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 有钱花,随便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一句话说的很精妙.女人一生最喜欢两种花.可不是什么玫瑰、百合、郁金香之类的.而是有钱花和随便花.

别看太后贵为国母.是整个大清最有权势的女人.但是在面对钱的问題上.他和一般的小女生也是一样一样的.

小门小户赚的少.但是花的也少.yuwang也不大.而皇宫大内.虽然钱多但是开销也是非常大的.指望朝廷每年拨的那点款根本就不够用.

庆三爷着六十万现银子.对慈安的帮助可实在是太大了.天知道以后这些银子会买來多少忠诚的大臣侍卫.又能给对手安插下多少细作间谍.

无钱不聚兵.天下所有的势力九成九都是靠金钱聚集在一起的.尤其是满清这种体制的国家.更是如此.

听着庆三爷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那股扑面而來的男人味让慈安心动.这种感觉太美妙了.受到保护受到呵护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啊.仅仅三个字一股从内心涌出的安全感就把她给包裹了起來.

要不是这里太监宫女多.要不是大白天的还要开会.慈安沒准就能滚到庆三爷的怀里去.

“你啊……浪费也得有个度啊.给我修几间房子怎么连金丝楠木都买來了.这不等着外人嚼舌头吗……”此刻慈安委婉的就跟自家的小媳妇一样.

庆三爷霸气十足的说道“太后是大清的国母.是身份最贵重的人.用几根金丝楠算不得什么……再说了.这几根金丝楠是以乐天洋行的名义采购的.全程走海路根本就沒花多少钱.”

“外面有人说这一根金丝楠价值十五万两白银.这话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按照那群龌龊官的想法.水过地皮湿银子过手都得贪一点.如果让他们去采购金丝楠.还真能做出二十万两的高价出來……”

“但是乐天洋行采购就沒关系了.全程都是商业行为.讲究的是多快好省.谁也不会自己贪自己啊.所以我明白跟太后说吧.一根金丝楠连运费都算上也就七万多两银子.这点钱在咱们花得起.”

一句咱们叫软了慈安的心.她小脸微红“算了.反正都托给你了.就让你去办吧……不过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六百万的债务.那肖乐天究竟是怎么变成这么多现钱的.难道他真会点石成金的法术不成.”

其实庆三爷也说不清楚那些复杂的金融知识.他只能讲一切都归结为臣民对太后的忠诚上了.

“乐天银行把国家债务盘走.总不可能赔钱吧.他就只能用拆分的方式來转嫁风险.而地方督抚们手里也沒有什么钱.那就只能依靠大清的百姓和富户了……”

“一圆、十圆、一百圆的债券在江南卖的可好了.大家一听是为了给太后修园子而筹资.谁还不献点孝心呢.所以说着债券走到哪里都是抢购啊……”

慈安笑的都捂住了嘴“马屁精.少來这一套.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小民百姓要不是贪污那三成的钱息.还有未來减税的那点希望.他们才不会买呢.滑头.”

三爷也笑了“其实都一样.又尽孝又赚钱.您说他们能不踊跃.再说了.乐天洋行那就是挖不尽的金矿.三年赚出三成的利润來根本就不是问題.所以大家都放心.自然认购的也就快了……”

慈安点了点头随后正容说道“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了.万一将來你们兑现不了承诺.我可绝对不认账.到时候别找我给你们背黑锅……”

“太后把心放在肚子里.我坑谁也不会坑您啊.”

说到这里慈安对周道英使了一个眼色.周道英笑着给庆三爷打了一个千.随后递上一把金灿灿的钥匙“三爷啊.太后手上还有六万两金子.那是太后最后的一点私房钱了.想托付三爷拿去投资……”

“天底下太后谁都不敢信.也只有三爷您一个可靠的人了.太后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可是奴才我得说啊……三爷您给我一个准信.这些钱到底能赚多少.几年能回本啊.”

三爷沉思了一会“太后、周公公……我也不说忽悠人的话.这银行业务往來我其实只能看懂六成.还有四成那就是人家的秘密了.不过我多少还能分析一二……”

“现在大清明显是银子贱而金子贵.按照惯例金子和银子的兑换比例应该是一比十.但是实际兑换已经达到了一比十五.也是是说一两金子能够兑换十五两白银.太后这六万两金子至少能兑换出九十万两白银……”

“我给太后凑个整.算一百万的数还是沒问題的.”

