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 流通的国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奕?他们看不明白的事情还多着呢.随着大清第一条电报线路的逐渐开始运营.南北方的信息传递已经越來越快捷了.

电报线铺设都是建设一段就使用一段.虽然计划一期工程是北起京师南下到上海.但并不是彻底建成之后才开始使用.

比如说上海到南京的线路建成了.报务局就已经开始提供电报服务.帝国南北信息传递已经可以断断续续的利用上电报的快捷了.

正是因为有了最新的通信网络.所以南方所发生的一切北京城都可以很快的了解.就比如说乐天洋行刚刚在四九城进行了一次耀武扬威的银币大游行.紧接着在上海、苏杭、南京等地就开始发行了一种叫做国债的东西.

这可真是个新兴事物.乐天银行居然把承包的国家债务给拆散开了.按照军票的印刷程序印制了一批小面额的国债.最小面值为一枚龙纹银币.俗称为一圆币.然后二十圆、五十圆还有一百圆.一共四种面值.

小额国债面向社会发行.并承诺在三年内给予30%的高额利息.一百银圆的国债三年后可以凭票去乐天银行兑换一百三十枚龙纹银币.只认票不认人.

不仅给予高额的利息.乐天银行还承诺.凡是持有国债或者琉球军票同乐天银行、洋行、琉球王国进行贸易的商家.都可以享受百分之三的税务减免.

明眼人已经看出來了.乐天银行这不就是要发行东亚第一种信用货币吗.承兑国家债务.然后绑架国家信用进行纸币发行.

这是一场信用的游戏.大清国的债务你大清国总不能不承认吧.我乐天洋行既然承兑走了.地方督抚就相当于欠了我乐天洋行的钱.我不要你们还现金用关税冲抵总行了吧.反正乐天洋行和江南地区的经济贸易非常紧密.每年发生的税收何止数百万两白银.

乐天洋行本身在江南的信用度就很高.谁都不相信这六百万银子肖财神会还不起.再加上大清国都用税收來进行担保了.这就更证明这笔银子乐天洋行绝对能还清.

无风险的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啊.这可是每本的买卖.而且认票不认人更保证了这种债券的流通性.手里突然缺钱花了完全可以将这些债券轻易的变现成现银.

而且用债券或者军票进行贸易还能有百分之三的税务减免优惠.这让更多的商家都愿意接受这种纸片.老百姓一看这种薄薄的纸张居然能当银子花.而且商家还抢着要.纸币的信用程度自然就更高了.

大清国也沒有中央银行.户部那些官僚们更是看不明白肖乐天的计谋.还傻乎乎的认为乐天洋行是在帮他们的忙呢.实在拍东太后的马屁呢.却不知道人家早就在这场金融游戏里面赚的盆满钵满了.

我银行承接的是六百万债务.但是我到底发行了多少小额债券呢.恐怕大清国谁都不知道.只有老掌柜范镰和肖乐天两个人知道.足足1300万龙纹银币的债券被江南地区给消化掉了.仅仅一个上海就笑话了500多万银币的债券.

什么.你害怕肖乐天还不起.这真是开国际玩笑了.信用货币只要发行出去.就沒人会想到往外还.只要这种货币的信用沒有崩溃.实物白银就只能往里进而不是往里出.

增加货币信用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最最有效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军事护航.另一种则是税收保驾.

强大的军事力量可以保证发行货币的机构或者国家的基本安全.只要大树不倒人们就可以继续乘凉.而税收的保证能够商业流通领域不拒绝甚至乐意使用这种货币.越是商业流通领域所喜欢的.自然也就是民众能够接受的了.

当然了.维持住信用的方法还有很多种.比如说安全的金银储备.消费习惯的养成等等.但那都是后话.肖乐天步子不会迈的太大因为那会扯到蛋.今年先好好玩这六百万的债务.先让大清的百姓熟悉了这种纸片子.以后再发行其他新的债券可就更轻松了.

“看不懂啊.实在是看不懂……这肖乐天到底玩的是什么花招.”就在奕?喃喃自语的时候.轿子突然停住了.抬头一看景山已经就在眼前.

“王爷.请您下轿……户部的林尚书正等着您呢……”管家打开轿帘请出正在发呆的恭亲王.

几颗黑沉沉的松树下面.林尚书正用后背挡着风等候王爷的到來.一看奕?走了过來赶紧快步相迎.顺便换了一个方向让王爷后背迎着风.

“王爷您小心.今天风大别迷了眼睛……”

“老林你这是干什么.太后传召的紧.还不赶紧上山.在这里猫着等大雨浇呢.”奕?半开玩笑的说道.

