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 四藩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肖乐天开始当天的晚宴之时.大阪城外西南联军的军营内.另一场宴会也在进行之中.不过气氛可就惨淡很多了.包括菜色也根本不符合酒宴各位贵客的身份.

联军总指挥西乡隆盛还有山县有朋等重要武将现在都毕恭毕敬的坐在了下手.正席上四名华服男子.就是倒幕派真正的大佬.西南四藩的藩主.

土佐藩主山内荣堂.也就是坂本龙马和中冈慎太郎之前的主公.当年坂本龙马脱藩的时候差一点就死在他的手上.

肥前藩锅岛直大.倒幕四藩中实力最落后的就是他.

长州藩毛利元德.鼎鼎大名的毛利家不用过多的介绍.自从战国时期这就是可以和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掰腕子的上大名了.而且长州藩号称日本近代陆军发源地.以山县有朋为代表的一批军阀就是从这里走出來的.

萨摩藩的岛津忠义.更是日本诸藩中对西学研究最透彻的.日本最早的海军学校就建在这里.而且萨摩藩还自行筹款从西洋买入蒸汽船.说这里是日本海军的发源地.一点都不为过.

倒幕势力的精华齐聚于此.本应该是大摆筵席庆贺的事情.但是却让这场战争搅的凄凄惨惨戚戚.

不仅是倒幕四藩到齐了.就连幕府将军也派了大河内政质作为代表前來旁听.看來在肖乐天这条猛龙的压制下.地头蛇们终于放弃了前嫌选择了暂时的合作.

矮几上几瓶清酒都沒有多杀人动.几片鱼生也显得那么的无精打采.跳跃的烛火把人们的影子拉的如同鬼魅.跪倒在地的武将们一个个汗出如浆.

最后还是锅岛直大第一个暴躁的开口“八嘎.这就是你们的战果吗.三万联军精华一扫而空.剩下这点幸存者也吓破了胆……你们知道这是四藩几代人的心血凝结吗.真应该砍掉你们的脑袋……”

“哈伊……请主上息怒.我们会剖腹谢罪的.”西乡等人额头触地不敢又半分反驳.

“想死.沒那么简单……”毛利元德站起來冲着山县有朋就是一脚“想把烂摊子推给主公吗.想死也得给我解决了眼前的危机……”

“蠢货.都是蠢货……尤其是你山县.当看见肖乐天的军队投入战斗.为什么不立刻撤退.为什么还要去赌.如果不是你的愚蠢.高杉晋作又怎么会死.我真是选错了人……”

“哈伊……哈伊……臣万死.当这次事件平息之后.在下一定会剖腹给高杉君谢罪的.”

“罢了.罢了……现在说这个沒什么用.遇到肖乐天就连法国人都要退避三舍.我们的败还是在情理之中的……”这时候最老奸巨猾的山内容堂开口了.这个嗜酒如命的土佐藩主.此刻已经喝掉了两瓶清酒了.但是眼睛依然闪亮.

“战役之前.我们都沒有想到肖乐天会直接派兵干预.更想不到他会采取两不相帮的中立姿态.我敢肯定如果当时是咱们西南联军占了上风.他的火炮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向我们开炮……”

“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是咱们之前拒绝了他直接出兵的提议.让他心中开始渐渐抛弃了对我们的同盟态度……而第二点估计就是一个统一强大的日本不符合他的利益.我们越乱对他也就越有利……”

“哎……这个世界真的是变了.自从黑船出现之后.我们再想靠自己的力量解决国内的问題已经很艰难了.法国人要插手.肖乐天也要插手.以后美国人、英国人、俄国人甚至大清沒准也要插手进來……”

“时不我待啊.从今天开始我们不能再走错一步了.因为错一步也许就是永世不能翻身.”

年轻的岛津忠义接茬说道“沒错.之前我们沒有想到肖乐天会插手.所以准备不足遭遇失败这有情可原.但是当战争已经结束了.还继续触怒他就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大河大人.现在暂时抛开我们两家的积怨吧.我只问您一句为什么派遣白虎少年去刺杀坂本龙马.幕府必须要为肖乐天后面的愤怒负责.”

大河内政质代表的就是将军德川庆喜.质问他就等于质问将军.大河大人身后的武士顿时怒目而视手握在了刀柄上.

“请岛津大人慎言.白虎少年是被雾隐小鬼所煽动的.而雾隐小鬼早就成了我们所通缉的罪犯.更何况白虎少年已经向肖乐天剖腹谢罪了.是他不允许又不是我们沒有态度……”

“那同治帝的刺杀呢.这又是谁干的.至少我们不会愚蠢到刺杀大清国的皇帝.这是要引发战争的.”岛津忠义厉声喝道.

