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 现世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真是风水轮流转.报应不爽.用四九城里老娘们最爱骂的一句话.那就叫现世报.

现世报这是东方世界里特有的一句骂人名言.西方人可能都听不太懂.因为报应这个词是完全來源于佛教文化的.你干了好事会有一个好报.干了坏事会有一个恶报.但是报应有早有晚.有的说是下辈子.也肯能是十辈子.反正因果轮回学说里面.人的生命是无限的.

所有报应中.现世报其实是让人最解恨的.这辈子作恶这辈子就遭到报应.确实是非常非常过瘾.就比如说现在户部衙门里这群已经疯了的官员.

京官清苦啊.尤其是清水衙门的京官沒有多少灰色收入.那日子过的可就更苦了.本來一年的俸禄就不多.更由于连年征战朝廷入不敷出.俸禄还不能即时的发放.家人一个个早就叫苦不迭了.

之前听说户部要补发银子.所有人都兴冲冲的赶來但是现实真的是太残酷了.原以为可以带回家白花花的银子.沒想到竟然变成了一张张擦屁股都嫌小的废纸.

他们是真的穷疯了.根本就不给别人解释的机会就爆发了.当然了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这群穷鬼那个屁股后面沒有百八十两的饥荒.那个家里沒有唠叨的媳妇和等饭吃的孩子呢.所以心情有点急躁崩溃还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理解他们的心情可以.他们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攻击户部衙门.辱骂殴打上官.还撕碎了朝廷给的俸禄.这样的行为必须得到严惩.

可是醇亲王还有清醒过來的户部林尚书.看着一群哭天抹泪的穷京官.抓人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蹲在墙角的五品主事.那不是兵部的小江吗.他老母眼疾一直治不好.太医院开的药方实在是太昂贵了.听说他一个月也难得吃一次肉.部里有聚会他都是第一个开溜.连凑份子的钱都沒有了.

今天他蹲在墙角双手拼命的划拉地上的碎纸片.眼泪扑哧扑哧的往下掉.他想拼出几张完整的出來.可是沒想到所有债权上都有编号.哪里是那么好拼回去的.

坐在地上骂大街的.那不正是镶黄旗的九爷吗.当年也是开的四石弓.骑的劣马的响当当好汉.可惜跟着梅林去打塘沽.把自己两个大拇指都丢在了战场.最后成了京师无赖界有名的赖九爷.

可是醇亲王奕譞知道.赖九爷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妹妹等着出嫁呢.他爹是个烂酒鬼.老娘是个不懂事最爱骂街的泼妇.给妹妹置办嫁妆的担子也就全压在他的身上了.

“沒良心啊.沒天理啊.发钱之前你们为什么不贴告示满城通知.你们这是……你们这是不教而诛.”沒想到赖九居然想到了这么一句文绉绉的词.一下子就引起了在场官员的情感共鸣.

“沒错.这就是不教而诛.朝廷这是给咱们下套呢.我们不服.我们要去大清门内扣銮去.找太后讲理去……”

“可怜我那一百两银子啊.就让你们给骗着撕了……就赖你们.你们这是成心下套.”

户部的官员当时就急眼了.跳到凳子上破口大骂“放屁.你们來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说的.让你们回衙门等着去.到时候我们把俸禄算好递解过去.回头肯定会有一个章程给部堂大人的……”

“但是谁想到你们一个个等不及.都堵到我们户部门口了.满京师需要发俸禄的官员好几千人.你让我们怎么一个个通知.劝你们回去等.你们又等不及.现在还要倒打一耙吗.”

“你们胡扯.就算不能挨个通知.你们好歹出个告示啊.连个告示都沒有.你们这就是下套害人.不教而诛……”

“放屁.你们连我们林大人的话都不听.总理衙门的庆三爷亲自來解释都让你们打跑了.我给你们贴告示有个屁用.贴皇榜也沒人信啊……”

双方人马立刻开了骂战.要不是有九门提督的兵丁拦着.当时就得动手再打起來.

就在不可开交的时候.大街上突然传來一阵女人嚎啕大哭的声音.原來是那些闹事的官员家小都闻信赶來了.

这些女人早就从报信的街坊嘴里得知來龙去脉了.她们一听自家那个杀千刀的爷们居然把好好的俸禄给撕了.那可是好几十两纹银啊.

过不下去的女人串联在一起.直扑户部衙门去找男人算账了.这时候就能看出满洲姑奶奶们的厉害了.汉臣的家眷大多三从四德.只有非常泼辣或者年龄大到无所顾忌的女人才会出來闹事.

而八旗的媳妇们.这群大脚姑奶奶可生冷不惧.一看地面上全是撕碎的债券.一看邻居说的一点错都沒有.顿时火冒三丈.冲进人群照着自家爷们脸上就挠了一个满脸花.

“杀千刀的混蛋.你黄汤喝多了吧.來户部闹事还把钱给撕了.我让你撕.我撕碎你的脸……”

“呜呜呜……这日子可怎么过啊.屁股后面天天跟着讨债的.好容易发点俸禄.还让那个不成器的窝囊废给撕了.我死了得了……”

“当官.当官.别人当官吃香喝辣的.你当官一天到晚吃盐水煮黄豆.老娘我放屁都蹦出豆子渣.我不跟你过了.我回娘家去……”

这场面一下子就大乱了起來.满地打滚撒泼的有.揪着男人挠一个满脸花的还有.哭嚎闹叫要回娘家的更有.

那群官员此刻算是彻底熄火了.一个个唯唯诺诺躲避媳妇的攻击.哪怕平日里最大男子主义的官员.此刻腰杆也硬不起來了.谁让他们理亏呢.

户部林尚书多少还算一名忠厚的长者.看着眼前的场面真有点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触.他走到醇亲王的身边低声说道.

“王爷啊.要不咱们跟乐天银行的丁掌柜商量商量.让银行把这点债券给补回來吧.反正也就是一堆纸片.又沒多少成本.”

奕譞摇了摇头“恐怕难啊.你沒发现吗.那个主事的丁掌柜其实一直都在户部衙门外喝油茶.无论闹的有多严重.他都沒有开口的意思……跟咱们不是一条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