“哎呀我的好王爷啊.今天这事还能瞒得了您吗.除了商量陛下遇刺的事情之外不可能再有其他的事情了……不过我提前跟您说个实话吧.咱们户部沒有钱了.一分都沒有了.国朝要是兴大兵.我可只能去上吊了.”

“左宗棠年初带兵已经入甘陕了.同时也带走了五百万国库最后的银底子.太后答应的一千万两军费到现在还差一半呢.而且我可以跟王爷明说.沒钱了未來数年之内.别指望朝廷给左季高一分银子了……”

奕?皱眉说道“这不已经过去的事情了吗.剩下的不足余额允许左季高自筹.听说胡雪岩跟他关系不错.不是答应给他解决了吗.”

“哎呀.王爷啊.我今天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国库沒钱的事儿.各地夏粮赋税还沒递解上來呢.就算送上來也是先还窟窿去.京官们的俸禄都沒发齐全呢.八旗的旗饷也还欠着呢……”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陛下遇刺了……当然陛下吉祥自然遇难成祥.但是朝野中严惩日本的呼声可是太高了……多少翰林吼着要发兵日本惩罚这个撮尔小国.可是王爷您得冷静冷静.不能动兵啊.”

“那可是国战啊.输赢放一边去.想渡海就得租借洋人的战船.沒有百万两银子可下不來……再说军队了.咱们这是沒人地方偷着说.国朝的军队除了湘军还能用吗.总不能真的让绿营、八旗扛着大刀片子出国吧.换装备难道不要钱.那又得百八十万两啊……”

奕?老脸微红.他当然知道国朝的军队是拿不出手的.户部说的沒有错.真要是派兵去日本耀武扬威一把.沒有200万两银子那就是甭想了.

“老林啊.你想的多了.不是还有肖乐天在吗.那是个不肯吃亏的孙猴子.有他在陛下吃不了亏……”

不提肖乐天还则罢了.一提肖乐天这位户部尚书脸色大变赶紧拽了拽他的袖子“王爷这边來……”林尚书带着奕?走到一堆覆盖着油布的布料前.掀开油布的一角让王爷看了一眼.

“您瞅瞅这木料.”

奕?自由宫廷里长大.对名贵的玩意都非常熟悉.当时倒吸一口冷气“金丝楠木.这么老粗的.不是说已经绝迹了吗……”

金丝楠木.是古代建筑所能找到的最名贵的木料了.具记载明成祖朱棣修建紫禁城的时候.曾经下旨搜索西南群山.伐尽所有可供造殿的金丝楠木.以至于后世满清开国想要修缮三大殿都找不到合适的木料了.

金丝楠木并沒有绝迹.绝迹的其实是大料.要说皇族想打一架床.弄个柜子什么的当然沒问題了.可是想要打造整扇的门窗甚至当主梁和立柱.这可万万不能了.

“我的好王爷啊.咱们大清国内确实是绝迹了.可是安南那边还有啊.这都是富庆托乐天洋行从安南那边走海路运过來的.每一根木料加上运费造价怎么也得十五万到二十万两啊.”

“王爷啊.能用这样的木料重修北海景山.您说六百万银子真够了.要我看一千万都不够啊.”

嘶……奕?倒吸一口冷气“居然这么有钱.难道大街上的流言是真的.他还真是东海老龙王的私生子.”

户部尚书冷笑着说道“那个咱们就管不着了.但是今天我觉得咱们可以借这个机会趁机发难啊……”说着他凑到王爷的耳边低声的说着.越说奕?的眼睛也就越亮.

与此同时.在景山绮望楼中.富庆正坐在椅子上陪着太后说话.他这是刚刚从塘沽赶了回來.处理一些朝廷上的杂物顺便给太后送写私房钱花.

“太后.这些债券大后天就要在京师发行了.看江南那边的态势.这债券是不愁卖的.早就有百姓去银行的门市打听去了……”

“我今天给太后先送六十万两的债券來.您可以随便花.也不用专门去兑换银币去.我估计用不了两个月.京师所有的商家就得全收这样的债券了……”

慈安看着庆三爷眼睛都出水了.柔声说道“你总是乱花钱.朝廷一共就给了你们六百万两饥荒.你们居然变成那么多现银.这得赔多少钱啊.”

“我是不懂工程的.但是那天我在工地巡视遇见了样式雷.听他话里话外透露.这工程铁定会超支的.而且还会超很多……”

“为了我多花那么多钱不值当啊.现在又给我这么多银子.你们可别赔的底掉啊.”

富庆抬头看着慈安.两人眼中的柔情蜜意.旁边的太监宫女吓得都不敢直视.只见富庆用最深情的声音说道.

“我……愿……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