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 白虎少年之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藤三郎和虎之助口鼻开始向外喷血,那是内脏被刺穿后的症状,别看仅仅是几根竹竿但是锋利程度不亚于战场上所用的真刀真枪,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虎之助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些面目狰狞的农民,他死活就是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向自己发动进攻,

但是神社里的坂本龙马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想到二百多年前曾经在京畿之地发生的一桩惨案,

明智光秀,是日本战国时期的一名名将,他最早侍奉的主公是美浓的斋藤道三,随后跟随足利义昭投靠了织田信长,也就是后世人们常说的第六天魔王,

在织田信长麾下,明智光秀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后被封在近江国,但是这位名将因为种种原因背叛了织田信长,在本能寺发生叛乱,织田信长背叛自尽,

但是仅仅过了十天,正在和毛利家作战的羽柴秀吉,轻装突进六天就从前线杀回到了京畿之地,史称‘中国大折返’当然了这个中国不是说的当时的大明朝,而是说毛利家的领地中国地区,

随后就是著名的山崎之战,明智光秀被羽柴秀吉所击败,溃兵保护着他逃到了坂本城附近的大山中,随后被山民所杀,人头最后献给了羽柴秀吉,就是日后的关白大人了,

坂本龙马因为流血过多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趴在地上泪如雨下,他知道这些农民想要干什么,他们就是想要这两名武士的头颅然后待价而沽,

沒错,人性之恶就此可见一斑,历史上明智光秀的人头究竟卖了多少钱,谁都不知道,是不是赏赐了几个武士身份,也不清楚,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武士的头颅当然能够卖钱,赶上机会好了甚至能让一名普通的农民摇身一变变成高贵的武士,

在日本,不要以为只有军人会屠杀老百姓,当战败的士兵和武士浑身是伤的四散奔逃之时,他们在这些农民的眼中也是一只只的肥羊,

坂本龙马知道,自己还有外面两名武士的头颅终将成为这些山民的战利品,然后他们会小心的甄别头颅的价值,然后打探谁是胜利者让后把头颅献上去换取奖励,

如果赶上胜利者心情大好,沒准还会赏赐一个武士的身份,在日本阶级固化的现象已经持续了两百多年,普通人想要提升一下社会地位那是千难万难,沒有大机缘是不可能的,

而战争就是最好的改变命运的机会,别说这些山民无知其实他们最精明了,他们只不过有点残忍冷血罢了,

虎之助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砍断竹枪,然后整个人跌倒在血泊之中,他如同一只即将死去的猛虎,用最后的力气在咆哮,

“为什么,我们幕府守护日本二百年,你们为什么要杀我,”吼声中的那股不甘和悲愤直冲霄汉,那些农民吓的纷纷后退,满脸都是惊恐,

但是他们听不懂虎之助在说什么,沒人教他们道义,他们也不想学,当然了作为一年到头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身上只有一条破烂兜裆布的赤贫者來说,道义就是狗屁,

虎之助绝望的挥舞着太刀,他砍断藤三郎身上的竹枪,当藤三郎跌落血泊后,虎之助才发现他已经沒有了气息,

“啊,”虎之助仰天长啸泪水夺眶而出,他抱着藤三郎的尸体浑身发抖,那怒火已经把他吞噬,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为了日本拼尽自己的生命,可是为什么最后沒有死在战场,我却死在了这群贱民的手上……为什么,”

那一刻天地同哀,山林间风声大起,

坂本龙马泪如雨下他大吼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改革日本的原因,我们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下去了……如此愚昧的民族,怎么能够有未來,”

“孩子啊,相信我,我们只是所选择的路不一样罢了,可是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是希望日本更好啊,求求你相信我……”

有人说当人临死前,他的心智会非常的清明,虎之助就是这样的,他在流干最后一滴血之前顿悟了,他从龙马君的声音中听到了真诚,

“龙马大人,我错了,我应该相信你的……咱们日本人……实在是太暴力了……这会毁了我们的未來的……”

说完虎之助反手就把手里的长太刀丢到了神社中,自己则拔出了腰间的肋差“好兄弟,最后一口气我帮你隔断,就算死我也不让你死在贱民的手里,”

说完手起刀落隔断了藤三郎的脖子,随后肋差沒有丝毫犹豫直接刺破了自己的肚皮,

锋利的肋差从上自下割破肚皮,然后他忍着剧痛又横着來了一刀,完美的十字在肚皮上呈现,内脏已经露了出來,

虎之助眼神如同恶鬼一样扫视那些惊恐的山民,他轻声问坂本龙马“漂……漂亮吗,”

坂本龙马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虎之助在问自己切开的伤口漂不漂亮,完美的十字伤口是武士切腹的基本要求,

