绪“给萧将军搬椅子,给我们也搬椅子过來……”

“不必了,时间紧迫我就站着说吧,我这次來是带着丞相和平的希望而來的,我建议将军大人马上向松平容保下令让他停战,这场无意义的杀戮不要进行下去了,”

“沒有意义,”大河内政质厉声问道“这是日本统一的一战,我们绝对不能允许西南四藩这群叛逆背叛幕府……”

“可是你们已经无法取得胜利了,琉球海军和陆战队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不不不,你们不是,你们只不过是日本的过客,虽然我承认肖丞相的军队很强大,但是你们的数量太少了,你们根本就无法吞并日本,”

“你们要的只不过是利益罢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只要你们停止炮击,做壁上观我们德川幕府一定会给你们比西南四藩更多的利益,”

萧何信冷笑道“你能代表将军,”

“对,他能,大河老中所说当然能代表我的意见,”关键时刻德川庆喜还是要给自家的大臣撑腰的,

就在这时候,天守阁南面的大海上又传來一阵密集的火炮声,一发发的炮弹划过天空,向战场上飞去,

轰隆隆的爆炸声中不知道又有多少新军成了炮灰,萧何信借着火炮之威大吼一声“利益,你跟我们丞相提利益,你们日本贫瘠的国土又能提供什么利益,你们一年的财政收入都比不上我们一间乐天洋行……”

“不仅如此,你们还把大量的财富浪费在内战上,继续打,拼命的打,你以为你们最终消灭了西南四藩就能统一日本了,恐怕到最后元气大伤,日本流干最后一滴血,便宜的却是那些西洋列强吧,”

“你们这些无知浅薄之徒,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国家要进行初步的工业化需要多少启动资金,你们知道培养一名属于自己民族的造船师、工程师、科学家需要多少钱财,就算是用同等重量的黄金也是不够的……”

“就凭你们日本这点家底,你们还能折腾几次,还不醒悟吗……我家丞相说过,亚洲乃是亚洲人的亚洲,我们每一次内部冲突都是西方文明一次渗透的绝好机会,我们打的越惨他们也就越开心,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

萧何信此刻简直是苏秦张仪附体,无双辩才让周围所有人都听呆了,既然日本人说道了利益的问題,那就好好给你们讲讲什么是利益,国家民族的生存和发展权才是最大的利益,

一座现代化的造船厂,投资怎么也得二三百万两纹银,大钢铁厂呢,化工厂呢,军工厂呢,精密机械局呢,一桩桩一件件加在一起何止上亿两白银,

从來沒人给日本人算过这笔账,天下也沒有那个国家会真心看着日本富强,真传一句话,假传半本书,萧何信今天给这些人所展示的就是最最核心的国家民族利益的问題,

“停战吧,丞相仁慈不愿意你们死太多的人,别以为法国人是真正好心眼,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绝密的情报……”

萧何信故作神秘的说道“三年之后,法国必将有一场战争,到那时候恐怕法国皇帝命的保不住了,你们居然现在还想上这条船,愚蠢,”

“纳尼,”天守阁内所有人都惊呼了起來,这时候大阪海湾上的火炮光芒隐隐投入到天守阁之内,天色已经越來越暗淡了,

这时候楼梯口突然传出肖乐天平静的声音“沒错,法国现在内忧外患已经相当的严重了,拿破仑三世登基之后一连串的穷兵黩武虽然给法兰西占领了很多的殖民地,但是殖民地的利益却沒有输送到普通民众的手里……”

“贫富差距越來越大,底层民众的怨气也越來越多,这时候只要有一次大的败仗,恐怕国内就得大乱,之前琉球的惨败估计法国报纸都得说成平手……”

“冷静的想一想吧,法国根本就不是你们日本的依靠,相反的你们现在和他们的同盟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敌人清算你们的借口,”

“真正到了那时候,你们日本用什么來保护自己,靠这种两败俱伤后的残破躯体,我真不知道日本现在的家底究竟还能练出几只这样的军队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