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 停战令/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人生最大的金手指当然就是他对后世历史的了解,一个能够窥探到历史走向的人在人类历史上那都是神一样的存在,他们被称为人类世界的指路人,

虽然穿越者会对历史造成一定的影响,甚至会彻底扭转人类世界的走向,但是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历史的进程就像一辆沉重的蒸汽机车,往任何一个方向行驶都需要提前积攒非常强大的势能,

穿越者不是不可以改变历史,但是穿越者无法改变那些堆积的势能,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穿越者能够提前预知太平天国的诞生,也知道这个政权会带來十多年的内战并最终灭亡,

虽然他知道,但是有时候他也无法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因为他无法解决事件发生之前所堆积的势能,

什么是太平天国起义的势能呢,满汉之间的的矛盾积累这就事势能,卖官鬻爵堵住很多读书人的晋升之路这也是势能,西洋列强一次次的进犯挑起的民族仇恨也同样是势能,当然还有后世人人都明白的土地兼并,当贫富差距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种暴力冲突必定会演变成一场战争,

看看,穿越者不是万能的吧,他能够预知未來,却很难改变未來,除非他拥有强大的实力能够对抗那些巨大势能,这才能扭转那一辆蒸汽机车的前进方向,

所以肖乐天很聪明,他知道螳臂当车是什么意思,所以肖乐天不会造反,他甚至连琉球的反都不会造,他只是游离于东亚大陆之外,做一名亚洲势力的搅屎棍罢了,

那里不会点哪里……不不不,说错了,应该是哪里不顺搅哪里,满清也好琉球也罢,甚至包括日本、法国、美利坚……肖乐天这根搅屎棍总能找到敌人的软肋,然后顺势一搅合,把平静水面下淤积的臭淤泥给翻腾起來,

只要敌人混乱了,肖乐天就能从中渔利,这一点简直是屡试不爽,今天拿來对付这些沒什么见识的德川家重臣,那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德川庆喜呆呆的望着木柴堆后面的肖乐天,听着如掌上观纹一般精辟的时局分析,从亚洲到欧洲,从法国到英美,尤其是德川家仰仗为泰山之靠的法兰西,更是被肖乐天分析的入木三分,

从大革命再到法皇复辟,从拿破仑横扫欧洲再到普鲁士和法国的百年仇恨,英国和法国的战略联手再到他们之间的海洋利益冲突……等等等等,最简练的语言却给这些日本人最大的心理冲击,

能够把大道理、复杂的局势给讲简单了,这是真本事,肚子里沒有干活可是不行,德川庆喜听的脸都白了,

“愚蠢啊,愚蠢……你们那些所谓的新军战术我都看过了,简直是愚不可及,你们让法国人玩死了都不知道吗,”

“还列队射击,还你丫的敲小军鼓,那是拿破仑时代的战术好不好,那是滑膛枪时代的战术你们懂不懂,”

“现在的军事技术已经走向了线膛化,战争艺术早就变样了,炮兵也都普及了高爆炮弹,你们拿着100年前落后的战术还当宝贝呢,”

“少用那样的眼神瞪着我看,我知道你们不相信,那我就给你点干货,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现代化的战争……”肖乐天说完一努嘴,他身后的御用摄影师雷奥就丢到了天守阁一本厚厚的相册,

“这是我拍摄的普奥战争的照片,都是最绝密的画面,各国报社都沒见过,今天便宜你们了,看完记得还给我……”

德川庆喜和那些重臣们一拥而上,趴在榻榻米上撅着屁股翻看,身后萧何信能看见他们翻到了那一页,自然就成了义务的讲解员,

“这一张是战争前的大军集结,现在的普鲁士铁路总里程已经不亚于英国了,所以战争的调动都是依托于铁路,火车上运载物资和精锐部队,道路两旁行走的是普通的步兵队……”

“这是普鲁士的观测气球,就是今天你们看见的这种热气球,战场的测绘工作有一半都依赖于他……”

“奥地利多山地和丘陵,这是我们在山顶上拍摄的普军营地,光这一片山谷就驻扎了二十万人……”

一幅幅的照片让在场的德川重臣触目惊心,等翻看到最后石桥高地血战那一部分,德川庆喜眼睛一下就亮了,他浑身鸡皮疙瘩起了又消,然后又起又消,

萧何信用拐杖点了点照片“看见了吗,这就是我家丞相第一次所展示出來的全新战法,阵地战,也叫战壕,我们就是用这样的战术才击败了奥地利的贵族军团……”