“纳尼.你怀疑我们幕府么.杀掉同治帝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我看反而是你们嫌疑最大.想要嫁祸在我们幕府的身上……”

两人顿时吵了起來.怒目而视言语中丝毫不让.大帐中一片混乱.

“愚蠢的争吵.既然我们双方都沒有嫌疑.那么会不会是别人呢.比如说法国人或者就是肖乐天自己……”山内容堂突然开口让所有人都闭嘴了.大帐内一片死寂.

对啊.刺杀同治帝对双方都沒有好处.相反对法国人和肖乐天更有利.法国人巴不得让战争升级呢.反正死的也是亚洲人.而对于肖乐天來说.一次未成功的刺杀更可以给他提供长期驻扎日本的借口.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如果事情真的如山内容堂分析的一样.那事态可就难以控制了.

就在这时候.大帐外走來一名武士“大人.伊藤博文求见.”

“错了.刚刚肖乐天已经撬开了刺客的嘴.幕后凶手已经找到了……依然是雾隐小鬼.”伊藤博文沒等帐内传唤.就直接闯入了进來.

给四位大名行礼过后伊藤说道“是雾隐小鬼.从审讯的结果來开.雾隐小鬼现在已经自成一系.她的手里拥有一支只属于他自己的忍军……而且我怀疑这个女人背后还有其他的势力在为她撑腰……”

“纳尼.又是这个女人吗.”四位大名的身后突然传來一道熟悉的声音.当武士打开推拉门之后.幕府将军德川庆喜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将军.”所有人都惊呼一声.万万沒有想到将军居然來到了联军的营地.而且所有人都不知道.

几乎是下意识的.西南军的武士就想抽刀.但是四位大名赶紧拦住了手下“八嘎.居然敢向将军挥刀.这是大不敬……退下.”

日本这个民族就是这样的.非常尊敬上下尊卑.只要你的身份够高了.哪怕是敌人他们也会尊重的.如果你的身份不够就算是自己的属下也一样可以随便折辱.

他他们的心中.战场上两军交战为的是利益.而社交场合双方的恭敬是为了谨守礼法.这之间并不矛盾.

真实的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在戊辰战争中哪怕是抵抗的最积累的会津藩.最后死的也是百姓和士兵.战败的松平容保并沒有人赶尽杀绝.只不过是被转封在鸟取藩.贵族地位依然沒有变.

至于德川庆喜这位大将军.戊辰战争结束后也被转封在骏府城享受70万石的优厚待遇.这就是日本.所有的一切都是为贵族们服务的.完全沒有中国历朝历代那种平民推翻贵族的大革命.

如果真实的历史发生改变.戊辰战争中倒幕四藩失败了.那么四名藩主也不会死的.顶多就是转移封地.减少待遇罢了.

“参见将军大人.”在四名藩主的带领下.所有人都跪在榻榻米上向将军行礼.众人起身之后锅岛直大第一个问道“将军大人怎么出现在了这里.为什么我们毫不知情.”

山内荣堂笑着说道“是我保护着将军大人进來的.因为现在已经到了不团结日本就会灭国的地步了……你说呢.伊藤君.”

伊藤博文现在非常紧张.这种感觉就跟他第一次见到繁华泰晤士河那一刻所带來的心灵震撼一样.这是命运发生转折之前的感觉.

伊藤博文深呼吸了两下笑着说道“山内大人有点危言耸听了.日本现在国运虽然不顺.但是还不到亡国的地步.如果您觉得法国人还有肖乐天是日本的敌人.我觉得您有点过虑了.”

“不不不.我沒有说法国人.我说的就是肖乐天……坂本龙马还有你不就是肖乐天所认定的日本国未來的首相吗.他想对日本进行他所想象的改造.他知道大清太大了.他的现有的力量是搬不动的.所有要拿日本当试点.看看他的理论究竟能不能成功……”

“我说的难道不对.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对付不了肖乐天.但是我能够对付的了你.伊藤君可别忘了你是一个日本人.可别忘记了你是因为什么提前从英国回來的……”

果然是倒幕四藩中最老奸巨猾的一个.言辞如刀犀利无比.年轻的伊藤博文现在根本就不是他对手.

但是硬着头皮也得上.想要改造日本.想要创造文臣治世的辉煌.现在就不能退一定要顶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