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 神社激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拔刀队抬过來的几具尸体正是被坂本龙马近距离用手枪打死的那几名白虎少年,肖乐天用火把照亮自己分辨,他确定这就是白虎少年团,因为整个战场上最年轻的面孔就是这些少年团,

“把松平容保给我叫过來,我需要解释,”肖乐天咬着后槽牙怒吼道,

很快松平容保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來,路上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当肖乐天看见他之后愤怒的喊道“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你的白虎队员们会在停战之后向坂本龙马发起伏击,而且还是打着你的名义把他骗出去的,为什么……”

松平容保急的满头都是大汗,他九十度鞠躬“对不起,丞相大人,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沒有下达过这样的命令,我不是傻子,这样做对幕府和我都沒有任何好处……”

“丞相大人,我松平容保再不智,也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來啊,”

也许是松平容保的诚恳让肖乐天冷静了,也许是因为对方确实沒有做整件事的动机,肖乐天起伏的胸膛渐渐平静了下來,

“很好,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我要整个事件的真相,不要企图遮掩,你骗不了我,如果你的答复我不满意,那么我就会自己去寻找答案……”

肖乐天凑到松平容保的耳边“一天找不到答案我就找十天,一个月找不到答案我就呆在这里找一年……我有的是时间,我也很想在日本过新年,就好像我在北京城所做的一样,”

嘶……松平容保倒吸一口冷气,他知道肖乐天干的出來,如果琉球军队就这样在日本常驻了,那么自己可就真的成了整个日本的罪人,

“请丞相放心,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不仅仅是交代,我还要坂本龙马平安……”

“哈伊,”松平容保鞠躬然后扭头带着手下武士就开始往北进发,一路上他们高喊“白虎团集合,向会津藩军旗集合……”

……

这时候的坂本龙马沒有死,当然距离死也不远了,他手中的小太刀已经绷断,左手只是拿着两寸多长的半截断刃,右手的左轮手枪内只剩下两颗子弹了,他的身上大大小小又多了四处伤口,最严重的是肋下的一刀,一路跑鲜血就流了一路,

在龙马君的身后,最后只剩下两名白虎少年了,他俩就是虎之助和藤三郎,两名少年眼睛都在喷火,他们万万沒有想到坂本龙马不仅拥有最新式的转轮手枪,而且剑道如此出众难怪江户城中的北辰一刀流的千叶师傅会对他如此推崇,

仅仅用一把小太刀就格杀了两名白虎队员,这战斗力果然够强悍,但是很可惜坂本龙马毕竟只有一个人,而且身上还都是伤口,现在就算是耗,也要活活耗干他的血,

“坂本龙马,不要逃了,像个武士一样的勇敢一战吧,你已经是死路一条了……”

“我们尊敬你是勇者,所以给你一个剖腹的机会,我虎之助亲自给你介错……”

坂本龙马眼前一个劲的发花,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再这么跑下去估计不用敌人动手,他就得活活累死,

就在这时候,路边山坡上一处破旧的神社吸引了他的注意,仅仅一间的木屋不知道供奉的是什么神明,龙马君沒有别的选择只能一头冲进神社内,

撞开木门,坂本龙马把屋子里所有的杂物都堆积在大门口,然后跪在地上撕下衣服的边角开始简单的包扎伤口,

伤药那就别奢望了,用布条压迫住伤口稍微止住血就算万幸,等到龙马君再次站起之时,虎之助和藤三郎已经攻打到了门口,

这间神社规模并不大,所以大门两边沒有窗户,两名少年团的武士只能选择从正门强攻,可是他们低估了龙马君的灵活,或者说卑鄙,虎之助刚刚冲到门口,里面一把尘土都扑面而來,

黑暗中谁能防备这些无声的暗器,虎之助两眼顿时被灰尘迷住,紧接着胸口一阵剧痛,龙马君手上的半截小太刀划破了他的胸口,

“嗯,”一声闷哼虎之助腾腾腾后退三步,额头冷汗直流“好卑鄙,你是武士的耻辱……藤三郎小心……”

可惜少年就是少年,战场经验还是不足,他左手抬起挡住扑面而來的尘土,右手太刀在胸前画圆企图防住龙马君的进攻,

但是万万沒有想到这一次龙马君开枪了,左轮手枪中仅剩的两颗子弹都打在了藤三郎的身上,一发命中大腿,而另一发命中小腹,

“三郎,你怎么了,”虎之助大吼道,

“沒关系,不是要害,死不了……你说的沒有错,他就是武士的耻辱,”

