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 扬州瘦马/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看着载淳落荒而逃.他心中不免一声长叹“这样也好.让你知道知道女人的厉害.省的你在紫禁城里养成唯吾独尊的臭毛病……男人不经历几次失恋又怎么能成熟呢.”

养在深宫里的皇帝.都有一个问題那就是对女人的轻视.他从小受到的就是极度男权思想.而皇宫里的女人也会对皇帝言听计从.

明明是对皇权的臣服.他们却认为是女人对自己男性魅力的臣服.看看坏孩子就是这么惯出來的.所以说挫折教育还是很管用的.

载淳逃了.肖乐天却走了进去.他平静的看着春菜对身后的护卫说道“放她下來.”

“不行啊丞相.这是刺客……”护卫下意识的就开始反对.但是龙爷对肖乐天是绝对言听计从.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春菜从刑架上解了下來.

“让我猜一猜你的经历吧.你的口音很明显是杭州地方的人.而苏杭二地在天国之战的时候.常年作为满清和太平军拉锯的战场.你方唱罢我登场.杀來杀去苦的最终还是老百姓……”

“你的家人死在了清妖的手里.那么还有很多家庭死在了太平军的手里.战争中谁也别说谁是正义的.都是一丘之貉……”

“你刚刚说在枯井里躲了一夜.那么第二天你肯定会逃难.江南地带也就上海相对安全一点……嗯.不对啊.你那时候才多大.能知道什么上海镇江呢.你那段时间是怎么活过來的.”

春菜蜷缩在地上听到这个问題突然西斯底里的大叫了一声“别问了.我不会说的.打死我也不会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肖乐天眼睛一瞪“你不说我替你说……兵荒马乱的年月.一个女孩子居然能生存下去.除了一种可能之外再无另外的可能……”

“之前的我的情报官已经检查过你的身体.你的脚有轻微的变形.说明你曾经缠足过几年.但是后來又放开了……你身体过分的瘦弱根本就不是练什么忍者秘法.你就是被人有意给养成这样的……”

“如果我猜的沒有错的话.你曾经被人贩子所养.他们要把你训练成扬州瘦马.对不对……”

春菜的耳边就跟响起一声炸雷一样.她跳起來疯一样的想要对肖乐天进攻.但是龙爷在身边哪里还有她动手的机会.两根手指往她腿上的麻筋一敲.春菜直接就瘫软在地了.

“呜呜呜……臭男人.你们都是臭男人……给我裹小脚.沒有饱饭吃.还早晚挨打……还有.还有你们那些无耻的训练……你们不是人啊.呜呜呜……”

春菜哭的撕心裂肺.整个地牢里的犯人都听傻了.这到底心中有多少恨啊.

扬州瘦马.这是古代江南地区的一个特有名词.说白了就是从小培养的家养妓女.人贩子从乡间或拐或买一些五六岁的女孩子.然后进行训练达到所谓的瘦马标准.

既然是瘦马.那就是以瘦为美.这种瘦可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曲线瘦.现代女孩子还讲究一个曲线美.该瘦的地方瘦.不该瘦的地方就要大.

古代瘦马讲究上下一边齐.就连胸部都不能太大.要用束带困死避免过大的发育.如果太大了这匹瘦马也就不值钱了.臀部的曲线也是如此不能夸张的大.

如果我们现在看一看明清时候的侍女图.那里面的女人绝对沒有现代女人那样玲珑的曲线.基本上就是一个瘦条.那可不是艺术夸张.那其实就是明清时期社会对女子的主流审美观点.

更要命的是.瘦马必须要有一双所谓完美的小脚.三寸金莲是必须的.可以说瘦马的出现就是为了迎合当时男人们的变态审美观.

为了训练出一匹好的瘦马.这些女孩子长期处在营养不良的状态中.身体发育自然缓慢.十几岁的孩子看起來像**岁这一点都不稀奇.饭都吃不饱还想长身体.这不是做梦吗.

不仅是吃不饱饭.她们还要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打牌、抽大烟、行酒令、作诗、画画……反正都是伺候男人的那一套.

最令人恶心的她们还要从小接受淫戏的训练.床上讨男人喜欢的功夫也是有人教的.一般都是由青楼的老鸨來担任教官.

春菜可以忍饥挨饿.可以忍受打骂.至于那些琴棋书画的训练她也能够完成下來.但是她受不了的是缠足还有床榻间的淫戏训练.一种是对身体的折磨.而另一种则是对精神的折磨.

她曾经想过逃跑.但是三次逃跑又被抓回來三次.每一次都换來一顿毒打.正是这种凄惨的童年遭遇.让他对鞑子政府还有臭男人产生了无比的仇恨.

