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 肖乐天的新草案/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提出用石见银山股份作为赔偿计划的正是德川庆喜.诚然他是有借助肖乐天强大资金和科研力量帮他们改造银山的企图.但是真正的原因其实还是穷.

日本这场南北内战.已经耗干了日本二百年的财富储备.德川幕府带來的两百年和平虽然积攒了一批财富但是他们万万沒有想到.一支现代化的西式军队居然这么烧钱.

洋枪、子弹、火炮、制式装备……甚至连军服武装带什么的都要换成新的.别看法国人卖给幕府的洋枪价格都低于成本价了.可是日本人并不知道.现在的欧洲正进行一场步枪革命.

后装线膛枪已经全面取代前装线膛枪.全金属弹壳子弹已经取代了米尼弹.欧洲的军火库房里破烂军火堆积如山.现在别说低于成本价了.甚至买一送一都不是问題.

幕府被法国人的烟雾弹所蒙骗.他还以为这些法国人有多么的好心呢.殊不知整个日本已经成了西方倾销破烂的低等市场.

商人永远是精明的.步枪可以半卖半送.但是子弹绝对要赚钱了.反正你日本也生产不出來.

子弹和火药绝对是消耗品.日本国产的黑火药肯定是不能用的.想买法国的火药配方人家也不卖.甚至连合资建一座军工厂都不行.最后幕府只能倾尽家底向海外采购.

那时候德川庆喜对着祖先发誓.只要统一了日本他一定要建造一座世界顶级的军工厂.再也能让人如此的欺凌了.

理性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日本统一的战争让肖乐天这条过江猛龙给生生搅黄.所有的希望一下子成为了泡影.

不仅是幕府.西南四藩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为了这场决战他们也已经倾尽家底.尤其是当他们拒绝了肖乐天直接出兵协助的请求后.琉球方面的军火资助也就越來越少了.他们只能用真金白银去购买.

沒钱.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題.而之后雾隐小鬼的胆大妄为还让日本背负上了行刺大清皇帝陛下的罪名.这种事情不用钱摆平是不行的.虽然日本不相信大清会向日本列岛派兵.但是如果大清正式授权琉球还有西方列强干预怎么办.

想來想去.凑來凑去把几家的库底子都扫干净了.现在也不过就是一百多万两银子的压箱底.如果这点钱都赔出去日本可就真的穷绝地了.

更可悲的是.堂堂大清国皇帝.怎么可能用一百万两白银就平息怒火呢.这个数字说出去非但不能解决问題.反而会让满清更感觉到羞辱.

想來想去.德川庆喜突然想到了一个以股代偿的方案.就是用石见银山的股份作为给小皇帝的赔偿.

一來他们不用直接讨现银.二來对外一说赔偿了一座银山.满清那个好面子的政府也更能接受.第三沒准还能换取肖乐天对石见银山的技术升级.这是一箭三雕的好计策啊.

可是沒想到如此妙计根本就骗不过东海肖丞相的眼睛.愤怒的肖乐天甚至把那份草案给丢了出去.

“想在我面前打马虎眼.你们这是做梦.算盘不要打的太精明了.别拿天下英雄都当傻子.”李秘如困兽一样在屋子里打转.吼声惊得整个大阪天守阁内鸦雀无声.

“天下沒有光占便宜不吃亏的道理.先不说德川幕府.我就说说你们西南四藩.从琉球独立出之后.你们得到了我多少的军火和现金资助.自己去想一想.”

“更别说对你们四家商人进行的关税优惠了.可是你们是如何回报我的呢.是冷漠.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提议合资在九州建立军火工厂.你们拒绝了;我提议在下关建立自由贸易区.你们还是不同意;我提议从鹿儿岛把电报线拉倒京都甚至江户去.你们居然说会资敌.更是不允许……你们自己算算.从合作到现在你们除了张嘴找我要武器和钱之外.可曾给我我一分的回报.”

肖乐天突然走到岛津忠义的面前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儒家教育出來的腐儒一样.讲究狗屁的以怨报德.讲究什么无私奉献.给我两句好话就能让我找不到北了.”

“所以说你们热情外表下就可以隐藏一颗轻慢我的心.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还觉得天经地义.等到我降低了军援.你们就觉得受不了了.所以你们在故意的疏远我.拒绝跟我进行情报共享.甚至不透露你们开战的计划……”

“结果怎么样.后果是什么.是失败.我眼瞅着你们一步步的走进德川家的陷阱.如果不是我出现.你们西南四藩最终的下场是什么样.恐怕你们自己清楚.”