局势一下子就僵持了起來,坂本龙马搜罗了神社内所有的杂物堵在门口,手里一把空枪还有一把两寸长的断刃小太刀,这就是他的全部武器了,

而门外的两名少年也好不到那里去,一名眼睛中了尘土不停的流泪,而且胸口一条斜斜的伤口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长,入肉半寸,

而另外一名更惨,大腿被子弹打了一个对穿,肚子里还有一枚子弹,虽然不是致命伤但是战斗力也已经大打折扣了,

现在的局面就是麻杆打狼两头怕,坂本龙马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点,他准备使用拖字诀了,

“为什么,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杀我,你们是松平容保的白虎队员,而松平容保绝对不会给你们这样的命令的,到底是谁要杀我,”

“沒有人给我们下命令,是我们自己决定要杀你的,因为你就是肖乐天派到日本的代言人,你才是日本国最大的祸害……”

不怕你开口,现在最怕的就是你不开口,龙马君抬头看了看东方,估计现在已经快到凌晨五点左右了,只要能拖住时间他就能平安,

“八嘎,这是谁给你们灌输的混蛋思想,我坂本龙马生死都是日本国的忠臣,如果我是祸害为什么要献上船中八策,我这是在挽救幕府的命运你们知道不知道,”

虎之助根本就听不进去“不对,什么狗屁的船中八策,你骗不了我们,你说的大政奉还,不就是让幕府沒有权利了吗,而且你从始至终都是希望敌我双方分不出胜负來,你就是希望我们永远都是内乱、内战对不对,”

坂本龙马鼻子都快气歪了,心说这是什么狗皮倒灶的想法啊,我让日本少死点人,少流点血多保留一点元气还有错了,

龙马君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太傻了,在你们的眼中难道只有胜负吗,难道一定要分出个你死我活,然后一派彻底胜利让后让权力集中在一方手里,才是正确的吗,”

“你们想沒想过,这样我们日本会流多少血,会死多少人才,会消耗掉多少财富,沒有这些国家元气,我们以后怎么革新和复兴呢,”

“高杉晋作战死了,他曾经去过中国的上海,他亲眼见到了一个老大帝国内战之后的悲惨景象,那可以说是人间地狱啊,”

“几千万人死去,千里平原被荒废,几千年文明积累的城市变成了废墟,数不尽的财富别耗尽……这就是你们想要的日本,就要跟清国一样杀到白骨千里吗,”

坂本龙马大吼一声“你们太让我失望了,你们这么年轻应该是日本的希望啊,如果你们永远都是这么想,日本还怎么会有未來,就这么狭隘,以后就算让你们一时间沾点便宜,最后下场也不过就是失败,”

虎之助和藤三郎被龙马君所形容出來的惨象给震惊了,他俩从來都沒有听说过这样的道理,武士道精神也不会教他们妥协和共赢,他们所要的只是单纯的胜利,

夏日天长,这时候东方已经出现了一丝鱼肚白,坂本龙马可以模糊的看到神社外的两人,他长叹一声“死很容易,其实想让我死也很简单,将军大人或者亲王阁下一声令下,我坂本龙马一定会剖腹的……但是将军会让我死吗,松平大人会让我死吗,别说将军了,如果你俩能从松平大人嘴里得到希望我死的话,那么我坂本龙马立刻剖腹你们看怎么样,”

“我用我一生声的武运來发誓,我们三个一起去见松平大人,只要他希望我死,都不用你们动手,我立刻死在你俩面前,这样行不行,”

坂本龙马的发誓让两名年轻的孩子震惊了,他们沒想到雾隐小鬼嘴里的叛逆,居然会这么说,他居然敢去面对将军和松平大人,

难道说我们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是错的,

可是就在他俩诧异走神的瞬间,龙马一眼就看见他俩身后闪出的身影“小心啊,有人偷袭……”

一切都太晚了,四根长长的竹枪嗖的一声刺了过去,正中虎之助和藤三郎的后背和肋骨,入肉足足有三寸,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两名白虎少年居然被竹枪架着给挑了起來,离地足有两尺高,

当偷袭者从黑暗中现身之后,三名武士愤怒的目呲俱裂,黑暗中的偷袭者居然是一群农民,

沒错,不是农兵,就是农民,一群光着脚穿着短裤的农民,而竹枪也是土制的那一种,沒有铁枪头,只不过是长竹竿前面削尖了而已,

农民居然敢刺杀武士,坂本龙马从地上跳起來就要冲出去战斗,可是眼前一黑他又栽倒在地,他的血流的实在是太多了,

注:今天的第二更送上,因为昨天订阅过了30元,而且也要感谢Jack兄弟的打赏,至于说明天几更,那就看今天的订阅有多少了,

还是那句老话,保底一更,主站订阅过30就加一更,过60就加两更,90就加三更……我敢拼命,你们敢累死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