“哈伊……实在是完美……可惜我无法为您介错了,呜呜呜……”龙马君跪在地上嚎咷痛哭,

“沒……沒法介错了,唉……真是遗憾啊……”虎之助用最后一点力气抬起血淋淋的肋差,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只有……只有自己……给自己介错了……”缓缓的口气中肋差一点点的挑断了动脉,血箭嗖的一声喷了出來,虎之助自己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切腹,

那一年虎之助只有18岁,藤三郎只有17岁,他们用生命诠释了自己所追求的道,那就是武士之道,

那一刻好像天地都为之动容,刚刚露头的太阳血红血红的,群山中的山风呼啸而过到处都是哗啦啦的声音,如同鬼哭,

坂本龙马在哭泣,那些山民跪在尸体前拼命的磕头,他们也知道面前的两名青年是真正的勇士,而勇士就应该得到尊重,

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让坂本龙马彻底暴怒了,他万万沒有想到,那群山民居然掏出小刀子冲到了尸体旁边,割起肉來,

“八嘎,你们这群禽兽……”坂本龙马发疯一样的想往外冲但是脚一软又栽倒在地,此刻他的嘴唇都苍白了,可见失血严重到什么地步,

“呜呜呜……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简直是禽兽,”坂本龙马眼睁睁的看着虎之助和藤三郎身上的肉被山民们吃到嘴里,甚至还有人割下大块的肉企图带回家分享,

猛烈的山风中,罗火和他带的拔刀队战士们第一个冲上了神社,当他们看见眼前的一切后,罗火第一个冲到竹林边哇哇的呕吐,

那些拔刀队员们也不好受,队伍中全是干呕的声音,那些山民一看來了这么多士兵吓扭头就想逃,可是神社里龙马君大吼一声,

“罗火,你要放走一个,我就跟你绝交,”

拔刀队和其他陆战队士兵呼啦一下冲了过去,一通拳打脚踢这几个山民就被打的不成人形了,

野平太走到罗火将军的面前,恭敬的递过去一个水壶“将军大人,喝点水吧,日本很多地区确实有这种风俗,他们认为吃了勇士的肉,他们自己也就能变成勇士……”

“这种事情现在不多见了,但是战国时期很平常,勇士的血肉变成山民们的食物,而头颅则被供奉起來,对于他们來说这不是残忍,而是一种信仰,”

“我操,信仰,”罗火伸手指着那已经沒法看的尸体,手掌扭曲变换了很多样式,最后啥也说不出來,扭头哇的一声又吐了,

“去救龙马大人……去找白布包扎这两具尸体……这群该死的贱民都给我捆起來……我日,这是信仰,这是什么狗屁的信仰啊,”

罗火并不知道,这还真是日本国内一种很古老的信仰,在真实的历史上,在沒有肖乐天的历史中,这些年轻的武者并沒有在大阪城下血战,他们的战场在会津若松城里,

戊辰战争中,这些孩子一直奋战到绝望,当大势已去之后最后剩下的20名白虎少年在繁盛山头集体自尽,其中只有一人幸存,

而当地的农民中就有这样的一种迷信信仰,他们认为吃掉勇者的血肉可以力大无穷也可以保佑自己的后代平安健康,所以他们吃掉了白虎少年们的血肉,头颅装在器皿里顶礼膜拜,

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肖乐天骑着快马很快就來到了神社,当他了解了所有的一切后,难受的紧闭双眼,嘴里不停的在嘀咕,

“历史果然有自己的惯性,虽然我來了,但是我也无法改变一切,历史上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该死的,怎么连吃人肉这种事情也同样发生了……”

肖乐天扭头看了一眼松平容保叹息一声说道“厚葬这两名少年,这些吃人肉的禽兽,都给我活祭在少年的墓前……”

“死了还不算完,要找石匠雕刻他们的跪像,永远在这两名少年的墓前赎罪,而且这件事要刻成石碑,永久记录这个愚昧至极的事件,”

“好了,现在马上汇集其他白虎少年,立刻调查,我要知道整件事的來龙去脉,马上去办……”

松平容保赶紧点头接令“哈伊,在下这就去办……”

注:今天只有一更,因为昨天订阅沒到30元,其实很可惜就差几块钱,随便再來十多个书友定阅也就够了,看來大家还是不想让心净多更啊,

还是那句话,每天保底一更,如果当天订阅超过30元,第二天多加一更,超过60元多加两更,以此类推,

其实这目标简单的很一点都不难,只要大家能一天拿出一两毛钱订阅,众人拾柴火焰高你们就能把心净累死,

订阅这种事情,不要看别人,别总想着别人不订阅,我干嘛要订阅呢,人生在世,沒有那么多好攀比的,也不要怕麻烦,再麻烦也不如我这查资料码字麻烦吧,一次充值十块二十块的就够你看半年了,这还麻烦,

至于说沒钱花不起,那我就更沒法说什么了,一章九分钱的订阅,谁花不起呢,

來吧行动起來,让我看看书友们究竟能爆发出多么强大的力量,

正版地址在17k中文网,大家一搜就能搜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