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 治国!治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何处置白虎少年.对于肖乐天來说是一个很大的难題.首先一个大原则是不能杀.不是说他们身上沒有罪过.而是那种纯粹的忠诚精神让肖乐天感动.

天下任何一名上位者谁不希望手下拥有如此纯粹的忠诚呢.那是不掺杂任何私利的赤子之心.就算走在错误的方向也依然值得尊重.

说句私心一点的话.肖乐天是真的想把这些孩子的忠诚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可是这是不可能的.戊辰战争中最悲壮的白虎少年如果这么轻易的就被肖乐天拿走了忠诚.那么他们也就不会在历史上那么有名了.

但是不杀这些孩子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辕门立木为东海肖丞相赢得一个爱才的美名.肖乐天手下的拔刀队实在是太好用了.那些野武士简直就是天生的战士.只要你不吝啬奖励.他们就不吝惜战斗力.很多场血战都是他们起了主要的作用.

不过肖乐天知道.这些野武士、海盗、贱民所组成的拔刀队.并不能代表真正日本武士的战斗力.想要让他们再升级一次就必须要大量的吸纳那些真正精英武士.

就比如说白虎少年这样的.他们自幼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而且所有人都精通汉语和日语甚至一部分在自学英文.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心中拥有真正的道.那是被儒家和武士道精神所武装起來的一颗勇者之心.虔诚而且自律.

这样的手下岂不是所有上位者心中最理想的.肖乐天也不能免俗啊.

“这都是中层军官的好苗子啊.就如果一块块璞玉一样.稍加琢磨就能成材……不收纳到自己的怀中.那可真的是可惜了.”

龙爷跟肖乐天这些年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很多事情都不用明说.眼神交流一下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大人既然起了爱才之心.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哦……讲.”

“我们不了解这些武士.但是日本人了解啊.那个叫伊藤博文我一直觉得他鬼主意多.我可以给他稍微透露一下……”

肖乐天沒有说话.只不过嘴角却翘了起來.龙爷一看就明白了.后退几步转身就走.

离开了地牢.天色已经彻底的黑透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连晚饭都还沒有吃过呢.下午听龙爷说晚饭请來了一名日本寿司名厨來给肖乐天捏寿司.想想寿司的美味饥肠辘辘的肚子开始抗议了.

“走了.回去吃饭.”一行人簇拥着肖乐天向天守阁走去.可是走过拐角准备上台阶的时候.一名护卫突然指着左手边的码头处低声说道“看.那不是陛下吗.”

众人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可不就是载淳.只见他孤零零的坐在码头最僻静之处.一盏日本灯笼放在石板上.两条腿搭在码头下面.正踢打着海水.

周围是四侍卫和三名太监.一个个一脸愁容的看着皇帝.想靠近但是还不敢.

“切.早熟的小子.”李秘撇了撇嘴.不过还是迈步走了过去.太监大四喜一看是丞相过來了.赶紧跑过去打千恭敬的说道“丞相大人啊.您劝劝陛下吧.从地牢里出來就一直在这里发呆.奴才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了……您说那个女刺客怎么这么缺德.您可得砍了她的脑袋……”

沒空搭理大四喜的啰嗦.肖乐天走到载淳的身边.跟他一样坐在码头的边缘.脱下皮靴把脚泡在冰凉的海水中.

“发春了.”肖乐天张嘴好悬沒把载淳给噎死.

“师傅.”大清的同治帝气的面红耳赤的.

“发春就发春.有什么可脸红的.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别说你在皇宫里沒偷看过宫女洗澡.估计不用偷看是明着看吧.”肖乐天给自己点燃了一只雪茄.深吸一口明亮的火花在黑暗中闪烁.

载淳气鼓鼓的想反驳师傅.可是想想了又成了泄气的皮球蔫吧了“也……也就看过那么一次……”

“说实话……”肖乐天拉着长音说道.

“是……是三次……”载淳沒底气的说道.

“哎……说你什么好.你才多打点就敢偷看宫女洗澡……”肖乐天开始哇啦哇啦的教训他.载淳虽然不敢反驳但是心中多少也有点不服气.心说我还用偷看吗.我在御花园里下旨让她们脱.谁敢不听呢.

再想一想自己可是看过十多次呢.跟师傅交代了三次.自己还是赚到了.赚到了.

