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3 扶桑国/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朕随丞相游学在外.钻研西学颇有诸多感触.先进西方之列强.无一不以凝聚国家形象为重任.所有列强国家无不正国名、树国旗、铸国徽……”

“日本至今国名依然混乱不堪.有日本、东瀛、扶桑……甚至有人至今仍沿用唐朝之前的称呼倭国.不雅.实在是不雅……”

载淳一脸严肃的对在做的日本诸位大名说道“名不正则言不顺.想要融入当今之世界.就从正国号开始做起吧.朕赐日本国名扶桑.赐樱花旗为国旗……从今以后.无论日本南北何方之大名.都应汇集在一面国旗之下.认同一个国家之事实.这才是避免内战唯一的办法……”

载淳显然早有准备.他挥手让身后的四侍卫捧过來一面叠好的旗帜.纯白色织锦面料.正中用金色丝线绣了一朵樱花.从此这就是日本的国旗了.

肖乐天打铁趁热.赶紧唱起了双簧“陛下圣明.从此以后扶桑国有统一的国号.统一的旗帜.从此再也不会各自为战.内耗内战了.这是扶桑国万民之福啊……”

随后肖乐天冲着日本诸位大名笑道“如何.难道你们对这个国号还不满意吗.扶桑.乃是山海经里记载的一种神书.《山海经?海外东经》:“ 汤谷 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 黑齿之北.《海内十洲记?带洲》:“多生林木.叶如桑.又有椹.树长者二千丈.大二千余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也.”

“看看.用东方上古神木的名字为日本正名.这是何等的荣耀.就连大唐李白都有诗云. 《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中写到.将欲倚剑天外.挂弓扶桑.”

“至于说用樱花为国旗.这更加的不用解释了.日本国内……不不不.扶桑国内难道还有人不爱樱花吗.陛下已经赐予你们皇帝才可以用的金黄色的樱花图案了.你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不敢.不敢.”在场所有日本人无不凛凛然领受皇命.他们不知道同治帝为什么要给日本国赐名.不过看小皇帝的精神面貌.应该是忘记了遇刺的不快了.

这时候可沒人敢节外生枝.再加上大家觉得用古称扶桑來当国名也沒有什么不妥.虽然是一个外人给赐予的国号.但是大清毕竟是上国.上国皇帝赐个名字好像也沒有那么不能接受.

肖乐天眼看众人都沒有异议.当场下令大量绣制樱花旗.在日本所有城镇张贴布告.宣布国号为扶桑.

至此肖乐天总算是圆了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心愿.让日本这个讨厌的国名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还有那面膏药旗也一同扫进了垃圾堆中.

当宴会气氛达到最炙热的顶峰之时.肖乐天终于宣布了那个让日本人无比兴奋的消息.琉球军队将陆续撤离大阪城.最晚今年新年之前最后一批士兵将返回琉球.

“送走了我这尊瘟神.诸位的新年一定过的非常的舒服了.请大家满饮此杯.算是我这名瘟神敬大家的……”

“不敢不敢……如果不是丞相兵威.我们日本真不知道还要再死多少的人.丞相乃是日本……哦.不对不对.是扶桑国的救星啊.”

日本人拍马屁就是不行.太流于形式.也太生冷了.完全沒有大清官员天马行空、润物细无声的那种境界.

肖乐天摇了摇头“别笑的太早了.还有最后一件事你们必须做到.在今年新年之前.我必须要见到活的雾隐小鬼.死的我可不要.你们记清楚了……胆敢刺杀大清皇帝陛下.这样的人如果逍遥法外.恐怕大清朝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要以为大清现在正在对西北用兵.就会放你们一马.将來只要腾出手來.你们自然会知道上国之怒有多么恐怖了……”

听着肖乐天的威胁.总会有人不服气的.如果是平时大家摄于小乐天的兵威还不敢说什么.但是现在都已经喝了不少酒了.自然有脾气暴躁的人控制不住情绪.

肥前藩主锅岛直大不忿的说道“上国之怒.上国之怒就是斩杀使节吗.礼仪之邦的学子居然群殴日本国的使节.这就是所谓的上国之怒……”

“八嘎.掌嘴……”德川庆喜大吼一声.阻止住了锅岛直大的冒犯.坐在锅岛直大身边的山内荣堂冲上去左右开弓就是好几个耳光.然后拖死狗一样把醉鬼锅岛直大给拽出了大帐.

先不说帐内德川庆喜如何向肖乐天赔罪.帐外山内荣堂一瓢冷水就泼在了锅岛直大的脸上“八嘎.你要害死大家吗.你要让大家的心血付之东流吗?愚蠢.你这是何等的愚蠢……”

锅岛直大还是有些不服气.结果山内荣堂又是两瓢冷水泼了过去“混蛋.你好好想一想.从肖乐天來到大阪城之后.可曾提到过天皇陛下.可曾提到过亲王殿下.沒有.我们双方都小心翼翼的回避这个问題.虽然都沒有说.但是这种无声的谈判更要命.”

“我们倒幕四藩提出來的是尊王的口号.目的是推举天皇冲回权力中心.这一点肖乐天非常清楚.但是在清算这次战争的责任之时.他却把天皇的责任给剔出去了.这是他对我们的让步.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死穴在什么地方……”

“对方有退让.我们就得领情.现在所有的谈判都已经结束.就剩最后一点点小事情了.你难道还要节外生枝吗.”

锅岛直大并不傻.他只是喝多了.再加上脾气暴躁这段时间积攒了太多的火气无处发泄而已.听完山内荣堂的呵斥.这名在历史上存在感很低的倒幕四藩成员之一.双手捂脸泪水夺眶而出.

“天照大神啊.你是不是放弃了我们.日本立国千年來.何尝有过这样的耻辱.就算有白河口之败.就算有关白征朝鲜之败.但是我们日本本土何尝被敌人踏足过.”

“就连欧洲列强.也不过就是在海上称雄.日本的土地何曾受过敌人的践踏.神风不在了.神风不在了.”

呜呜的哭声如同鬼泣.山内容堂也动容了.可是抬头看看远方大阪城内外.一望无际的陆战队军营.再看看大帐后面.高僧为战死者超度的祭坛.他只能摇头叹息道.

“不要悲伤.我们还有机会的……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