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 寿司宴/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教训了一通载淳.肖乐天的心情好了很多.其实他本來不愿意当小皇帝的青春期生理健康的老师.在前世肖乐天的义务教育体系里也沒人教他.这种情情爱爱的东西自古就沒法台面.

可是不教还不行.载淳之前的帝王教育纯粹就是一个失败.如果他投胎在康乾盛世那还好说.皇族教育绝对能培养出一个合格的贵族出來.但是现在可是十九世纪中叶.人类社会马上就要进入一场推翻皇帝的大革命运动之中了.

如果载淳还不能与时俱进.到时候下场未必能好过溥仪.因为现在亚洲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巨变.

人类社会从十九世纪进入到二十世纪.皇权和贵族的特权就渐渐的淡化了.更多时候皇帝和贵族只是一个国家形象的符号.这是人类社会的大趋势.

在这一点上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部分皇族做的就非常好.他们首先意识到了这个趋势然后顺势而为做出调整.

他们开始把施政的权力下放给首相和议会.自己则成为一个国家的精神符号.到最后就连如何参加二战.如何对抗希特勒的权力.也是在张伯伦和丘吉尔两名首相的意识里左右摇摆.

新的世纪里.皇权已经渐渐变成了剧院.皇帝和贵族已经成了作秀的演员.但凡历久弥新受民众拥戴的皇室.无一不是最杰出的表演艺术家.

前世有一部电影叫做《国王的演讲》里面就很好的展示了二战时期英国皇族的真实写照.世界大战來临了.作为皇族你能把演讲做好就足够了.至于怎么打仗如何制定战略战术.那就交给其他专业人士吧.

现在是1867年.距离普法战争只有三年的时间了.距离第一次世界大战只有47年.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只有72年的时间了.

对于人类历史长河來说.七八十年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就算是百年也短暂的如白驹过隙.肖乐天才不傻呢.这个年月还想当皇帝.做梦去吧.

就算肖乐天有当皇帝的念头和实力.可是想要统一中原怎么也得十年的功夫吧.想要平定边疆地区摆平西方列强的干预怎么又得二十年的水磨功夫吧.

这就三十年过去了.天知道到时候肖乐天还能过几天皇帝的瘾.谁知道天底下有多少刺客正在暗中盯着他看.

更要命的是.他可以在战场上击败敌人的军队.可是他沒法在心理上扫清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思维.想要让那些儒生们接受新的思想放弃战争的仇恨.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时间磨.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让新生命接受新思想.让老传统渐渐走入坟墓.这样的远大理想沒有三代人的努力是根本就不够的.肖乐天能保证自己的孙子重孙子也能有效的控制这个帝国吗.

答案全部都是否定的.所以肖乐天不能登顶.甚至连那个想法都不应该有.

望着榻榻米矮几上的精美寿司.肖乐天陷入了沉思之中.推拉门外的寿司名厨跪拜在地.吓的汗出如浆.他一个劲的思考这些寿司是不是出什么问題了.为什么丞相如此的不开心.

最鲜嫩的吉滨鲍鱼滚水里稍稍翻滚去掉一丝野性的味道然后切片捏在寿司上面.家族秘制的酱汁检查过三遍.确定是沒有问題的.

伊势龙虾切片捏在寿司上面.通红和白腻的色彩证明那就是最新鲜的啊.鲔鱼经过腌制味道已经变的醇美可口了.自己提前尝过确定是最好的.这才给丞相送上.

难道说是酒出了问題.不对啊.那就是最好的菊正宗.号称男人之酒虽然不敢比上过的琼浆玉液.但在日本国内已经是最顶级的货色了.

现在的肖乐天在日本人的心中已经成了杀神的代名词.就连幕府将军都拜伏在他的面前.可见此人的权威之重.肖乐天曾经三次邀请天皇來大阪城赴宴.天皇居然借口身体不适.不敢前來.可见整个日本国对东海肖丞相的恐惧.

身边的卫兵看出名厨心中的恐惧.他再看看肖乐天的表情才知道.丞相其实是在发呆而不是生气.

“你先退下吧.丞相在思考问題.回头会召见你的.”

“嗯.谁在说话……哦.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想事情.居然忘记了你.不要介意啊.”听着丞相的话.名厨哪敢有一个不字.赶紧额头拜倒在榻榻米上口称不敢.

