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 穷京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户部连夜收到四百万现银的消息.就跟一阵风一样迅速的在京师重地扩散.第二天一大早凡是能吃上朝廷俸禄的人们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可见大清朝堂这保密工作有多差劲了.

晚清曾经有人分析过这种现象.为什么满清朝廷保守不住秘密.很大的原因就跟这个八旗制度有关系.

八旗子弟不是生产.也不用寒窗苦读.下生就有一份钱粮.只要你粗通几个字不是睁眼瞎.四肢健全不是残废.怎么也能在军队里混一口饭吃.甚至不用工作也能得到铁杆的庄稼.

这种制度就会养大量的闲人.而闲人都是多是非的.他们每天聚在一起吹牛侃大山.手里捏两个文玩核桃.架上笼中鸟.每天茶馆、戏园子、酒馆來來回回那就是一个玩.

其实很多给朝廷泄密的八旗闲汉们.也不是为了钱.更沒有什么敌对势力去收买他们.他们就是闲的.就是要在聊天吹牛的场合让自己显得很牛.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这才是京城爷们的范儿.

后來这种范儿越传越广.甚至连汉臣官员们也都有样学样.从那以后大清的朝堂也就再无秘密可言了.

就比如说这几天.户部多了四百万现银的消息跟风一样迅速传播.所有被拖欠俸禄、旗饷的人们凑在一起纷纷猜测什么时候户部开恩能给大家伙补一点.可惜都等了三天了还是什么消息都沒有.

这下九部还有八旗都慌神了.一个个私下串联.打听消息的打听消息.给朝廷施压的施压.四百万两银子一下子吹皱了四九城这面深水塘.

“诸位同僚啊.你们围着我也沒用.其实这次递解进京的银子说是四百万……我跟您们透个实底吧.其实真正银币也就二百万两.都是琉球铸造的龙纹银币……嗨.您们真别说.人家那工艺就是好.弄出來的就是比咱们弄的漂亮……”

礼部这位消息灵通官员显然有点话唠.而且很爱歪楼.一番话能转移好几个话題.最后气的周围同僚揪着他的衣领子吼道“说正经事儿……别扯那用不着的.你还想不想让大伙请你了.”

“哎呦.别着急.别着急.我这就说啊……其实只有二百万两是真正的银子.其余二百万两都是江南发行的那些户部债券.十圆、五圆、一圆面额的.听说以后还要出什么五角、两角、一角的面值……”

“二百万的现银.朝廷是不会动的.那就是户部的压库银.真正给咱们发的其实就是那些纸质的债券……”

话沒说完礼部这些官员就炸锅了.别看之前朝廷欠钱不给.他们不敢闹.但是现在朝廷居然想用破纸片糊弄他们.这可就是无法容忍的了.

“无耻啊.无耻……朝廷拿咱们当什么.三岁的孩子一样好骗吗.户部把地方督抚的白条卖给肖乐天.他肖乐天回去把白条拆分成小份的债券.然后再卖给咱们朝廷.朝廷这不就是脑子进水了吗.”

“让人家肖乐天欺负成这个样子.居然连个屁都不敢放……”这时候也不知道那位官员早上吃多了盐水煮黄豆.正肠胃不好的.噗的一声.一个臭屁就放出來了.

整个屋子弥漫了一股黄豆半发酵的浓重味道.那几个义愤填膺演讲的官员.正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结果一个大喘气把一多半的臭气都给吸走了.

“呕……你你你……我们说朝廷呢.你出來配合什么啊.呕……”

那名进行生化攻击的官员涨红了脸反驳道“我有什么办法.不怕你们笑话.我家里现在就剩下半串小钱了.如果三天之内我弄不到钱.我就得当老婆的簪子去……”

“呜呜呜……十年寒窗啊.我这是造孽啊.出來当这个破官.一份油水沒有.还老欠我们的饷银.天天吃盐水煮黄豆.那是什么感觉.你们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这时候旁边一名感同身受者幽幽的说道“哎……谁还沒吃过黄豆咸菜呢.我教你一个窍门啊.过段时间入秋之后你买点雪里红切碎了腌制.回头跟黄豆一起煮.味道真的不错啊……”

还沒说完呢.就听啪的一声响.那名悲愤的放屁官员吼道“打什么岔.咱们都混成这个德行了.你还说什么雪里红……老子我难道不知道雪里红.我都快吃吐了……”

“我是说.不能再这么混下去了.国朝官员们的脸都已经丢尽了……我们要抗争.必须要抗争.”

“对.我们要抗争……”周围的官员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可是回头一想怎么抗争啊.难道也学那些太学生们去游行.

就在这时候.礼部大门外一名杂役.跑的满头大汗的冲了进來“大人.诸位大人啊.好消息……哎呀.户部要发俸禄了.一次性给大家补一半的拖欠呢.诸位大人请客的时候可一定要带上小的啊.”

那名杂役满以为会得到诸位大人的赏赐呢.可是沒想到却看见了一群愤怒的脸.

“看看.考验咱们的时候到了.我倒是要看看国朝还要脸不要脸.走.同去户部.要是林尚书有脸给咱们这些破纸片子.我就摔到他的脸上去.”

“走.同去.”一群人杀气腾腾的站起身來.向着户部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那名杂役吓的脑袋一缩赶紧溜号了.

礼部和户部相互距离都不远.中间就隔着一个兵部衙门.这圈礼部官员安步当车.一会的功夫就见到了户部的大门.

他们不是第一批來的官员.现在户部大门内外已经川流不息快人满为患了.更让人惊讶的是.户部大门外居然还有一群商号的伙计.甚至还有酒馆的跑堂.

“你们看看.一听说发拖欠的饷银了.居然连京师的商家都惊动了.他们鼻子倒是蛮灵的.知道官员们兜里有钱了.肯定是要花的.都來主动招揽生意了……”

“拉倒吧.我看不是招揽生意.他们是來要债的.咱们这二年可沒少欠这些买卖人的钱啊.一听说发俸禄了都怕咱们跑了呗.”

这话说的真丧气.礼部这些官员一个个摇头叹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