李秘的冷言冷语让四位藩主汗出如浆.尤其是土佐藩、长州藩、肥前藩这三名藩主.他们第一次见肖乐天就遇到如此当头棒喝.谁都沒想到如此年轻的丞相气势居然如此之盛.

教训完西南四藩.肖乐天静静的看着德川庆喜好半天才开口“不得不说.你作为危难时刻的幕府将军.为了你们德川家的统治.居然如此煞费苦心.真的是不容易啊……”

“和法国人的合作已经榨干幕府二百年的库藏了吧.能想出用石见银山股份來顶账.你还真是个商业天才……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日本这个家可不好当哦.”

一句话差点沒把德川庆喜给说哭了.日本这个家岂止是不好当.简直就是地狱啊.内忧外患一起席卷了上來.要钱沒有.要科技沒有.要装备沒有.甚至连粮食都沒有.当然了数不清的武士烂命还事有的是的.

内战持续不断.外面的世界的压力越來越大.无数次德川庆喜都想撂挑子了.自己好歹也是堂堂将军.就算大政奉还.也得给我几座局城.一年也得有二三十万石的俸禄吧.

到时候.我饮酒赏月.听和歌玩艺妓.那样的生活多轻松啊.

“下国生活之困顿不是上国大人能够想象的.”德川庆喜长叹一声放下了所有心理包袱终于开诚布公和肖乐天展开了谈判.

“日本不是中国.这座小小的岛屿上.多山多林就是少田地.每年的产出的粮食甚至不如中国一府之地……更别说地震、洪水、台风这样的灾难了.小国寡民可不仅仅是一句成语啊.”

“丞相大人当然会对我们的所作所为而心存不满.无论是西南四藩还有我们德川幕府.其实都不愿意象丞相这样的强力人物來到日本.原因很简单日本太穷了.我们真的沒有多余的‘口粮’分给外人了……”

看着窗外刚刚被丢掉草案的方向.德川庆喜无比悲凉的说道“如果丞相不满意.我们可以再继续谈.直到让丞相满意为止……可是残酷的现实请丞相不要忘记.日本民族已经苦不堪言快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们也得活下去啊……”

“短时期的压榨日本民族.是可以给丞相换來一时的利益.可是您同样也收获了日本民众的仇恨之心.这样得结果真的是您想要的吗.”

哎呦.这还柔中带刺啊.这将军的境界就是要比一般人强得多.毕竟是接受了顶级教育的.说话有水平.

听着将军的话.肖乐天不禁想起法国元帅福煦在听到《凡尔赛和约》签字消息后说‘这不是和平.而是20年的休战’.

胜利者对失败者的残酷压制真的很明智吗.未必啊.就算你占了一时的便宜.可是也同样收获了万世的仇恨.沒有那种全民族共同的仇恨.发自骨髓的仇恨又怎么能推出希特勒那样的狂人呢.

肖乐天冷笑着说道“这么说來.我想做什么还得考虑考虑你们的想法.呵呵.你们一个个都是大家闺秀.情绪比较脆弱.我得多宠着你们点喽.”

“丞相.”锅岛直大突然挺直了腰“请您收回刚刚的话.我们绝对不接受这样的侮辱.你居然敢将武士比作女人.”

“退下.”沒等肖乐天开口德川庆喜就拿出了将军的气势.大声喝退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我是幕府的将军.天皇授权我管理日本国.你敢如此僭越.回你的肥前藩去.这里不需要你了……”

“将军……”锅岛直大脸色血红.可是最后还是低头认命扭头离开.

众人看着被轰走的锅岛直大.一个个百感交集最后土佐藩的山内容堂开口道“我们何苦纠缠在这些虚无缥缈的面子上.何不听一听丞相大人的提议呢.这间屋子里的智者除了丞相之外还能是谁呢.”

啰嗦了半天.最后还是这只狐狸听出了肖乐天的弦外之音.身为远征欧罗巴的东亚第一宰相.政治上不可能不成熟.他故意激怒众人.把日本表面光鲜的东西全都给撕碎.这绝对是有目的的.

肖乐天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随后让龙爷拿出了一份起草了很久的草案.静静的推到了德川庆喜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