三层立体的战壕内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中普联军在这里开始向敌人进行射击,透过照片人们都能感受到阵地上的弹雨,

肖乐天的残血旗就在阵地正中飘扬,照片上的丞相正一脸杀气的准备向前冲锋,后面两名士兵都拽不动他,

战壕前的缓坡上到处都是西洋人的尸体,这些在亚洲横行无忌的洋人们,却在肖乐天的军队面前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直到此刻德川庆喜和他的臣子们才明白肖乐天为什么成为了亚洲最新崛起的新星,人家这地位是用生命和鲜血换來的,可不是靠的阴谋诡计,

“现在你们明白了吧,法国人根本就沒有交给你们最先进的战术,他们把真正的杀手锏都藏起來了,因为他们早就算计好了,就算你们德川家胜利,也必须是弱者之间的胜利,最后他们一样会控制住你们……”

“这就是你们最大的仰仗吗,还不速醒,”肖乐天一声吼震的德川庆喜浑身一颤,双眼紧闭脸上浮现出绝望的表情,

“我该怎么相信你,你肖乐天毕竟是西南联军的盟友啊,”德川庆喜都已经绝望了,

就在这时候,受到肖乐天授意的龙爷突然中气十足的大吼了一声“大清国皇帝陛下驾到……跪,”

好响亮的声音,大阪城内的气氛居然为之一滞,所有人都傻了,

“什么意思,谁來了,大清的皇帝,难道是同治帝……”

这时候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爱新觉罗载淳在四侍卫和四太监的护卫下,走到了德川庆喜面前,这种场合就连肖乐天这位帝师都得鞠躬行礼,

“德川庆喜,丞相的话你也许有所怀疑,那么我的话呢,我身为大清帝国的皇帝,总不会诓骗你等吧,”

小皇帝一开口德川庆喜都快吓瘫了,日本国和大清虽然沒有藩属的关系,但是日本也一直称呼大清为上国,几千年來对大陆文明的敬畏之心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

将军身后一名家老曾经出访过大清,也曾在一次朝会上远远的看过一次同治帝,他赶紧凑到将军的面前,向他证明了这是真货,

其实沒人会怀疑大清皇帝的身份,因为在那个时代,还真沒有人想过皇帝都有假的一说,因为在那个时代的人们眼中,伪装皇帝可是要诛九族的,

不管德川庆喜愿意不愿意,见到大清国皇帝陛下亲临,那必须要郑重其事的行大礼跪拜,这可是比天皇还要有权威的上国皇帝啊,

“下国小臣……德川庆喜携幕府众臣,拜见皇帝陛下,祝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天守阁内一片拜倒之声,紧接着武士们开始清理柴堆,现在可沒人闹着要自杀了,

“时间紧迫,请将军离开下令停战,这场战争到现在已经是两败俱伤的境地了,朕不希望这次日本游历之旅成为一次伤心之旅……江户城的繁华,朕也想亲眼见一见啊,”

天守阁内的德川家重臣们一个个欣喜若狂,听话要听音,同治帝这是在暗中承诺不会对幕府赶尽杀绝啊,狂喜的德川庆喜立刻向松平容保下令停战,

明亮的焰火在天空炸响,肖乐天看了看兜里的怀表,发现指针正好在六点十分的位置上,幸亏现在是夏天要是冬日估计早就黑透了,

“传令下去,舰队停止轰炸,陆战队准备出城,在新南联军和德川新军中间构筑缓冲带,驱散他们……”

海上的舰队响起一阵阵的口令声,大阪城残破的大门冲出两千人的陆战队员,在司马云和罗火的指挥下向战场最激烈之处冲了过去,

这时候的松平容保闭目仰面向天,两行清泪流了下來“数年的筹备,终究还是一场梦啊,停火,本阵向后撤退一百步……”

西乡隆盛、山县有朋他们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本阵早就被敌人冲的七零八落,三千军阵现在所有人都脸如死灰,一天血战下來所有人都已经精疲力尽,两条腿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來,

本來罗火和司马云还以为这些狂热的日本人不会听令,会继续纠缠战斗呢,可是等冲到跟前一看,才发现很多士兵累到在地上拉都拉不起來了,

“该死的,又沒捞到仗打……叫后方送铁丝网上來,就在我的脚下给我拉出一条隔离带……这么老多人,我怎么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