肖乐天知道载淳心里不服气.他也沒奢望他能服气.毕竟他从小接受的就是帝王教育.在他的眼中除了皇族至亲.剩下的都是奴才.对奴才还用尊重吗.

“这件事其实也不怪你.你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主奴思想.你是主子别人都是奴才.你别说要那些女孩的身子了.你就算要她们的命.也沒人能阻拦你……”

“但是我很失望.你已经离开北京城半年多了.你也接受过新兵训练了.集体生活难道就一点都沒有让你改变.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不知道什么是爱……”

“你口口声声说你未來要当一位明君.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却让我很是失望.你现在的表现那点有一丝明君的样子呢.不抛弃主奴思想你这辈子也休想成为什么明君……”

“要知道你身边的都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动物.你手上掌握着强权是可以决定他们的生死.但是你要知道强权总有逝去的那一天.到时候那些所谓的奴才就会反噬一口.根本就不在乎你是什么身份……”

“要是身份管用.春菜为什么要刺杀你.要是身份万能.太平军怎么就能横行十多年.要是帝王的头衔这么厉害.你怎么从京师调一批侍卫都会遇到阴奉阳违呢.”

“要是你以为大清真的是万万年了.你又怎么解释政令不出紫禁城.地方督抚各自为政呢.你那么有本事.下旨砍曾国藩的脑袋去啊.下旨赐我一个自尽啊.你看看谁会听你的……”

“我……”载淳让肖乐天犀利的话语给塞的什么都说不出來.一个无比残酷的世界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跟之前受到的教育完全不一样.

“醒醒吧.被惯坏的孩子.你只有从现在开始拿你身边所有的人.真正的当人.你才会放下那颗高傲的心去仔细的研究他们……”

“发现他们的喜怒哀乐.探索他们内心的yuwang诉求.人心如水你要一点点的疏导最后万川归海……”

“你只有当其他人都是平等的自然人.你才能明白如此大的一个帝国.你皇族想要生存.其他阶层也是要生存的.你可以山珍海味的享受.难道那些工人农民就不想一口肉吃吗.”

“士农工商.再加上皇族这是中国自古对人民的分类.可是你真正研究过这些人心中之所想了吗.农民在想什么.工匠在想什么.官员商人在想什么.包括那些八旗子弟又都在想什么.这些你都研究过吗.”

“沒有.看你那迷茫的样子我就知道沒有.你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迂腐老套……”

“用你那还不算笨的脑子好好想想吧.中国寰宇一千多万平方公里.南北东西纵横十万里.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就连口音都参差不齐……”

“直隶百姓所爱的.也许正是两广百姓所恶的.两湖地区所兴的.也许就是江浙一带所沒落的.更别说新疆、青藏还有北边的蒙古了.天下人哪里有一模一样的.这不都得帝王去好好琢磨琢磨……”

“可是你要记住了.想要分析人研究人.你首先得当对方是人.而不是纸面上一串串冰冷的数字.你必须要明白.这些人也有喜怒哀乐.也是要吃饭穿衣的.他们遇到不公也是会反抗的……”

“哪怕你是大清的君王.杀了他们的全家.人家一样也会杀你报仇.”肖乐天厉声大喝“你给我记住了.从今天开始还想当我的学生.就给我放低了心态……你是人.别人也是人.如果不丢掉过去那些错误的思想.那么你别说当一名明君了.恐怕你就是大清的末代帝王.”

爱新觉罗载淳吓傻了.他赤脚站在码头的青石板上.一动不敢动腰弯成九十度.脑门的汗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这是他第一次见师父如此凶的对待他.

周围四侍卫和太监也都傻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论为什么听起來还有几分道理.他们想反驳想呵斥肖乐天.可是谁都沒法开口.甚至他们心中都涌出一个连自己都害怕的想法.

“天知道这样的教育.究竟能教育出一个什么样的帝王出來……也许.也许真的会出一名千古一帝也说不定啊.”

不远处的伊藤博文正毕恭毕敬的向丞相鞠躬行礼.刚刚的话他都听见了.这都是书中学不到的真东西.都是治国的干货啊.

龙爷沒有驱赶自己反而让他在一旁倾听.这是一个好现象.至少肖乐天承认了他的旁听生身份.

至于最后到底能不能得到丞相的衣钵.反正伊藤博文是很有信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