“啊.怎么会这么多……”周道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自己去找京师钱庄兑换.最多也就是一比十三啊.这群黑心鬼吃杂家这么多.”

“您那是沒找对地方.我给您的是乐天银行的内部大宗交易价格.而市面上的金银兑换.人家小商贩也得赚一笔差价啊.不然岂不是要喝西北风去.”

“我听范镰老掌柜说过.他说欧洲人跟咱们亚洲人不一样.那边就认金子当钱.只有咱们亚洲才拿银子当钱呢.在欧洲银子只有两个用途.一个是装饰用.而另一个就是用來跟咱们亚洲尤其是大清做生意……”

“这个情况从明朝后期就已经出现了.几百年下來欧洲的金子越來越多.而咱们中国的白银越來越多.渐渐的咱们大清国内也就出现金贵银贱的奇特现象了……”

“我那兄弟肖乐天也曾经说过.中国这个黄金外流的现象要是再不抑制住.将來恐怕就会有大难啊.我也不知道什么大难.他也沒跟我细说……”

肖乐天当然不会跟三爷讲什么货币战争之类的东西.一个连纸币都沒有普及的经济体还理解不了那么高深的经济理论.

在沒有一大批成熟的经济学家为国家保驾护航的前提下.肖乐天唯一能做的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先大量的兑换中国民间的黄金.然后秘密的储存起來.

不管过几百年.这些偷偷藏起來的黄金.沒准就能在民族存亡的那一刻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黄金其实就是肖乐天狡兔三窟中的一个洞窟.

三爷猛的一拍大腿“太后这一百万两白银.我就豁出脸去求我那肖兄弟.我让他给您让出一部分乐天洋行的股份出來.而是是最最原始的股份.多了不敢保证.三年还本以后年年都能分到不低于前三年的利息……”

慈安当时一愣.三年还本那就是一年还三十三万啊.而且这还是原始股分.以后只要乐天洋行存在.每年都能分到不少于三十万两白银的利息.

“十年三百万两.二十年六百万两……”周道英嘴都哆嗦了“这是真的.您不是在骗奴才吧.”

“哈哈哈.一年三十万那只不过是现在的行市.我那兄弟气吞山河的经济布局.天下谁能比.只要给他时间.以后一年分六十万甚至一百万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他空手一个人从欧罗巴回來.这才几年的时间就创下这么一份大大的家业.那十年以后呢.前途不可限量啊……”

双方达成交易.这时候绮望楼外的太监也跑了进來“启禀太后.西太后以及各位王公大臣已经來齐了.请问什么时候传召.”

富庆一听赶紧从凳子上站起來.侧身站在自己品级应该站的位置上.那表情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好了.外面风凉.让妹妹和诸位大人们都进店來……准备桂花酸梅汤给大家去去暑气.”

慈禧是第一个进殿來的.给慈安行礼后眼眶红润的她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显然儿子遇刺的消息让她非常的悲伤.

紧随其后的是各位王公大臣们.当他们看见富庆已经提前站在殿内之后.一个个脸上表情古怪.其中一些人甚至还冒出了愤怒的神情.

庆三爷就当沒看见.低眉顺眼什么都不说.老实的就跟雕像一样.

众臣给太后行礼.而后赐座.酸梅汤上來每个人都沒心情去喝.静静的等候太后的开场白.

沉默片刻慈安终于开口了“诸位爱卿.陛下在日本遇刺的消息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可是国朝二百年來从未遇到过的事情.究竟该怎么解决大家商议出个注意出來吧……”

紧随着慈安开口的正是同治帝的生母.就算历史上的慈禧再歹毒.但是对亲儿子她还是心里爱的.载淳愚蠢的消息对她來说无异于平地一声雷.

“呜呜呜……哀家早就说过了.皇帝不能离开紫禁城.绝对不能相信肖乐天那个邪魔.结果怎么样.到底还是出事了.那是咱们大清的国本啊.国本……”

慈禧啪啪的拍打着桌子.拼命的发泄着心中的怨气.这次沒人敢反驳他了.就连慈安都得让着她点.女人护犊子的时候千万别跟她顶.这是人生经验.

整整一盏茶的功夫.慈禧才算稍稍平静了一下.她最后说道“我只有两个要求.第一接陛下回京.第二派兵远赴日本报仇.弹丸小国居然敢行刺大清皇帝.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慈禧冰冷的话语中杀气逼人.所有人后脖颈子直冒凉气.新说这个女人真的是要疯了.这种不切实际的话都能说的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