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8 白银的游戏/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还是中古时代的思维啊.毕竟还是受到儒家思想教养长大的思想.满清朝廷包括载淳当然知道钱的好处.也知道朝廷沒有钱是绝对不行的.

可是他们的思想还是停留在老旧的实物和金银上.丝绸是财富、瓷器是财富、茶叶珠宝香料当然也是财富.

田地、草场、山林、湖泊、河流……甚至牛羊、人口也都算朝廷的财富.唯独这个债务满大清的人谁都不会认为这也是财富.

这种思想并不是大清所独有的.整个亚洲现在基本上财政思维还是停留在最原始的流水账水平上.所谓大清的户部也不过就是算一算加减法罢了.

一年下來各省的商税是多少.农税是多少.海关税是多少.加在一起算一个总数.然后还要看各省欠多少.最后递解进京的实际数量又是多少.

算完收入就要算支出了.官员的们的俸禄.军队的饷银.河工的银两也不能差了.给列强的赔款更要算清楚……一桩桩一项项.最后得出的一个总数.那就是亏空了.

很遗憾我无法说出盈余那两个字.因为大清朝已经好几十年沒有见过盈余了.按照户部的记录好像也就是道光初年曾经有几次营收平衡.至于以后那就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债务问題其实从道光年间就已经开始困扰朝廷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一共五代帝王.就沒听说过又一年不被债务所困扰的.

朝廷穷啊.打仗需要钱.养八旗祖宗们需要钱.洋人的赔款更是需要钱……但是另一个让人困惑的现象是.纵观整个晚清.中国的白银其实是在净流入的.

你沒有听错.别看赔款赔出几亿两白银.但是实际上流出国门的实物白银并沒有多少.其中核心的原因就是白银在欧洲根本就不算货币.只有亚洲人才认白银当钱呢.

白银在欧洲就是一种相对比较贵重的矿石而已.尤其是十九世纪北美和墨西哥的银矿纷纷进入了丰产阶段.全球的白银供应平衡被打破了.供大于求是一个长期的现象.

这时候的欧洲人已经从不同国家金银兑换的比例中看见商机了.用北美矿山里产出的白银拉到中国去兑换黄金和各种名贵货物.然后运回到欧洲这样不仅能够赚取正常的商业利润.同时还可以赚取金银汇兑中的差额利润.

举个简单的例子.今年户部应该赔偿英国100万两白银的条约赔款.那么英国政府绝对不会傻傻的用船拉着这一百万两白银回国.

他们会在大清就把这一百万两白银花掉.一部分可以兑换成金子.而更多的则是用白银购买丝绸、茶叶、瓷器甚至猪鬃、皮革……等等东方特产品.

银子留在了大清.货物却被拉回了伦敦.这些货物在伦敦出售之后.政府和承包商得到的可是金本位的英镑啊.

这才是十九世纪东西方贸易的主要模式.也正因为如此纵观整个晚清市面上的白银越來越多.以银本位來衡量物价.你就会发现市场上的东西越來越贵了.

康熙年间四九城一套小四合院一二百两银子也就足够了.但是到乾隆年间同样的四合院就要八百到一千两纹银.而到了同治年间明明饱受战火摧残的大清.物价却更高了.那样的四合院沒有三四千两白银是绝对下不來的.

还有一个旁证.红顶商人胡雪岩在杭州元宝巷里的豪宅.总造价就花掉了50多万两白银.而在康熙初年朝廷整修三大殿的拨款也不过一百多万两.

难道是胡雪岩的宅子要比皇城三大殿还名贵吗.显然不是这样计算的.两百多年的贸易中国净流入白银是多少.这些白银引发的轻微通货膨胀又是多少.同治年间的五十万两购买力跟康熙年间可完全不一样.

肖乐天清楚的看到了问題的核心所在.一方面是朝廷沒有钱了.严重的赤字让中枢根本无法发挥正常的作用.试想一下一个连百官俸禄都要打折扣的朝廷.还能有什么威慑力.

而另一方面则是民间大量白银淤积.不是说中国沒有钱.而是朝廷无法动员出來.这就是一个死循环.

朝廷需要钱.但是沒有钱那就只能买官鬻爵包括加税.可是这种行为传导到民间自然会造成贪官污吏横行百姓苦不堪言.

赤贫的百姓就是社会动乱的源头.盗贼、强盗甚至叛军开始作乱地方.让原本就不好的地方经济更加雪上加霜.地方督抚们只能花钱采购武器训练军队去镇压.

这可好.原本应该递解进京的钱粮.在地方上就被花掉了.结果送到北京城的钱粮也就越來越少了.

你看看.压力又回到京师了.那么朝廷更沒钱了.就得更加的想办法.他们能有什么好办法啊.无法就是加税和买官鬻爵.实在不行去找洋人银行拆借一点.可是最后还是得还利息.

结果朝廷更把压力传递给民间了.结果弄得民间更加苦不堪言更要反抗.结果地方更要镇压.这样的死循环一圈又一圈的往下转着掉.最后将清朝的国运彻底拖到了深渊.

肖乐天知道.其实这个死循环并非无法打破.这就跟三角债一样.只要有一笔全新的资金注入进去.就能一下子切断这个向下的螺旋.

而用债务捆绑税收然后发行信用货币.则是解决这个困局的最好办法.现在乐天银行在江南发行的户部债券.其实就是用大清和乐天洋行双重的信用來进行担保.抗风险性可不是一般纸币能比的.

之前承兑了户部六百万两.但是实际上肖乐天从江南一共发行了一千万两的债券.多出的那四百万两谁都不知道.反正户部也不敢來查账.只要肖乐天能保证准备金充足就行了.

现在户部看见甜头了.又要给自己一千万两债务让他承销.肖乐天就有点犹豫了.不是说他做不到.而是说做这些事情究竟值不值.

肖乐天在思考.我帮满清度过这场危机到底对不对.先别说对我有什么好处.对这个民族和国家來说究竟有什么好处.

注:一会还有一更的.大家多多订阅吧.请搜索‘17k中文网’这里是心净写书的正版网址.在这个网站里搜大清隐龙.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