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太学生大游行/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同治朝.日本并沒有跟英法等国一样在北京城建立大使馆.因为大清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前.完全执行的是宗主国藩国的制度.

大清是世界的中心.其他国家都是附庸.只要你们上赶着來见我们那就理藩院的干活.什么是理藩院啊.就是管理藩国呗.反正在大清皇帝的眼中.其他所有的国家都是下一等的藩国.天朝上国世界的中心永远是大清.

结果两次鸦片战争给了大清两记响亮的耳光.圆明园一场大火.避暑山庄咸丰一条命.让满清彻底低头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英法俄美开始率先在东交民巷建立使馆.派遣常驻的大使.

后來根据协议.欧洲其他国家也纷纷开始建立大使馆.只不过时间都比参加过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四国要晚一些了.

建立大使馆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承认国与国之间的平等.因为在外交规则里.使馆虽然建立在你们的土地上.但是却等同于他国的领土.拥有绝对的外交豁免权.

而且大使还有权申请见帝国的皇帝.并对两国关系进行探讨.显然满清和儒臣们是不愿意接受这种平等的.可是军队沒出息还打不过帝国列强.所以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当然了.在满清和儒臣的心中.这种建立大使馆的权力.只能赋予强者.欧洲列强谁也打不过.所以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但是象日本这些亚洲国家.满清是绝对不会赐予建立使馆的权力的.

这时候处理大清和日本外交事务的依然是传统的理藩院.这个地方位置在哪里呢.其实就是今天北京饭店的那个地方.紧挨着王府井.

从太学一路往南到理藩院这距离着实可不近.一百多名太学生盯着大风.喊着乱七八糟的口号就往南赶.

本來这些学生以为他们振臂一呼自然百姓群情激昂.到时候先围了理藩院甭管有沒有什么结果.先把爱看热闹的百姓给鼓动起來.

只有百姓多了.这些学子们就可以转头向西走.直奔天安门到时候煽动百姓叩銮.不逼着朝廷宣战那就不算完.

小小日本都敢欺负到头上了.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就是不能忍了.

太学生们一个个信心满满.因为就在三个多月前.已经有人干过同样的事情了.那群八旗废物们居然聚集在一起.包围了恭亲王的总理事务衙门.那天夜里灯市口人山人海.

最后理藩院不也妥协了吗.京师卫生条例从此之后再也沒人敢违逆了.这不就是逼宫的功劳吗.

所以今天太学生们有样学样.既然你们敢逼宫.我们当然也敢.而且我们这是为了大清国的尊严.道理大过天.

今天就是一个好日子.早就有消息灵通的内线告诉了大家景山上的议事安排.朝中王公大臣还有二位太后都聚齐了.这不正是逼宫的最佳时机.

“宣战……宣战.撮尔小国日本居然敢侵犯大清的尊严……呸呸呸.怎么一口的沙子……”

“四九城的父老乡亲们.同去理藩院……咱们去问问那些大老爷.皇帝到底怎么样了……哎呦.”啪的一声不知道哪里飞來的梧桐叶拍在了他的脸上.

开始还有百姓被鼓动的上街看热闹呢.但是抬头看了看黑沉沉的天.还有越來越大的旋风.所有人又都缩了脖子了.

“这群学生要上书啊.怎么不挑一个好日子.这大暴天的要是冷热一激弄个热伤风那可不得了……回家回家.要看热闹明天再说吧……”

太学生们根本就不懂.游行示威这种事情得讲究一个气氛和气场.尤其是头三脚得踢响了.只有裹挟了第一批群众.然后才会有第二批第三批.最后等到群体性狂热之后.哪怕天上下刀子都这群人都不会离开的.

可是今天这个破天气.已经把头一批跃跃欲试的百姓给吓跑了.人数越少人们就越觉得这群太学生象个小丑.最后除了一些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半残闲汉们跟着他们满街跑之外.还真沒多少百姓跟随.

要不怎么说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呢.百姓再狂热.至少本性还是良善的.他们不会安心眼的去害人.可是那些让肖乐天砍掉大拇指的半残闲汉们.经过一年的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早就成了京师的一大毒瘤.

他们成天吃着八旗皇粮.满街坑蒙拐骗去.哪里有热闹绝对少不了他们.而且绝对把事情往不可收拾里折腾.

等到理藩院之后.本來一百多的太学生却被两百多半残闲汉们给裹挟了.剩下不到一百人才是真正爱开热闹的老百姓呢.

理藩院门口的士兵一看这架势赶紧关大门啊.嘴里还高喊“大人们都不在.这里沒人.一个人都沒有……”

“我呸.沒有人.沒人你算什么东西……”就在这群半残闲汉准备往里冲的时候.靠近理藩院的胡同中闪出了三个身影.仅仅是一露头然后扭头就跑.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一帮闲汉抬脚就去追“快看啊.是日本人.丫的这衣服我认识.就是日本人穿的衣服……”

被围困的正是慎太郎和他的随从.这家伙其实根本就不是日本官员.他真正的身份是一名日本商人.由于日本和大清之间的外交关系并不密切.隔着大海都是各过个的日子.有限的联系也都是靠商人完成的.

有时候德川幕府有什么外交事宜需要和大清沟通.就临时认命一个商人当个临时的小官.回头把信送过去.然后再把大清的回执带回国内.这任务也就完成了.

反正两个国家都是奉行闭关锁国的政策.相互之间的交集少的不能再少了.有时候一年都派不了一名外交官.

今天这还是因为肖乐天带着同治帝突然來到日本.为了怕出现误会所以紧急认命慎太郎当这个联络官.

由于同治帝遇刺的事件突然发生.让原本计划住十來天就走的慎太郎沒法离京了.也不知道究竟要逗留多久.所以慎太郎不敢常驻旅馆.就在理藩院南边的胡同租了一间房子.准备常驻北京城了.

可是谁都沒想到.号称礼仪之邦的北京城.却成了慎太郎的丧命之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