她在十岁的时候被一名江南的海商所买走.后來在琉球遇到了雾隐小鬼.出于种种考虑雾隐小鬼出手救了她.从那天开始春菜就认雾隐小鬼为主人.她甚至抛弃了原有的中国名字.

听到这里肖乐天已经不必往下问了.当雾隐小鬼的名字从春菜的嘴里说出之后.他就已经弄明白了前因后果.

“不要用刑了.把这个女孩子关在单人间里.给她疗伤不要虐待……”他走出牢房对龙爷说道.

“厉害啊.我终于猜到雾隐小鬼的套路了.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救春菜.她是有自己的目的的.这个可怕的女人居然学会了运用女人心中的仇恨……”

“好好好.真是高手啊……江南战火烧了十年.心中充满仇恨的难民不计其数.而女人又是一种非常记仇而且偏执的生物.所以她根本就不发愁忠诚度的问題……”

“沒想到雾隐小鬼还是一个天生的女权主义者.我对她是越來越好奇了.传令下去赏格加倍.我要活的雾隐小鬼……”

肖乐天的皮靴在石板地上啪啪的响.两侧牢房内的罪犯一个个吓的纷纷躲避.只有一间牢房很例外.二十多名身穿肮脏白色和服的年轻人平静的盘膝坐在稻草上.面容沉静的就像在自己家中一样.

肖乐天停下脚步看着这些白虎少年.心中非常的纠结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些狂热孩子.

肖乐天看了看牢房墙角的破碗.还有里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的食物.长叹一声说道“都沦落到吃这种东西了.你们居然面不改色.真不知道你们受到的是什么教育.”

其中一名白虎少年睁开眼睛.目光清澈的如同太平洋的海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丞相难道只知道西学.而从不关心汉学吗.您觉得我们武士道残酷好杀.但是我们不是这么认为的.杀戮只是为了证道而已.我们心中也有我们的正义.这不关乎对错.”

“哎呦.好一张利口.你叫什么.”

“在下.伊藤俊彦.”说完深深的拜伏在稻草上.虽然浑身肮脏但是却有了几丝圣洁的味道.

肖乐天冷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都会汉语.所以我刚刚所说的你们都听得懂.大清国的皇帝陛下在日本遇刺了.你们有什么感想.”

伊藤俊彦微微低头“是啊.从那个女孩被拷打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刺杀事件了.很遗憾我们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沒错.全都白费了.坂本龙马遇刺事件你们已经激怒了我.但是你们够绝的.竟然用剖腹自杀的手段逼我让步……你们的盘算我懂.就是逼着我不当那个恶人.你们知道我不想背一个残暴的骂名.”

“你们吃定了我会让步的.如果你们全都死在我的面前.而我无动于衷的话.用不了半个月整个亚洲都会传遍了我冷血的新闻.你们这就是道德绑架.”

“当然.你们成功了.你们确实让我退缩了.你们的牺牲让我改变了永久占领大阪城的计划.”

肖乐天冷笑着说道“呵呵.可惜你们日本人自己的愚蠢又一次害了你们……雾隐小鬼居然敢刺杀大清的皇帝陛下.这是会引发战争的.沒准现在的北京城已经开始备战了吧.这回你们就是剖腹成千上万.也休想平息清帝国的怒火了.”

白虎少年们让肖乐天说的满头大汗.最后甚至拜伏在稻草上一动不敢动.

“我可以告诉你们一句实话.现在琉球已经开始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所有大城市的米价已经翻了两倍.米暴动已经开始了……如果这次日本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介意饿死你们所有日本人……”

“现在才是夏天.正是粮食价格最昂贵的时候.距离九月份收获的季节还有两个多月.我倒要看看这次你们日本会饿死多少人.”

“不……”一群白虎少年冲到栏杆出大声疾呼“丞相.你不能这样……您是东亚西学宗师.您是文官的首脑.您的心中应该充满了仁慈.”

“为什么.为什么要惩罚日本的平民……我们武士造的孽.我们來背.我们可以把命给您.求您不要惩罚日本的百姓……这不是仁者的所为啊.”

肖乐天一声爆喝“仁者.仁者就是傻乎乎的每次都吃亏.让你们永远的占小便宜.这就是好人了.我是很想当仁者啊.可是你们一次次的逼上來.那一次给过我退路.”

“一群蠢货.从古至今你们日本民族就盛产赌徒和白痴.一小撮人总是能绑架整个民族.这就是你们的宿命.”

注:好吧.昨天主站定阅金额是两块零七分……谢谢定阅的书友了.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