肖乐天看了看他“寿司非常味美.我很喜欢……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寅次郎……京都寅屋就是我的寿司店……”

噗……肖乐天一口清酒就喷出去了“纳尼.淫屋.你是开妓院的.真是太让人惊讶了.龟公居然还有这么好的寿司手艺.”

周围的警卫们也都笑了.寅次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旁边的士兵光笑了也不给他翻译.他可听不懂汉语.

那名精通日文的士兵笑着说道“大人.他叫寅次郎.他家的店名叫寅次郎之屋.寅是唐寅那个寅.日本店铺写的都是简称.所以就叫寅屋……可不是您想的那样.”

肖乐天也笑了“看來是我想的多了.不给这个名字太容易让汉人引发歧义了.这样吧我赐你一个名字.把寅改成银.你呢我赐你一个姓.就姓金吧……”

“银屋.如果加上姓氏就叫金银屋了.呵呵很喜庆啊.”

寅次郎迷茫的看看丞相又看看翻译.最后当他知道自己有姓氏了.当时眼睛一黑就昏了过去.旁边的士兵赶紧掐他的人中弄醒了他.

哇的一声.寅次郎顿时嚎啕大哭.鼻涕都流出來了.他冲着丞相拼命的磕头“谢谢.谢谢丞相的恩典……求丞相再赐一份手书吧.不然京都的官员是不会承认的……求丞相了.”

肖乐天让身边的警卫随便写了一份证明文件.就是简单的记录了一下今天赐姓的过程.最后用琉球丞相的翡翠印玺.这就是一份万国都承认的法律文书了.

什么.你说日本敢不承认丞相的命令.那就打到他妈妈都不认识他了.

寅次郎退下了.他被丞相赐姓的故事很快成了日本的一段佳话.为了感谢丞相他第二年就在琉球开了一间金银屋的分号.目的就是想让丞相能够吃到最好的寿司.

可是丞相经常是天南地北的到处跑.那么寅次郎就在后面追.分店在塘沽、京城、上海、江南……结果到最后金银屋居然成了一家非常有名的跨国饮食集团.

借着丞相的名气还有乐天银行的背后支持.金银屋最后居然成了全球顶级的美食帝国.而金家对肖家的忠诚.也如武士道精神一样.自始至终几百年而不绝.

肖乐天摇了摇头抛掉了脑子里的杂念.心说我不是正在考虑载淳的教育问題吗.怎么胡思乱想到自己当皇帝上面去了.

肖乐天啊肖乐天.你难道忘记穿越时候的理想了吗.让中国用最少的鲜血完成大变革.用最快的时间进行初步工业化.

什么改朝换代.政体改革之类的.先等到中国有一支可以外战打赢的军队保护之后再考虑吧.这个群狼环肆的时代.羊群内部怎么分配财产可以慢慢吵.现在最关键的是挡住羊圈外的狼群.

只要外敌无法入侵.领土保持完整.至于内部群羊们财产怎么分割.最后也不过就是肉烂在锅里了.如果护不住羊圈放群狼进來.到时候你搞一万种改革也沒用.

“操.钱都被狼抢走了.剩下一群羊围着几根稻草然后争论如何分配最公平合理吗.妈的.就算再公平合理的分配方式.也不过就是分那几根稻草罢了……”

身旁的警卫不解的说道“丞相.丞相您说什么呢.什么狼啊羊啊.还有稻草什么的.您到底想要什么啊.”

肖乐天笑了笑发现自己又开始犯以前的老毛病了.自言自语说胡话.幸亏旁边都是信得过的兄弟.这要是有几个别有用心的人.自己的秘密估计早就泄露了.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來一阵腾腾腾的脚步声.声音非常熟悉一听就是龙爷的.一般人可沒有这么稳的下盘功夫.

走进屋内.龙爷给自己倒了一杯就仰头就是一大口“啊……过瘾.遵大人令.我去旁听伊藤博文和那些大人物的见面.真是不负大人的希望.那小子真的是一张好利口.不一会的功夫居然说的所有日本人都跪下了……”

“我日本话不怎么样.幸亏我拽着铃木太一起去的.让他给大人复述一遍吧……另外大人您知道吗.倒幕四藩的藩主已经偷偷的來了.现在就藏在西南联军的大营里.今天下午刚到.”

“哦.这下可是群英荟萃啊……土佐藩主山内容堂.肥前藩锅岛直大.萨摩藩的岛津忠义.还有长州藩的毛利元德……这要是再加上明治天皇.维新派已经全都集合完毕了.”

“让铃木太进來.我听听这些人都说了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